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加书信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炼功第三天我就脱离了几十年失眠的苦难——一觉睡到天亮!一个多月我的心脏病、低血压、偏头痛、慢性胃炎、血粘稠等疾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了!全天候带外孙也不觉累(女儿在国外)。我的老板、母亲、侄儿、侄女都受益匪浅,全家老少其乐溶溶。

但在大法和师父遭难时,我却只知道自己坚持修炼,没有想到应该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只是私下给亲人说说)!直到二零零一年看到师父的讲法《建议》之后才开始写信讲真相,也只限于亲朋好友和老师、学生,那时不知道害怕,都是真人真名写信。零二年才开始用复写方式给世人写信(主要是学校),零四年用简单复印机复印资料、多由同修去发(我发的少),零七年才会用电脑打印资料和书信。从实践中看(反馈的),写信的效果好,这些年一直坚持寄信给学校和警察。所以认为自己做到还可以。

直到去年学了师父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和《什么是大法弟子》之后,才知道自己的修炼是表面的!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我就是这种人!除了缺乏慈悲心和清净心,各种人心都还在,怕心还很重。很长一段时间心里隐隐作痛。我问自己:除自己的亲朋以外我究竟救了多少人呢?心中没有数!因为零五年以前只讲了“法轮大法好”和“自焚、杀人”是演戏和栽赃;没有讲“三退”。而且很多该讲的没讲,(看他面恶或知道他贪)又因我们单位是一个几千人的军工“明星企业”,收入较高,绝大多数都搬迁到都市住去了,尤其是年轻人很多是我的学生,绝大多数和我友好和亲近。而我不知他们的住处和电话号码。我除了继续写信、发彩信给世人以外,只有给单位人和学生及其家长每天发两次正念,除此感到一筹莫展……(很多时候想着想着黯然泪下)更使我难过的是:有的我给父母讲了,他们不给孩子讲;给孩子讲了,孩子没给父母讲。问其原因,他们说:“老师,他们是扎不住嘴的”。这说明他们是为我的安全考虑,更说明他们没有真正懂得“法轮功与他们生命攸关”。我为他们未来忧心,为自己修的如此之差心绞痛!

我求师父给我智慧。终于有一次打坐想起:通过还在本地居住的学生和家长以及同事联系我要找的人。给能见到的讲大法的美好实例;讲“天安门自焚”是演戏,杀人是栽赃,讲为什么传《九评》、劝三退;讲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不是邪教;法律从来都没有说法轮功是“邪教”!说“邪”,是江泽民个人在法国访问时《费加罗报》记者质问他为什么要迫害,他蓄意栽赃的一句话,第二天全国所有报刊“都邪了”!再讲预言家,科学家都说:不久的将来人类有劫难,中国最重;再讲钱学森教授承认“人体特异功能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学,还不算。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学的平方。”再告诉如何免灾……。同时请他们给孩子、亲人或同学、同事或挚友转交一封信,信不封口,意欲转交人先看,给转交人和信中人都给了护身符、护车符(坠子)或晚会碟。都喜欢要,(这大半年来,只有一个家长不接受)都非常高兴和感谢。

当然这很费时,一般要讲一个多小时,要车去车回,近的要半天,去一家或两家。远的要一天,去两家或三家。更重要的是“怕心”难越:白纸黑字交到熟人手中,人心难料;我所要救的大多是当官的,师级、副师级,团级、副团级;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我的学生里也有不少已是团级、副团级了。老伴极力反对我给熟人写信。人心一上来,就打退堂鼓。但想想师父的慈悲苦度;想想自己的使命;想想那些都是我的有缘人,若我不去救,他们将面临的未来,我就涕泪横流……。我不能袖手旁观!

我与同修切磋,同修要我把师父九九年以后的讲法再学学。在《排除干扰》中,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每学一遍师父的这些讲法,就去掉一份怕心;每学一遍法,就增加一份正念:怕什么,师父就在我身边!怕什么,我是在救人,没有做任何坏事!怕什么,真要有人交上去,“上面的人”不是也该救的吗?

就这样写几封去转一圈,回来又写又去转,觉得不错。就非常乐观的去给前任厂长讲真相。因为没搬走前就给他夫人讲过(很接受),他又是我老伴同一航校的战友,平时也较友好。更重要的是九九年“暴风骤雨”迫害时,他们没整我们炼功人。只是要交书,不出去,不交也不强迫。(当时我交了十二本,为了“挣表现”。后来才醒悟:知道愧对大法,愧对师尊,无地自容)我想这样的人一定能救!可是我错了,他不接受,他的两个女儿也不接受,到现在也不接受!我没想到也很懊丧。对前任党委书记就觉得更不可能了:他是我老伴的顶头上司,在位时“貌合神离”,暗暗整过我老伴,他儿子又是警察,老伴坚决不让我给他写信。但在厂长七十岁生日宴会上,书记夫人到处找我,很亲热……我知道这是有缘人,我应该救他一家人!但怕心又上来了:万一他不接受又让他儿子知道了,将对我们单位如何如何;单位受了影响,我们尤其是孩子又将如何……。再学师父去年和今年的讲法,正念又上来了:怕什么,师父就在我身边;怕什么,一切我师父说了算!写!打字纸写了两张(小四号字,四页)一张写“我为什么炼法轮功”,写我及家人、亲人如何受益、写只要是按“真善忍”修炼的人没有好不了的病,写法轮功不犯法,迫害是江某个人的妒忌心所致,是江周在犯法(举律师辩护词为例)……另一张写爱因斯坦、牛顿、爱迪生、钱学森等对神佛、气功的认识以及预言家、科学家对未来灾难的描述,最后以师父的诗——“只有真相能解救”[1]结尾。书记回信说:“某某老师,你托人带给我的信和礼物收到了(礼物是指护身符),非常感谢……。你信中所提到的对身体有益的事(指打坐),我也会去做的。……”这又是我没想到的。这说明凭感觉救人是错的,用人的观念判断是非、善恶是错的。

最后我就以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