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揭露邪恶的迫害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我想谈谈几年来,自己在帮助同修写文章揭露邪恶的迫害和证实法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初入揭露迫害项目

二零零九年一位外地同修想帮助我们县编辑当地真相资料,需要当地同修帮助整理真相素材,问我是否想承担这个项目。当时我已建立了家庭资料点,附近同修少,我还负责当地真相资料的散发,再加之写作能力有限,恐怕难以胜任。所以我就先答应帮助同修找合适的人选。

通过和当地同修商议如何揭露当地迫害之事,同修说我们县原来已做过这个项目,可是只编辑了一两期就停下来了,因有怕心,同修不愿意把自己被迫害的事实揭露出来。揭露迫害是自愿的,不能强迫,所以就停了。听到这里我知道做这个项目的难度,其实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事。

在明慧网上我县同修遭受迫害的案例不少,有被恶警逼坐铁椅子的、有被绑在死人床上灌食的、有被皮鞭抽打的、有被恶警用烟头烫的、有被高压电棍电击的等等,可就是不知道被迫害的是谁,参与迫害的是谁。这样震慑邪恶、讲真相的力度被大打折扣。

如今外地同修提出来这个问题并想帮助我们编辑这方面的真相资料揭露邪恶,只是需要我们提供被迫害的素材并揭露当地邪恶。明慧网上的大量事实已经告诉我们,只有揭露迫害才能有效的制止迫害,民众只有了解了迫害真相,才能认清中共的邪恶,得到救度,也就是说,揭露邪恶迫害能提高讲真相救众生的效果,况且这也是师尊一再要求弟子做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所以我决定和同修配合参与这个项目并决心做好。

探索征稿之路

怎样才能使同修们普遍认识这件事情的意义,并能自觉的站出来揭露邪恶的迫害呢?第一步我先找协调人交流,听听协调人的意见,请协调人帮忙通知各学法小组的同修,有想揭露自己被迫害经历的,请自己写出来交给协调人,之后找能打字将初稿打出来传给当地内部网站信箱中。本想这样多少总会有同修会投稿,我再略做整理发给编辑同修就行了。

可是左等右等,就是收不到任何人的任何稿件。

我想,没有稿件发来也可能是同修想写而不知如何下笔,也可能是抽不出时间来。可揭露迫害的事不能这样等啊!既然决定做这个项目,就要尽快的把邪恶曝光,于是我决定亲自登门找同修進行采访。

同修们的配合激励我做下去

第一次我找的是一位被邪党迫害较重的同修。不但他自己遭严重迫害,他的家人还被邪恶迫害致死,搞的同修家破人亡。

到同修家一谈揭露迫害的事,同修说:我早就想揭露对我自己特别是对我家人的迫害了。多年来,每次受迫害的经历我都有记录,只是文化不高,写的很凌乱,正愁没人给整理呢!今天你来了,就交给你吧。

我把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大概过程简单的对他说了一下:第一步,咱们把揭露迫害的素材整理好;第二步把原始材料交给能做编辑真相资料的同修,由同修整理编辑成文,发给明慧;经明慧把关后在明慧网上发表。这样将当地邪恶迫害真相向全国和全世界公布,会极大的震慑邪恶,制止迫害,同时我们可利用这些真相资料在当地给民众讲真相救人。这样做,你认为如何?同修说: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是师尊让我们做的,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没问题。

我接过同修的底稿说:太好了,你能够勇敢的站出来揭露家人被迫害的经历,给我们县同修在揭露迫害这件重要事情上带了个好头,谢谢你啊!

就这样,第一次采访很顺利完成。我知道这是师尊对我的鼓励,给我增强继续做下去的信心。

回家后仔细阅读底稿,有点犯愁,因为说是素材,可根本就不成文,东一句西一句的非常凌乱。可又一想迫害真相毕竟都在里面了,同修文化不高,能把事实记录到这种程度已经就不错了。于是我静下心来,按时间顺序把一件一件的迫害事实理顺。因为是揭露迫害,文字一定要严谨、事情要属实,这样有些细节还需要返回去向同修核实。

我与同修家相距十多里地,互相跑了几个来回才把稿件定下来。

我把稿件发给编辑同修,经同修缩编成当地真相单页发往明慧,明慧网很快就发表了。就这样,我们县又有当地真相资料了。

这次采访和收集原始资料非常顺利。如何能将今后的这项工作尽量做好呢?编辑同修便给我介绍了他们自己多年来的经验。

例如,见到被采访的同修如何开口,使对方既能明白事情的重大意义,又不会感到紧张或害怕,可以这样问:有一件证实法、讲真相救人的事需要配合,就是揭露邪恶迫害的事,不知是否愿意合作?一般同修都不会拒绝的。之后就是提问题让对方回答。这样可以避免题外话,集中主题谈,节省时间。主要采访内容包括:姓氏、年龄、工作单位或住址;开始修炼大法的具体时间;修大法后的受益情况;受迫害经历和个案即遭迫害的重要事实和详细情节(时间、地点);参与迫害的人员(尽量提供迫害者个人的邪恶表现),受迫害的地点时间,并要求所有真实准确无误,等等。

