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下面的“金耳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前几天晚上开会快结束的时候,我往椅背上一靠的瞬间,无意中发现前排椅子下面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脑子马上闪出一个念头:谁丢了耳钉——那亮度,那大小和形状,分明是金耳钉。可转念一想,有谁会这么粗心呢,不是吧;要么是前几天开会时谁丢的吧,反正我也不想贪污,我会拾金不昧,接着贴出招领启事,失主说不定还会对我刮目相看呢: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我希望人家评价我时这样说。好吧,我要捡起来,我旁边左右都有人,不方便弯腰啊,面前还有一排小桌子嘛,我就趴在桌子上用脚在下面摸索着够,想用鞋把它勾过来,试了两次够不着。

会议结束后,人们陆续走出去,我站着不动,等他们空出座位时候,我钻到桌子底下去够金耳钉,当我的食指和拇指捏起金耳钉的那一秒,我就知道我上当了,抽身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的同时,扫了一眼手里的“金耳钉”——一个扎口袋的稍微扭曲的金属圈,啊,太羞辱!太失望了!接着有个声音传过来,什么东西掉了啊?我装作没听见,不好意思吱声,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把那个小东西放進口袋走出会议室扔进垃圾桶。

一路上我的脑子没闲着:太丢人现眼了,是我的眼睛欺骗了我,还是我的心呢——真是见钱眼开,自取其辱!发光的就是金子吗?不是!纯粹是假相!迷惑的双眼,肮脏的内心,自己对金子的强烈的执著,其实这一关已经没过去了!

回想起自己平时喜爱金银首饰,爱逛首饰店,抽空去逛楼时也总是不自觉的往首饰柜台多瞅几眼,很恋恋不舍的样子。年前还上金店换了一副新耳钉,之前还用自己的戒指给婆婆换了一副耳环,过后还拿这来人前说事儿,无论在常人还是同修面前着实显摆了一番,求得几句赞赏的话来满足自己的执著和欲望:你看我这个当媳妇的多孝心,自己还舍不得再买,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婆婆自己就没的戴了,我做的多好啊。别人就会这么夸我说:你做的很好啊。当时心里就很欢喜啦,觉得自己对这些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东西已经看淡了。

其实从根子上挖出来,都是自己强烈的显示心理掩盖着自己对财物的执著心,还有怕心和求心,别人问什么东西掉了也不敢说,怕人家笑话,很要面子;戴上耳钉好看啊,就是虚荣心;求人家说好听的话,还打着大法的旗号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这些都是强烈的常人心,非常不好的心。

出家人连要饭碗都不能执著,而我的执著心该有多强烈呢,搬块金砖就能上天吗,满耳朵都订上金子不还是个常人吗。修炼到了今天,一个小小的金属圈却暴露了我真实的心性,有什么好显示好执着的呢?师父为了救度我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替我们承受偿还着巨大的业债,要求我们正念正行,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迷惑的众生,兑现史前的誓约!而我的做法和心性偏离的太远了。绝对不能愧对师父,坚实走好自己证实法救众生的每一步路。

初次写稿,点滴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