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旧势力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没有师父的呵护是无法走到今天的。

(一)入道得法

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学法的,当时我并没有修炼,因为我没什么病,身体很好,另外,我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从小就被邪党洗脑,不相信世上有神佛存在。当我发现我们单位与我同桌办公的同事由于炼了法轮功,身上出现了奇迹,由原来一身病,炼功不到半年,没吃药就全好了,我感到很惊奇,觉的这功这么厉害。同事叫我炼,我说,这功老是佛啊神的,我听着觉的扎耳朵。那时我还以自己是个无神论者而自豪。后来同事又说:你不炼叫你家大娘(我母亲)炼吧。一说叫我母亲炼,我来精神了,因我母亲一年犯好几次半身不遂,给我的生活、工作都带来不便。母亲不识字,必须我给她念书。一念,我知道这本书很好,但我不相信人能成佛,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一个人跟我说:老师,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呀?我听了真伤心!什么话都没跟他说。”我就是叫师父伤心的那种人。

随着学法的深入,慢慢的脑袋开了窍了,由不想修,到为兴而修,由不信到坚定正信,由留恋常人生活不愿意成佛到正念正行向无私无我的境界跨越。

(二)破除旧势力的险恶安排

第一件事。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六点,县国保大队一行五人突然闯入我家,把我强行绑架。就在我被绑架的前几天旧势力有意做了安排。事情是这样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诬陷,大法弟子被迫害后,当时的辅导站站长怕心很重。同修们有事找不到主事人,几乎人人自危,一盘散沙。二零零一年师父就提出让大法弟子发正念。因为当时没有人愿意出面协调,我们地区的学员大家发正念没有形成整体,各发各的,怎么发的都有。于是有同修说,你给总结几句话,咱们统一发正念的内容不好吗?那才能有力量。同修的意见关系整体,我很受感动,于是我就根据当时的情况总结了几句话发到各学法小组,建议大家针对本地邪恶发正念时都按我写的那几句话发。

事隔不到两天,突然有三个同修找到我,言辞非常激烈,意思是:你有什么资格指挥大家?不听我的解释,以强势压人,不欢而散。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三个是辅导员。我回家后越想越生气:同修被绑架了找你们,你们不敢站出来,整体有事你不管,今天有人管了,你们却忿忿不平了。没本事跟邪恶干,倒有本事治同修!我当时心性也很差劲,好象根本没有找到修炼的门,只有为大家付出的热心,还觉的修的好。现在想起来真惭愧。事情发生后静不下心来了,法也学不下去了。就在这当口上,我被绑架的。这就是旧势力的险恶安排。它给你制造间隔,叫你埋怨他们仨,叫你恨他仨,他叫你内部乱起来。正如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的:“大家知道,旧势力的目地不就是让这些小丑们搞起这场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吗?”

这时我躺在大牢的通铺上思索着事情的前前后后。首先我排除我被绑架原因不在三位同修身上,这只是邪魔制造出来的一种假相,从而叫你恨他们一辈子。这时我心里非常清楚,我修炼路上出了偏差,有了漏洞,但是苦思冥想不知漏在哪里。这时师父的法打过来:“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暗下决心,从新做好,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

看守所的一切监规我一概不执行、不配合,正念正行。凡是能接触到的人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让他们得救度。我主动提出要与国保大队长直接对话。师父给我智慧,我心平气和的给他讲了法轮功受迫害的来龙去脉。他听得很入心,心服口服,看得出来,他的随行人员向我投过来的是赞许的目光。四天后,把我叫去,让我办出狱手续,但叫我写“保证”(即放弃修炼的保证)。他们摆好了架势,真是象三堂会审啊。我面对三个局长,一个国保大队长,此外有我的亲人、朋友。他们联合起来,用哄骗、用威胁、用压力、用情感,我都不为所动,最后我只说了一句:“‘真、善、忍’的原则绝对不允许(放弃修炼)。”然后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到了第二天就把我放了。

出来时间不长,师尊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发表了。师尊讲:“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再一次证实了师父讲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2]我从看守所出来后,那个旧势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一天孩子回家告诉我,今天碰到辅导站的某某人了,她幸灾乐祸的问我:“你妈出来后你爸闹了没有?”我听后真是哭笑不得。这时又有同修告诉我说:你被绑架后,我给他送信儿,让他给你发正念,他都不发。我从法中明白,我们的修炼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们是一个整体,无论整体上出现什么事情,只要有人愿意为整体付出,我都会去配合、圆容。

师尊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中讲:“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

