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工产品背后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一直强迫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被关押者进行奴工劳作。以下是我了解的事实。

一、天津凌庄子女子监狱

二零零五年,我在凌庄子女子监狱所从事的奴工有用各种漂白或染色的玉米叶子和其它树叶制成的各种手工艺品,这种被化学原料加工过的叶子毒性特强,对人的呼吸道系统伤害极大,对皮肤也有很强的刺激。有的人因为不停的干这种活,手指肚脱皮,显露出嫩肉。虽然疼痛难忍,但也得不停的去干,每天都在超强度、超紧张的氛围中被奴役着,每天也都在担心着完不成数量。

后来,就干起了渔网子的活。每天用臂力和手指拽线丝,手指被刺出口子,时间久了就磨出厚厚的茧子,因超强度的劳动,累得我心慌气短,就好象连接心脏的线一不小心就会断,一直干到夜里两点多钟才睡觉。其实,奴工产品的活还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但其摧残人性和迫害正信的手段是一致的。

二、天津板桥女子监狱

据多位法轮功学员回忆,在劳教所期间,整天是精神紧张,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让说话。刚到劳教所时,整天坐在马扎上,上厕所都得有人跟着,每天强制看邪党新闻,看完后必须写观后感。过一段时间之后,就没白天黑夜的干活,就是择豆子,还得装卸一百斤一袋的豆子。有时还得从楼下扛到二楼,有时累的把腰都有压弯了,疼痛难忍,完不成数量不让睡觉,干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是很正常的。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让她在下雪天到外面擦大铁锈架子,因不停的干活,棉鞋都湿透了,恶警不让换鞋,干了一整天,晚上还让摘豆子,十点才让睡觉,脚泡的发白。从那以后,两腿发麻,两眼看不清东西,双耳也听不清别人说话了。最后,两腿不能走路,大小便基本没啥知觉了,也不给看病。

不知道这个邪恶的魔窟残害了多少个法轮功学员,致残了多少个法轮功学员。乌云蔽日终会散,而这一天的到来也就在眼前,所有这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伎俩也终将曝光于全天下,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也终将受到正义的审判,也奉劝那些仍在参与迫害的人审时度势,为自己及家人留一条后路。

三、吉林监狱奴工迫害

吉林监狱是省级监狱,关押长期、重刑犯,整个监狱多时关押过三、四千人,目前监狱共有两千人左右,监狱共有十一个大队(监区),每个大队被关押几百人,这几百人就是这个被强迫奴役、创造金钱与价值的大工厂的奴工。他们每天早六点起床,七点出监干活,一直干到晚七点收工。

目前知道具体的奴工操作是:一、二大队两个大车间做服装,这两个车间的四五百人就生活在到处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做棉服时空气中灰尘到处漂浮。三大队是做塑钢窗的车间;四大队做家具,鱼缸等;五大队是焊车间,焊公路设备等。六大队是焊电子元件;七大队做机械加工(车工、机械工种),钳工,铣工;八大队与五大队一样;九大队养猪(自吃),机电维修,水暖等;十大队是伙房,教育科,印报等。十一大队是老残大队,里面关押的很多人都是肺结核等传染病,他们也被监狱支配让干糊口袋等活,而这些传染病犯人糊的都是装食品、干果的纸袋。吉林监狱只顾牟取暴利,不仅不顾狱中被关押人员的死活,而且也不为吉林市广大市民着想,完全置人民健康、生死于不顾。

四、山西省女子监狱奴工产品

山西省女子监狱的奴工工厂对外的牌子是东华制衣厂。四队主要是织毛衣、六队常年做棉衣棉裤;二队十队做花、鸟、蝴蝶等工艺品出口。八队常年加工汾酒纸袋。据说全山西的警服全由山西省女子监狱做。

请知情者提供更详细的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