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刘子臣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准特花村今年四十九岁的刘子臣先生,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子臣四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近六年;被非法拘留四次,共计九十七天;被恶警数次施以酷刑,强迫在看守所、劳教所做奴工,被邪党强制洗脑,精神摧残。

刘子臣遭到来自中共霍林郭勒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国保大队(政保科)、沙尔呼热镇政府、准特花村委会、沙尔呼热镇派出所、霍林郭勒市看守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吉林长春火车站站前派出所、长春铁路看守所、通辽铁路看守所等联手迫害。

一、九九年二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勒索、胁迫房屋作抵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恶警乌力吉、王立国,在准特花村部里,当着刘子臣的面诬蔑、诽谤法轮功,随后两恶警就抄了刘子臣的家,抢走大法书籍、大连讲法录音带等。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晚,准特花村村长薛文权指使打更人王凤青,将村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叫到村部,逼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对刘子臣说:“你还炼不炼?”并撒谎说:“别人都写了,你是什么态度,想炼你表个态,不想炼你也表个态。”把笔与纸递给了刘子臣,当刘子臣写下:“坚修大法到底,永远跟着师父走”的时候,薛文权就给镇政府打电话,要求立即抓走刘子臣,镇政府认为不到时候,暂不抓。

第二天上午,镇中共政府书记杨海涛一伙人,来到刘子臣家里,对刘子臣说:“不能炼功,再炼就要负法律责任了。”话里话外的一个意思,就是再炼就要整你了。到了晚上,打更人王凤清又把刘子臣叫到村部,公安局政保科郑明道把手铐拿出来,对刘子臣说:“你被捕了。”既没出示证件,也没有什么手续,就把刘子臣戴上了手铐,推进车里。拉到派出所,一个叫赵凤云的女恶警随即上了车,一起把刘子臣绑架到市看守所。

刘子臣刚一进看守所,在管教办公室里,一个可以随便出入的在押犯人白玉瑞,对刘子臣说:“你还炼不炼?”刘子臣说:“炼。”这个犯人就拿出皮鞭子,使劲抽了刘子臣三下。抽完后,管教就把刘子臣推进十号监舍里,号里共有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叫马三死刑犯是本号的牢头,他发话说:“上,给我打!”除了一个叫冯树军的犯人没有动手外,其余几个人全部上来起哄打刘子臣,他们打了好一阵。其实这一切都是管教在背后许可与指使的。当时管教跟牢头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不行打呀。”牢头会意的笑着说:“不打,你放心吧。”这就暗示说:要狠狠的打。管教一转身,犯人就开始动手了。

刘子臣被无辜关了一个月,最后被勒索一千元,还有所谓的伙食费三百元,共计一千三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深夜,刘子臣正在家里睡觉,突然被一阵砸门声惊醒,刘子臣急忙打开门,强烈的车灯光直射进来,原来它们事先把车开到门口,把车灯对准屋门,正好照在刘子臣的脸上。门口站着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叫王立国。刘子臣又一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恶警们把刘子臣拉到西风口村里,那里也劫持了包括杨万海、吴桂荣、徐风英、王成连四个法轮功学员。后来得知,恶警在绑架刘子臣的时候,第一辆小轿车翻到沟里去了。这些法轮功学员先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送到看守所。

为了抵制邪党的迫害,刘子臣开始绝食抗议,要求归还大法书,恢复炼功自由。刘子臣炼功时,一个叫肖殿风的犯人骑在他的脖子上,干扰刘子臣炼功,第二天,牢头马三(死刑犯人)指挥号内包括肖殿风在内的犯人共同毒打刘子臣,逼着他恢复饮食。

一个月后,中共邪党人员们把刘子臣的妹妹、姐姐找来,让她们拿钱赎人,她们说没有钱,邪党公安政委许振喜知道刘子臣家在农村,确实没有钱,就说:“你们没有钱也行,拿房子做抵押。”一个小警察写了一个条子,不知写了什么,说:“你的二间房子已经押上了。”镇长杨宇光等三人,把刘子臣、京桂霞等三人一起拉回家。

二、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八月,中共警察不如狗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的一天,刘子臣正在家里吃饭,镇里来了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二个人,自称是镇里的人,要刘子臣到镇里去一趟。刘子臣被劫持到了镇里,看见六一零头子万国清,正在一个大屋子高声斥骂法轮功学员。随后被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邪党公安以“坚持修炼法轮功,要进京”为由将刘子臣劳教一年,留在看守所,从此被奴役劳动。