第二件事。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晚,我与同修一行五人开着汽车到村里挨门挨户送真相资料救人。本计划做四个小村,当做到第二个村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一个同修被绑架(当天已闯出来),汽车被抢劫。这时有同修表示关心,前去了解情况后,有人就在同修和协调人中大肆宣传:“她为什么不面对邪恶而叫新学员去,她为什么没被绑架?”导致一些不明真相的同修相信了这些不实之词,也跟着议论纷纷,愤愤不平。这就是个别人由于人心重、被魔利用、妄图在同修里面制造事端、制造间隔,影响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这就是旧势力的伎俩,有意搞了这么一个圈套。那天晚上出事后,我们五人全都分散开了,谁也见不着谁的面,谁也不知道别人的情况,各自做各自认为重要的事:有发正念的,有藏资料的,有找支书的,有面对邪恶的。我不知甲乙的情况,甲乙不知丙的情况,丙不知我的情况,丁也不知甲乙的情况,等我与甲乙各自藏完资料后我去面对恶警时,丙去村里找支书去了,等丙再次返回出事地点时,我们四人已经离开那里,丙回来后,一脚踩入陷阱被绑架了。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对任何事不盲目指责、批评,遇事要冷静、沉着,求师尊呵护,正念强,正念正行,那个旧势力它不让我们提高,妄图看我们的笑话,可是它高兴的太早了,它哪里知道师尊在全力帮我、悉心照顾着我,法理不断的往大脑里打:“他把你搞的越臭,轰动的越厉害,你自己承受的越大,他损的德越多,这些德都给了你了。”[3]

(三)救度众生是我的本份

从法中明白,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是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回顾十三年的反迫害、十三年的讲清真相促“三退”,十三年的救度众生的经历,有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坐过牢,進过派出所,关过国保大队,有过家庭的打骂甚至动菜刀;有亲朋好友的不理解和远离;有社会上的议论纷纷,白眼、冷脸、说风凉话;在入户讲真相有往外推、往外撵的、说难听的、骂街的,但也有连声道谢的、端茶送水的,甚至要留下吃饭的。

1、去乡村入户面对面讲真相:我所在的县有四百四十几个村,其中有四百个村留下了我的足迹。不论是烈日炎炎,是冰天雪地,还是泥泞的田间小路,都没有阻止我的脚步;不管风雨交加,还是大雾弥漫,我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我的心中装有一念:不给自己留下遗憾。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救人的形式主要以散发真相资料为主。从二零零九年开始逐村挨门入户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效果良好,心性得到了磨炼,心的容量拓宽,增加了吃苦的耐力,历炼了救人的意志,加快了救人的步伐。

记的在二零一一年的新年前,我与同修入户讲真相,進屋后,看到屋里坐着两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大哥,刚说几句话又来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哥。我们说明来意,户主一听说是法轮功,立马往外推我们走:“你的书我们不看,年画我们不要!”气氛十分尴尬,一边说一边撵我们。我与同修不为所动,因为遇到这种场合太多了。心里边发着正念,边不慌不忙的实实在在的坐到了他的炕上。我说:您先别急,咱们有事慢慢说。户主先开口了:“看见了吗,我们三个人都是党员。你们跟党对着干,电线杆上贴的标语都是反党的。”看他说话的表情,对法轮功十分反感。第二个人又接着说:你们反党,还有比共产党再好的吗?我活这么大岁数,没有比现在再好的了。你们干点嘛事不比这好啊!第三位大哥又抢着说:共产党有功,清朝政府腐败无能,八国联军進驻中国欺负中国人,外国人把中国人与狗不能入内的事儿谁不知道?日本鬼子進中国,南京大屠杀,是共产党打的天下,把日本人赶出中国的;解放战争时期,国共两党三年内战,是共产党把蒋介石赶到台湾的……。我面带微笑说:“三位老哥是共产党员,我们俩也不是国民党员,这个屋里的五个人曾都是一条线上的。咱们今天敞开心扉说真话、心里话。共产党有功有过咱不评论,今天我们姐俩就是出来救人。我们今天给你们说了,您听、您信是你们的福气;不听不信,作为我们都是一块土地上的人给你们讲过了,就问心无愧了。首先我们来看看,目前共产党腐败不腐败?一九八九年北京的爱国大学生们反官倒、反腐败反的对不对?可中共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大学生,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是不是事实?那些纯朴善良的孩子们满腔爱国热血,死的冤不冤?共产党的干部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是不是事实?共产党口口声声讲‘实事求是’,五七年搞的那场‘反右’运动,先让知识份子提意见,搞大鸣大放,那些实在的、老实的爱国人士中肯的讲出肺腑之言,自己一夜之间成了大右派,全国伤害五十五万人,都是国家的精英啊!这些人受了二十年的歧视,冤不冤?五九年~六二年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全国饿死四千万人,中共自己都说了,根本不是天灾,纯属人祸;十年文化大革命挑起群众斗群众,打砸抢,人与人互相残杀、夫妻揭发、父子反目,我们不都是见证人吗?共产党执政六十年,欠下了八千万人命!今天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的佛家修炼法门,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信不信这是个人信仰问题,修炼法轮功不但不违法,还应该受宪法保护。电线杆上的标语是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被劳教、关大牢甚至生命危险在告诉大家‘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那是为了救你们的命啊!共产党的大限已到,他的寿命就这么长了,共产党灭亡是天意,天意不可违。你是共产党员,你就是它的一分子,不脱离开它,它灭亡的时候,你不危险吗?三位老哥,因为我炼法轮功相信真善忍,敢说真话,才把事实真相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这个党退不退,要不要为您自己的安全着想,您自己拿主意,我们只是为您担心、着急……”我的口气亲切但严肃,使他们不得不思索。紧接着户主抢着说:“行!行!行!只要对我们有好处就行,你说怎么办吧?”我告诉他从思想里想想当年我入的这个党现在退出了,不是它的一分子了,它有什么灾难与我无关了,远离我了。用小名、化名、真名退都行,心里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三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真相小册子及一些其他资料也都收下了。最后还要留我们吃完中午饭再走,我们谢绝了。

