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顺义区年轻夫妻双双被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顺义区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威,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新安劳教所二大队,遭受残酷的迫害。他的妻子苏丹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目前还在遭受非法关押迫害。

刘威,化名小段,被非法关押在大兴新安劳教所二大队,遭受残酷的迫害,主管恶警张海生是二大队副大队长,曾用多种卑鄙手段对刘威洗脑诱骗,又以“侯永春、王雨、郭玉兰等大法弟子,他们已经把你说出来了;你的妻子苏丹也已经‘转化’了,你做的事她都告诉了我们……”等谎言,诱使刘威上当,刘威根本不为其所动,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制止恶人行恶。

刘威的妻子苏丹,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至今坚持不配合邪恶,根本就没“转化”,王雨已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被父母接回家中,身体上有明显的被长时间用手铐铐过的疤痕,身上有腐烂,用绳子捆绑过的疤痕,并且走路有明显的不正常,不能长时间行走。

侯永春被非法关押至今,家人得不到音信。

家住顺义区裕龙六区的法轮功学员刘威,三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遭北京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善良的妻子苏丹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十几年里反复遭到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顺义区光明派出所警察及当地居委会又合谋绑架苏丹。当时苏丹一人在家,光明派出所的三名警察突然强行闯入苏丹家中,将苏丹强行绑架并非法关押到顺义看守所,期间恶警动手殴打苏丹,致使苏丹多处受伤。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苏丹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苏丹被分到四大队遭受变态的酷刑虐待,每天被强迫端坐在儿童椅上十八个小时,而且被逼迫挺胸抬头,两手平放在大腿上,手脚不能随便动,必须得保持一个姿势,连吃饭时都不能离开椅子,没有任何自由活动时间。姿势稍有移动,恶警安排的三个“包夹”人员(通常是吸毒、卖淫、偷盗、赌博等犯人)就会使用暴力“规范”她,实际就是推搡、殴打、体罚、精神侮辱等等,曾关“小黑屋”的酷刑折磨长达七个多月的时间之久。

从二零一二年二月中旬开始,北京女子劳教所更加重了对苏丹的迫害,除原来的三个“包夹”外又增加了两个“包夹”,继续强迫苏丹每天坐儿童椅,长时间让苏丹盯着窗外明亮的地方,不准扭头,不准闭眼,否则包夹们就“规范”她,造成苏丹眼皮发肿,眼睛总是不自觉一眨一眨的。由于长时间坐儿童椅,再加上不让买水果,营养不良,致使苏丹眼睛肿胀,排便困难,五天左右才能排便一次,有时便血,原本健康活泼的她被迫害得非常虚弱、面容憔悴。

苏丹的家属于四月下旬向北京市劳教局监察处的于志成反映了苏丹遭体罚虐待的情况。于志成责成北京市女子劳教所监察科的科长郭兆凯调查。五月十一日郭兆凯召集苏丹家属和劳教所的相关管理人员座谈,在座谈会上又是拍照又是录像,给出的结论是苏丹坐18小时儿童椅的情况不存在,女所里不存在对劳教人员的打 骂体罚。其中一个女科长还威胁说:“接见是劳教人员的权利,不是家属的权利。”

家属不断努力,突破种种刁难,对迫害苏丹的恶警的控告立案,并拟开庭。本来提起诉讼的时候,顺义法院按照有关规定,拟在顺义法院开庭。然而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却不让当事人苏丹本人到庭,法院“拗不过”劳教所,和劳教所“协商”,最后同意劳教所的要求,把开庭地点设在劳教所内。而七月十三日开庭那一天出现了十分荒唐的一幕:法院的人竟然告诉律师说,劳教所不具备开庭条件,连个记录的地方都没有,今天的开庭取消,开庭时间和地点待定。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苏丹的丈夫刘威遭北京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劳教,目前被关在新安劳教所二大队。

新安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刘国玺,原来是团河劳教所三大队队长,因团河劳教所改建,2010年6月9号,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两个大队转到新安劳教所。刘国玺自1999年7月以后,一直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由于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逐渐从小队长升到大队长。他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辱骂。在他做大队长期间,对多个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强迫灌食,长期绝食的于溟,曾3次被关押在团河劳教所,被长时间灌食。他所在的大队对多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隔离、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等。

'北京新安劳教所恶警刘国玺'
北京新安劳教所恶警刘国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