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对待“不争气子女”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交流、切磋时,经常有同修谈到来自家庭,特别是“不争气子女”给自己修炼造成的干扰和魔难,有的同修甚至长期陷在这种魔难之中不能解脱,消极的承受和被动的“还债”,显得十分无奈,我自己就是其中一个。

我有一个独生子,生于七十年代中期,在读小学期间,由于受社会小流氓的影响,逐渐学坏,染上了许多不良习气,打架骂人,吸烟逃学,经常夜不归宿,不管什么手段弄到钱就花掉,中学没念完就辍学了。没办法,只好花钱学了一点技术,总算勉强就业了。

就业以后,在社会这个大染缸的污染下,却变得越来越坏,整天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伙伴吃喝玩乐,自己的工资挥霍不算,还经常从家里要钱。对父母和亲朋好友的规劝置若罔闻,甚至发展到偷拿别人的贵重物品而被判刑。我和老伴为这孩子真是嘴磨破了,心操碎了,整天提心吊胆看着他,生怕他惹出什么事来。

一直到他结了婚,有了孩子。按说应该成熟懂事了,可是由于他类似协警的工作性质和环境,更滋长了他的坏习惯。他所接触的人都是那些素质很低的,没事就泡在酒店和娱乐场所的混混。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不但工资拿不回家,还到处借债,撒谎骗家人,连公款也敢挪用、乱花,把我和老伴省吃俭用积攒下的十几万元钱被他连哄带骗挥霍一光。最后他把自己搞的一身病,工作也没了,媳妇也不跟他过了。

对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孩子,我真是伤透了心,彻底失望了。无可奈何中就想:可能我前世欠他的太多了,所以这世要账来了,魔我来了,那就心甘情愿的“还债”吧。

去年,在他身上接连发生的几件事,使我不能不思考我对他抱着“彻底失望”被动还债的态度是不是错了?

一次,他为治疗严重皮肤病在卫生间泡药浴时,迷迷糊糊中突然连续看到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和《论语》,他以为是幻觉,睁开眼知道自己是清醒的,可是闭上眼睛还是看得清清楚楚。出浴后,他立即找我要《转法轮》书,他看后说不是(这本书师父法像是穿西服的)。我又给他一本新版《转法轮》,师父法像是披袈裟的,他连翻几页说就是这个。我感到很惊奇,借机启发他应该把这本书认真看一遍,可惜他只看了〈第一讲〉就放下了,依旧在外胡混。

一天晚上我们学法小组正在学法,他回来后忽然问:“你们什么时候从头学?我也跟你们学。”我一听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立即就说:“明天就开始。”第二天学法时他真的在那等着呢。开始学法前递给他一本《转法轮》,他拿过去顺手一翻,突然盯着书惊奇的说:“这句话怎么在这里?”我问他什么话?他用手指着书,我一看是317页上的一句话“你这个大傻子。”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了经过:这几天他和酒友吃喝玩乐累了,睡梦中有一个人往一个门内推他,他看到那个门内象地狱一样是个无底深渊,很恐怖。他说什么也不進那个门。挣扎中听到一个声音说:“你这个大傻子!……”还有一句话他记不清了,好象什么“来不及了……”他惊醒后感到很奇怪,可是迷迷糊糊中又重复了一遍这个梦。

大家听了后帮他解这个梦。都说这是师父在点化你,你可能根基很不错,但是你这样不走正路,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一旦正法结束,淘汰人的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你还不是个大傻子吗?他很受启发,从此每天跟我们一起学法,变化很大。

当第二遍从头学《转法轮》学到〈第二讲〉的时候,我因为传递真相资料被人告密,不得不到外边躲避一下,家里的事情就都靠他了。派出所、社区、街道十几个人闯入我家抓人扑了空,让儿子交代我上哪去了,他不但没被恶人吓住,还跟他们说:“我爸炼法轮功咋啦?你们问问认识这老头的,没有一个人说他不好,你们为什么非和好人过不去?”硬是理直气壮的把这些人轰走了。事后他把情况转告了我,让我在外边好好修炼,还写了一首打油诗鼓励我,可惜我没记住原文。

