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6)

湖南省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十多年来,在中共监狱里,几乎每天上演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其惨无人道的罪行,罄竹难书。这些折磨包括:夜审、辱骂、凌辱、恫吓、利用对亲人的感情、呵痒、在皮肤上掐灭烟卷、光、声迫害、长时间坐凳子不准动、连续数昼夜的罚站,通常不给水喝、“熬鹰”、饥饿、不留痕迹的殴打,用橡皮棒打,用木棍子和砂袋打、夹钳手指甲、长时间捆绑、吊铐等等等等。

湖南省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监狱有:湖南省女子监狱、常德津市监狱、湖南常德武陵监狱、湖南株洲网岭监狱。

一、湖南省女子监狱

湖南省女子监狱,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是省内唯一的女子监狱,长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强迫“转化”。该监狱多次被当局冠以“部级文明监狱”称号,对外掩盖着它的罪恶。

湖南省女子监狱
湖南省女子监狱

1、贾翠英,女,终年60岁,家住吉首市。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贾翠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暴力摧残:不许睡觉,酷刑吊铐,用绳子捆起来暴晒,殴打,用带血的卫生纸塞嘴,长时间奴工等等。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女子监狱毫无人性的折磨下,贾翠英出现严重的脊椎炎病状,被保外就医,同年十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2、刘大菊,女,59岁,邵阳市洞口县高沙镇人,服装店私营业主。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法轮功学员刘大菊被当地公安刘曙光绑架后,辗转关押在洞口县看守所、邵阳看守二所、绥宁看守所数月,次年七月十七日,被洞口县法院枉判七年,劫持到省女子监狱,受尽摧残。关在监狱警服厂五小队时,曾被吊在厕所的铁窗上十五天,开窗子吹北风,冻得全身又肿又亮,手铐卡进肉里很深,松铐时人就倒在臭泥汤里。零四年六月,刘大菊被捆绑服全身捆绑九天九夜。零五年六月七日深夜,刘大菊看经文,被狱警刘春琴发觉,被打的死去活来。零六年十月,狱警贺容叫七、八人把刘大菊双脚绑紧,罚站,第二天开始蹲下,连续六天六夜,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遭“背宝剑”酷刑三天三夜,再铐在铁床柱上,右手腕骨头被铐碎,重刑折磨六十天后,刘大菊只剩一副骨架。

二、湖南常德武陵监狱

常德武陵监狱是常德市司法局办的一所监狱,过去叫做万金障农场,位于常德市北郊白鹤山乡。许多法轮功学员在武陵监狱遭吊铐酷刑:将两手用手铐锁死、拉紧后,或高举吊挂、或平伸成一字形挂铐、或一只手高铐,一只手低铐,令受刑者或身体卷曲、或双脚离地、或仅脚尖着地,非常痛苦。

1、周子闲,男,56岁,原在衡阳市石油公司工作。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周子闲被衡阳市公安国保周著文、雷振中绑架,遭吊铐、毒打,灌浓盐水等酷刑,被枉判六年,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被劫持到武陵监狱四监区。经常遭狱警毒打,并被杀人犯、黑社会头子及打手、抢劫犯、贩毒犯、诈骗犯等夹控和虐待;被长期吊铐、关禁闭。一次周子闲被监区教导员张学标,副教导员孙海,副科长资岩,中队长刘杰等推上山,吊铐在铁门上悬空推摆二十多分钟,铁铐勒进手腕肉里,双手肿得象馒头,回到监区又将他吊在大铁门上。每天早上六点被吊起直到晚上九点,睡觉时又被铐在床上,这样折磨了他半个多月。二零零八年冰灾前,周子闲被关入山上严管室迫害一年半多。零九年三月十一日,周子闲终于活着走出了这人间地狱。

2、郭永波,男,46岁,郴州市桂东县普禾乡人。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郭永波向乡书记王汉如写信,希望当地政府正确对待法轮功,郭永波因此被绑架,遭上铐、电棍和殴打,此后,多次被非法抄家和抓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警察以散发真相资料为由,将郭永波绑架,折磨二天二夜,枉判三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从长沙监狱转到武陵监狱后,郭永波被铐在铁门上,剥了鞋袜,彪悍的犯人用力推拉铁门,郭永波随着铁门在泼了洗衣粉水的地板上滑来拖去,双脚撞的青肿,鲜血直流,惨痛声不绝于耳;受酷刑“铁牛耕地”,两手撑地,被人抬起双腿使劲往前推,郭永波头破血流;还曾被悬空吊铐至休克。

三、湖南株洲网岭监狱

湖南省网岭监狱,代号“502”,位于株洲市攸县网岭镇洞井村。主管教育的副监狱长许碧炎是网岭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组织指挥者,无论大小会,他的口头禅是:监狱是暴力机关。鼓动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南株洲网岭监狱
湖南株洲网岭监狱

