河北邯郸修炼法轮功的教师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从没有间断过对各个阶层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其中包括许多信仰“真善忍”的老师,本应受到社会的尊重,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也成为中共残酷打击的对象,实在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悲哀。

十几年过去了,河北省邯郸地区发生了大量对法轮功学员的连环绑架和迫害案例,涉及多名知识份子、工程师、老师。本文曝光出来的是邯郸部份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迫害案例,从另一角度来透视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穷凶极恶,从而来佐证中共邪党一贯以来的对知识、对人权和对生命尊严的漠视以及疯狂的践踏。

涉县一中教师何建军因网上发真相帖子被中共迫害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涉县一中的教师、法轮功学员何建军,因为在网上发真相帖子,被中共网上特务以关键词过滤追踪到电脑IP地址,随后,涉县网管支队和国保大队的恶警唐玉章、胡怀朝等人将何建军劫持,后来恶警敲诈勒索了何建军三千元,不开任何收据凭证,同时单位领导又请恶警吃喝,还让家属给他们送礼,最后何建军被调离一中才了结此事。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何建军又被涉县国保大队胡怀朝为首的恶警绑架,同时抄家时,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手机,后被非法关押至涉县看守所,受尽精神摧残,四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停发了两年工资。家里人为跑关系,请客送礼耗费无数,全家受到了致命的精神伤害和打击。

曲周县实验中学骨干教师高九云被关邯郸洗脑班

高九云,是河北曲周县实验中学的一名骨干教师。几年来教学成绩突出,多次受到县、局表彰,荣誉证就有一摞子。她做班主任工作也很突出,很多家长都争着把孩子往她的班上送。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曲周县六一零把高九云从家中带走,说:有人告发,我们不抓,人家还要向上告。这样在高九云被迫交了一万元押金,单位被迫交九千元罚款的情况下,县六一零仍不放人。第二天,高九云被送到了邯郸洗脑班。高老师上有父母公婆,下有三、四岁的孩子,她一被抓,给几个家庭带来不幸啊!

最不可理解的是,在抓高老师时,不仅县六一零人员,就连邯郸市洗脑班的警察都说炼法轮功的没有坏人,都是好人。可是中共就是害怕好人多,要不为什么专抓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呢?

德高望重的七旬老师侯巧珍被中共枉判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邯郸优秀教师侯巧珍抱着一颗纯善的心向政府说明真相,告诉当权者法轮功没有错,自己的经历就是见证。谁想到政府不但不解决问题,还让丛台区和平派出所恶警把这位对政府抱有无限希望的善良老人送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六十多岁的老人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掐她手指强行按手印,暴打,不让睡觉,灌输邪悟理论强行“转化”,老人身心遭受迫害,一直高烧不退吃不下饭,身体渐渐消瘦,最后骨瘦如柴才被放回家,回家后还是不能吃饭,吃了就拉肚,身体还很虚弱消瘦,就这样恶党还不放过,片警,居委会经常绑架、骚扰老人。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丛台区和平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伙同丛台区国保大队人员十几人,全体出动,象劫匪一样包围并闯入退休老师侯巧珍的家,就象土匪一样乱翻一气,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与物品,来回翻腾好几遍,无人性的抢劫走,将近七十岁老教师侯巧珍付出一辈子辛勤节省下仅有的一万多元血汗钱和电视机、DVD放映机、笔记本电脑、和其它贵重物品和起来将近三万多元。并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老教师侯巧珍绑架劫持到和平派出所,当天下午不顾将近七十岁老人的身体状况(因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送石家庄劳教一年,回来后身体一直体弱消瘦)强行抬出送到第一看守所。随后连续几天又到家中骚扰家人,随便拿东西。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和平派出所恶警强行把侯巧珍又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后,中共丛台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老人三年刑期,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在天津大学任教的李石头多次遭到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在天津大学任教的李石头坚持到公园里炼功,以行动来证明大法的清白,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被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石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李石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精神、肉体的残酷折磨。李石头多次遭受电击、毒打;被当众剥光衣服羞辱;长时间不让睡觉被迫接受强制“转化”。长期的恶劣生活条件,使他生了严重的疥疮,全身溃疡腐烂,不敢穿内衣,脚上淌着脓血,肿胀的穿不上鞋,双手溃烂,淌着血水、脓水。全身瘦的皮包骨头,走路只能拖着脚、弯着腰。看到他的人,谁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学府、受人尊敬、才华横溢的高级知识份子?!

