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现将我们地区寻找同修的经历向师父、向同修们汇报一下。

一、由来

我们地区地处中国大陆中原地带,有十五个县区,一千多万人口。一九九四年法轮大法洪传中原,我地区约有七万人得法修炼,这么多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人心向善,也带动了整个地区社会风气明显好转。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中共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为核心理念的法轮大法弟子。十三年来大法弟子遵照师父教诲,魔难中讲真相,揭邪恶,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为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坚忍不拔,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然而,由于邪恶疯狂迫害,中国大陆正常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以前公开学法、炼功、交流切磋的环境被破坏,各县区大法弟子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和“悟”,走着自己的修炼道路。许多县、许多乡的大法弟子处于封闭状态,很少与外界联系,有的地方连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都经过周折才能得到;有的地方迫害严重,至今邪恶的恐怖阴影在心中比较重,怕心挥之不去;有的地方对法的理解、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各自开创的修炼环境、证实法,救度众生等方面的认识差异也比较大。

今年四月初八和五月十三日我区几个热心的年轻大法弟子组织了几个小组,分别到两个县的几个乡或村,与当地大法弟子开小型修炼心得交流会,给师父过生日,效果非常好。同修们非常高兴,都认为:十三年了,今天是第一次开法会,我们多么盼望恢复七二零以前的修炼环境啊!集体交流切磋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应该连起来,尽快形成整体。参与组织的同修很受鼓舞。

接下来闰四月初八,又组织了一次较大的修炼心得交流会,预定三十人参加,结果去了六十多人。大法弟子发言热烈,畅谈自己的修炼体会与修炼经历,下午结束时同修们言犹未尽。十三年了,同修们犹如久别重逢,象回到七二零前大法洪传的喜气洋洋的日子里,祥和、喜悦的气氛,令许多同修感动、留恋。

交流会上有几个地方的同修邀请参与组织的同修到他们那里开小型交流法会,以促進整体的形成与提高,同修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当然安全也是很重要的问题,这几次小型交流法会,组织的同修亲自多次实地考察,几个地点比较筛选后才确定下来。时间是临时通知的,地点是保密的,只在指定地点有人接待。入会场时手机关机、卸电池,出会场要求分散走等措施。更重要的是路途中发正念除恶,法会前发正念清场,必要时会中还要发正念。

二、成效

我区几位年轻的弟子受同修们的鼓励和大力支持,更重要的是师父《二十年讲法》已发表,我们学了师父的讲法,内心都非常震撼,意识到正法已到了最后阶段,已经很紧迫了,师父说:“这个恐怖的环境没了,旧势力制造的迫害修炼人的这个环境、锤炼大法弟子的环境越来越失去了,不足以考验大法弟子、不足以构成压力中救度众生的时候,这件事情就结束了。”[1]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在师父强大法力加持、呵护下,几位年轻的弟子踏上了“找”同修的征程。

历时约一百天左右,几位年轻的弟子踏遍了整个地区十五个县区市,总行程超过一万里,参与“找”同修的大法弟子有数十人,参与这一项目的大法弟子有百人之多,通过“找”同修、组织的小型交流法会约四十场(二十多人的规模较多),参加人数约一千三百人次。过程中推广、安装新唐人大锅约三百五十个,加上以前安装的,总数在四百个以上,语音电话、彩信电话由原来的十多个发展到现在的七十多个,MP3和MP5已经达到完全普及,送大法书(三十九本)十套,《转法轮》三十多本。交流重点围绕大法弟子信师信法、坚定大法,明确大法弟子修炼基点是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以及如何改变人的观念。强调建立学法点,恢复集体学法、集体交流的环境,促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还强调找回同修到学法点上来,给他们一个好的修炼环境。各县区市建立了多种联系机制,大法资源共享。

三、“找”同修、联系同修

联系各县区市同修,找到他们是最难的一步

有许多县的同修和大市大法弟子已经十多年没有联系,没有往来了。七二零以前相互认识的同修,只能提供七二零前的一些情况,现在也说不清了,怎么办呢?那就等吧。弟子有这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师父在做,师父会安排的。