1、赵帅卿,男,37岁(一九七五年生),原株洲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法轮功学员赵帅卿曾五次进京上访,多次被株洲市公安绑架。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网岭监狱。赵帅卿在监狱因喊“法轮大法好”,无数次的遭到警察与犯人疯狂的毒打;赵帅卿拒绝做奴工,被四个犯人抬到车间,狠狠摔在地上,再殴打;夏天他被拖到烈日下暴晒,冬天被扒掉衣裤在室外的寒风里冻;不准上厕所,赵帅卿拉在身上,被犯人逼迫吃大便,后来他大便也吃,小便也喝;不给水喝,赵帅卿就喝监狱沟里浑浊的、带着刺鼻臭味的黑水。整个监狱都流传着赵帅卿疯了。然而,他依然被打得头破血流,再整天整天面壁罚站。赵帅卿父母到监狱看到他被迫害的惨状,痛不欲生,父亲在无助中离开人世。

2、曹贡勋,男,60岁(一九五二年一月五日生于益阳桃江),原娄底市涟源钢铁集团职工。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开除。二零零九年七月,娄底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并绑架了曹贡勋、刘新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其后,娄底市娄星区法院枉法对九名法轮功学员秘密重判,曹贡勋被判十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曹贡勋被劫持到网岭监狱。在监狱二大队,曹贡勋后脑勺被恶徒砸在地上,瘫痪在床,骨瘦如柴。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曹贡勋的家人到监狱探视,遭拒绝,狱警称:“如果是一般刑事犯,病到这个程度马上就可放人,但是炼法轮功的不行。如果他死在里面也无所谓”。

四、湖南常德津市监狱

湖南省津市监狱,又名涔澹农场,位于湘西北津市市后白羊堤,系湖南省大型综合监狱之一。

1、廖志军,男,郴州火车站列检所职工,其父瘳松林,现年72岁。二零零八年五月,法轮功学员廖家父子被郴州市公安国保绑架。廖松林被枉判四年,廖志军三年六个月,双双被劫持到津市监狱。二十四小时被刑事犯夹控,不准炼功、不准看书、不准讲法轮功的事、不准用纸笔、上厕所都要夹控犯同意。被犯人称为“人渣”的刑事犯张访华,经教育科科长罗华的“调教”,开口就骂法轮功,动不动就对廖松林老人大打出手。零九年三月六日,廖志军抵制非法搜身,被一监区副大队长肖剑指使犯人扒光衣服毒打,廖志军两条大腿内侧被打得稀烂,痛得死去活来。为强迫廖志军做奴工,肖剑指使犯人将他双手反铐在床头,疼痛至极。铐了十来个小时,直到廖志军同意做奴工才松铐。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廖志军被强行带到监狱五大队设的封闭式洗脑班,经历两天谈话形式的洗脑无果,廖志军被禁止洗漱、不让睡觉,晚上十一点又“谈话”,到下半夜二点还不准睡;整个房间贴满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字句……,廖志军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心力交瘁。

2、雷智勇,男,44岁,原永州市蓝山县第一高中教师。二零零二年六月,法轮功学员雷智勇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三年三月被从长沙监狱转到津市监狱八大队。二零零四年六月大热天,狱警强行给雷智勇剃光头,逼他穿囚衣;指使犯医吴宇给雷智勇注射不明药物后,要犯人强行给他穿上军棉大衣,将三、四十斤的沙袋挂在他脖子上,连拖带推的强迫他光着脚在炽热的水泥地上跑步,再把雷智勇拖进办公室,强迫倒立,两组犯人分别抓住他的双脚向两边撕扯,雷智勇当场昏死。二零零八年一月冰灾期间,“六一零”干事周宁军、警察宋建军、王亚东以减刑为饵唆使犯人迫害雷智勇,对他二十四小时监控;将他吊铐在室外窗户上吹北风;把他吊铐在仓库里脱下裤子,轮番用竹扫帚打得皮开肉绽之后,在伤口上抹盐水、红花油,用力揉捏。二零零八年底,雷智勇终于活着走出监狱。


五、监狱中的洗脑迫害及奴工迫害

酷刑折磨之下,湖南省各监狱还强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十多个小时做奴工,从中牟取暴利。法轮功学员日复一日的超负荷做奴工,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如:湖南省女子监狱六监区,每层十个牢房,每间上下十二个床位,面积二十来个平方,吃、喝、拉、撒、睡觉、奴工都在同一个牢房。是全封闭式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夹控犯人监控:不允许出房门。做奴工穿凉席片,因凉席片是用有毒成份制作出来的,刚来的人闻着都脑袋晕。法轮功学员被长期关在牢房里,空气中弥漫着人体、厕所、凉席片等混杂的气味。法轮功学员每天从早上六点起床后,就开始被紧张的做奴工:穿制凉席片垫子,要穿四千多粒子,一直到晚上才能完成一天的定额。二零一零年以前,几乎每天都要干到晚上八、九点钟,手穿得慢一点完不成定额的,还得连夜加班;还被罚不准接见,不准买东西。无论是身体有病或有什么特殊等情况的,都得自己完成定额。四、五天送一批货,来货时,把未做的材料扛上来,把做好的席子扛下去,五层楼上、下五次。每一袋有六十斤左右,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一次得扛两、三袋,年轻的还得扛三、四袋。