我在躲避邪恶迫害期间,认真学法,全面反思自己,向内查找心性上存在问题和漏洞时,对怎样对待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问题上,有了一个新的感悟。

师父在讲到用慈悲之心救度世人时,启悟我们说:“我看问题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样。人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简直不可饶恕了,我不这样看问题。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1]师父还说:“不计生命在历史上过往之过。你在历史上犯多大罪,有多大的错,全都不看,就看今天对正法的态度,就看对大法的认识,就这么一条。”[2]

师父这些救人的法理促使我认真理智的回忆起我从九六年得法以来,儿子对待大法的态度和在他身上发生的奇迹。尽管他毛病不少,但从我得法以来他从未反对我学大法,即使在“七.二零”以后也没有反对和干涉过,还经常看一些真相资料,表示认同,特别从我身上看到的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和大法弟子对待别人处处宽容、努力做好人的实际表现,在他思想中深深打下“法轮大法好”的烙印。所以在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年代,他能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处处帮助大法弟子。他曾帮助过老年大法弟子散发真相资料;遇到不明真相的群众为难大法弟子时主动上前帮助解围;在执行转移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任务时,给大法弟子提供方便,还把手机借给大法弟子往家报信等等。

这些善举也使他得到了福报,多次化解危险。一次酒后驾驶摩托车驮着两个酒伴飞奔,在和迎面疾驶而来的汽车会车时不知怎么把俩酒伴甩到马路牙子上起不来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连人带车窜到马路中间的隔离线停住了,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毫发未伤。等他安顿好两个受伤的酒友,再回来骑摩托车却怎么也骑不走,一上去就掉链子,没办法在附近找个熟人把摩托车寄存一下,这个熟人却轻易打火上车骑着走了,他感到挺奇怪。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儿子患有牛皮癣,治疗几年却越治越重,转变成严重的银屑病,折磨得他夜不能睡,痛苦不堪。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早晨起床时,突然觉的全身异常轻松,他发现原来满身的银屑病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知道是大法在帮他,心里非常激动。可惜他执着于常人不良嗜好,错过一次机缘,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依然我行我素,要当常人,结果几个月后病又回到身上。这些事情还有不少,能是偶然的吗?

我悟到,首先我们应该把握住“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3]这个法理,用这个标准来看待孩子,这些孩子能够顺应大法,支持大法弟子证实法,这是他们最本质的方面,他们才是真正的好人。我们千万不能用常人衡量好坏人的标准去衡量他们,“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那样会毁了他们。

另外,即使有些孩子暂时缺少正念,存在某些毛病,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说,只有救人的份儿,也不能有失望、放弃之心。面对他们的问题,就应该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因为根子在这里。这样的孩子能成为我们的子女,一定与我们有着很深的缘份,也可能是师父交给我们的一项特殊的任务和使命。我们如果只从父母对待子女这个常人的角度去对待他们,那就跳不出常人的理,只能陷在常人的情中,也障碍着孩子们的好转。而人的这个情又是最不稳定的。每当子女在常人社会中取得成就、受到赞扬时,我们就会随之产生一种满足感、自豪感、显示心;当子女在常人社会中犯了错误,被人非议时,我们也会随之产生一种羞耻感、失望感和恨铁不成钢的心。这颗心完全被情带动着、左右着。修炼人放不下这个情,这些执着心怎么去?我们有些炼功人所以长期陷在“不争气子女”的魔难中,其实就是我们自己这颗常人之心(情)促成的。

我们只有按照师父的教导,站在法的高度看待他们,怀着一颗慈悲的救人之心,让这些“不争气”、“不成器”的子女明白真相,使他们得救,这才是我们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修炼应该达到的标准;

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回答学员提问时说过:“有些孩子是有来头的,是为得法而来的。”[4]那些慧根好的、悟性高的子女,还可能走上修炼的道路,成为我们的同修,我们更应该无条件的帮助他们。

一点感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