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突然离世给我的沉痛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的早晨,刚发完六点正念,我的丈夫(同修),就突然倒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同修们轮流发正念,他也没醒过来,昏睡了二十一个小时之后就停止了呼吸。在这一横祸的重创之下,我头脑中一片茫然。而更令我震惊的是,火化回来那骨灰全是象煤炭一样的黑。当时我的第一反应,这肯定与四年的冤狱迫害有关,更主要的是与作为妻子(身边的同修)的修炼状态和不重视帮助,让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有直接关系。所以才在深深痛悔之中写出此文,意在提醒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引以为戒。

说是突然,其实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二零一零年五月他从监狱回来,我就发现他有些地方不对劲儿。在人群儿里呆着明显不象以前那样爱说爱笑了,蔫蔫的坐着犯困打不起精神来。可是,在学法、炼功、发正念和干活的时候还看不出有啥明显的异常。学法、背法和炼功挺知道抓紧的,家里一些力气活多数也都是他干。所以我也就没太往心里去。有一次,他在厨房里一转身的时候,两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他赶紧抱住门框,我也上前扶了他一把(其实是师父保护了他),才没有栽倒。我问他感觉哪儿不舒服,他说就是觉得腿发软、没劲儿。随后又说没事儿好了,所以我还是没往心里去。紧接着,渐渐的又有许多不正常状态表现出来,而且越来越加重。如:在炕上坐着挪动地方的时候,往起抬屁股看样子特别吃力;上自行车又慢,又掌握不准方向,蹬车也很慢;记忆力明显减退,下降的非常快,刚学完法不过半个小时,他就想不起学的是第几讲了,吃过饭不大一会儿,再问他吃的什么饭,他就想不起来;他干了一辈子泥瓦工,现在叫他搭个炉子、搭个炕都不会了……还有一个更奇特的现象,他后背上原来有的二十多个大小不等的鲜红的红痣,大约在他离世前半个多月洗澡,我帮他搓背时发现,那些红痣全都变成黑的了,只有心口窝的那个还没完全变黑,变成了黑红色。当时我也只是愣了一下,觉得挺奇怪的。可过后也没当回事,直到看见骨灰是黑的,才联系起来想,在他身上表现出来的种种不正常状态,很可能是在监狱被迫害,中了什么毒造成的。

对于处在魔难中的丈夫(同修),我帮助他是责无旁贷的,既应照顾好他的生活,更应该在法上多帮他。可我却哪样也没尽到责任。每天除了在家集体学法外,其余的时间就很少在家了,就连晚上在家的时间也不多,有时还回来的很晚,而且,九十岁、多病的老母亲还常年住在我家,感觉时间总是不够用。有时尽量抽出点时间带他学法、发正念、与他交流,他的状态就好一些,否则,又回到老样子。

就这样时好时坏的拖了好几个月,他的状态越来越差,除了参加集体学法以外,自己也不想着学法了,招呼他炼功也不爱动了,你问他炼的是第几套功法他都说不准,我不在家时,他不是去路口的常人群里呆着,就是在家睡觉,晚上要么去附近的夜市看常人跳舞,要么就去听别人唱邪党红歌,我每次把他找回来告诉他那不是我们修炼人应该去的地方,有时他也知道不对,说以后不去了,可转眼又忘了。有时他就象个年幼无知的孩子一样说:“那你让我上哪儿呆着去?在家挺没意思的。”弄的我哭笑不得,我也弄不清他是因主意识不强被不好的东西控制了,还是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或被监狱迫害的,反正一点也不象个修炼人的样子了,甚至还不如一个正常的常人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越来越没信心了,这个心被他的状态表现带动的提上来扯下去的,人心全出来了,象个常人似的管着他,他不听话老做错事的时候,就没好气的数落他,指责他不争气,骂他快赶早死了算了,有一次气急了,居然还动手打了他两巴掌。过后我问他打的疼不疼,生没生我的气,可他却说不知道我打他,也不相信我会打他,我告诉他真的打了,他却笑呵呵的看着我说:“你这个老东西,怎么这么狠哪?”听了他这句话,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是啊,我怎么就这么狠呢?一个修炼的人,连最起码的善、慈悲心都没有,修的是什么呀,这算什么大法弟子啊!我这不等于是站在邪恶者一边干着让邪恶高兴的事了吗?现在一想起来,心里就象刀扎一样的难受,非常非常的后悔、心痛和自责。我常想,这要是一场梦该多好啊,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我会从梦中得到警示,从新做好,补救所发生的一切,挽回损失。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了,想什么都没有用了。

我们从法中知道,修炼的人遇到的任何事情、干扰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小事。丈夫(同修)二零零四年底开始修炼,才一年多就遭四年冤狱迫害,真正学法、实修的时间很少,对法只是从感性上知道好,很认同、相信,也很愿意修炼。但是,并没有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上来。对修炼的实质,怎么向内找、修心去执着还没弄明白,也不懂什么是旧势力。而且从黑窝里出来就已经有些不正常了。所以,修炼中提高很慢。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正念否定,只是用常人式的坚强硬挺着。

而我作为他身边的家人(同修),应该是最方便、最有条件帮助他的人。可是,我给他的“帮助”没起到太大的好作用,负面作用倒是不小。要么不重视,要么即使重视了,也没有完全站在法上,帮他在法上提高上来,加持他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迫害。而是被情带动着,用着急的心、恨铁不成钢的心,叫他这样,叫他那样。他状态好了就跟着高兴,状态不好时就不高兴,指责、埋怨,甚至发脾气,不但没能帮了他,还相反的往外推了他,也同样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这重重的当头一棒,使我清醒了许多,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一直强调的修炼的严肃性,看到了自己真实的修炼状态。发现自己修炼并没做到真修,学法并没真正得法,带着人心做人事,也没跳出常人。到关键时刻,没有法的威力展现。反倒暴露出人心、执着一大堆,魔性还很大。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愧对无量众生寄予自己的无限期望。

痛定思痛。我所经历的事情虽然已成定局,没有补救的机会了。可我们在修炼的路上,还有许多处在魔难中的同修需要帮助,特别是刚从黑窝里出来的同修,更需要身边的同修以及整体多给予关注、关心和帮助。因此,写出此文,以提醒同修们吸取我的教训,在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中走过这历史的一页,真正达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目地。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