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网络黑幕掩盖的真相

从一个瑞典小镇的名字在网络被多次封锁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华尔街日报》报导,商人伯格曼(Fredrik Bergman)在中国碰到一个问题,每次接受瑞典某客户的文件时,网络连接总会中断1小时左右。连续几个星期的挫折后,伯格曼终于发现,这个瑞典客户的文件中,包含着瑞典小镇“FALUN”的名字,而中共网络长城封杀的首要目标“法轮功”(FALUN GONG)的拼写中包含这个小镇的名字,因此遭到牵连,被中国网络审查过滤器所阻拦。

伯格曼的公司(Diakrit)为房屋开发商制造模拟参观和3D模型,每天需要发送上千个房屋设计图纸,“一天断网2、3次,影响很大。”当他们把文件改名字之后,文件传送就很顺利了。

近日,《华盛顿邮报》再次报导指出,位于美国首府华盛顿的大部份机构都已被中共黑客入侵,几乎达到无孔不入的程度,从国会、联邦政府机构、智库、律师所、新闻机构到人权组织、承包商和各国使馆等。让中共网络黑客再度引发媒体关注。

从国内的封锁,到对西方国家的网络攻击,中共利用网络恐怖主义手段针对国内外民众不仅仅体现在手段上的恐怖主义,还表现在其真实的意图并不仅仅是商业和经济目的,其实中共在海内外控制舆论、攻击真相网站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掩盖其反人类的犯罪。中共在西方进行大面积的网络控制,进行意识形态领域的攻占和控制,例如,通过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国会或政府部门的网络控制,掌握权威人士的信息,与他们建立人脉关系网,并为其所用。对中共践踏人权、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不闻不问。

中共封锁、攻击网络 掩盖反人类犯罪

从肆意绑架拘禁、百余种酷刑、洗脑、滥用摧毁精神的药物到活体摘取器官,江泽民发动的针对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的、系统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长达十三年之久的反人类罪行,一直被中共掩盖着。因为施暴者非常清楚,一旦罪行大面积曝光,他们的末日就将来临。所以一方面利用其控制的网络媒体散布仇恨宣传,另一方面,极力封锁海内外的法轮功真相。

早在2000年,明慧网就发表一篇名为《‘江氏病毒’正在破坏国际网络通讯》的文章称,盛传江泽民手下安全部正在网罗电脑人才,诱以高薪。如今图穷匕首见,它的第一个怪胎竟是特务手段、流氓行径、昧心黑客与最新科技的结合,向一切与大陆保持联络的英特网站投掷炸弹。

谷歌自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就在中共胁迫下签下了书面协议,开始了对法轮功真相的封锁。在中共所有的网络审查中,对“法轮功”三个字的封锁最为严厉。在谷歌2010年退出中国前曾经一度解除了某些敏感词汇,比如,六四、民运、达赖喇嘛等,但“法轮功”三字的过滤从未解除过。同年一月十二日Google(谷歌)宣布无法再忍受中共强迫其过滤搜索讯息,撤出中国。国际社会调查,中共强迫谷歌屏蔽的法轮功信息约为97%。

自1999年迫害开始以来,“法轮功”三个字就成了令江泽民集团最害怕的敏感字。除了抹黑和妖魔化的宣传之外,人们无法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找关于法轮功的真实信息。海外的法轮功网站被封锁。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在节目中自曝,中共军校研发网络攻击系统,有针对性的攻击海外法轮功网站。央视7台在《军事科技》栏目上月制作的《网络风暴来了》节目中,在央视发布的节目视频截图上,出现中共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研发的网络攻击系统,上面显示的攻击目标是一个法轮功网站列表,包括:法轮大法在北美、阿拉巴马地区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网站、明慧网站、法轮功见证站点(一)等(见图一)。

图一
图一

在另一个画面中,攻击者选择明慧网站作为攻击目标,并在“攻击网站的IP地址”一栏中输入了IP地址138.26.72.17(见图二),这个IP地址曾经被一位美国法轮功学员使用过。

