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我是六十年代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地区一个偏僻小山村的女子,从记事起就经常生病,从鼻子尖到山根通到双眼双耳咽喉又酸又胀又红又痛,鼻子红肿滚烫不停的流分泌物,眼睛流泪怕风怕光、刺痛、象红眼病似的。严重的沙眼多次用墨鱼骨打磨,肺部畏寒,整个冬天咳嗽不止,四处寻医问药。那时候十几岁就要劳动,背着沉重的柳条背篓拣粪积肥,还要把哥哥拣好的牛马粪一篓一篓的背回家当柴烧,读初中的时候腰痛的坐不住凳子,月经量多的吓人,每次来潮都痛的打不起精神。

完成学业后,我到了江西某个子弟学校做了语文教师,成家有了小孩,除了先前的病痛外,还增添了乳腺小叶增生、卵巢囊肿、子宫肥大、关节炎、心律不齐、早搏,胆囊炎,严重的痔疮、脱肛,预约暑假动手术;美尼尔氏综合症、腰椎间盘突出症、右侧坐骨神经痛放射到了小腿,还有颈椎骨质增生痛,这些病痛时时折磨着我,性格烦躁,易怒。孩子小,丈夫在外地工作,我把母亲接来帮忙做些家务。南北方气候差异大,六十多岁的母亲风湿性心脏病、青光眼、胆囊炎、风湿性关节炎、胃病、还有美尼尔氏综合症,几种病同时发作,住進了医院,治疗青光眼降眼压,心脏受不了,治疗心脏青光眼又受不了,最后决定保住心脏,打激光稀释血液,导致一只眼睛失明。

一九九八年十月的一天早上,我准备去医院给母亲送饭,在小区门口,遇到了一位退休工人。他说:叫你母亲来炼法轮功吧,这个功可好了,刚刚传到我们这里,书上说人生病是黑色物质业力的原因……“黑色物质,业力”,我听到这几个字感觉整个身心震荡了一下,就急于想看书,他告诉我,要一周后才能到省城请到。我就天天盼,天天等,一次到同事家办事,无意中听说她有一本,我就求她借给我看看。

我拿到《转法轮》后,一路上边走边看封面,看师父法像,上完课后我就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书中,在人中不明白的现象,这里都做了解答。晚上到医院陪护母亲时我就读给她听,白天我看,晚上再读给她听。这样第三天,母亲自言自语说,怪不得我半辈子都在病中受罪,是业力啊,快办理出院手续,我要去学法轮功。主治医师还要我们自己签字作保证,出院与他们无关。

出院后我和母亲就去公园学功,炼盘腿打坐,开始单盘,无论怎么难受都坚持到音乐结束,每天都感觉心清气爽的。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炼功做腹前抱轮时,我感到了法轮的旋转,感受到了开天目。不久,全身的病痛全都翻出来了,辅导员告诉:这种症状是“消业”,不治自好,在从根上祛病。而用药物只能把病业压回去,治不了根本。从此我和母亲甩掉了药物。一次,我在月经七天后又大量流血,都是黑色的血块,流了三天,卵巢右侧比拳头还大的囊肿没有了。

不知不觉中,我和母亲身上的多种病症全消失了。母亲十几年来睡觉时都不能朝左侧卧,否则胸闷心痛呼吸困难。修炼大法后,不论左侧还是右侧,怎么睡都可以了,非常神奇。集体学法时,每个人轮流读书,她不识字,小时候做童养媳从没上过学,她先认识了转、法、轮三个字,渐渐能读句子了,三个月能看一遍《转法轮》了,后来九天看一遍《转法轮》,能通读大法其他的著作。她读大法书时,字会跳出来自动放大,她天天乐呵呵的,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我儿子当时八岁,经常跟着我和姥姥打坐比赛,我读法给他听,教他按照真善忍做人,孩子从小在法中修炼,家庭和睦,身心健康。丈夫也很支持,还要求婆母也来炼功。家族其他成员看到我们这么大的变化,也纷纷走進大法中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邪党迫害大法、诽谤师父,我和当地大法弟子進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在以后的日子讲真相,期间,有看到众生明白真相得救后的喜悦,有自己跌倒后的悔恨,在师父的慈悲救度和浩荡的佛恩中走到今天,任何魔难都阻止不住我们走在修炼路上的脚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