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身一变 流氓变官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最近大陆媒体广泛报道了一个骗子冒充清大远景规划设计研究院专家、经济学博士、教授、研究员、国务院研究室司长等头衔,前往云南玉溪行骗的事实。该骗子行骗时,市县两级领导纷纷陪同,当地媒体还争相报道。骗子带领的所谓“专家组”达八、九人,行骗时间从去年五月份就开始了。骗子能形成如此规模,持续这么长时间,可谓空前。

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中共官场是一个适宜骗子行骗的场所,也同时说明中共官场就是一个互相欺骗的场所。骗子能冒充专家、博士、教授而招摇过市,中共官员的素质也就显而易见了。

这也难怪,中共本来就是靠暴力和谎言维系着邪恶的统治。中共向来对民众就是谎言欺骗的,来一个骗子骗一下中共,不过是对中共官场的一个嘲弄罢了。其实在中共官场内充斥着形形色色的骗子,这一点中共民众早已认识到了。我们举几个由流氓转变为官员而中共至今又不敢查处的骗子。

强奸犯变身纪检副书记

原河北省保定地区蠡县看守所所长王新斋,是一个非常邪恶歹毒的家伙。中共迫害法轮功,王新斋甘当打手。一九九九年年底,王新斋指使人殴打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陈喜艳、艳霞、张光琼等,把张光琼、杨秋玲的头狠劲的往墙上撞;把艳霞等几个人踢倒,用绳子捆起来,艳霞手臂被捆破,当场昏死过去。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一个张姓女犯人看见王新斋大白天中午强奸女犯人××。事发后,王新斋被告到保定法院,看守所所长职务也遭到免职,并被判为“奸污妇女罪”。这样的丑事在蠡县可谓家喻户晓。本来按中共内部规定,中共官员一经判刑,就会随之被双开,也就是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仕途也就从此断送。可是强奸犯王新斋折腾几番后却当上了公安局纪检副书记。

杀人犯变身为“610”主任

黑龙江五常市牛家镇兴家村牛家窝棚有一个恶徒叫付彦春。十多年前,他曾在五常市红旗乡坎楞村东李家砖厂帮他的岳父吕振方管理砖厂。该恶徒流氓成性,驴脾气暴躁,经常打骂妻子,一次毒打妻子,一顿大耳光子之后,使结发之妻口吐白沫儿,倒地身亡。吕振方悲悯遗弃的外孙女儿,没有将其诉诸法律。

付彦春躲过此劫后,被其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哥哥弄到市里,几经周转,调去给政法委书记朱宪福开车。随后又调到五常洗脑班,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朱宪福在任期间,付彦春与其勾结,狼狈为奸,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据知情人透露,他花十万块钱行贿市委书记裴军,由一个打手摇身一变成“610”主任。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罪恶累累。这个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各地“610”主任就是这个犯罪团伙的地方头目。

付彦春心狠手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忍:用拳打、用皮鞋猛踢肚子、扇耳光、上抻刑、电棍电击、用三角带沾水抽、用烟头烧女法轮功学员的脸、踢打女法轮功学员的乳房和小腹等。有的法轮功学员的牙被打掉,耳朵被打聋,浑身被打紫电黑。该恶徒还经常闯进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进行调戏,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他还无耻地当众宣说:“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并叫嚣:“给你脸不要脸,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你家呀?!这是你们法轮功的人间地狱!”

最可笑的是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原五常市市委书记肖建春领着哈市七区十二县派来的人到洗脑班参观学习迫害经验。付彦春提前就给关在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开会说:“如果来检查的话,我让你们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们一定要说吃得好吃得饱,不打不骂,都是说服教育转化的。”检查来时,付彦春逼迫法轮功学员唱歌颂恶党歌曲,国保大队恶警战志刚站在旁边给录像。法轮功学员卞维香被用一辆黑轿车拉出去录像,恶徒们摆放一桌酒席,强迫卞维香必须说法轮功学员吃的好,有肉有鱼。还强迫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手拿着筷子笑。

流氓变身为“610”主任、“爱心家园”负责人

南京下关区有个专门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对外谎称“爱心家园”,实为迫害无辜公民的黑心家园,设在南京下关区唐山路17-2号。所谓“爱心家园”的主要负责人就是南京下关区“610”主任程东晓。

程东晓原本是个地痞流氓。早在一九八六年在南京东车辆段当列检员时,他就因流氓举动被人当场抓获,在职工大会受到点名批评和处分,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流氓事件。在单位职工的责骂与取笑声中,他无脸再呆下去,只得找关系调离了。多少年过去后,他却在中共官场上发迹,做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的高位。

他负责的这个罪恶的“爱心家园”还编写了一本专门毒害法轮功学员的杂志《心灵驿站》,该杂志由中共的所谓“反邪教协会”(实为中共邪教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邪会”)及所谓“权威人士”把关当顾问,此杂志的编委会主任就是他程东晓,他也俨然成为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家。能将流氓耍到这种地步,可见程东晓的邪恶无耻与流氓伎俩。在中共官场上摸爬滚打一番后,他的流氓本性越来越强,流氓手段变得更加隐蔽。例如,他曾与一误入歧途的女人形影不离,连外出都要带着,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他还请什么专家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一个昔日的流氓,今天变成专门迫害好人的中共高官,还能编著杂志,指派中共专家散布荒唐理论,真令天下人耻笑。

更为荒唐的是,这个所谓的“爱心家园”还被中共恶徒恬不知耻地宣扬到了国际上。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美家庭基金会的国际教派研究协会举行二零一零年度国际会议。当日晚间的一个研讨会上,中共伪学术专家程宁宁、王文忠、陈青萍分别做了“研究报告”,讲述所谓“关爱、转化、教育中国邪教成员”。在发言中,程宁宁展示的图片正是南京市下关区唐山路上的这个邪恶的“爱心家园”。

中共官场为何如此多的流氓变身为官员的事件?《九评共产党》在揭露中共的罪恶时揭示了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其中有三项是:邪、骗、痞。上述几个恶徒的身上正充斥着这三个基因。那么中共为何不对这些骗子进行彻查?一个原因是中共官场上盛行骗子,骗子能一路高升,因为有更会行骗的高官罩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极尽邪恶地将中共的流氓无耻发挥到了极致。在这方面,稍微有点良知的人都会选择放弃,可是这正成了这些流氓对好人逞凶、对中共献媚的机会。所以从本质上讲,中共正需要这些流氓官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