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又痛心的心路

浅悟正面认识明慧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早就想写这篇文章,因为在几年前我没有正面认识明慧网,也说过诋毁明慧网的话,糟糕的是还有同修认同我的看法。最近曝光的攻击明慧网的事件参与的人中,就有一些我认识的;虽然早就不联系了,但当时看到同修出现问题时不起正面作用都是有责任的,何况有的我还起了负面作用,所以心里一直很内疚。但要揭穿自己的干的错事是需要勇气的,提笔艰难拖到现在。明知道自己干了不好的事却不去洗净,拖到一定时间,这种事就会被旧势力利用,来制造修炼中的最大障碍。所以我现在郑重的跟明慧网说声“对不起”,以求得编辑和宇宙正神的原谅,全盘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同时把这个过程中漫长又痛心的心路详细写出来,希望还能唤醒同修弥补我的过失。

从2008年开始我在网上认识了很多同修。那时有同修在QQ群里讲真相,我加進了几个同修开的QQ群,开始网上学法交流。群里聚集的大多是同修,偶尔有常人加進来,大家都急于讲,你一句我一句的很快就把人家讲烦了,而且群里还有潜伏的特务,就带头骂。待了一段时间我没看到一个被讲退的,倒成了学员聊家常的地方。那时候我处在家庭魔难中,已经脱离整体很久了,三件事一件也没做好,能在网上对别人倾诉烦恼、得到同修的开解,我认为这就是交流了,而且能在一起学法对我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一时很依赖这个环境。

但邪恶也在利用这个环境,时常有特务和邪悟的進来往下拉人,破坏这个整体环境。我自认为对有邪悟倾向的人识别能力很高,在迫害最疯狂的时候我在劳教所因为坚持信仰,被转去其它劳教所迫害,曾经去过三个劳教所,有成百上千的特务、犹大给我做过“转化”,其中不乏有很多想拿我立功的人,包括外省搬来的转化团,以前我佩服过的老同修,有社会地位的名人,我从来没有被迷惑过。经历多一些我就当成了资本很自负。

我对邪悟和色欲心重的很排斥,因为邪悟的百分之百都是因为执著于情,而且在整体中危害很大,不及时发现会危害一方,所以有问题的進来我马上就警告大家。当时大多数人不能分辨,能分辨的也认为应该善意的帮助同修。我建议找几个修的扎实的单独帮可以,群体里有新学员还有很多刚走出来的没有免疫力,邪悟的被旧势力控制的都很能说会被带偏的,没经历过迫害的不知道修炼的严肃,大家还以为我危言耸听。时间长了环境开始变得复杂,各种人心执着都暴露出来了。有人拉進来一个专门在色情网站讲的,劝大家都去色情网站讲,并声称自己没有色欲心了。我强烈反对,告诉大家修炼的严肃,不要被色魔破坏我们的整体。经过交流大家决定派几个人跟她去看看怎么讲,结果就是跟别人打情骂俏用色相诱人所谓的“退”。大多数人在法上分辨出了,但是不忍心清除出去,那我只好退出。没多长时间大家就被她闹得不可收拾,这时他们才知道我说的是对的,虽然清理了环境,但有些同修色欲心被带动出来了,出现色眼看同修的问题。后来有几个同修被绑架,环境被彻底破坏。

大家又转移到KK。我去看了几次,常人去的倒是很多,大家先是陪着唱几首情歌,套近乎了再讲真相。我也没看到有被劝退的,而且一听情歌就头痛——太肮脏了。这种救人方式得不偿失,弄不好自身难保,我不赞同。修上去很难,掉下去只是一念之差,长期被情色欲污染会出问题的。当时我知道的有几组在KK的人数很多,有的组主持人修的比较扎实,带的环境倒还可以,有的组都成色欲窝了。我劝不了别人就退出了。后来这些人被抓的很多,明白点的开始认识到,面对面集体学法才是师父要的。

