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因病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五十三岁,大专学历。从我修炼大法那一天起,大法已在我生命的深处扎下了根,他坚不可摧。无论什么时候、任何力量都动摇不了他。

我出生在大饥荒的年代,兄妹六人,家庭生活困难,父亲又得了肺结核,无疑是雪上加霜。我自幼就不吃肉、不喝牛奶,大人们常说我缺乏营养。年轻时没有多大的反映。自从生完孩子尤其到了三十岁以后,各种病接踵而来。胃溃疡、贫血、心动过速、遗传性眩晕症、血管扩张性偏头疼、腰椎间盘突出症、乳腺增生、附件炎、胰腺炎、还有那顽固的脑神经衰弱(失眠症)。吃药-打点滴-住院,三点一线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

修炼后,师父立刻给我净化了身体,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就连那顽固的失眠症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过去因为失眠,常常头昏脑胀,“怕睡觉”成了我的一个心病,为了消磨难耐的夜晚时光,半导体收音机成了我忠实的朋友,每晚直听到电台的最后一个节目说再见。因工作需要经常出差,有时国外出差一去就是二十天、一个月的。炼功后无论在家还是出差在外,每天准时晚上十点睡觉,三点起床。一起出差的同事无不羡慕我“活的潇洒”生活有规律。家人看到我的巨大变化,逢人便讲大法好。

大法不仅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健康的身体,更重要的是让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大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一天一位与科长有摩擦的同事在我耳边吹风:知道吗,科长的新手机是拿你的钱买的……原来,公司上半年只有我一个人超额完成了计划指标,作为鼓励,老总蜻蜓点水奖励我两万元奖金,让科长转交给我。谁知科长中间截留,只给了我五千元,剩下的钱买了三部诺基亚手机,一部给了老总,一部给了主管经理,一部自己留下了。没想到纸包不住火,走漏了风声。面对这到手的切身利益被窃取,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怎么做?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去的心,我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利益面前不动心,原本在别人看来一场争夺之战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过去了。我仍旧以一颗平常心与之相处。科长深受感动,事后对别人讲法轮功(指我)真的与世无争。

后来因为讲真相,我被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警察到公司抄袭时,科长挺身而出,机警的保护了我在柜子里的大法资料。我为科长明真相而感到欣慰。听儿子说,我不在家这一段时间,科长多次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安慰我的儿子,并再三提出给予帮助。受邪党的株连政策影响,我被迫下岗。一年后的一天下午,我刚给孩子开完家长会往回走,忽听远处有人喊我,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从正在等信号灯的出租车的窗口里伸出了一只手,一边向我挥动一边喊着我的名字。车已走远了,仿佛还能听到她的声音。

一人炼功家人受益

我在家经常听师父讲法录音,孩子有时也和我一起听。有时背法,哪个地方错了,孩子会立即给我纠正。孩子从未因我修炼而影响了学习,相反孩子一路直线稳步的成为学校的尖子生。教育好后代大法弟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孩子的学习上,我不注重分数,而注重德的培育。孩子虽然不修炼但常常也会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一些事,与人为善,老师与同学都愿与他接近。

孩子常常从外边捡到一些被踩脏的真相资料带回来给我;看到我用真相币,孩子从心底说:大法弟子真聪明!

孩子参加高考,交卷时才发现漏做了一道化学题(数理化是孩子的强项)。孩子很懊丧,回家后丈夫一顿指责。针对孩子怕考不好的心理 ,我以理解的方式耐心安慰开导孩子:你已经尽力了,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妈都不会怨你,把心放下。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挣也挣不来,随其自然,学校的好坏并不决定一个人能否成为真正有作为的人。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孩子被一所全国名牌大学录取,大学毕业的当月又被德国的一所重点大学录取。

孩子上大一时,一个周末,孩子气喘吁吁跑上楼跟我要十元钱,转身出了门,一会儿捧回来一个冰激凌大蛋糕(原来孩子仅有的钱买了蛋糕,打车到家身上没钱了,为了让司机放心,孩子拿蛋糕做抵押,回家拿钱换蛋糕)。说:“妈,今天我特地赶回来给你过生日的。祝你生日快乐!你为儿子付出了太多……”我和孩子虽说是母子却又像是朋友,孩子与我无话不说。

在大法中修炼,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我的一切都在大法中生成,我的所有也理应归属于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