在看守所里,刘子臣被迫打扫卫生、搬砖、锄地、挖树坑、种菜、喂猪、喂狗等。这么繁重的劳动,看守所经常不给吃饱饭,每天只给二顿饭,二个小馒头,清水煮菜。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刘子臣正在看经文,被恶警何相林(音)看见,就报告给了所长金文栋,金文栋就拎着皮鞭子指挥屋里所有的犯人约五六个,将刘子臣的衣服全部扒光,按倒在床上,抡起皮鞭子就抽。这个皮鞭子是三角橡皮并绑着铁制的螺丝疙瘩,别说使劲打,稍一用力,身上就会抽起血痕。也记不清打了多少下,只记得金文栋打了他约二十多分钟。致使刘子臣遍体鳞伤。参与的犯人有鲍力,齐老大等人。

第二天,金文栋把刘子臣叫到一个屋子里,又用皮鞭子抽,就在这时,窗外看院子的一只黄毛大狼狗,长得虎头虎脑,突然立起来,威猛的吼叫,用前爪拍击窗玻璃,窗玻璃应声而碎,碎了一地,吓得金文栋立即住了手。从此金文栋再也没有打过他。

同年八月,犯人付京京偷着喝了酒,对刘子臣说:“你还炼不炼?”刘子臣说:“炼!”他就开始对刘子臣拳打脚踢,打得刘子臣面部、右眼打肿。

看守所恶警何相林多次在刘子臣炼功时大声喊叫、恐吓,干扰他炼功,以为邪党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非但没有好处,反而被邪党公安局内部评为“最坏的警察之一”。

为了抵制邪党看守所不间断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刘子臣利用喂猪的机会,从看守所脱身,沿着公路,穿着单薄的衣服步行走了十八天到了长春。一路上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此时他在看守所已经被关了八个月。

三、第四次陷入牢笼,被非法劳教

在长春,刘子臣为挣点最基本的生活费,就在火车站给过往旅客扛行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他照常扛行李,被站前警察抓住,站前派出所有个规定,不准任何人从事这样的工作,抓住就拘留七天。刘子臣被抓到铁路看守所,在第六天时,刘子臣在号里炼功、讲大法的真相,被犯人构陷,当天就被看守所调离到另一个监舍。第二天,本该到期回家了,看守所又押了一天。到了第三天,霍林河市看守所指导员崔巴拉与一个保安,用手铐把刘子臣带回来,当天晚上把刘子臣投进了通辽铁路看守所里。第二天又继续坐火车,把他劫持回了霍林河看守所。

由于上一次从看守所脱身的原因,副所长刘春华,何向林,对刘子臣怀恨在心,二个恶警为泄私愤,用皮鞭子毒打刘子臣,当时许多法轮功学员高喊:“不许打人!”两个人才住了手。

一个月以后,也就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刘子臣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当天被劫持劳教的还有孟呼伦,贾海英、贾海英的母亲王彦、张建龙、符桂英、贾东伟、刘天成、毕永霞等法轮功学员。

四、在图牧吉劳教所里遭受的摧残

(1)关黑屋子,上死人床,野蛮灌食

刚进图牧吉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们就被带进一个办公室里,里面有五六个管教,拿出一张入所保证书,让第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刘子臣拒绝签字,他们就把刘子臣直接关进小号里。小号是在楼梯下搭建的,小屋子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屋里除了有一张破床外,其它什么都没有。那张破床只有几块木板,没法睡觉,当然它也不是为了让你睡觉的。犯人都管它叫死人床。

刘子臣被人按趴在床上,双手、双脚呈大字形铐在床两边。刘子臣绝食抵制对自己的迫害。过了一个星期,犯人称呼为“王兽医”的狱医,开始给刘子臣野蛮灌食。灌食是把一个黄色胶皮软管,从鼻孔插入,经过食管时,插入胃里时非常难受、干呕欲吐,胃好象抽搐一样,往上返。以后每三天灌一次,当绝食到半个月后,他们就把刘子臣架回到五班,并派一个犯人包保和日夜监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刘子臣为了抵制劳教所对他的人身迫害,开始了第二次绝食。开始人称“王兽医”的狱医由三天灌食一次,最后二天灌一次、一天灌一次,一直到一天灌两次。刘子臣绝食抗议达五十六天。

(2)酷刑:上绳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法轮功学员集体提出:我们不是罪犯,不参加劳教所的任何活动,恢复学法炼功的自由,遭到了劳教所的全面的迫害。具体手段是:强迫面向阳光,罚站。时任大队长的恶警张亚光恬不知耻地说:“我是流氓头子,我怕啥!”罚站大约有十多天。

