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旧势力对我的盗法破坏法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初学法不久就看到许多法理,当时的辅导员、站长纷纷表示钦佩,常常安排同修来与我切磋“解决问题”。当时我的状态也不像新学员,而像是个学法多年的老弟子了。

那时我发现自己有一种奇特的心态:每次和几位同修切磋后,多获赞赏,我自身立即有一个机制在辨别这些人中哪些已经被我收服了、哪些已经非常稳固、哪些还需要再加把火来收服、哪些根本就无缘也不可能被收服。这个机制似乎在暗暗寻找“我”的人。而在某些场合,这种心态更加明显的被我察觉到。

数次察觉到之后,我很困惑,问询同修也不得其解。也曾努力思考过,但是想不出这种心态是什么执著心,只是自己觉的不对劲,尽力抑制着。现在想来,那就是旧势力给我下的盗法破坏法的因素在发挥作用了,幸而我当时很精進,一心纯净的只想严格按照大法修自己,没有放纵这些因素。

数年后,走入正法修炼了,在一名开着修的同修的提醒下,我就此问题再次认真思考:为什么我总感觉到和师父之间有一层似有似无透明的隔膜?为什么我总是对于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有一丝丝不熨帖?为什么对于在常人中修炼的形式有一丝丝不合意?结合各种不对劲的迹象,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师父在《大法不可被利用》里面讲的那种为了别的法门而来窃法的人,而且自己人的这面并不清楚。当我把这问题曝光后,感到有的方面获得了解脱。然而自己会被人崇拜以及也会去崇拜别人的现象依然不同程度的存在。

在后来的正法修炼中,遇到过一位同修,在这方面对我的帮助很大。这位同修是某地总协调人,威望很高,但是对于赞扬、崇拜很警惕,非常注意不去滋长自己这方面的执著,常常提醒同修不要崇拜自己,甚至和太崇拜自己的人断开来往,更不去利用崇拜来做什么。这种态度也帮助我怎样正确对待被崇拜。

之后的一两年,在大量背法中,我认识到了自身的自心生魔因素,以及被崇拜、依赖是由于自己的显示心招来的。在找执著心的时候,有时我会结印默思,寻找对照《转法轮》中提到的与自己相似的心态,往往会找到各种执著。许多次被协调同修们邀请去切磋,实际是想让我做专场交流,我绝大多数都回绝了,因为自己深知,即使我的切磋对同修暂时能起到启悟作用,那也只不过是象气功师把气引导下来一样,并不是同修实质的升华。而且,专场交流的形式即使谈的法理再对,也容易变成“向学员散发黑色物质”,因为不是平等的交流切磋,是突出个人,这个做报告的形式本身就是违背师父要求的,并且容易产生崇拜和被崇拜的场。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被崇拜就等于是搞假法门的开端,是直接与大法搞对立,是罪不可赦的。我更悟到,凡是被崇拜的都不会有好下场。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上我能够清醒,所以没有在盗法破坏法的安排中走的很远。

在正法修炼中,对敬师敬法的问题,自己常常保持非常严谨的做法,所以以为自己做的不错。回想起来,这种严谨,多是由于“怕”,怕做不好给自己带来另外空间的麻烦,而不是纯净的出自于敬意,更不是出自摆正关系后的恭谨与珍惜。

一年多以前,我遭遇修炼以来最大的魔难。这个魔难几乎将我毁掉。艰难的过关中,找到了很多执著,但是都无法过去关,常常处于极度痛苦中,甚至承受不住想自杀。我曾经那样精進过,这个魔难却使我问自己“我还能不能修?我还怎么修?”找到了再多执著似乎也只是程度上减轻,并不能过去关,明显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放过我,向我喷射大量黑色物质让我承受,逼迫我离开师父放弃修炼放弃生命,而我硬生生的承受着,在生死边缘徘徊,无能为力。

直到前不久,我受到明慧网上一些交流文章的启悟,思考自身的盗法破坏法因素,看到自己从根本上没有摆正与大法的关系,对大法没有用恭敬与感恩的心去珍惜,常常在证实大法的旗帜下证实自己。这个根子上的问题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断加重迫害的最主要借口。

当我找到了这些盗法破坏法的因素,并投稿明慧网的当天,一件事打开了我的心结,我从这个看似与盗法破坏法无关的魔难中走了出来,一夜之间,这场难以摆脱的困苦离开我很远很远了。

我认识到,我内心没有做到“如果真的还是大法弟子的状态,对师父讲出的法就会心怀感恩和恭敬,会‘以法为师’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的心性,会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比如说,当我用法理来维护自己的认识、让同修按照自己的意见做,或者用法中的话来为自己的观点找佐证的时候,或者用谈法理来显示自己、证明自己对,这时候,我没有用恭敬、珍惜、严肃的心态对待大法、对待自己在大法中的所悟所得,反而让膨胀的自我“把师父讲的真法当成让人们跟自己走的工具”,就已经是大不敬了。这样一找,真是吓一跳,这一切言行的根源是摆不正自己与大法的关系。

同修中也许有一些人被旧势力做了盗法破坏法的安排,我是其中之一,明慧网《另外空间所见:学法不学人的重要性》一文中的“身穿白衣的女神”也是其中之一。这样的人在各地区都有,基本的表现是被同修“学人不学法”的崇拜着。当然周围也有一些配合这种安排来当崇拜者的。圈子或大或小,有数人的,十余人的,数十人的,甚至有跨数个地区多达上百人的,多以配合做三件事或者切磋为表面形式。据我所知,这样的圈子中心的人近年来多被病业或绑架形式所迫,难以维持,或者圈子急剧缩小。处在这个圈中的人,不管再冠冕堂皇的形式,实质都在大法弟子中衍生养护着盗法破坏法的邪恶因素。圈中人可能并不认识到自己的状态,但正是许多这样的小圈子的存在,养护着更大的盗法破坏法的形式如邪恶网站的存在。

由于安排的程度不同,破除邪恶安排的难度也不同。归根结底,无论崇拜或被崇拜,无论表现形式如何,最后都要回归到对师父对大法的最正的关系上来,这是每个合格的大法弟子都必须修到的。

去年夏天,邪恶在香港大肆干扰。当我看到香港同修传来的视频和照片,看到邪恶对师父的最恶毒的攻击,甚至把带有师父照片的通缉令到处张贴,义愤之下眼泪夺眶而出,是可忍,孰不可忍?冷静下来,我直觉的认识到,正是我们大法弟子敬师敬法不够,关系没有摆正,邪恶才有借口这样谤师谤法。而至今这种局面迟迟不得解决,是由于我们迟迟没有从根本上归正我们的心。

最近,我所在的地区,以前的那几个邪悟者又粉墨登场,四处拉拢跟随者。有的地方被组织交流会供邪悟者演讲。假经文在悄悄传播。对明慧网持不正确态度的人多年仍未归正。这些现象结合我自己的惨痛教训,感到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很多大法弟子没有摆正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更认识到在大法弟子中彻底解体盗法破坏法因素,从根本上归正自己的重要与紧迫。诚挚希望同修们都再读一读明慧编辑部的《杜绝盗法破坏法行为》一文,认真思考什么是盗法破坏法,整体上破除盗法破坏法因素。

作为我个人,一个被做了盗法破坏法安排的生命,能够有机会在大法中破除邪恶安排,免于被淘汰的命运,完全是师父的无量慈悲和佛恩浩荡。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会更加注意在这方面修自己,归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