一天,交流过的C乡的一个同修小王找来说:“我认识A县李同修,他夫妻二人都修,我去找他们说明情况,然后让他们联系认识的同修,把咱们的想法传过去,等信息反馈过来,咱们就去。”过几天,信息过来了,同意让去,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那天早上五点半,几个年轻弟子乘坐同修自己的汽车,向二百多里外的A县出发了。越过A县三十多里路,找到了李同修二人,又由他们带路,辗转找到某老同修家。他家是刚搬过去的新房,自来水不通,住在五楼。外面烈日当空、炙热烤人,室内挥汗如雨,又没有水。老同修找来附近的两三个同修,和我们见面、打招呼后又都分头出去寻找、联系同修去了。十二点多老同修送来一些午饭,就又出去寻找同修去了。午后一点多,我们又被带到另一同修家等待。同修们仍然分头骑车满县城寻找、联系同修。到两点半,同修们都回来了,共找来二十一位学员。一个同修说:“县城约有三十多个修炼人,有的太远,有的不在家,能找来二十多人就很不错了。”中午有的同修为找人,饭都没吃。尽管大家又热、又渴、又饿、又累,心情都非常喜悦,为迫害十三年来第一次交流而高兴,我们都溶在了一起,成为一个整体。

在B地交流的时候,有一个同修激动地说:“我是D县某乡的,今天来走亲戚,恰好就碰到你们,真是师父安排啊!我们乡十多个大法弟子,与外界联系很少,非常盼望你们能到我们那里交流、切磋。”我们答应了她的要求。

在B地交流的时候,谈到一些县到目前还没有联系,请大家共同参与,找到那里的同修。当时一位同修自告奋勇说;“我们夫妻都修炼,我们和X县一位同修是亲戚,我们明天就去那里联系、寻找同修,组织好了你们去。”我们说:行!

在大市区各小片的交流过程中,遇到一些同修认识差异的障碍。有的觉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就行了,没有必要这样流动组织交流切磋了;有的觉的救人多少才是实实在在的,这样做耽误大家时间,影响救人;有的觉的这样做树大招风,容易出现危险;有的认为你们在显示自己,证实自我;有的认为不安全,不参加……当然,同修们的考虑和担心是有道理的,参与组织的同修需要在这些方面把握分寸和尺度,不脱离主线,不追求形式。这对于协调同修来讲一直是考验。

四、圆容整体

外出参与交流的弟子,还兼有安装新唐人大锅的任务,每次去五、六人,轮着出去。这些弟子大多是单身,没有牵挂,学法多,实修好,心性又高;有家有口的,也是没有阻拦,说走就走,都能一心溶在法中。这些弟子心往一处想,拧成一股劲,圆容整体,圆容的非常好。只要有约定,从不误时。过程中,一路发正念,交流中,不发言的同修默默发正念,加强正念之场。有问题,大家提醒都向内找。

家里同修,许多也在圆容这件事。需要师父法像,同修们打印、过塑、制作像框,做的非常精美,非常用心,已做了上百套。需要教语音电话,把各地学手机的同修集中在市区同修家里,由技术同修买好手机,装好软件、手机卡等,然后手把手教会,新学的同修出门即会熟练使用语音手机,已培训六十多人。需要大法书,做书的同修不辞辛苦做出一本本师父的大法书。需要卫星接收器(大锅),有同修从市场批发回来,输数字,成套分捆,做好准备工作。

有的弟子把自己积攒的钱拿出来,在经济上支持。有的同修说:“你们开法会,我们去不了,我们就在家发正念,保证交流的正常進行。”有的同修开出自己的汽车,有的同修为偏远地区买三轮车,以方便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大锅)。懂电脑技术的同修默默无闻,解决了大量的技术问题。

有几次外出安装新唐人大锅的弟子,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家里的同修得知还没吃晚饭,主动做出可口的饭菜,等待同修归来。同修之心很感人。各地的同修非常热情,都是一见如故,盛情款待,大家都有回到家里的感觉,虽然不执着,却看到了同修们对师父、对大法和对大法弟子的热切之心。

还有许许多多,不能尽述,只能概括说一下。

五、不言苦

这段时间正值酷暑盛夏,大家都没有苦的感觉,反觉的有溶入法中的喜悦,能为证实法、救度众生做一点自己应该做的,感到荣幸、自豪。

司机同修从早到晚驾车十几个小时,行程几百里路,车里同修可以休息一下,他却不能,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当同修问他:“累吗?”他说:“心在法中,心系众生,再苦也不苦,再累也不累,开车时间再长,仍然精神十足。”

有一个安装新唐人大锅的同修,为给二百五十里外的A县一乡村的常人安装新唐人,骑摩托车带着另一同修,早上四点出发,七点到目地地。可邪恶干扰,早不停电,晚不停电,这时停电了,一等就是一天,直到晚上七点多才来电,安装完毕,往回走时已经八点多了,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试想,若不是心系众生、为证实法,能做到吗?

