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出租车从电动车上撞倒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我是山东省泰安市某集团公司的退休员工,今年六十一岁。二零一二年秋天,我被出租车从电动车上撞倒在地,昏迷两个多小时。当我有了知觉时,感到正在医院做检查,听到医生说:她吐了,有可能头部还有内伤,还得做个检查。我在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没事!心里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真的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我们往往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害怕”[1]。清醒后我什么也不想、什么检查也坚决不做了,就想赶快回家。

可是有的亲人不理解,阻止我回家。因为当时从检查结果来看伤势似乎很重:面部大面积碰伤、有几处骨折,肿的很高,眼睛肿成一条缝,眼球塌陷,鼻孔一直流血,身体其它部位也有伤,两条裤腿膝部碰烂,右膝内侧青紫,但神奇的是我没有一点不适感,头不晕、伤不疼。我坚持回家,家人无奈也就依了我。

到家后,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心想得赶快炼功尽快恢复。我就让家人同修陪我一起炼功,炼到第四套功法时鼻子还在滴血,我就想:“好的留下,坏的去掉。”开始炼第五套功法时鼻孔就不再出血了,右膝内侧青紫,但盘腿也不疼。双眼都肿成一条线,但是看书清晰。我很激动:还能正常学法炼功。

第二天起床时,我感到胸闷、头胀、面部疼痛难忍,皮肤破损处还渗着清水,浑身象散了架似的,我强忍着疼痛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周围的邻居和老人看到我的伤情后很为我担心,劝我说:这伤的也不是个地方,又有骨折,你还是赶紧去医院治疗治疗吧,弄不好会出大麻烦的,可千万别耽误了。附近的法轮功学员知道后都来帮助我,鼓励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正确对待这件事,亲人同修每天陪我学法炼功,过了两天疼痛就消失了,我感到浑身轻松,好象有使不完的劲,十天左右伤疤的结痂就全褪了。熟人见到我说:“脸色比以前还好。”叩谢恩师又救了我的命。

这件事也使许多人明白了真相:一老乡向我家人打听我的伤情时,旁边一位素不相识的人说:“听说(出租车)司机拿了一大把钱去都没收,要是换个别人三万、两万的能够吗?”是这样的,(出租车)司机曾经说:“法轮功学员就是不一样,不给人找麻烦。”是啊,就连家人也没有一句怨言,而且出事后第二天就帮司机把出租车从交警队提出来了,连交警都感到意外:你们什么关系?给你多少钱?并在鉴定书上写道:“后果自负。”那句话司机曾经不安的问过我两次:“你不住院治疗,后果谁负?”我只是说:“我自己负。”

当然,也有不知深浅的人说风凉话:“有谁谁谁保护,不该出事。”迷中的人啊,俗话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规律,有几个人是一辈子平平安安、无病无灾的呢?但是出现问题时的过程和结果却截然不同,有的人有惊无险、大难不死,有的人却因为小小的一点事故就残废了甚至失去生命。不说别的,要是一般人被撞成这样得遭受多大的痛苦?得花费多少医药费?给司机增添多少麻烦?而我只是在昏迷中少做一顿饭,其它事什么都没有耽误!除了修“真、善、忍”的人能做到,这世间还有哪些人能做到呢?

要说钱呢,在我碰伤一个月后就把司机当时给家人的五百元钱和后来买的食品折合成二百元钱一块给司机送回去了,可是他过意不去,在我离开后,他又把七百元钱送给了我家人。这使我想起过去老人常说的那句话:“争着不足,让着有余。”我没有一丝怨人之意,反而感觉给人家添了麻烦,可人家总是觉着过意不去,如果世人都能这样遇事为别人着想,这世界该有多么美好啊。

在事实面前,很多人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也知道了中共造谣媒体的虚假与欺骗,有的退出了邪党,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