迫害逐渐升级,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日前后,恶警开始给每个法轮功学员上绳,连写过保证书的人也没有放过。所谓上绳就是先双手背过去,用绳子双手交叠捆住,然后由二个人把胳膊往上抬,一直抬到头顶为止。由恶警张亚光看着表,指使陈强,孟庆财,王立伟,王怡平,苏宏等。挺到身体的极限。惨叫声撕心裂肺。每上一次为一绳,上二次为二绳,刘子臣一天最多被上了五绳,是上绳最多的一个人。

这种酷刑曾被列为明清十大酷刑之一,被中共恶党继承下来,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实这一切都是上边允许的,在没给法轮功学员上绳前,劳教所专门去过北京,学习过邪恶的经验,大队长张亚光只不过是中共邪党最下面的一个打手而已。

这种酷刑持续了十多天,刘子臣累计被上绳折磨达十多次。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释放后回家,回到家里,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村委会书记共到家骚扰达四次。二零零二年中共邪党十六大头一天,下午四点,恶警秦宝库等人,开车把刘子臣骗到派出所,市公安局警察赵凤云,还有街道办包括苏秀英在内的三个人他们加起来共四个人,一起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电力宾馆。邪党在宾馆设立一个洗脑班,门口由警察把守,窗户封死。这次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华泽玲,王凤兰、刘凤琴、谭丽云、冀俊英、王秀霞、王桂霞等六七个法轮功学员。刘子臣被非法关了七天后才放回家。

五、在五原劳教所遭二年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中共村邪党书记薛文权在刘子臣家无人的情况下,撬开其家的门锁非法抄家。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刘子臣在沙尔呼热镇派出所车库的墙壁上涂抹诬蔑法轮大法的标语,被派出所司机董明看到,他抓住刘子臣的胳膊,把其拖到派出所。市公安局政委许振喜,用电话指挥恶警抄家,抢走了许多大法资料与传单,家里的大米和白面也随之丢失。

关进看守所后,刘子臣绝食抵制,狱医李爱学,给他插胃管灌食,刘子臣反迫害,遭到狱医李爱学的皮鞭抽打。绝食一个月后,人已经奄奄一息,最后在家里人强烈要求下,才不得不放人。

第二年的正月十六,刘子臣在家休养。法制办满都拉伙同国保恶警秦宝库,将刘子臣再次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一大早,满都拉、秦宝库就迫不及待地将刘子臣送到内蒙古五原劳教所。

(1)为了达到劳教的目的,强行灌食

当时五原劳教所不愿收,认为刘子臣身体太虚,而满都拉一伙恶警,为了实现迫害刘子臣的目的,把他拉到县城医院去体检,结果还是不合格。回来后,把刘子臣又拉到五原劳教所的医院,一个年龄很大的院长亲自动手给刘子臣插胃管灌食,目的是能通过检查,符合劳教的体检标准。一帮警察都在旁边看着,之后就把他送回到劳教所的监舍里。

回到监舍里,刘子臣继续绝食抗议,一个吴姓的院长,说话山西口音,指挥警察与犯人灌食迫害,这次灌食与以往不同。他先是把刘子臣按坐在铁椅子上,不让动弹。拿出一个铁制的钳子撬开牙齿,撑着嘴巴,往里灌食,这种灌食大约灌了六次。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半个月后刘子臣停止绝食,恶警安排二个犯人,一个是田某,一个是赵某某,长期监控他。管教把这样的犯人称呼为“监控”,在图牧吉劳教所叫“包夹”。

(2)电棍电击三次

在刘子臣绝食期间,刘子臣曾被绑在铁椅子上,有一个二十多岁名叫杨肖的恶警,用一根高压电棍电击刘子臣的胸部、嘴巴等敏感部位。时间长达十多分钟,由于刘子臣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没有继续电击。


酷刑演示:绑成“大”字型电击

在刘子臣绝食后十多天,他给通辽法轮功学员田福金写了一封介绍大法洪传形势的信,被一个犯人李某发现,抢走信后交给恶警。第二天,由所谓的“监控”犯人赵某某,把刘子臣推到办公室,并 “大”字型绑到暖气管子上,一切准备就绪后,恶警刘明,杜向光(一个跛子)两个人,用一根电棍轮班电击刘子臣身体的各个部位。恶警刘明一边电,一边喊叫,声嘶力竭的样子,十分仇恨。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

