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安康市教师程楚云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程楚云,女,现年七十四岁,汉滨区鼓楼学校教师,家住陕西省安康市教师进修学校。程楚云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原是多病的身体,两个多月的修炼,病不翼而飞,一身轻松。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遭受迫害。

一、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中午,六、七个恶警突然闯进她家,不问青红皂白翻箱倒柜,直喊:“把东西给我交出来,”抢走了《转法轮》、《法轮大法法解》、《法轮大法义解》等大法书,炼功带、收录机(五百多元),并将她抓到新城派出所,非法审讯,恶警赵××(国安大队长)威胁、逼迫交出不在家炼功的“保证金”,诈骗五千元。恶警赵××还恶狠狠踩烂收录机。

二、二零零五年元月二十九日十二点五十分叫开校大门,又是五、六个恶警闯进她家,分别在阳台、书架上、床底、柜子、厕所等满屋搜遍,恶警王××抢走了《转法轮》和一张发正念的纸,正念内容包括:“声援全球声讨江××”。王××还说:“我要找的就是这个,终于找到了。”那就是恶人进行迫害的所谓“证据”。一点多钟五、六个恶警将程楚云从家中绑架到市公安局五楼。王××非法审讯到第二天早八点多(因他要吃早点)。下午三点恶警将程楚云从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寇家沟),第二天过大年。程楚云的儿子怕母亲受不了折磨,给看守所负责人送礼。恶警恐吓程楚云的儿子,说要把人送到外地去劳教,因程楚云散发了50张劝人向善的传单。这次恶警将程楚云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诈骗程楚云的儿子五千元。同年九月二十日,“610”、“政法委”在地震台办洗脑班,又把程楚云抓到洗脑班去迫害,期间有从西安到安康的五个陪教人员(都是邪悟者)参与迫害。恶人强迫程楚云写“三书”,又诈骗了学校三千五百元。二十天后程楚云回家,并很快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三、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恶警蒋××打电话说:“杨××举报程楚云在她家拿了法轮功的资料”,叫程楚云去对证,蒋××和张××第三次到程楚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书,MP3、同修抄写的经文、手抄本、传单、小册子等物。王××恶警勒索程楚云一万元,恐吓程楚云说“不给钱,马上送去劳教;要给钱十三号早九点把钱送到公安局五楼。”十月十三号程楚云到银行把她工资卡上的仅有七千元开成支票,找其侄女帮她借了三千元现金凑了一万元,程楚云把支票和现金给他们,恶警蒋××说“不要支票要现金”,然后叫他们的王司机开车把程楚云带到安悦街新城建设银行将七千元支票换成现金,又一同返回到市公安局五楼,恶警蒋××说不给开发票。程楚云说:“不行,一分钱都要开发票。”过了一会,恶警找来一个姓李的小姑娘给开了一个二指宽的没有公章的纸条。恶警吴大队长说:“你把发票 (白纸收条)不要拿回家,把发票(白纸收条)放到你的档案袋里。”下楼时,程楚云伤心得哭了,心想自己做错了,给恶警输血,并且配合了邪恶,违背了师父的教导。

四、二零零八年奥运前,“610”、“国安”又疯狂到处抓法轮功学员,五月二十八号抓了五位,包括程楚云在内。恶徒给程楚云和一位八十多岁的学员胸前挂名字、照相,程楚云把她俩的名字撕烂,并讲真相。恶徒没有拍照成,之后把程楚云俩个人分别各关了一个屋,非法审讯。程楚云给两个看守的年轻警察讲真相,劝“三退”,他们俩点头报了名字退团。连夜,同修王秀珍(已故)被非法押到看守所,程楚云和八十多岁老同修各自回家。还有一部份恶警在陈同修(已故)家搜查。

第二天,恶警王××打电话给程楚云说陈同修母子说是她给他们的资料,叫程楚云说出又是谁给她的资料。恶警王××对程楚云非法审讯,目的是要程楚云供出其他人,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王××说:“你被捕了。”六月四日下午四点多程楚云被非法押到看守所。

第三天恶警邓××把程楚云大女、外孙子还有丈夫一同叫去看守所,试图利用亲情逼迫程楚云放弃修炼。第四天恶警邓××和另外一个警察把“判决书”送到拘留所,程楚云被非法判一年半。

从六月四号到八月二号期间,狱警给程楚云换号子很频繁。程楚云悟到师父点化她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在这期间劝“三退”35人,其中有两个狱警。被非法关押三个月,程楚云已骨瘦如柴。八月三号程楚云突然不能吃、不能喝,吃什么吐什么,早四点钟炼抱轮晕倒在地,程楚云心里明白,她坚定信念,信师信法。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徐狱警给程楚云三老人办完手续,分别给家人打电话接回。从六月四日至十一月二十六日(非法关押五个月零二十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