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大法,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我出生在一九六九年,在那苦难的年代,由于邪党接二连三的搞运动,我的家庭非常贫穷,又因兄弟姐妹多,几乎连三餐饭都无法吃饱。童年的记忆中,母亲常常流着眼泪用糠麸子喂着不懂事的我。大哥为了一家人能填饱肚子,去捡瓜皮,摘野菜,却被扣帽子说是走资本主义路线,抓去坐牢;侄儿因患疾病无钱医治,被病魔夺去性命;大嫂见侄儿惨死,丈夫又坐牢,急病交加死在医院;大哥见妻儿已死,生计艰难,就在大年初三跳入长江;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多层打击下,喝药自杀身亡;父亲饱受创伤,身患重病不久离世……不幸的童年使我尝尽了人生的悲苦,可更不幸的是,我又身患心脏病,在疾病的煎熬中渐渐地长大,我常常对天感叹:为什么我这么善良却遭受厄运?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人来到世间究竟是为了什么?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

得法

长大成家后,又因为工厂的效益不好,丈夫学做生意,在道德败坏的世风中随波逐流,经常不回家。饱受创伤的我再一次陷入了绝望。回忆不幸的童年,面对破碎的婚姻,我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后在一个女友的鼓励下,出外打工,四处流浪。

在我人生最痛苦时刻,一天夜间我做梦,慈悲的师父来了,师父点化我,要学唐僧去西天取经。第二天,我无意间乘坐火车时下错了站,当我在异地住宿时,看见旁边有一个书店,走進书店,无意中我翻开书店留下的最后一本《转法轮》。师尊博大的法理正是我多年追求而又不得其解的真正答案,修炼中很多解释不了的超常现象,师父都用通俗易懂的讲解让我豁然贯通(我以前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功)。我看着这本书,泪流满面,当时我悟到,不幸的身世,是造就我得法的因素,苦难的童年是让我看淡人世的名利情。我终于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

我暗下决心,无论日后怎么艰难,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法就这样在我心中扎下了根。也许是我动了这一念,慈悲的师尊当时就为我净化了身体,我上吐下泻,胃病一下子就好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随着静心学法,提高很快,一天夜间,我亲身感受到自己坐在一个旋转的飞机上。穿过层层空间,看到自己的德和业力在另外空间的形式。后来经过学法才知道这是法轮。还有一次,学完法后,我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高,非常巨大,总觉得行人是蚂蚁一样很小,后来才得知是我的身体在另外空间逐渐扩大容量。学法后我的思想也发生了很大改变,知道了人活着就是要吃苦还业、返本归真。从此我不再沉浸在过去不幸童年的创伤中难过,也不会再因为婚姻不幸而痛苦,身体也很快得到了康复。

溶入正法修炼

我的工作是在灯红酒绿的环境中,很复杂,流动性很大。在面对物欲横流的复杂社会中,总是一个人独自修炼,很难和大法弟子联系上,特别是每当遇到很大的矛盾和魔难时,都很难找到同修交流切磋。就连师父的经文也无法保证或及时看到。那时哪怕是同修的一句话,我也会很高兴,备受鼓励。我非常羡慕同修能有个集体修炼环境,能互相帮助共同提高是多么幸福的事!可慈悲的师父并没丢下我,有些经文中的内容总是通过学法中展现给我,有时又用做梦的形式点化于我。就这样,我在艰难的环境修炼着。

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后,大法弟子纷纷走出来维护法,邪恶当时伪造的自焚事件,我更是不清楚真相。但我凭着自己切身修炼过程中的体悟,深信大法是最正的。

由于刚刚离异,当时也没悟到这是一种经济迫害,丈夫要什么,我就放弃什么,所以在这个阶段中,我身无分文。在这迫害的同时,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姐姐,却身染重病,生命垂危。大法遭迫害,我面对世人的不理解以及姐姐的担心和埋怨,只有继续出外打工,四处流浪,每天面对的是陌生的街道和陌生人群。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我并没有放弃心中对大法的正信,而是把讲真相溶入生活之中,充份利用自己乘车、坐船的便利,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以聊天各种形式向身边的人讲述大法的美好,许多人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并当场表示以后要修炼大法;有的当场要看书炼功,有的已经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在不断学法中使我悟到,其实师父早已教给了我们讲真相的方法,比如在宗教人士,师父讲了佛法的变异和宗教的一些情况,针对知识份子师父讲了史前文明和实证科学的不完善,来破除无神论的观点,这使我悟到讲真相就要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执著和具体的情况讲不同的内容,针对众生感兴趣的话题来讲。