2、给国保大队长讲真相:二零零九年我县同修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我突破怕心,毅然去找国保大队长要求他放同修。到他的住处就敲门。来开门的正好就是大队长本人。我说明来意,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他拦住了我说,有事咱们到单位去谈。没让我進门。

回来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向内找:喔,基点错了,带着为营救同修而营救的想法是不够的。抓紧学法,调整好心态,星期一我又去找他。正巧我上楼他下楼,他说:局里开会,要我马上去。我又白去一趟。等了几天我再去找,见他开着汽车正往外走,我紧走几步堵住了他的去路,说:停下!我说几句话你再走。他打开车窗说出去办事,我告诉他被绑架的同修是冤枉的,信奉“真善忍”没罪。为了你和你的全家都有个美好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在对法轮功的问题上,请三思!说完我退了一步说:走吧!

过了一段时间同修们切磋到国保大队面对面讲真相,有同修不同意,当然是考虑安全问题。师父讲过就是特务还救呢,何况他们国保大队所有人员都是不明真相的,也是受害者。有一天我和同修一行四人又登上了国保大队的大楼。这是我第四次去国保大队。其他同修在家发正念。我们有说有笑,心平气和,拉开了讲真相的序幕。国保大队长提出了许多疑问,如:你们师父是人还是神?法轮功为什么不是邪教?你们把我全家的情况贴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甚至弄到网上……。我把这些疑问和顾虑都做了解答。最后他很友好的把我们带去的真相资料、光盘、小册子、《九评共产党》、都收下了,并同意“三退”。

(四)向内找柳暗花明

最近在我家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儿子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晃儿子到了婚龄。在我没操心的情况下他自己找了一个对像领家来了。全家人挺高兴。交往了半年了,发展也很正常。突然一天早晨,儿子对像不高兴了,面没见,招呼没打,推开门自己走了。儿子知道后追了出去。过一会儿子回来了,我问他怎么回事,儿子说“他在我手机上发现了别的女孩给发来的信。”表现上好象是有第三者插足。为了缓解矛盾,儿子领着女友出去旅游了一趟,回来高兴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这次儿子大动干戈,女方更不示弱,眼看事情就要闹大。我马上警觉起来,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绝非偶然。向内找,我哪里做的不对呢?儿子为什么犯同样的错误?我肯定有迟迟放不下的东西。冷静思考思考吧。师尊点给了我:我对儿子不善,经常训斥他,对儿子瞧不起,看不上他,对儿子的情太重,几年来一直没有放下。于是我立即暗下决心“一定改正”,就是这坚定地一念,儿子的矛盾化解了,由疾风骤雨瞬间转而风平浪静。

另一件是丈夫的事。一天晚上,丈夫去公园遛弯,每天晚上十点后才回来。可那天九点多就回来了。我问今天怎这么早回来?丈夫回答说心脏不好受,胸部发闷,一头扎在床上不敢动了。瞬时家里气氛紧张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展现在眼前,我马上向内找,同时发正念。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首先发出强大的一念:“任何事情都别想干扰了大法弟子做三件事,特别是更不能干扰大法弟子救人。”因我与同修有约定,每天上午出去救人。我连续发了三次正念,第二天一早,丈夫什么事也没了。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以上是自己修炼大法、救度世人的部分经历与体悟。我还存在很多不足之处,例如,有比较重的安逸心、显示心、干事心,不爱听取别人的意见,还有对名、利、情的执著,善心不够,等等。但我有决心彻底归正自己,真正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衷心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对我提高心性方面给予的帮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