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帮我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有几个同修在我家集体学法,当天天气很热,我破例地打开客厅的大空调(一般我一人在家是不开的)一会儿我觉得身上发冷,就找了件衣服加上了,学完法后,同修都走了。

我就感到有些吃寒怕冷的,后来整个晚上发烧、咳嗽、头痛、腰痛、腿脚痛。同时伴有恶心呕吐,继而发展到血压冲头、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不排尿,尿却从周身的汗毛孔和嘴里出来,全身衣服都湿透了,有一种刺激难闻的尿臊味。就象一种肾衰、尿中毒、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的综合症状。当时我非常难受的挣扎着。

第二天早上我就昏迷过去,几个小时后才醒过来,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因我的家人都在外地,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是否打个电话叫同修送我去医院呢?不然死在家里还无人知道呢?但是马上想到我是个修炼人,我家里有师父呢?我原来就是有严重的疾病,在家等死的人,要不是得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早就死去十几年了。修炼后这十几年无病一身轻。这次病业来得这么快,这么严重一定不是病,可能是消业,也可能是邪恶的干扰,医院怎么能医治得了呢?只有将自己交给师父,听师父的安排。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一定能闯过这个生死关的。

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是我的业,我就承受偿还,是邪恶的干扰,我就铲除它,请师父加持我。我走师父安排的路,生死去留都听师父的,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师父不会安排我早走的,我不能给大法抹黑。

我挣扎着给住在附近的一个同修打了个电话,只简单的说了声我被干扰了,很难受,叫她帮我发正念,然后就不停的喊师父,求师父救我,并在心里不停的念正法口诀,铲除参与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同时与向我要债的生命進行善解,后来又昏过去了几次,只要清醒过来我就这样念、这样想。这样未吃、未喝、未拉,躺在床上艰难地度过了两天三夜,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我迷迷糊糊中看到师父就站在我床边,用他的大手从头到脚一遍一遍的往下赶,慢慢的我清醒过来时,睁眼一看师父又不见了,我当时后悔自己不该睁眼看。这时自己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再也不那么难受了,但还是有气无力的,头重脚轻的,我继续躺着,一会儿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我觉得应该坐起来发正念。我靠在床上先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接着发了十五分钟的正念后,我下床换了衣服,梳洗了一下,弄点儿吃的。这时我觉得我基本上已好了。可是当同修来我家看到我时非常吃惊,说我整个人全变成黑的了(我本来是很白的)。我笑着说,要不是师父救我,你们可能还看不到我了呢?同修说:没有想到你被干扰得那么严重,好险啊,现在好了就好!

可是在六月底的一天中午。我从外面回家進电梯后,顺手按了我家楼层的控制键,电梯只恍了一下就一片漆黑,我一下懵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很快意识到是停电了。我被困在电梯里了,当时我没有带手机,我用力拍打着电梯门喊人报警。可是无人回应,当天气温高,天气闷热,在只有一个多平方米的电梯间里,伸手不见五指,不通风,又黑又闷。一会儿我就胸口堵塞,呼吸困难,闷得喘不过气来。心想一般小区停电都是几个小时,怎么办呢?有些害怕。

但很快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一定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迫害,我不承认它,我就坐下来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默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念了三句后,我感到心发慌,头发胀。我赶忙双手合十求师父,并用力大喊三声: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救我。觉得吃力时就小声的喊着师父、师父、师父。就在这时突然头顶一亮,我睁眼一看,电来了,电梯在动了。还把我送到了自家的九楼。我还呆在电梯里,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慢慢的爬出电梯后,在自家门口坐了好半天,才起来打开门進屋。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就去给师父上香,磕了几个头,谢谢师父救我。

第二天集体学法时,我跟同修讲昨天被困在电梯里,又黑又闷又封闭,几分钟就受不了了。连喊几句师父救我后电就来了。大约六、七分钟我就出来了。不然的话,今天我还不知是死是活呢?同修说:昨天上午我们这一片都停电了,是半个多小时呢?这时同修都说是半个多小时,可我当时确实6、7分钟左右就出来了。要是半个小时就可能真要窒息死了。因我身体胖,平时就很怕闷人、怕热的。同修说:可能师父让你走了另外空间。我说:那肯定是的。晚上回家后我再次向师父磕头谢恩。并马上发短信把这个情况告诉我先生分享,他回信说:那真是太神奇了。

从这两次师父帮我度过生死关的神奇经历中,我真正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弟子,感到自己有一个慈悲、伟大的师父真幸福,心里充满了感恩之情。师父说:“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但是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一个月之内两次被邪恶干扰、迫害得这么严重,这绝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有什么隐藏的执着和大漏。师父说:“向内找因是修炼”[2]。我要向内找修去它,我不能老不争气,总要师父保护和操心了。

通过学法及与同修交流,我找出我还存在着许多执着心长期不去。现就这两次干扰的事谈两点。一、总认为自己有病的根本执着不去,老想着自己业力大,身体弱,抵抗力差,平时总是说自己很怕冷又很怕热。强调自己身体情况特殊。所以就出现了身体被严重病业干扰迫害;二、在第一次被病业干扰后,我又产生了一个不好的思想念头,认为我一个人在家里,要出什么事,有什么危险,或死在家中还没有人知道呢?所以就出现了被困电梯的突发事件。

找出这些执着后,我自己很震惊,觉得自己愧对师父。修炼人没有病,可我总是抱着自己还有病的观念不放。作为修炼人,师父在保护我,我却求得常人的照顾,没有把自己真正当作一个炼功人,这是严重的不信师信法的表现。嘴里说要信师信法。可在心里总打折扣,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啊,所以这些魔难都是自己求来的,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在此请师父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

最后,我想提醒自己和跟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共勉:

第一、一定要百分之百地信师信法,一思一念要在法上。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走正大法修炼路;
第二、在正法接近尾声时,旧势力在虎视眈眈,各种执着心一定要去,只有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随师还;
第三、出现魔难时一定要向内找自己,修去自己的执着,从而提高上来。这才是师父最愿意看到的啊!

以上是我修炼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