此外,监狱被“六一零”作为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主要场地。如:

1、 湖南省“六一零”明确要求各监狱,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一送入监狱,首先进行洗脑、强制“转化”。

2、 牢中牢——在监狱内开设的全封闭式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集中暴力洗脑。
宋浙梓,女,现年63岁,湖南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女职工。二零零四年八月,被常德市武陵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入湖南省女子监狱后,因为拒写放弃修炼的“转化书”,被女子监狱长期将关押在设在监狱食堂楼上的“攻坚班”内。女子监狱“攻坚班”由副监狱长赵兰授意成立,专门针对狱内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被狱警称为“严管队中的严管队”,其迫害手段极为残酷。宋淅梓被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

3、 在湖南省“六一零”的主使下,二零一一年近半年的时间内,湖南省监狱管理局专门抽调警察组成工作组,轮番到湖南省女子监狱、网岭监狱、津市监狱和武陵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洗脑。

六、湖南省各地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案例

(一)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湖南省桃源县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三人被非法判刑

彭伯祥,男,56岁,被非法判刑十三年。曾于二零零零年非法劳教半年;二零零三年被诬判三年。
何立桂,女,49岁,被非法判刑七年。她曾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翦志刚:男,47岁,被非法判刑七年。他曾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方杏枝:女,59岁,被非法判刑七年。她曾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
庞长敏:女,62岁,被非法判刑六年。她曾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被非法劳教二年。
周庆辉:女,50岁,被非法判刑五年。
陈晓华:女,54岁,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
翦玉英:女,54岁,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霞初:男,60岁,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周凤娇:女,57岁,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徐成明:男,48岁,被非法判刑四年。
乐文辉:女,66岁,被非法判刑三年。
兰振明:男,46岁,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二零零九年七月娄底法轮功学员曹贡勋、刘新平、周庆峰、欧阳钟等被绑架后判刑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娄底市娄星区法院对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在北京律师作无罪辩护,指出修炼法轮功合法、讲清法轮功真相合法,并要求无罪释放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曹贡勋、刘新平、周庆峰、欧阳钟被劫持到株洲攸县网岭监狱。

曹贡勋,男,六十岁(一九五二年一月五日出生在益阳桃江),被非法判刑十年。此前,他曾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二年。

刘新平,男,四十岁(一九七二年三月五日出生于新疆和田市),原新疆和田市监狱司法警察。被非法判刑九年。此前,刘新平曾遭非法关押,后被无理开除。 周庆峰,三十八岁(一九七四年六月十八日出生),原娄底涟钢三炼钢吊车车间职工。被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此前,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六日,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周庆峰期满才放回,不到半年,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又被恶警从家中强行绑架,当时他年迈的母亲紧紧拽着他……

欧阳钟,男,侗族人,六十二岁(一九五零年一月十二日出生于贵州省福泉市),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三)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邵阳法轮功学员王五秀、颜淑洲、雷丽华被绑架后非法判刑

王五秀,女,四十多岁,邵阳县塘田市镇中山村6组。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清晨,王五秀被邵阳市北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零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同年七月八日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颜淑洲,女,四十七岁,原湘印机械厂职工,家住宝庆西路362号43栋3单元501号。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清晨,颜淑洲被邵阳市大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底,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雷丽华,女,六十来岁,邵阳市农药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清晨,雷丽华被邵阳市双清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零年底,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四)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湖南津市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三人被非法判刑

刘清秀,女,四十七岁,被非法判刑十年。
胡新元,女,五十五岁,被非法判刑五年。
龚德秀,女,六十一岁,被非法判刑三年。

(五)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岳阳市法轮功学员许根元、黄佑军被非法判刑

律师在法庭上为两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许根元、黄佑军当庭揭露了楼区国保大队、君山区国保大队蒋超、付纬等人酷刑迫害的罪行。许根元将自己腿上烟头烫的伤痕、手上被铐子铐的、被针扎的伤痕、及头上头发快掉光的证据指给法官及陪审人员看,被刑讯逼供已五个月过去了,这些外伤仍清晰可见。但中共所谓法庭仍诬判两位法轮功学员。

许根元,女,四十八岁,被非法判刑九年,
黄佑军,男,四十岁(一九七二年九月出生),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采山湖镇团北村9组人,被非法判刑五年。

(六)二零零八年四月株洲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四月,株洲市“六一零”、警察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地毯式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忍的酷刑折磨,在钢丝穿锁骨等多种酷刑折磨下,法轮功学员陈国左手断,法轮功学员胡猛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其后,株洲市公安“撤诉”,但不久株洲市芦淞检察院、法院在不开庭的情况下,秘密非法判处这些法轮功学员重刑。

张和君,女,56岁,株洲县人,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于珍玉,女,56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唐 浩,男,23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十年半。
陈 国,男,56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十年。
冯爱林,女,53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十年。
李遵桂,女,63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十年。
刘庆良,男,35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桂花,女,64岁,株洲市人,被非法判刑三年。
胡 猛,男,26岁,株洲市人,被迫害失常后被判刑三年缓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