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建筑研究所所长和家人被劫持 民众呼吁关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原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五年冤狱期满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还没离开监狱,就被金牛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抚琴街办合谋劫持至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蒋宗林的妻子谢成新、女儿、兄弟等亲友、同事前往新津洗脑班,要求释放蒋宗林,结果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以及金牛区六一零人员以卑劣的手段将蒋宗林的妻女骗进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楼中非法拘禁。

成都正义民众向相关部门寄信,呼吁关注,依法干预制止非法关押无辜公民的违法犯罪行为,敦促立即释放原成都市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蒋宗林及其妻女。

简要情况如下:

一、一家三口被非法关押

成都公民蒋宗林出生于一九四八年,其现住地归属于成都市金牛区抚琴街道办金琴社区。

二零零八年蒋宗林因坚持信仰无辜获刑五年,且服刑期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起算,而不是从他被抓的实际日期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起算(而那二个半月他也是被非法关在新津洗脑班。新津洗脑班,自称“成都市法治教育中心”,在“六一零”内部称“基地”。根据洗脑班成员的所作所为,称其为“违法行为示范基地”显然更加贴切。)。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年已六十四岁的蒋宗林本该获释,可就在当天,他却被金牛区“六一零”(以下称“六一零”)系统的人从德阳监狱直接劫持到了新津洗脑班,既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不告知关押理由、依据和期限。

而此前,蒋宗林妻子谢成新及女儿蒋竺君多次找到抚琴街道办金琴社区,工作人员都保证说蒋宗林一定能回家,并一再嘱咐家人不用去接,“政府”会直接送回家。刑期将满的两周前,家人专程找到金牛区“六一零”主任,要求让蒋宗林平安回家,主任也回答“会满足你的愿望”。但善良的家人完全没想到,这些人信誓旦旦的背后,却是无耻的欺骗与公然违法。

蒋宗林被劫持进新津洗脑班后,家人去到社区,指出此行为触犯了《刑法》、构成“非法拘禁罪”,是严重践踏法律的犯罪行为时,社区把责任推给了抚琴街办和金牛区“六一零”,还出言威胁家人。

两个多月过后,仍然没有一个部门给家属任何说法。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蒋家的亲友自发相约前去洗脑班要求放人。洗脑班头目殷舜尧在与蒋家亲友谈话时,以耍横方式回避没有任何手续的事实及洗脑班单位的性质问题,并多次威胁蒋竺君说她“太活跃”了。

殷告诉亲友“区里一会儿来人,(放人的事)到时再说”。下午,三位家属接到殷的电话后,再次前去洗脑班听取答复。没想到,殷舜尧伙同金牛区“六一零”的人,竟将蒋宗林的妻女骗进去说让她们看望蒋宗林,然后直接把母女俩分别隔离关禁了起来,一家三口就这样全被非法关在了洗脑班,并在这隔离囚禁中度过了家家团圆的大年。

“六一零”的种种行为令我们即震惊又气愤,他们随意想抓人就抓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刑期满了再被关,家人依法要人,竟然也被关起来,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法?!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谁来保障?!

一家人被非法关押后,蒋、谢两家的亲戚两次前去探视,殷舜尧都不准见人,要求去这个部门、那个单位开什么证明。他非法关人什么手续都没有,却厚着脸皮要亲戚出示证明;而且他明明认识这些亲戚,不知道亲戚探望自己被无辜关押的亲人要向他们证明什么?

年前得知,蒋竺君以绝食方式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估计已遭灌食。从新津洗脑班出来的人亲口说,洗脑班惯以暴力灌食、在饮食中下毒药等方式摧残、折磨被无辜关押的公民,我们担心他们不准亲戚见人是不是意图掩盖什么。

洗脑班的人训斥蒋宗林说:“你不转化,就不放人。”这真让人感觉象是回到了文革时期那种无法无天、权比法大的混乱状态。国家法律只惩罚违法行为,连法律都无权干涉公民的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这个“六一零”、洗脑班是哪儿来的权力管人的思想?!还把人关起来管思想?!