二零零四年六月,李石头又被转到了天津市建新劳教所迫害。到年底十二月二十五日,李石头解教回到邯郸的父母家中。可是他没想到,早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他被非法关押在双口劳教所的时候,他的母亲刘焕青就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而被邯郸警察及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在刘焕青生命垂危时警察也不让儿子与妈妈见最后一面。刘的丈夫李刚林也多次被中共拘禁、劳教,一家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早,邪共召开“十七大”前,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一行几人,闯入他们家中,再次绑架了失去工作的李石头,当天下午六点恶警将他劫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在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下,于十一月十七日获释。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李石头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早已在那里蹲坑的胜利桥派出所恶警再次绑架,恶警不通知李石头的家人,直接把他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两年。

小学教师郭春荣屡遭当局迫害

郭春荣,邯郸复兴区永年县东杨庄村法轮功学员,陵北小学教师。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三日,郭春荣进京上访说一句真话,被抓回后投进看守所近一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曾受酷刑折磨。期满后才回到被抄得一无所有的家。学校名义上是恢复了郭老师的工作,其实是让她当清洁工,打扫厕所;偌大的一个学校卫生都由她一人来承担,工作量可想而知!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下午,恶人又一次闯进了家,要对郭春荣强行绑架,郭不服,就把她连拖带抬塞进警车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后来,钱国宁被劳教,关押在邯郸市劳教所。郭春荣也再次被劳教,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至今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仍在此遭受着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晚,郭春荣、田英在赵庄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辛庄堡派出所恶警绑架,之后被转到县看守所迫害。

邯郸市河北工程大学教师杨凤莲母女受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月,邯郸市河北工程大学教师杨凤莲和她的女儿进京上访被抓回,被非法关押进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当时她女儿才十六岁。二零零一年元旦前,杨凤莲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石家庄劳教所,她年幼的女儿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因不放弃大法、不写“保证”也惨遭酷刑,曾被戴上手铐和几十斤重的脚镣,四次被高压电棍电,有两次被扒去外衣电,电得浑身是伤。这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讲是什么样的承受啊。就是这样她仍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后勒索家人三千元钱把她保出来,出来后她已经被学校非法开除了学籍。

杨凤莲从劳教所回来后,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单位不让上班还派几个人轮流在她家楼下监视她的行动。她的丈夫在邪党的压力下,跟她离了婚。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夕,单位又勾结派出所恶警多人闯到杨凤莲家。当时她和女儿都在。她们不给开门,恶警就砸门,砸不开就把她家窗户砸坏闯进屋里,将她母女二人强行绑架到邯郸市开元派出所,在派出所有电棒电她母女,杨凤莲当场把手和脸电烂。后又被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女儿被无理关押三个月后,家里花了一万多元才把她保出来。可是又一次被学校开除学籍。家人多次找到派出所要求放出被迫害的很虚弱的杨凤莲,十个月后勒索了家里2000元才叫回家。

结语

在中国历史上人们一直尊师重道,古人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告诉人们为师者当以传道为己任,否则“师道之不存乃社稷之危”。可见老师的地位是相当高受人尊崇的。

然而,自一九四九年中共建立窃国以来,五千年的中华文化被彻底摧毁,几十年来,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生活在一言堂构筑的党文化之中,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全部接受党系统的灌输洗脑。在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作为知识份子——老师被打为“臭老九”受到迫害。这里举个例子: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卞仲耘老师被女学生们戴高帽子、往身上泼黑墨、敲簸箕游街、挂黑牌子、强迫下跪、用带钉子的木棍打、用开水烫等等方法活活打死。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女校长被学生强迫敲着一个破脸盆喊“我是牛鬼蛇神”,头发乱七八糟被剪光,头打出了血,推倒了在地上爬”。象这样老师遭到学生迫害的例子当时在中国何止千万,那么是谁在制造仇恨挑唆幼稚的孩子伤害他们的“授业”恩师?毫无疑问就是中共!

现在,中共又煽动仇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老师,真是天理难容啊!我们正告邯郸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恶警、“六一零”人员以及相关人员,中共邪党再猖狂也无法阻挡历史向前发展的车轮和其注定灭亡的命运。天要灭这中共邪党,一切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终将逃不脱天理的惩罚,奉劝你们好自为之,早做善断,须知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