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学教师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底得法的弟子,是一名大学教师。十几年风风雨雨的修炼与助师正法之路在师尊的看护、点悟下走到今天。

万幸得法

我曾经为了祛病健身学了很多气功,结果钱和时间花了不少,却徒劳无益。

一九九五年底,我有幸第一次看到《转法轮》,立刻被那博大精深的法理内涵所吸引。当时我就跟友人说:我找到真法了!这辈子哪怕是流浪要饭,只要能修炼这个法,我都不在乎!

找到了人生目标,我的整个世间观也发生了变化,我把过去的书籍烧的烧,卖的卖,一心一意修大法。我热心洪扬大法,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到校园炼功点,组织大家一起炼功,定时一起学法;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逢人就说大法的殊胜美好,动员他们来了解大法修炼……师尊的法身把很多有缘人领到炼功场来。

讨公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宇宙中的旧势力利用人中的败类对师尊对大法進行诽谤诬陷,大有天塌之势,往日祥和的炼功环境没了,不许大法弟子聚会,人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我们,我就跟他们讲:我们师父不是广播电视造谣的那样,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没有错!因为我给学生讲真相,国安、610将我抓到拘留所,一進号里他们没有对我动粗,还有人给我衣服和食物,后来他们讲,所有進来的人都要搜身再挨一顿饱拳,包括其他大法弟子,就你特殊。队长不许我们动你。不知你是什么来头。我想在国安警察去学校带我走时,我对校长和在场的人说:“别看我今天给你添了麻烦,但有一天你会因为收留过大法弟子而感到荣耀!”号里的人通过讲真相他们很认同大法,其中还有人大骂共产邪党。我在里面炼功也没人举报。不久我被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刚喊一句 “法轮大法好”,就被一帮便衣拳打脚踢塞進警车。在天安门派出所里,关满了全国各地進京护法的弟子,一警察对喊口号的同修打耳光,我说了一句:“悠着点吧,给自己留点后路!”恶警冲上来“啪”的一个直冲拳,打在我右眼上,可我一点都不觉的痛,我知道是师尊为弟子承受了。

被抓的弟子越来越多,装不下了就送往西城拘留所,在那里狱警侮辱似的要每个人脱光衣服检查,弟子被提审时大都不报姓名地址。北京装不下,第二天一大早就用几十辆依维柯往东北方向送,到锦州后又分到各市,我被分到A市,一進号子,几个犯罪嫌疑人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叫我做给他们看,我没多想,就席地而坐,做了一套“神通加持法”。还没做完几个人扑上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并报告队长说我炼功。原来他们诱我炼功是为了对我施拳脚报告立功。可是第二天,几个施暴的人因一点小事被队长拉到走廊暴打了一顿后关禁闭,十几天后才放回来而且还有了冻疮,听说除了给他们戴手铐脚镣外还有意把窗门大开冻他们。想想他们挺可悲,要不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谎言欺世,他们也不会遭此多余的罪。

白天做手工活,我就利用晚上看班时背师父经文,渐渐的他们想了解真相,我都讲给他们听,他们明白真相后大都同情大法弟子。后来我还是报了地址和姓名,不久被带回原籍。

狱中正行

回来后工作没了,我开始到别人开的培训班代课。师尊要求真修弟子“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我就从同修那拿真相资料去发,也面对面讲。这期间我有颗不好的心出来了,觉得用嘴讲较安全,旧势力看到我这颗心就要钻空子。结果在某大学讲真相时,被小贩用手机短信告发了,当时来了七、八个校警把我带到保卫处,紧接着国安610又把我关進拘留所。隔天提审,要我写保证,我不写,问我还在外边讲不讲,我说有机会还要讲。他们拿来诋毁大法的录像放给我看,我不为所动。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我这是有漏所致,那时不知道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劳教所除了逼我们干活外,平时很多时候强行要我们看邪恶的诽谤录像片并让写感想,我们就写大法真相,他们无计可施,就用包夹的方式不让大法弟子互相接触,但我们总有办法用不同的方式接触、交流。在劳教所里面最大的干扰是不能学法。好在同修会背很多师父的经文,我们就传抄。还有探视的家人同修,智慧的传進来师父的经文。邪恶隔三差五就要搜经文。这期间有明白真相的普教人员暗中帮助提醒和掩护大法弟子,使我们有惊无险,很少有被搜查出来的。最后我们就尽量的背诵经文,不给邪恶可乘之机。

我们有机会就给狱警和普教人员讲真相。有的恶警根本不听,并且还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但绝大多数同修在师父大法指导下,在师父的看护下坚定的走过来。有的同修在非法劳教到期后被当地的610带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我的非法劳教期快到了,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六一零、居委会、国安一帮人来劳教所调查我是否“转化”,一听说我没有“转化”,就恼羞成怒气狠狠的叫嚣:“不转化继续劳教。”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有师父,师父说了算。出劳教所的时间临近了,我天天在内心跟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要给它们带到洗脑班,我要出去救人!”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重新投入到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之中。