二、亲友上访遭推脱和威胁

此后,亲友依次到金牛区、成都市、四川省各部门上访,有的部门找各种理由推脱,甚至直接威胁,有的让等答复却不见任何回音。

1)到区里亲友希望找政法委或相关部门领导,门卫竟然无理地进行阻拦,老百姓要见领导真是难。最后他讲不过道理了,才通传到“六一零”,“六一零”不接见并说蒋宗林一家不是“人民”;后到区信访办,一开始介绍情况时,接访人员的反应是:“这不可能,是不是你们搞错了,执法机构是公安局、监狱、看守所……,政法委、洗脑班没有权力关人。”当亲友提到法轮功时,他立即如梦初醒般不再不解,似乎政府人员心里早已默认:只要牵涉到法轮功,就不要谈法律了。他们推脱说这个事情他们管不了。

亲友再返区政府坚持要求见“六一零”,僵持了很久,大楼保安负责人及信访办的副科长出面了,双双打包票说下午一定让“六一零”到信访办接见。可下午来到信访办的却是街道办及社区的人,他们将亲友接去了街道办,当于情、于理、于法上他们都讲不过道理后,就上纲上线说蒋宗林参与法轮功“颠覆国家政权”。蒋宗林是属于搞技术的人,人极老实本份,诬陷说他们一家人想夺权,连说这个话的人自己都不相信。中共内总有那么一些人,象患上了“权力狂癔症”样的, 动不动就怀疑有人要夺权,一会儿定义这类人为“反动势力”,一会儿那类人是“阶级敌人”,并编造谎言欺骗全国民众对这些人进行仇视、斗争。然而一次次的事实都证明,这些被定义的人是无辜的、是清白的。这样的教训已经不少了。

2)去市里上访,市人大依然是推脱,最后开出介绍信让到区人大反映;市信访局五十三号接访员说在一个月之内由相关部门答复,但一直没收到答复。于是亲友持介绍信又到金牛区,要求见区人大领导,区人大在电话中推脱了,不知市人大开介绍信意义何在?门卫让亲友找区信访办帮助联系,信访办一女工作人员一开始还是推脱,多次请求下她才打电话联系区人大。半个多小时后进来了一女一男接待亲友,但没报职务和姓名,后来得知他们就是上次拒绝见亲友的区六一零人员。女的对待亲友如同待犯人般凶神恶煞。他们对依法上访的亲友尚且如此蛮横,可想而知,被非法关押的蒋宗林一家人的处境会是怎样的情形。

区六一零一男子说了这样几点:他说把蒋宗林关起来是要让他回归正常社会。这种逻辑实在荒唐。他们把蒋宗林非法关在一个不伦不类的地方,不给他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他如何正常的起来?何况,哪条法律规定公民不能自己思想、只能复制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思想就一定是真理?再说,他们有什么权力把人关起来管束思想?何况,又有哪一个人,有这个能力管住别人不思想!他说他们是依照国家政策规定执行。既然国家授权他们把人关起来管理思想,那就正大光明出具手续或依据。为何他们做事一贯偷偷摸摸,从来不敢亮明身份、出具手续呢?! 他说“蒋竺君(被抓之前)都不敢住自己家里,很不正常”。他没有用脑子想一下,是谁造成的这个不正常!如果他自己经常被黑社会或无法无天的人无端骚扰威胁,他自己敢住在自己家里吗,他自己能活的正常吗?他这不完全是流氓逻辑么。

交谈中街道办、社区那两个人再次到场,这个男的于是临场定下规矩:以后你们要到哪个部门反映情况,要先跟社区说一声。这话说的真违法,不知国家什么时候授权他如此法盲地解释信访条例的?

3)去省里上访,省人大无视公民人身自由被非法剥夺的事实,以“你们没有证据”,以及“洗脑班不是行政单位”为由不予受理,让我们找律师去洗脑班要证据、问关押理由,连如此严重的违法行为都放任不管,人大如何监督法律实施;在省委,七号接访员完全是 “六一零”腔调,他说“六一零”有权力关人,中央授权他们专职处理法轮功,不需要出手续,不用顾忌法律。亲友用一般的法律知识与他讲理,他说不清道理就开始耍横,最后威胁说“信不信把你们也抓起来”,并且拨打了电话。但后来他自己承认说:“六一零”的事,我们都不敢管。

那么,谁都拿这些“六一零”无法无天的恐怖分子没法了吗?!那么政府为什么还一再强调要“法治、法治”?

自蒋宗林一家被关后,我们对他们的情况几乎无从得知,连与他们通个电话都不许,我们非常担心他们。我们还得知,在新津洗脑班里,有些人都已被非法关押了五、六年了还没放。日前得知谢成新刚被释放,但精神处于惊恐状态,她被威胁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信访条例》规定信访人享有依法信访不受打击报复的权利,可是无论蒋宗林的家人还是亲友去各级部门鸣冤、上访时却屡遭威胁,亲戚当着“六一零”面说,连自己都被“六一零”整得神经兮兮的。

当公民连起码的人身自由权都得不到保障时,还有什么“法治、法治”可言?!请制止这种违法犯罪行为、立即释放蒋宗林、蒋竺君父女俩!

关注蒋一家遭遇的亲友及正义公民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