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正法修炼路 感念师父救度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于二零零五年接触了大法。起初,从同修手中接过大法书,刚开始看时,心想,这书写的真好,都是叫人行善积德,事事为别人着想。心中寻思,佛教书也是叫人行善,一直以来,家中供奉、口中诵读、心中信仰的都是佛教的东西。一时间,并没有真正领会这部大法的高深精妙。

几个月后再次遇到同修,她问我书看了吗?我说没看多少,她见我并未悟到,便告诉我哪天有空去她家。几天后我去了她家。她让我亲耳聆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顿时如醍醐灌顶,心中彻底的被震撼!回家后,迫不及待的一连听了许久,越听越爱听,越听越割舍不下,心情十分激动。这次我再捧起大法书就放不下了,被师父这部宇宙大法的法理彻底敲醒了。

这完全不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啊,师父多慈悲呀!知道我心中对佛教还未真正放下,当夜,师尊便点化我。梦中,清晰的听见师父说“佛管你,我李洪志也管你!”铿锵有力,至今言犹在耳。我想要找的真正大师我找到了。因为,以前信佛没有一个真正的高人指导,并且,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同,今天他这么说,明天他那么说,整天被搅的焦头烂额。直到有一天心想,我要能找到一个真正的大师就好了,我就信他一个人。以后就谁也不听不信了。现在我找到了。回想当时高兴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次日一早,我再没犹豫,将家中供奉的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烧毁,坚定信念,跟随恩师真正在大法中修炼。从此,我每天如饥似渴的抓紧时间学法,踏踏实实修炼,我没有过多杂念,也不抱任何有求之心,只是认真每天通读大法,越看越觉的师父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敲在心上,越看越觉的其中真理显现。每日忙于生计奔波于世,每时每刻为了生存疲于奔命,最终得到了什么?只是虚无的名声和生死带不去的粪土金钱,真正能够改变命运的,真正可以让我脱离苦难,远离人世烦恼的,只有这部大法!只有本着这颗心,按照师父的法理,认真修炼,才有可能回到原本属于我们的家!尽管我得法之时中共已迫害大法多年,但是从我拿起大法书那刻起,决心真正做个修炼人,就信师信法,对师父所讲所言,没有半点疑虑,坚信不疑,也没有丝毫惧怕和担忧的感觉。

我得法不久,母亲也开始走入大法修炼。我的母亲在二零零二年被诊断出患有胃癌,已经通过手术切除三分之二左右的胃,医院给出的诊断是:虽然手术十分成功,但是一般这种情况生命时限不过也就三、五年左右。主治医生的建议是,最终也要靠化疗来维持生命。但是鉴于她已经有六十四岁高龄,她的身体并不一定承受得住化疗带来的各种副作用。我又到处打听,得知有一种中药可以代替化疗的功效。当时,我的家境并不宽裕,为了能够抓起一付药的钱,也是四处筹借,甚至典当首饰。但是吃过二十几付药,最终也没能控制,癌细胞已经扩散至乳房。期间,她也经人接触过基督教,也奢求通过这些来改变命运,延长寿命。可是都不见有用。于是我得法后就鼓励母亲看看《转法轮》。我边劝她,边发正念,希望师父加持,清理她背后的空间场,希望她可以快点走入大法修炼。过了几天,她就突然想通了,也要求看书,说“好吧,那我也看书,这样咱俩学的一样,谁也不影响谁。”我当时的心情难以表述,我知道她突然想走入大法修炼,一定是慈悲的师父给予了加持。我满怀感激。她开始学法后不久,师父就为她净化身体。她身上开始出现大面积不规则的红色疙瘩连成片,然后又很快消下去。同时,她出现了便血便脓的现象。我还是每天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告诉她这是师父慈悲,替你清理身体。她也能够很坚定的信师信法。此后,又经历了多次相同的状况。渐渐的扩散到她乳房的肿瘤消失了。在这期间,她还有少量的月经出现。我越发充满感激,师父书中所讲到的许多法理,在母亲身上都奇迹般显现了。

看到母亲的情况,我更加体会到这部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早年有头痛的毛病,在母亲逐渐消除病业的期间,师父也开始为我消业,清理身体。最为严重的一次,我头疼的起不来床,但心里清楚,这一定是师父在为我消除业力,要彻底清除我头痛的毛病。就在实在头疼欲裂之时,我还是求师父能够减轻点我的痛苦。心中只是这么一想,头就立马不疼了。这些年,随着学法的深入,备受师父的恩泽庇护,心中也觉的愧疚,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实在太多了!

