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提高心性 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

读完《转法轮》,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老伴得病半年,就在九九年十二月去世了,我感觉象天塌下来似的,感到做人太苦了,人为什么还有生老病死、亲人离别,我天天有事无事的流泪,只有用抽烟、喝酒麻醉自己,把自己搞的已不像样了。

妹妹是修炼法轮功的,二零零零年五月,她跟我说;你看看这个法吧。妹妹带我学《转法轮》,看一段,明白一段,一个星期就学了一遍,从此找到了人生方向,我跟老乡说;这法太好了,我心情也太好了,我都想上大街上喊:我得法了。我有空就看法,晚上怕影响孩子,有时打着手电在被窝里看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至今修炼大法已十多年了,点点滴滴的在法上提高,我就粗略的说一说我修炼中的事。

亲家母“帮助”我提高心性

话还得从零二年给二儿子看孙女说起。那时,我连看孩子带做饭,亲家母一个星期至少来两次检查卫生,挑毛病,什么油瓶子上有灰了,饺子里有肥肉了,孩子有病了,什么都是我的不对,还威胁说,再带不好孩子,就让我女儿和你儿子离婚。

起初觉的自己是修炼人,忍吧,真怕他们离婚。那真是含泪而忍,心那个苦啊,我就背《洪吟》<苦其心志>,一遍一遍的背。结果,亲家母是越来越厉害,她在那一叫门,我这就害怕,又找麻烦来了。当时,学法不深,不知道是该提高心性了,苦恼了好长时间,我就对师父说:这是怎么了?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知道该找自己了?为什么这么软弱,软弱的原因是自己情太重了,什么是儿女,不都是借肚子投生来了吗?他们都是众生。人各有命。我怕什么?把情放下。

师父说:“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1]

亲家母又拿离婚说事,我就坦然的对她说:你不要这样,夫妻都是有姻缘关系的,他们的感情很好,你为什么要拆散他们呢?你看现在世上有钱的人都什么样了?找小姘,找小姐,搞的家庭乱七八糟,好吗?儿子是本分人,不乱花一分钱,还孝顺老人,有什么不好?从那以后,亲家母就好多了。

在教育孩子上,我们差异也很大,姥姥溺爱孩子,告诉孩子不吃亏,谁打你,你就打他,使孩子没有小朋友同她玩,后来到了哪个看护班都不收了。他们找到了我,通过我的正面教育,孩子不长时间改变就很大。姥姥说:还是孙女听奶奶的。我说:我是有信仰的人,按真善忍教育,能不好吗?

随着关系的改善,我经常同亲家母讲真相,潜移默化的讲大法的法理。亲家母都很爱听。我把她的三个姑娘、妹妹、妹夫、姐姐,姐夫都劝三退了。

亲家母还经常帮助我提高心性。去年上半年,一天早上,有人“咣咣”敲门,一开门,就听她吵吵,只看她嘴动,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我赶紧同她说,姐妹有话好好说,别生气,亲家母又说几句,不说了,走了。回头,我问大媳妇,是不是说我呢?大媳妇说:你没听出来呀?没听出来更好,没有烦恼。大媳妇就走了。当时我就觉的师父把不好的物质给拿下去了,让我知道遇事不动心,感觉太轻松了。

前年“十·一”放假,因为孩子的事,亲家母不高兴,开着门在走廊里骂,自己还气的够呛,看着人生气真是很可怜了,赶紧劝她说:别生气了,身体要紧,我有什么不对,我改,我觉的慈悲心出来了,一心为她好。她接了女儿的电话回家了。

过了一个星期,亲家母领着孙女来了,满脸笑容说:“上次,我吵吵,我不对了,你别生我气。”我说:我不会的,修炼人不会生气。她说:你们修炼人就是和我们不一样,姑娘说我素质太低了。我听了这话,心里特别高兴,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众生。

去掉情

还有一次刻骨铭心的事,孙女小时,我开始带孙女三年半,媳妇一下就说不用我了,当时我还没有房子,要去大儿子家那天,孙女抱着我的腿,哭着喊着不让走,那个揪心。我哭了三天,一个星期过不去劲。

常人中有一句话,叫“卸磨杀驴”,大儿子就逗我说:卸了磨,没杀驴,你不好好的吗?累了这么多年,不该轻松了吗?你说放下情,你情放下了吗?大儿子的话一下点醒了我,啊,这是情,情让人这么难受,修炼不是该去情吗?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把情给我拿下去吧,我不要。

从那以后,情看淡了许多。几个月,再见到孙女,已经没有感觉了,不长时间,我就买了房子,时间也充裕了,有时间做三件事了,感觉是师父给安排的路,是自己在执著中,没看明白。

去掉怕心,慈悲救众生

我知道我的个人修炼是和正法同在的,以后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零八年,开始刻碟,说到刻碟,还有一个从怕到不怕的过程。刚开始刻,就觉的声音大,拿垫子盖,被子堵,还是怕,在屋里做,关上门,自己在外屋,听的声音小点,心里还稳点。有一次,同修突然给我送来了十大箱碟就走了,面对满屋的碟太害怕了,怕有人進来发现了,怕的半夜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眯一会,满脑子都是碟。现在看来怕的可笑,当时真是这样。这是做救度众生的事,确实是一种使命,听师父的话,顶着压力,多难也得走过来。

在面对面讲真相上也有个过程,刚开始不敢开口,也说不好,心里着急,就找同修学,让同修带,慢慢的也能讲了,在讲的过程中,不断的修自己,使自己越来越纯净,越来越慈悲了。比如,有一次讲真相,遇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在按路灯,我上前劝他三退,问他入过党团队没?他说:我什么也没入,天天有人给我嘀咕这事,我不爱听。我说:那是救你,你没有跟我说真话,你肯定入过;那是你选择未来,灾难来了,你就保命了。他说:我不信,谁能保我?不干活,谁能给我钱?我说:光有钱,没有命,能行吗,平安就是福。他还是不听。我就说:如果有人掉到河里了,我把他救上来了,他不跟我说真话,你说这个人对不对?兄弟,老大姐苦口婆心的诚心救你,你为什么不听呢?说到这,心里特别难受,眼泪就掉下来了。他看我哭了,就说;大姐,你也太善良了,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入团和(少先)队了,我告诉你真名,谢谢大姐。我说;不用谢,你得救。我就高兴了。他向我合十,要打矿泉水给我喝。我发现我的慈悲心真的修出来了。

就说到这吧,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