图二
图二

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周立敏女士接受采访时,自从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周女士本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个人电脑经常出现异常现象。她说:“去年胡锦涛访加期间,举行新闻发布会前,几个被邀请的团体代表的个人电脑均遭到攻击,有的电脑染病毒、有的系统崩溃……”

周立敏补充说:“自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以来,法轮大法在海外的网站经常遭到来自中共的攻击。中共利用国家资源,甚至军队的力量攻击海外的法轮大法网站,一方面,暴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真相的极端恐惧;另一方面,也把中共的邪恶本质曝光于世。”

用国家机器推广网络恐怖 绑架全球 网络攻击指数增长

中国军队的网络攻击行为不仅仅针对法轮功真相网站,据2月21日《华盛顿邮报》报导,美国一家网络安全公司麦迪安(Mandiant)公布的报告细致地列明过去数年中,中共军方参与了141 起涉及美国和世界范围内20 个领域的网络袭击。报告还说,他们获得超过3,000 份极可能是中共军方秘密机构——61398 部队的黑客行为的证据。自2006年以来,61398 部队极可能盗取了美国150 家公司和机构的大量信息。外部专家估计,美国经济因遭受中国黑客攻击已导致损失高达几百亿美元。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Mike Rogers)说:“中共政府直接参与网络间谍的行为日益猖獗,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已成指数地增加。”报导指,位于美国首府华盛顿的大部份机构都已被中共骇客入侵,几乎达到无孔不入的程度,从国会、联邦政府机构、智库、律师所、新闻机构到人权组织、承包商和各国使馆等“几乎全部被侵袭”。

专家说,盗得如此海量的信息足以让对方揣明华盛顿的运作是如何进行的。已被中共骇客入侵的美国企业协会亚洲研究主任Dan Blumenthal说:“中共希望通过了解在美国智库工作的重要人物的信息、政治捐款人的信息,以及他们彼此的联系,来推测美国政府的决策过程。”Blumenthal说:“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报收集工作。中共这么做的目的是企图掌握这些在国会或政府部门工作的权威人士的信息,与他们建立人脉关系网,为其所用。”

在过去几年中,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发现一个现象,一些公开支持法轮功和中国人权的西方国家政要,被邀请去中国旅行,等他们回国后,对法轮功的态度完全改变。2010年,加拿大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法登公开证实,加拿大政客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政府的拉拢和影响,加拿大社区受到这些国家的言论渗透。不仅在北美,网络攻击和渗透的现象还发生在欧洲、澳洲、亚洲等其他民主国家。

中共网络攻击向文明世界宣战 正义力量会反击

就像中共政法系统将迫害法轮功的手段推广到普通中国民众一样,为了维持迫害、掩盖真相,中共也在通过网络恐怖主义、媒体、文化渗透、亲共海外团体等方式将迫害推向全球,尤其是西方民主国家,为的是绑架那里的民众,让西方国家放弃基本价值和对民主、自由、人权的保障和尊重,而对中共践踏人权的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针对Mandiant报告作出的最具有爆炸性的结论——编号为61398的中共军方总参3局2部是中共直接领导的网络黑客,美国华盛顿DC著名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陈剑(Dean Cheng)发表专题文章称,该份报告证据充分,美国应该对中共的网络攻击行为进行强有力的反应。

文章说,这份报告证实世界范围内长期以来的推测:很多黑客入侵是在中共的直接指示或者批准下进行的。文章建议针对中共军方网络攻击,美国的回应方式包括:在主要的经济合作组织OECD国家中进行整合。这些国家也曾被中共黑客袭击过。美国应该起主导推动作用,对中共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

二零一一年四月,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TV的报导中称,中国(中共)骇客不只攻击加拿大关键的联邦部门,他们还攻入了议会的计算机系统,针对拥有大量华裔选民选区的国会议员。消息人士说,加拿大的秘密通信安全机构追踪到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的骇客操作,还追踪到在北京的电脑服务器。该报导称,国会议员德里克•李说,加拿大需要表明自己有能力回击。他说:“网络攻击是不能接受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回敬一些威胁——反击性的威胁。”

物极必反,中共耗空国库利用国家机器在全球行恶的结果必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受到伤害的国家、组织和个人会越来越看清中共的本质,从而自然的结成联盟起来反对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