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 爬起来走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刚刚跨入二零一一年,我们到农村去面对面讲真相而被绑架,开始时我很有正念,也比较坚定,可是从家人来探视后,我的心发生了动摇。

我青年时丧母,哥哥和姐姐都已成家,唯有老父亲年过花甲,当老父亲来看我的时候,他老泪纵横和那极度伤心的样子,使我的心都碎了,我能深深感受到父亲那颗被伤害的心有多苦。此时那些警察们欺骗我说:你只要好好的配合我们,你就可以回家了,当时心乱如麻,配合还是不配合,能回家还是能被迫害,就在这种动摇的不坚定中,等到了一纸劳教书(劳教一年)。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送往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遭受着那种非人的迫害,在那邪恶的黑窝中,那种精神的压力和红色的恐怖中,再加上邪恶的威逼下,我又急于想回家的心,邪恶就又进一步的让我在“五书”上签字,当我稀里糊涂的签完字的时候,不是一种解脱,而是一种负罪感,感觉一脚跌入万丈深渊。我曾几次想在劳教所中大声的呐喊:“我现在郑重的声明,我是在你们的威逼和欺骗下,所说的和所写的对不起大法的话一律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大法。”因为我没那个正念,也没那个胆量,只好在人看不见的时候大哭了几场。在痛哭中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胆量小怕心重。每当我回想起走入大法的初期,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为我消去各种各样的病业时,我就深感自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就在这苦难与矛盾中挣扎着,真是度日如年呀。

在这个人间地狱的黑窝中,受尽人格的侮辱和超负荷的劳动,以及各种体罚和虐待,这些迫害虽然很严重,但是对于我来讲最严重的莫过于精神迫害。法轮功、真善忍,那是我的信仰与追求,那是我的精神支柱。而在黑窝中的邪恶人员可以随意践踏,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而不敢去阻止和归正这一切,这是我的耻辱,也是我最痛心之处。

一年的苦役终于结束了,回到家中一看,原本宽松的修炼环境如今紧张了,原本干净利索的家如今一片混乱。家人被恶党吓的十分严重,我每天出入都有家人看着,有没看住的时回来就得追根问底的讯问,你都去哪儿了?和谁接触了?不但家人如此,就连我自己也感觉到有魔鬼在死死的盯着我。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一心抓紧时间学法,也抽出时间去见一见同修,我也努力想摆脱这一切阴影,师父看到了我的心(不想扔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就安排了最适合我的同修,为我请来了全部师父讲法,耐心的与我切磋,通过和同修切磋向内找出以下三点。

一、向内找,为什么被邪恶钻空子(劳教)

自己认真的一找,找出了不少的人心:各种怕心、色欲心、争斗心、安逸心、妒嫉心,还有显示心和自我膨胀的心,把面对面讲真相的多少当成了修炼了,看不起做别的项目的同修,认为别人不走出来讲真相那不能救人,指责别的同修象大和尚一样、坐在功劳椅子上等着圆满吧等等这高傲自大的心,师父也多次点悟我,可是由于人心重就是不悟,更不向内找。今后要时时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凡事用法来对照自己。

二、回来后要及时彻底的揭露黑窝的邪恶

师父慈悲,我走了弯路仍然给了我爬起来走正的机会,所以我要严格的、严肃的把严正声明写出来,同时把劳教所的一切恶行曝光出来,解体邪恶,救度世人。

三、走出家庭的情网

从黑窝回来,首先面对的就是家庭关,这场迫害给我的家人带来极大的恐惧,家人说:法轮功虽然好,你就在家中偷偷的炼嘛,千万不能出去惹事,你胳膊能拧过大腿吗?当时虽然认为家人说的不对,但考虑家人为我承受了许多,也付出了许多,再加上自己刚回来也有怕的阴影,也就认同了呆在家里学法炼功的要求,觉的也挺好的。

在此期间我对揭露黑窝的迫害认识比较清醒的,认为此事必须全面及时的向明慧网曝光,这时师父安排了一名同修配合我曝光邪恶,我们一起学法,一块切磋,在这过程中我悟到了旧势力是利用我的人心在往下拽我,更是阻止我的家人得救。明白此理后,首先修好自己,用大法来归正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多为家人着想,用慈悲的心宽容的心对待家人,但宽容绝不是纵容,慈悲也不是逆来顺受,不管我们是父母,是儿女,是妻子,是丈夫,还是做什么工作的和职位的高低,首先我们是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的路是由师父安排的,而不是旧势力安排的,更不是我们的亲人安排的。我就告诉家人我们炼法轮功是好人,是不应该被抓的,相反迫害好人的人才应该被抓、被判的。由于法理清晰了,念正了,家人背后的邪灵解体了。

有一次同修告诉我说,市里某日要开个切磋会,希望你能去参加,我当时没加思索的回答道:我刚从黑窝回来不久,家人不会允许我出门的。同修笑一笑没说什么。过了数日又与这位同修切磋时,他说上次市里的切磋会你就应该参加,那是你从家庭中走出来的好机会,是你自己的观念把自己挡住了。我听后猛然醒悟到:是呀,摆在我们修炼人面前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那都是我们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和同修说: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请通知我。

果然时间不长又有了机会,我就和同修一起去了市里。刚回到家中,父亲就教训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去了市里,你太不让我省心。在这件事上我没回避,也没撒谎,我冷静的告诉父亲说:我今天是和同修一起去了市里,那是因为在我被劳教期间,市里的同修为给我请律师花了超过千元(路费除外),如今我回来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不应该去见一见人家吗?父亲马上笑了笑说:应该去看看,应该去看看,而且应该带点礼物去看看。这都是市里的同修圆容的好,配合的好,才使我能顺利的走出家庭关。在此感谢师父的苦度!也感谢国内外支持和帮助我的同修!我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用精進、再精進来回报这一切。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的走入当地的整体中,而且师父给我提高的机会,让我承担了当地的主要项目,师父一再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让我赶快赶上正法進程,再一次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写出此文意在抛砖引玉,因为有许多被洗脑的和被劳教回来的同修,我真诚的希望赶快放下人心,放下怕心,彻底的揭露邪恶,才能解体自己空间场的邪恶,解体本地区空间场的邪恶,不要再拖延长时间,那些走在正法前面的同修也在急切盼望我们走弯路的同修早日归来呀!跌倒的同修,赶快爬起来,走正最后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