有一次我乘车回家时,在车上看见一小伙手中抱一个大布娃娃,便亲切的说:“小兄弟,你买的布娃娃真可爱,你为谁买的?”“今天是圣诞节为女友买的。”他笑着回答。于是试探的问:“你知道圣诞节的来历吗?”“我不知道,好象是为了纪念耶稣什么的。”他又说。我见他及周围的人已经被吸引,一边发正念一边趁机告诉他,耶稣当年受迫害和罗马帝国遭报的故事。小伙及乘客都被我生动的描述给吸引,这时我趁此就引申讲到大法的真相。我说:“小兄弟,你知道吗,这样的悲剧其实目前还正在中国上演。”小伙及坐周围的乘客都奇怪的看着我,“同样有一位传佛法,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被诬陷说成坏人,当权者也用同样的手段拍摄‘自焚、杀人’等谎言栽赃法轮佛法,天灾同样正在发生着,法轮功的弟子也同样讲着真相。”我从侧面讲到正面,全车子的人们由轻言细语,竟然全车安静了下来。车子上的人们边听边沉思。看这个年轻人好象是有知识的,针对他这样的知识份子我便又讲了实证科学的不完善,又讲了史前文明等。下车时,我才明白他们是一群大学生,便劝告他们要记住,法轮功是好的,小伙们及身边的乘客连声点头说:“记住了,谢谢你。”下车时,我叮嘱众生说:“全车所有的乘客,我们能同坐一辆车,这都是几世修的缘份,记住我说的话。”

在讲真相中我是针对不同人的职业和他感兴趣的话题说,而引入讲大法真相,如针对司机我就讲开车要讲一些禁忌,讲平安的重要,要相信佛,再讲法轮功就是真正的佛法及“自焚”真相;针对商人,我谈目前经济大萧条,谈商人感兴趣的话题,做生意也要运气好、财运等等。

同时我悟到讲真相首先要发好正念,再根据对方谈吐,智慧了解到对方的执著,一边发正念,一边谈一些让对方感兴趣的话题,然后再引申到讲真相之中,并把讲真相当作是一个提高修炼的过程,作为修炼人,当有人说大法、说师父不好的话,你能不动气与其赌气争吵,要时刻把自己当成炼功人,用慈悲的心态来对待众生,保持修炼人慈悲的心态,同时修去各种人心,并发出强大的正念去捣毁障碍众生不能明白真相的背后的一切因素,讲真相一般都是效果非常好的。

在这十余年讲真相实践中,我不局限任何方法,任何形式,无论是上街、购物、坐车、上班都是我融入讲真相的场所。有时在下班的路上,顺便讲了十几人,通过不断学法使我消除很多观点和各种执著。我是小学文化,但有很多大学教授、讲师、医生、博士、记者、军人,各个阶层人物,通过我讲真相,都非常认同大法,有的众生感叹的说:“你一定是大学以上毕业吧,理论性强,语出惊人,法轮功真了不起,我佩服。”一般通过面对面讲真相,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明白大法真相,根据时间长短,明白真相程度不同,有人听完真相表示不再交党费,有的激动的说有机会一定要看大法书籍,有的通过我讲真相得法修炼,有的已经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同样在讲真相维护着法。在这么多年的讲真相和后来的三退中,我没有去统计过有多少人明白真相,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做了三退,但我只知道,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不能错过一切有缘人。无论我走到哪,只要有机会,我便尽量去主动的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

协调整体 解体迫害

由于环境改变,我能回到家乡买了一间小屋,在家稳定下来了。随后我便主动与本地大法弟子联系上了,同修送来了经文,学法后提高很快,随着修炼的升华,我越来越认识到整体的重要性。于是在不断讲真相的同时,我接触上了很多的新老同修,我们经过切磋交流,便组建了学法点。大家共同配合,以卖东西等多种形式走出来,向农村大量的讲真相。同修遇到了问题就拿出来切磋交流,效果很好。每三五天后,我们就集体配合,面对面的讲和发。