在网络上呆了两年我看明白了,喜欢上网的都是耐不住寂寞的。因为迫害中的大陆没有集体环境,我至今都没和当地同修联系上。在长期高压下,不管是证实过法的还是没走出来的,都处在很多无形的压力中,时间长了就懈怠了,内心很渴望有整体环境,一找到了就离不开了,聊起来就不分时间了,也耽误很多事。而且网络上讲真相实效并不大,安全隐患也很大。我想找一个项目来证实法,就注重看明慧网,受益很多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并且劝大家也注重看明慧网。

我决定写文章证实法。发表了几篇后大家很愿看,有时也帮我把把关、给些建议,越写越顺手。后来我认识一位开着修的同修对我文笔大加赞赏,并且建议我写大的救人项目。我没参与又没专业知识,心里没底,就跟师父发愿我很想写,结果当晚就失眠了,满脑子都是文章,很快就写出来了,就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这个项目中。但明慧网却不给发表,只好转投别的网站。我不理解明慧网为什么不看重,而我只想在明慧网发,别的网站发再多也感觉很遗憾。这时我周围已经有慕名加進来的粉丝,慢慢的就把我当高人了。不知不觉我自己也感觉就是了,偶尔有指出问题的也不爱听了,开始抱怨明慧网了,心中愤愤不平。

这时在KK上的人出问题的很多,有些就退出来了。经过几次惨痛的教训大家对我的识别能力很认可,他们又转向博客、空间去转悠,发现很多同修在那里以救人的名义发文章,不明确大法弟子的身份,写的又大都是功能方面的文章。同修不好辨别就搜集来给我看。我一看有些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经邪悟的很厉害;有的表面上没明显的问题,但字里行间都在显摆自己,拿到大法网站是绝对不会发表的,看几句就对我干扰很大,要清理败坏物质,所以我就拒绝再看,明确说这是盗法行为,而且文章没经过明慧网的把关,有旧势力穿插的因素自己也不知道;再有些喜欢猎奇的粉丝,众星捧月一般的吹捧,魔变了会拉下一群人,而且真有修为就去大法网站投稿。

学员反映他们都投过稿没给发表,就认为明慧网档次不高、局限了他们的才华。这一点正符合了我愤愤不平的心,认为明慧网十多年来一直以祛病健身、做三件事的文章为主,几乎千篇一律,而单纯谈理性认识的文章比例不大,就说明慧网是“小儿科”。这完全是出自个人情绪的看法,发几句牢骚也没觉得多严重。尽管如此,我还是劝别人不要去那些地方,把时间用来看明慧网,而且那些做博客的把别人的时间精力都占去了,学人不学法,乱法。同时学法小组还出现一个普遍现象,对一些认为修的好的主持人很依赖,大小事都要问问,自己没主心骨,而且在营救同修时与国外同修合作效果很好,有的国外同修就成了主持人,大陆有什么问题要问国外同修。

修炼不是纸上谈兵,不在这个环境里没走过这些实修过程,怎么能“指导”大陆大法弟子修炼?那些受迫害的同修身心都在超越生理极限的承受着,不是国外同修坐在电脑前优雅的推理几句就能帮他们的,现场怎么做那是当事人脱胎换骨的觉悟过程,所以我反对国外同修乱指挥,而且她们都声称忙的没时间看大法网站,却有时间干扰大陆大法弟子修炼。每个人的路都是在实践中走出来的,层次是修出来的。

国内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没见过师父,所以很羡慕国外同修,并且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见过师父的就多了不起、层次高了。我个人认为师尊在层层下走时都结了很多缘,能见到师父应该是缘份促成的,不管层次高低都要修到位才能回去。大陆大法弟子最想念的是师尊,但这不是能期盼来的,有盼的功夫不如多做点实事。如果想念中掺進了对师父的情与依赖,期盼中潜伏着逃避迫害的想法,没有全身心的承担责任修成独当一面的神,那旧势力就要下手了。

而且能在师父身边,负责什么项目,并不是得了尚方宝剑了、说什么都是对的。一切都要用法衡量,不符合法的不能因为离师父近就给点面子做了。现在在人间离师父近不等于圆满的位置就近,现在离的远不等于将来的位置远,圆满后的位置才是永恒的,不是以人间的表象来决定的,是以自己的实际修为心性决定的,所以现在只要修好就够了,大可不必去羡慕谁。