转年,在同修的帮助之下,我也开始走出家门,向更多人讲述大法的真相,希望有更多人知道,明白这部神奇大法,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但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能够象现在一样坦然不动。有次晚间我出去贴真相粘帖,贴完一张,转身要走,一看对面有人经过,就觉的害怕,好象他一直盯着我看,我就匆匆走了。可是边走边觉的刚才的状态不对,我是在告诉世人真相,做着正义的事情,我为何要怕?我边发正念心里也默默祈求师父帮助,希望可以去掉我的怕心。当天夜里的睡梦中,我就很清楚的感觉到,好象有一只大手,進入我的胸腔掏走了什么一样。我感到一阵凉风,瞬间清醒了,悟到,这一定是师父拿走了我的怕心。从那以后,我不再会轻易因为周围的一些干扰而动心,最初的惶惶不安也彻底消除了。

待到二零零七年,母亲她也和我一同走出家门,开始面对面的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真相。这几年可以算是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

在走出家门讲真相期间,也发生过许多状况,但是只要每一次正念足,心念正,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都能化险为夷。有一次,我看见河边有个年轻人在钓鱼,我便上前和他讲真相,他听过之后,也认同大法,决定退出团、队。此时他边笑边说“大姐,你走吧。”说着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掏出了警察证给我看。我心里也并没感到害怕,还十分平静的对他说:“你能够分清善恶,选择好的未来,并且不同流合污,保护大法弟子,会有福份的。”我知道,大法弟子只要内心坦荡,摆正这颗心,随时都有师父保护的。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少年讲了真相,随后开车来接他的家人追上了我,咄咄相逼,追问我对孩子说了些什么。我的心里也没有半点不安,依旧平心静气的和他讲真相。那人当时十分气愤,拿起电话扬言要报警,我口中一边和他说着大法的好,心中一边求助师父加持,果真,他的电话就是打不出去,只好让我走了。类似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只要最终坚定正念,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及时正念清除邪恶因素,一定都会化险为夷。几年来,我也深深的知道我们也就是跑跑腿,动动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始终都在我们身边保护着。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还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争斗心,妒嫉心,每每因为一些生活琐事,暴露出了自己还是有常人的情绪和心,事后就觉的愧对师尊。女儿在母亲跟前总是格外骄纵的,我对母亲也总是不够耐心。她年纪大了,而且没念过什么书,许多字不认识,读书时间的次数多了,心里就有些不耐烦,说话声音也大了,态度也十分不好。与母亲一起外出讲真相,她年岁大,走路自然比我慢。有一次我想我先慢点走,她随后就会赶上来。结果走了很远回头仍不见人影,我心又急了。回头去找她,来来回回,几条胡同的找,最后找到她时,心里就有抑制不住的火,和她理论。过后也知道自己不该向外推,凡事都该向内找,自己有哪些不足,应该多些耐心。作为一个修炼人,与同修相处,都要做到平心静气,不动任何心,更不能因为一点小事轻易动怒。像我这样是一个修炼人该有的状态吗?

对于丈夫也是。夫妻生活的问题很难把握。最初看见明慧网上一篇关于修心断欲的文章,我便走了极端。我把文章拿给他看,提出以后我们之间就停止夫妻生活。丈夫当时很平静的问:“我要是不让你修呢?”我当时很坚定的说:“我放弃什么都不可能放弃修炼这部大法!”此后因为他长期在外地工作,我们自然也就搁置此事。但是每次他回来,我心里就很怕他提出那种要求。有段时间他工作告一段落,回到家里,却经常和朋友外出喝酒到半夜才回来。每次看见他喝得醉醺醺的,我心中很是生气,跟他好说也不管用,就常和他争吵,甚至想要离婚。虽然心里清楚这并不符合法理,但是心中的怒气唆使,话还是说出了口。心里想着,我再也不管你了。一天晚上学法,就很清晰的听见一个声音说:“你不能不管他!”我顿时醒悟,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我这样只一心想着自己修炼,却不顾常人生活,破坏了家庭的和谐,没能和他好好沟通,只强制性的去解决问题,也是不正确的状态。