由于大家在法上提高很快,做证实大法的事很积极,资料供不应求,我们就用手写,口讲。后来我就有了想自己动手做资料的愿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也许有这一念,师尊就安排,当时环境紧,同修没地方做资料,就搬進我家,不知不觉中我学会了打印技术,解决了许多同修资料的来源。

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就和其他同修联系,共同建立了很多的学法小组,鼓励大家共同做证实大法的事,在做证实法的过程中,我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时时刻刻用法对照,找出不足,并及时修正,同时我常用师尊的《实修》经文:“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遇到了干扰都能在法上交流,如有大法弟子遭迫害,我们都积极参与发正念,解体邪恶,因此本地环境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刚刚走入协调时,当时环境比较紧张,邪恶很疯狂。有位做协调的同修,遭到了恶警绑架。为了彻底否定邪恶的干扰迫害,我便和家人立即骑摩托车去通知同修前来开交流会,发正念,骑到半路车胎破了,下车后我想:向内找,保持纯净心态去通知同修发正念,营救同修这是在法上,应该不会有问题,那为什么出现车胎破了呢?这不明显点化有漏吗?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和被抓的同修有情,同修被抓了,我非常着急,再仔细向内深挖,发现自己还有一颗隐藏很深的怕心,帮助营救同修是想到自己也是本地协调人,如不制止迫害,总有一天会迫害我,多么自私不好的怕心啊!我立即修去怕心和人情,归正心态。后又悟到不是为了救人而去救人,应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

基点纯正后,这个交流会很顺利的召开了,同修基本都来了,通过交流切磋,大家整体在法上认识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大法、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迫害,无论同修有什么执著与漏洞,也绝不接受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邪恶之所以敢于在本地作恶,证明了本地在另外空间有很重的邪恶因素,是不是大家对本地的发正念不够重视。师尊曾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讲:“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大家整体在法上认识到正念的作用和重要,并意识到本地区正念一定要真正的重视起来,人人必须尽量做到。

同时大家还认识到,是不是我们整体执著于协调人。才造成了同修的魔难。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讲:“你们执著大法符合人的科学,那它们就控制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是迷信;你们执著大法能治病,它们就控制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不叫人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于是我们整体向内找,是不是我们自己太依赖协调人,认为协调人事做得好,很多正法事都由协调人去承担,从而使协调人忙,没有时间学法,让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协调人的理由。于是大家共同认识到,人人要把自己摆在大法中,不能等,不能靠,人人为做证实大法的事主动去参与、去配合、去协调,整体共同升华上来。每个人都走出证实法的路来,认识到这些以后,大家高密度持续发正念到十一点,正念显神威,第二天一大早,大法弟子闯出洗脑班。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后,我们集体开始营救同修,有的同修将迫害事实上网,有的同修写揭露本地邪恶的文章,有的给遭迫害同修的亲友以关心探望去讲真相,有的给公检法、政法委打电话,利用各种方式讲清迫害真相。再配合集体整点发正念。该同修由于邪恶高压迫害,尽管一时承认自家有电脑、打印机,但还是在整体全盘否定迫害的正念加持下,闯出洗脑班。

在协调中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无论出现什么样的迫害,只要我们整体同修能够站在法上,人人向内找,找出不足,用法归正自己,大家整体共同提高上来,保持纯正为证实法的基点,并协调配合一致,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大法就能展现神威,邪恶迫害计划就能立即解体。同时便利用旧势力安排的这件坏事,把它变成好事,在解体迫害的同时,揭露邪恶。从而起到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作用。因此本地修炼环境开创得比较好。

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以及协调配合整体的过程中,我个人曾经遇到几次大的魔难,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一次又一次正念解体了邪恶,邪恶的迫害计划一次都没有成功过。是大法的博大法理把我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变成一个具有强大正念的胸怀博大、慈悲众生的大法弟子,这是大法造就的一个新的生命,这是伟大师尊的慈悲,如果没有大法,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如果没有师尊对我这个小小生命的慈悲,和法身的保护,我就没有修炼的机缘。再次感谢师尊慈悲的救度。

同修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希望大家都要珍惜万古不遇的修炼的机缘,放下人心,配合整体,共同开创好各项救度众生的项目,更好的广救众生,圆满随师还。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