再说师父也从未远离我们,静心学法对照自己时,其实就是在和师父沟通。你的心和法是溶在一起的,心中有无比广阔的世界,装着无量众生,何谈寂寞?关键是要向内找不要向外求。向内找你什么都不缺,法中应有尽有等你来拿;向外找那就是除了驴不走就是磨不转,步步都是旧势力的坎。很多巨难都是源于一念之私。想离师父近就在法中精進,要舍近求远放着正路不走找捷径,这一脚下去想回头就难了。

二零一二年对我来说是非常痛心的一年,虽然我几乎退出网络没多少时间交流了,但坏消息还是不断的传到我耳中来。以前认识的同修很多都出了问题,犯错的、被绑架的,邪悟乱法的不光彩的角色都浮出来了,有的还是我认为不错的,也看走了眼,把我的自负彻底打击没了。这一年多我一直在找自己,当年要不是我说话做事太强势,口气咄咄逼人,也许有些我是能拉回来的。如果心性好一些,慈悲多一些是能帮很多同修的,但修炼没有如果只有教训。当年我也膨胀过,别人夸几句就妄自尊大了,发表几篇文章就觉得有身份了,明慧网不合我心意就诋毁明慧网发泄私愤。幸亏我烧到一定程度就惊醒了——想起在劳教所亲眼见证那么多同修走向邪悟,都是从向外找看不清自己开始的,难道这么多同修的惨痛教训就换不来我的清醒吗?作为大法弟子证实法是应该的,做好了不值得一提,做不好要负责的,修炼这么严肃那还敢想功劳?我开始学会默默无闻做我该做的事。

现在想来真是后怕,走过了一个自心生魔的过程,跟旧势力打了个擦边球好险,真心为我们好的只有师父。

修炼一定要在法中真修实修。我还是想规劝那些把大部份时间都用在网络上的同修,静下心来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时间用来证实法,用多少时间用来闲聊。正法修炼就是提高心性和救人。很多同修在集体学法时挂几个号,一边学法一边聊天,还声称很忙,以修炼的名义为自己的名利色气而忙,这是在骗自己。有的同修我都认识好几年了,几乎天天在网上,却没有看到一点长進。有时我安慰自己没有被邪悟的拉过去就算好的了,可是原地踏步的还能混多久?你的未来不在师父那里就在旧势力那里。

还有的同修没有功能却张口闭口什么宇宙深层,另外空间说的玄天玄地的到处演讲,还跟一帮粉丝,有听不懂的就替他解释因为说得层次太高时间长了就听懂了,交流成了演讲,还不许别人插嘴,这么明显不符合法的行为就分辨不出来。

还有的技术同修做了一些事,依赖的人多了,人心就膨胀了,误把技术与修炼层次联系起来了。

只是偶尔听一些网上的情况心里就很沉重,长期在网上而无实质作为的人情况不容乐观。

写到这里我才彻底明白明慧网为什么十多年如一日的坚持大量发表做三件事的文章,修炼就是修的最表面,说的再好不如做些实事,最表面的言行修正了才是真正提高,言行一致才是最精進的表现,能做到十多年如一日的证实法才是真正实修、真修。明慧网就是把师父指的大法修炼的最扎实、最宽敞的路展现给我们,这是无数大法弟子走出的最稳当的路,在这里交汇在一起形成了整体的通天大道。如果你还没走出自己的路,没找到适合自己做的项目,那就在明慧网中找总有一条路适合你。原来不是明慧网“小儿科”,而是我偏离了在法中的实修,一只脚踏空了。还好我只是发牢骚,并没有真的否定明慧网,还是每天坚持看。

学法炼功实修自己的心性是圆满的保障,把握住大方向是能一修到底的保障。明慧网是我们的指路灯,在做好三件事上所起的作用是无法替代的。一定要正面认识明慧网,点燃你心里的明灯,走在师父为我们指出的这条通天大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