二零零五年九月末的一天早上,开完早饭,刘子臣公开撕碎了劳教所走廊墙壁上长期挂着的诽谤法轮大法的图案。撕碎后约二十多分钟,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刘宝华,时任劳教所的大队指导员,让两个犯人把刘子臣拖出来,关进小号里,把其双手背过去,用铐子铐住,脚上戴着镣子,头上戴着摩托车头盔,再把他整个人塞进铁笼子里,旁边有一个犯人看着。到了中午,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赵乃东,和恶警刘宝华一起电击刘子臣,约一个小时。赵乃东跟刘子臣叫嚣说:“我要是国家主席,把你们全枪毙了,我们把几根电棍都充足了电,过两天非电的你们叫爹叫娘,好好收拾你们。”电完后,刘子臣又继续在小号关了二十五天,才放回监舍去。

(3)恶警刘军遭恶报

一次,刘子臣正在监舍里看经文,恶警刘军突然出现,他抢经文,没抢过来,又叫来一个犯人,两个人把他按倒于地,把经文抢走,经文是用白布写的。又有一次,劳教所修暖气,恶警刘军让刘子臣端水,遭到拒绝,恶警刘军恼羞成怒,跑到宝石加工车间办公室,把大法书的师父法照片扯下来,扔到地上当着刘子臣的面,用脚踩。踩完第三天,恶警刘军站在板凳上往车间的墙壁上砸钉子,结果从板凳上一头栽下来,摔断了胳膊,十多天都上不了班。

非法劳教期满释放那天,霍林河市沙尔呼热镇镇长杨宇光,沙尔呼热镇政府邪党的司法助理张金龙,硬是把刘子臣拽到车上,刘子臣要自己回家,受到杨宇光的限制,到包头要给他戴铐子。列车经过北京时,刘子臣要去厕所,杨宇光拽住不放。

六、再次深陷图牧吉黑窝,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刘子臣在金源里打工,正在大门两旁的道路挖管道沟,突然开进一辆警车,直接在他面前停下,下来两个警察就把刘子臣抓了起来,戴上手铐,塞进警车里。直奔刘子臣居住的村子,找到他的家后,开始抄家。非法抄完家后,又把他拉到市宝吉呼尔派出所,抽下他的裤带,戴上手铐,关进了铁笼子里。

到了下午,又把他绑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布和及其他恶警,检查抢来的大法书,还有一个香炉,恶警们极力诽谤大法,公安局副局长王宏(音)用条帚杆打刘子臣的头部。折腾了一会,傍晚又把刘子臣关进霍林河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刘子臣再次被绑架到图牧吉劳教所。

(1)恶警黄志刚对刘子臣的迫害

在图牧吉劳教所,恶警黄志刚对刘子臣多次谩骂殴打,还用电棍电击他十多次。有一次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把刘子臣推到墙壁上用拳头打击脸部,致使其牙龈出血,下颌骨牙齿松动。有三次,在排队时,黄志刚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打刘子臣的脸。最后一次打得特别严重,从牙齿中流出了很多血,时间不长,在吃饭时就掉下了两颗牙。

(2)遭到外号叫“王兽医”的恶警野蛮灌食 为抵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宋志宇的“转化”迫害,刘子臣毅然绝食,跟所长要求劳教所立即停止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条件的释放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到第三天,遭到了外号“王兽医”的恶警的野蛮灌食,他让人把刘子臣背到二楼医务室里,三个人把他按倒在地,恶警郑朋程用电棍电击刘子臣的胸部, “王兽医”给刘子臣插上胃管,刘子臣不配合,胃管插不进去,“王兽医”就拿一个白色的鞋刷子,撬开刘子臣的嘴巴,把鞋刷子当成杠杆别住牙齿,然后用漏斗往食管里灌玉米糊糊。那种痛苦,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第二次,为抵制恶警仲崇军无理殴打,刘子臣绝食反迫害,王兽医以同样的方法对刘子臣进行野蛮灌食。

(3)恶警仲崇军对刘子臣的迫害

恶警仲崇军被犯人称之为图牧吉劳教所四大杀手,出手狠毒,曾把一个犯人打的面目皆非,身体变形,这个人是抬着回来的,大家都不认识了。还有一次暴打霍林河法轮功学员王建忠,喷出的血溅得满墙都是,眼睛打出了血,视物不清。乌兰浩特一个黑社会成员(劳教人员),给王建忠跪下说:“你太有刚了,我太佩服你了!”以下是恶警仲崇军对法轮功学员刘子臣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全体犯人大搜身,刘子臣已被搜身完毕,正要回监舍,被恶警仲崇军看见,对刘子臣说:“进屋,搜搜你的柜。”进屋就开始翻,什么也没有翻着,就开始重新搜身,搜的非常仔细,上衣下衣兜子都翻了,全身都搜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最后命令刘子臣:“把手伸开,让我看看。”遭到刘子臣的拒绝。然后他就开始打,打倒刘子臣后,用脚踩着身子,把胳膊背过去,把手掰开就抢走了手中的经文,恶警仲崇军穿着军勾鞋踢、踹,最后扬长而去。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恶警仲崇军看到刘子臣早起坐在床上,上前抓住刘子臣的脖领子,连 拉带拖到大厅里,使劲顶到墙壁上,用双手掐住刘子臣的脖子,就要窒息了才松开手。