有了编辑同修提的这个框框,我对以后如何采访被迫害的同修心中就有数了。

同修坚定的意志鼓舞着我

一次去采访一位女同修。她曾经被邪党拘留、劳教,遭野蛮灌食、电击,受尽恶警的残酷折磨。当我和她提到揭露迫害的事时,她说:我早就想揭露邪党对我的迫害了,只是明日复明日的到现在也没写成。现在既然需要,我会尽快写好。

我问:你对把对你的迫害真相在咱们当地散发有压力吗?同修说: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无缘无故的受邪党迫害,我们把事实真相讲出来,有什么可怕的呢?

同修没有懈怠,一段时间后就把自己受迫害的详情写出来了。我看后很感动:一个弱女子在遭受恶警不让睡觉、灌食、被拉到荒郊野外遭受多根电棍电击的折磨,硬是坚定的走过来了!真的了不起。同修信师、信法,面对看似强大的邪恶打手却没有丝毫畏惧,真让我敬佩。

在帮助同修整理系统的揭露迫害的过程中,我的怕心也在减少,在同修的鼓舞下,我也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写了出来发往明慧,实现了自己揭露迫害的愿望。

我对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有了切身体会,就想尽量把它做的更好。我发现,因为真相单页的篇幅有限,还有其他真相不能缺漏,致使在编写当地揭露迫害的文章时不得不大力压缩。为了让迫害案例能较完整的在明慧网上存档,后来我就将迫害稿件先投稿明慧网,编辑同修再从明慧网上下载压缩,用于本地讲真相。这样能使揭露迫害的稿件发挥最大的效用,也能使文章在同修中共享,减少同修的工作量。

时刻不忘同修的安全

一位大妈得了重病,在死亡边缘得到了法轮大法的救度获得了新生。在医院医生给她下了死亡判决书,让家人把她接回家后,修大法的老伴给她播放了师父的讲法录音。不一会大妈苏醒过来了,而且一天比一天好。五、六天后大妈竟然能下床了!学法炼功两个月,生活能自理了,这绝对是个奇迹!大妈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要用真名向世人讲我的故事,让世人知道大法的伟大,师父的伟大!”我用心一一记下了这段感人的故事。

大妈成了一位健康的人,她遇人就说自己的故事,证实着大法。那么大岁数的人,一拿就是上千元钱让我交给资料点救人用。

在撰写稿件时我曾和编辑同修考虑过,为大妈的安全着想,文章是否要用大妈的真名实姓?通过交流我们达成共识:大妈自愿用真名证实法,这是她的心愿。用真名能使文章更有说服力,能让更多受邪党欺骗的世人明白真相从而得救,是了不起的行为。邪恶想迫害,师父也不允许。结果此篇报道没受任何干扰的在明慧网发表。后被几个地区的真相资料转载使用,并且在海外期刊上转登,为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超常发挥了作用。

为整理这篇稿件,上百里的路程,我骑着摩托来回跑了几趟。为了讲真相,我从未觉的辛苦,我还抓紧时间,在往返路上贴真相不干胶。看到这些不干胶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内心其乐溶溶。

结语

几年来,我帮助同修整理了几十篇揭露迫害的稿件,发表于明慧网。把邪恶之徒的恶行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后,再看同修们在被迫害中遭到灌食、被烟头烫、被电击等等的酷刑迫害,都能一个一个的对上号了:哪个同修被迫害过,哪些恶警参与了迫害,使用了哪些邪恶的手段?都清清楚楚的曝光出来,在这些活生生的事实面前,有哪个邪恶之徒说他“不怕”,那绝对是假的!再加之同修面对面和警察讲真相,就使邪恶收敛了很多。

正因为邪恶害怕真相被揭露,所以他们就千方百计的要打听是谁将其曝光的。甚至绑架过被他们怀疑给明慧网投稿的同修。其实这是徒劳的,邪党封不住明慧网,恶警更封锁不住真相,停止迫害才是最好的选择!

下面让我们以师尊的讲法共勉:

“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1]

在此我真诚的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明慧网同修!感谢帮助我地编辑真相资料的同修!再次叩谢师尊,向师尊合十!向同修们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