过关

我于二零零二年出劳教所以后,三件事也在做,一直平安无事。但身在红尘,难免有些常人心暴露出来。某年,按常人的说法是我的本命年,其实修炼人的命运是被师尊改变了的,可我竟然不悟,买了常人本命年用的东西。我还好看常人的影视作品,而且是不加选择的看,放松了要求,家里也出现了矛盾纠纷,没有向内找。接着出现了胃部疼痛、不想吃饭的现象,到后来愈演愈烈,以至吃什么吐什么,吐完了饿,饿了再吃,吃的哪怕是流食,也只有吐出来才舒服,而且每次要吐到空无一物、见到血块才会好受一些。每天处于昏昏欲睡,疼痛难忍的状态。我也发正念清除,做三件事,但无济于事。人瘦得变了形。吃啥吐啥,不吃又饿,吃完又痛,最后用手去抠着呕吐到见血,一直持续近三个月。最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五月底的一天晚上十二点,全球共同发完正念后,我跪在床上恳求师父帮我。一会儿我天目看见师父法身来了,在另外空间把我平放一张床上,从我嘴里掏出一米左右长的黑乎乎的东西,一秒钟不到,我立马不痛了!我不禁热泪盈眶,心里呼喊:“师父!师父!”用尽人类的语言难以表达我内心的感恩之情。师父又一次给了我生命!从此我的胃变得非常好。通过这次教训向内找,我发现虽然修了这么多年,但很多执着心没有去彻底。如:对情和欲的看重(期间师父多次点化,我不是很在意,愧对师尊),还有较强的争斗心,名利心,怕心等等,好多心去得不彻底,离师父要求的修炼人要“修得执著无一漏”[2]还有相当的距离。比如怕心,我有很多年都不上明慧网,怕跟踪,做资料是从其他同修那拿,不是很及时的更换新消息。我现在认识到是极端自私的表现,如果要说安全那别的同修为啥正念正行多少年都相安无事呢?只能说我法学的不好,正念不足。是怕心与自私心作祟。

通过反复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找出自己的执着,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要上明慧网和其他大法弟子办的网站。继续做好三件事。以后再出现病业状态时马上发正念清除,立刻见效。

救人

二零零三年,我决定按照师父要求的不等不靠,建立家庭资料点。我和家人同修一起去电脑城买回台式机和复印机,我的电脑知识很一般,就摸索着安装,但由于有怕心,没有上明慧网,都是同修拿来下好的U盘给我,现在想想真惭愧,真是自私到家了。当我自己制成第一份真相资料出来时,那种高兴的心情难以言状。可当天晚上我住的地方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将树枝刮断了许多,而我聚精会神的做真相资料,外边发生什么浑然不知。第二天大早听人说我才注意到。我想也许是邪恶看到我建立家庭资料点来干扰和恐吓,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一定很激烈。以后小区里时常停着带有监视器的警车,但我每天照样讲進進出出上下班,当天做好的资料当天发出去,一直做到现在,开始的单页资料到后来的小册子,刻录光盘。神韵晚会光盘出来后,我大量的复制,同时还制作带有《九评》的数码DVD,后来我发现每逢周末我们这里的公园游乐场很多外地人开车来游玩,我就把真相资料智慧的放到他们的车上。这样也算是给外地送去了救人的福音了吧。

一次我往一辆车里放资料,刚放完去骑车时回头一看,一便衣已把光盘拿在手中看,同时也一直瞅我。我当时有点慌,心中叫师父,赶紧骑车到马路对面,我看他还在把封面上的字反复看。我想可能是师父把他定住了。等到他几乎快看不到我时,才如梦方醒飞快的朝我追来。我赶紧一蹲把外衣脱掉,骑车朝反方向疾驶,就这样在师尊的保护下安全脱险。象这样的经历有好几次都在师尊的保护下化险为为夷。最近有天晚上,我发了几份真相资料后進入一家商店,紧接着后面跟進俩男一女,穿着便衣,一進屋就盯着我上下打量,即使和服务员说话也一直用余光瞟我,而且什么东西也不买,和服务员说话也很大的口气,似乎没有什么他们摆不平的样子,有个服务员从门外進来说他们三人是驾驶无牌照的车子,我一听心想今天又遇上便衣了,可能是我刚才放资料到车篓里被他们发现跟踪了。我继续选商品,心里想着如何摆脱他们,最后他们看我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样子就悻悻走出去,走到门口还深深的看我一眼。着实让我紧张一会。可能是我学法不透,运用功能不熟练,还有很多漏吧,但我肯定是师父保护了弟子。

我除了用真相资料去救度众生外,还面对面跟人讲真相,从古代预言到今天的天灾人祸。到《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以及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神韵艺术团成为全球第一秀等等。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切入点,大部份都能接受和理解并同意三退。

还有王、薄事件引发的中共政治海啸以及薄谷开来一伙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并贩卖尸体给哈根斯尸体工厂牟取暴利的惊天罪恶。听者大都由震惊,愤慨到同情大法弟子并三退。我很多时候在人多的地方有意拿出预言书来看,人们都好奇的问,我就借题讲真相,效果很好。

我执教的学生当中,大多了解真相和并做了三退。我跟学生讲真相多是触类旁通或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讲,大学生崇尚科学,我就举爱因斯坦、牛顿等科学家信神的例子,有些根基不错、愿意私下询问的学生,讲真相促三退就很容易。

我体会到,要讲好真相、多救人,就要多学法,多发正念,还要多阅读明慧网、大纪元、正见网等大法弟子的网站,获取更多讲真相的信息。

走在人群中,我就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干扰他们了解真相和被救度的一切邪恶因素。看到大街上忙忙碌碌的众生,我经常不由自主的噙满眼泪,生逢大法救度之时,而芸芸众生还浑然不知!

要说的话很多,感谢恩师的话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弟子惟有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内找,正念正行,才能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

以上是个人观点和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