随后我与同修切磋,同修也告诉我,不能一味的将他向外推,这样是不对的。于是我有所改变,学着顺其自然。也许心中还是很担忧这方面,虽然大部份时间我们是两地分居,但是心中仍旧放不下,不能很平静的对待这个问题。每次他回来,还是很害怕他提出要求,不懂得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绝对化的处理方式,会让他逆反,将他向外推,这不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做的事;但是若是一味顺着他的意思,我心中又觉的难过,因为我想要真正做一个修炼人,按照修炼人应有的标准要求自己。两方面的对立挣扎,在这份情中反反复复,却找不到正确的出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当我再次学到师父讲的关于夫妻生活的问题时,我明白了,一直以来我过份的担忧也是一种执著,也是应该去掉的。其实若是我端正心态,对他也会起到制约的作用。我越是怕他提出要求,他越是会这么去做。这不就是我的怕心在作怪么?自己没有放下,执著于其中,才会一直有这样困扰。作为修炼人,我还是带着常人的感情去看待这件事,拒绝吧,害怕伤了他;顺从吧又怕影响自己。面对问题没有向自身找自己的不足,却想着离婚一了百了。这不是逃避问题,害怕面对么?这些不都是修炼要去掉的么?当我明白这些以后,夫妻生活这方面的问题就很自然的解决了。还有,他因在外地工作,经常通电话就会忍不住询问一下他工作怎么样?他有时心情一烦躁,不愿多说,就会扔一句过来:“工作上这些事,你不要参与。”他的语气重了,我往往就忘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就又抱着常人的心态,想着:你怎么这么和我说话,我好心问问,关心你,你还不乐意。这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挂掉电话,忿忿不平,总也没能真正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作为一个修炼人,为什么要干涉常人的交际应酬,工作進展?这不还是放不下常人的利益吗?还是想着自己不能吃了亏。作为一个修炼人,别人也许还没有生气,自己倒气得够呛。这些心,这些负面的情绪,不都是干扰我更進一步提高的魔吗?都是应该摒弃的!面对这些情,常人之间的利益,始终都没有做到坦然的对待。自己从得法,学法到现在,还有这些常人之心时时困扰,实在是不应该,以后一定要多向内去找,把这些人心都去掉。

自我得到大法之后,从中受益颇多,不仅我和母亲自身的身体得到了很好的净化,连同支持我们学法修炼的丈夫、女儿也在大法中的受益,如今家中没有半粒药了。我们若是外出讲真相,丈夫在家,就会主动把饭菜做好,还会特意顾及开饭时间不要影响我们发正念。丈夫如今虽然没有真正修炼,但是抽空也在认真学法。女儿也时时把大法书带到学校读。

母亲重病的那几年,家中拮据,生意失败,外债累累。但是,因全家都知大法好,明真相,家庭经济有了很大变化。丈夫开始接触曾经一窍不通的行业,慢慢还清了外债,手头也宽裕了。这时我早就有的一个愿望——成立资料点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花,终于在二零零九年实现了。在同修的帮助之下,终于可以自己制作证实法讲真相所需的一切资料,不用再象以前一样等着靠着同修拿资料了。这样为同修节省了许多时间。在制作资料的过程中心性上有了提高和魔炼。因为在制作资料时,心中稍有不静、急躁,就会出现干扰,如,做错资料,打印机出现问题等,不能顺利工作。我想无论什么时候,尤其在做大法的事情,都要认真,有耐心。

我总想把自己在法中所感受到的这些写出来,但是往往又受到人心干扰,特别是感到自己还是个新学员,就以各种借口一而再再而三的搁置了。如今真正开始点滴回忆,着手去写,才发现,想要用人类的浅白语言来形容这部大法的深奥,来叙述这部大法所带来的一切,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那是远远不够的。师父为弟子所做的一切,绝不是只言片语可以叙述的。真正措辞想要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才发现,这是有多困难。这修炼中的玄妙,除非亲身感受;师父救度的恩情,除非亲身体验,否则,通过这短短一篇,用再多华美辞藻也无济于事!希望有更多人快点来认识这部千载难逢的宝贵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