有一星期,外出的弟子几乎都是天天早上三点起床,学法炼功,六点就要出发,晚上十~十一点才到家,躺到床上已超过十二点了。弟子们不言苦,因为心在法上。

有一次七个同修去A县安装十个新唐人大锅,安装户很分散。有一个在乡下,离A县三十多里。全部安装完了,大家挺高兴,觉的今天很顺利。回来路上,又到一乡下安装,丘陵地带的乡间小路,非常难走。到了那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伸手不见五指,弟子们不顾一天的疲劳、饥饿、干渴、暑天的闷热,照着手灯安装,可那是个大杨树林子,一点也找不到信号,只好把锅留下,择日再来了。从杨树林子出来九点多了,离家还有二百五十里呀!同修们默不做声,怨气、苦心冒出来了,有同修立即提醒:今天大家心性很高,还算顺利,最后来个挫折,看咱们心态如何?来个考试,这就是修炼啊!大家立即振作起来向内找,又恢复其乐溶溶的气氛。

事迹很多,仅举几个片断。

六、推广新唐人和语音电话

寻找同修、交流切磋之后,各地都有许多同修要求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大锅)、要求学打真相手机。安装新唐人大锅的弟子最为忙。有个同修是协调人,他既要协调联系、寻找各地同修,还组织参加交流切磋,又要协调技术同修安装新唐人大锅。

开始时会安装技术的弟子很少,只有几个人,过程中同修们边干边教边学,现在有十多人能熟练安装新唐人了。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大锅)的同修非常辛苦,有时为安一个跑二百多里。F、E县地处偏远,又是山区,邪党在那里控制很严,从高楼上往下看,没有安装大小锅的。邪党扬言发现一个罚款五千到一万,那里大法弟子很少,心里恐怖阴影比较重,环境也比较差,众生受邪党毒害很深。交流后,这两个县各安一个新唐人。同修不辞辛苦,驱车几百里去安装这全县第一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同修心中只有一念:证实法、救度众生心甘情愿。

不少地方交流后,很多弟子要求安装新唐人大锅,协调同修根据很分散的特点,有时调来各地技术同修,集体突击安装。早上出发,很晚回来。

有两个县的安锅技术同修骑着三轮车,爬山越岭,在当地推广新唐人卫星接收器,效果很好,大法弟子们大部份都安装了。短短几个月,这两个县一个安装近六十个,一个安装四十多个。现在许多县都有大法弟子会安装技术,能够独立操作了。

常人中也有不少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大锅)的,有土地局局长、副乡长、警察、环保局局长。有当官的,有一般百姓,谁看谁说好,谁看谁离不了。到目前为止,全区安装新唐人大锅已增到四百多个。

语音电话发展也很快,原来只有几个懂技术的同修,能打语音电话的不多,现在已有七十多人学会了打语音电话。因为学的人多,技术同修少,我们采用指定时间、地点,集中培训的办法。培训后,同修出门就能熟练使用语音手机。

七、交流的内容

这段时间,主要是联系同修寻找同修、恢复整体,提高对修炼中几个基本问题的认识,明白大法弟子修炼的基点,知道改变人的观念、人的理是最重要的,强调抓紧建立学法点、集体学法,使大家尽快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同时推广新唐人和语音电话。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和《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中,明确告诉我们“正法走到了最后”,“从现在的形势看大家也都知道,邪恶维持不了多久”,“现在收缩到监狱、洗脑班,也没那么大力量了,就连它北京那块地方它也难保了。”進入二零一二年,特别是双手沾满鲜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利的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引发薄熙来倒台、周永康、血债派的彻底失势,邪党内斗中拼的你死我活,经济危机、通货膨胀,民众抗暴风起云涌,天灾人祸接连不断,风雨飘摇中,邪党随时都会垮台。

就本地区而言,形势非常好,同修们已经形成整体,学法点已经普及,各县区之间、各县区与大市之间建立起了联系机制。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邪灵烂鬼被灭的越少了,恶警坏人恶不起来了。

有的县环境正的很好,例如S县,几年前各乡村学法点已经很多,大法弟子基本上都到学法点学法、炼功。新年时,大法弟子们都贴大法真相对联,家家都在堂屋神坛上摆师父的法像,堂堂正正地敬香。有一个村的同修讲:“我们学法炼功点坚持十年了,今年只有麦忙空了一个晚上,其他没空过。晚上集体学法,早上三点五十集体炼功”。S县大法弟子们讲真相、劝三退也很容易了。一个派出所所长说:“我们这里基本没人管法轮功了”。实践证明:只要信师信法走正路,站正基点,坚持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环境就能开创好,修炼人整体状态会更好。

