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莫旗医院老院长王立山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莫旗医院七十七岁的老院长王立山,退休后在自己家开诊所,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为穷人舍钱、舍物、免费医治无计其数。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也难逃中共邪党的迫害。十三年来,遭受莫旗“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无数次抄家抢劫、无数次骚扰跟踪、电话监听、手机监控、指使邻居监视。

王立山老人,大学毕业,一九七二年曾去毛里坦尼亚国家医疗援助两年半,担任莫旗人民医院院长,外科主治医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并且在自己家成立炼功点,把自己家约二百~三百平方米的门市房让出,冬天,为莫旗法轮功学员无偿地买煤,王立山夫妇从早上二~三点至晚上九点为莫旗法轮功学员烧锅炉,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王立山夫妇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去王立山家诊所看病的人有钱或没钱都能得到医治。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约在五月~六月间,莫旗公安局两次到王立山家炼功点搜走法轮旗、法像等,多次到炼功点干涉学法、炼功,拿出邪党内部不公开的“秘密文件”禁止学法炼功。一九九九年七月约二十三日,莫旗“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突然去王立山家(炼功点)抄家,抢走莫旗炼功点的录音机、磁带、录像带、所有的炼功坐垫等物品,同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立山、赵德慧、郭广志(男,教育局退休教师,八十多岁,被非法询问一天半宿放回)。王立山、赵德慧、郭广志三人被绑架到莫旗公安局进行非法询问。王立山被非法询问一天一夜,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六一零”恶警逼迫王立山说出炼功点炼功人员名单、禁止学法炼功、禁止上访。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约二十一日,恶警张世斌在王立山家门外敲门说:找王大夫看病,王立山将门打开:闯进一帮恶警进屋,跟土匪一样搜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不但搜查法轮功资料(法轮功书籍、录音机、师父的法像、磁带、香炉碗、炼功教功图像、炼功坐垫),看见他们喜欢的东西也拿走,金笔、手表、毛料衣服等都被这伙强盗盗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恶警张世斌又闯进王立山家欲绑架王立山,其妻朱桂兰(女,七十五岁,卫生局退休职工,担任莫旗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上前阻拦,恶警说:“不抓他就抓你”。然后将朱桂兰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海拉尔“六一零”勒索八万元放回。朱桂兰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到海拉尔“六一零”非法提审和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六一零”的非法提审,构陷未得逞。莫旗国保大队恶警敖小光以朱桂兰名义向家属要钱,朱桂兰的儿子王东东给送去一万元,恶警敖小光只给朱桂兰七千元,他从中勒索三千元,还告诉朱桂兰不许跟别人说。

二零零五年九月,王立山老医生被莫旗“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警们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恶警张世斌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勒索二千元单位交)放回。

从一九九九年~二零一二年,莫旗“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及所在单位,经常到家骚扰、监视、跟踪、电话监听、搜查、抢劫。从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二年王立山家几乎每月都被抄家,王立山家的对门邻居被邪恶的“六一零”利用,长期监视王立山夫妇。第一派出所恶警伊英、吴振每月无数次的骚扰、监视、跟踪,这伙土匪不让百姓安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