三月四日,又到了恶警仲崇军值班,刘子臣正在床上盖着被子熟睡,他把刘子臣用手打醒说:“你到大厅站着去!”刘子臣说:“我凭什么站着去?”恶警仲崇军不再言语,开始动手殴打刘子臣,刘子臣问:“你打人犯法。”恶警仲崇军回答说:“我就犯法了,你能怎么地?”说完打的更猛烈了,拳头与脚都用上了,一直把刘子臣打倒在地,当时鼻子和嘴都出血了,血流一地,这才住手。一屋人全部惊醒。 刘子臣后来以此事向保安沼地区检察院起诉,检察院来了二个人,找了刘子臣二次,最后没有结果,不了了之。 (4)关小号 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恶警毕国庆,郑伟东,殴打法轮功学员郑军,当天晚上睡觉前,法轮功学员集体坐在大厅里反迫害。大队长付爱利(音)来了说:“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你们是劳教人员,要遵规守纪。”然后刘子臣站了起来说:“我不是劳教人员。”付爱利(音)就说:“不是就关起来。”又问还有谁不是?有一位福建的法轮功弟子。几个恶警当即就把刘子臣送进了小号,刘子臣再次绝食抗议,三天后放回。

刘子臣遭非法劳教期满释放那天,霍林河六一零办公室主人包双喜和二个便衣,把刘子臣拖进车里,刘子臣质问他们说:“我是合法公民,你们凭什么劫持我?”他们自觉理亏,说:“你是占理,我们这也是受人指派,没办法。

七、回家后再遭骚扰、经济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刘子臣从图牧吉回到家里,中共邪党人员仍然不放过他,继续对他进行骚扰,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早上七点,查嘎达村村委会委员白金钟、镇副主任王民,沙尔乎派出所警察刘志刚等约六个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和一辆警车,直接闯进屋里,又到刘子臣住的屋子里,转了一圈,回头问刘子臣的弟弟:“他干什么去了?”他弟弟说:“到市里去了。”又问你们找他干啥?他们回答说办洗脑班学习。

他们没有找到刘子臣,就把本村的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陶树香绑架到通辽洗脑班去了。

刘子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善良忠厚,老实巴交,他家有五十多亩地,兢兢业业务农。在没有迫害的时候,每年都打不少粮食,蔬菜,农闲时还去打工,家里的生活过得也很宽裕。自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刘子臣的生活一直处在动荡不安的状态下,迫害严重的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致使他的经济状况非常窘迫。而且因为户口问题,国安大队的恶警以刘子臣炼法轮功为名,拒不签字,得不到正常的土地补偿,使他的生活雪上加霜。以刘子臣每年最少三万元计算,这些年邪党的迫害使他的直接损失高达十八万元。


迫害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
准特花村:薛文权、白金钟、王民、王凤青
沙尔呼热镇政府:杨海涛、杨宇光、张金龙、
沙尔呼热镇派出所:乌力吉、王立国、刘志刚、董明
沙尔呼热镇街道:苏秀英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陈宝文、王宏、李树成、张志江、张玉才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政委:徐振喜、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警察:包杜冷、瞿拓、赵凤云(女)、郑明道、赵秀发、满杜拉、秦宝库 、李布和、官兵、张德立、孔凡林、
霍林郭勒市政法委:万国清、
霍林郭勒市610:包双喜、
霍林郭勒市看守所恶警:金文栋、刘春华、李爱学、何向林
霍林郭勒市看守所犯人:白玉瑞、肖殿峰、付京京、马三、鲍力、齐老大
图牧吉劳教所:朱吉君、宋靖、邱祥林、焦富有、
图牧吉劳教所男子劳教队:张亚光、黄志刚、仲崇军、毕国庆、郑伟东、付爱利、郑朋程、
图牧吉劳教所男子劳教队犯人:包保和、陈强,孟庆财,王立伟,王怡平,苏宏、
五原劳教所恶警:杨肖、刘明、杜向光、刘宝华、赵乃东、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