大法弟子的修炼基点,那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在这个问题上,有许多学法差的、怕心重的、重视个人修炼的、依赖心强的、法理不清晰的、认识不到位的,经过交流切磋,大家進一步明确了,站稳站正基点是至关重要的。

如何从根本上彻底改变常人的观念,有不少同修认识比较模糊。通过具体事例、各种观念的具体表现,同修们都清晰明白了,老、病、死、占便宜、名、利、情、党文化中许多固有的认识等等都是人的观念、人的理,这些骨子里的理都必须变过来,才能走向功成圆满。

还有修炼要专一的问题,堂堂正正的问题,大法弟子如何当好主角,如何学法、讲真相、实修等等,经过交流大家有了很清晰的认识。理明了、基点正了,大家修炼的信心、正念更足了。

八、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找同修、联系同修,这么多次交流切磋,如果没有师父安排、看护,能做得了吗?做不了。这么多同修参与、圆容,又進行的这么顺利,不是师父安排,根本就做不了。

当我们找不到、联系不上同修,好像没有办法时,就有起关键作用的大法弟子出来做这件事情。象那个偶然走亲戚碰到交流会的同修,看似偶然,实则师父安排,促成他们乡十多个同修溶入大法整体,与外界取得了联系。

比较典型的是A县,有四个同修都在外地大城市儿子或者女儿家居住,有住北京的,有住郑州的,有住武汉的,有住南阳的,可那几天都回到老家A县,可以说不约而同,都参加了小型交流会,确实是师父巧妙安排。

今年七二零我们地区开法会,有一拨大法弟子分乘四辆汽车,开天目的弟子看到,车外护着厚厚一层黄光,车前上方有观音菩萨、老子、释迦牟尼、耶稣;上空,师父坐在莲花台上,两边有天兵天将护着。还看到:法会上,师父法像的手心发出一串串法轮散布满屋,落在弟子的身上。还看到坐在场中的弟子身体都发金光,接到通知没来的大法弟子也坐在这里,但身体不发光。

一个安装新唐人大锅的大法弟子,晚上回来的路上,有一段十几米长泥浆糊路,一尺多深。该大法弟子的摩托车从泥泞中冲过去,车轮上、身上竟没沾一点点泥,简直是飞过去的!弟子们从心里谢谢师父!

九、走正修炼路

师父在《走正路》中说:“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百天来寻找同修交流的过程,参与的弟子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在去人心、改变人的观念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尤其多次出去的弟子感触更深。

大法弟子是这场人间大戏的主角,担负着助师正法的伟大历史使命,理所当然主导人世间的一切,围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动。在X县同修家交流会开始前,窗户下面有几个妇女在高声喧哗,严重影响法会的進行,同修们齐发正念十分钟,清除任何干扰法会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窗下的人马上离开了,直到结束再没出现干扰。在z县交流时发正念清除了更大的嘈杂刺耳的声音。有几次和县里同修约定某时到达,按实际情况可提前几十分钟到达,可是这干扰,那干扰,到达指定地点还是约定的时间。大法弟子想什么、说什么就会成为事实。

我们到各地同修学法点交流,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在一个学法点交流,可能是该学法点交换资料的规定时间吧,十来个同修有六、七个带来不同的资料,摆在桌子上,同修按需要发给各个弟子。一周的三退名单汇集给一个弟子。他们讲:学法点同修象一家人,什么疑难问题都找同修,在法上认识,在法上解决。整体拧成一股劲,做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家庭和睦,环境开创的很好。

许多地方的同修正念显神威,除邪灭乱。一个偏远县的一位大法弟子,前年涨大水,一排房子一楼全灌水一尺多深,唯独该弟子家没進水。另一县城進出城三岔路口中央,树立起三层楼高的钢筋架大牌子,上面是三个邪党党魁画像,该县同修发正念用雷劈它,结果炸雷劈它个粉碎。早在二零零二年夏天一个雷鸣闪电的大雨天,被非法关押在该县看守所男牢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雷劈看守所,放出大法弟子!不一会儿,一个霹雳劈了女号牢房,牢房裂缝,恶警坏人吓坏了,下午把女大法弟子全放了。还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救人显神迹、众生盼得救的感人事迹。

出去参与交流和安装新唐人的同修都说:“每次出去都学到了同修的长处,看到了自己的短处,不断归正自己。”有的说:“每次出去,一天都要流几次眼泪。这段时间去掉了许多人心和人的观念,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高兴!”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