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生活中修炼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修炼以来虽然没有那些突出的感人事迹,但为了更好的证实法,同修间相互鼓励,整体提高,我终于鼓起勇气写下了这篇平凡中的见证,证明法轮大法的伟大和超常,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师尊引领進佛门,消业净心神奇显

我是在邪党文化灌输下长大的人。为了追求人世间的名、利、地位,拼命苦苦竞争。在三十五年的教师生涯中争得了区级、市级、省级的各种所谓先進的“荣誉”称号和奖金、奖章等。达到了个人的愿望,自以为得意和满足。然而身心极度的疲惫,争斗中造下很多病业。从头到脚有十几种病缠身。正如师父讲的:“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1〕。一些朋友跟我说:“咱都退休啦,要治病,有个好身板,是不是到庙里拜拜佛求得保佑吧!或去教堂做祈祷。”对于这些话我没有往心里去。当时社会上,教练各种功法的很多,说练好了也能去病,我也没太在意,也不知我在寻觅什么?很茫然。

在九八年四月的一天清晨,无意中听到悠扬美妙的音乐声,吸引我走出去,看到离我家不远处挂着带有好多图片的红布长廊。当时有人在耐心认真地讲解图片:法轮大法简介和全国各地洪传大法炼功情况,还有各地组织的心得交流法会等图片,其中师尊在香港大屿山上手臂挎着上衣的一张半身照片深深的吸引着我。师尊慈祥亲切的面容就象在对我微笑,仿如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一种莫名的热乎乎的温暖感涌上心头,使我看了许久没有移动脚步。回家以后,这种温暖感和慈悲的微笑一直萦绕在心田和脑海。于是第二天我又到了炼功地点,找到了辅导员说:“我也要参加你们这里炼功,行吗?”当时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回去如饥似渴的读起来。当读完一遍后,觉得自己的视野大了,心地宽了,眼前的事物明晰了,是我在五十八年人生旅途中从未有过的感觉。真是“宝书”,她让我知道了宇宙世间那么多从来闻所未闻的理和“真善忍”的高深玄奥法理。就这么短短一天,一下子把我的观念和对一些事物的认识改变了。

现在回想起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引领我走進的佛家大法中。就这样在学法小组中,开始了我走在神的路上新生活,内心充满了阳光。天天风雨不误,参加小组的学法、炼功、切磋和师尊的十天录像讲法班。还多次参加非常壮观的广场、海边大型的洪法炼功活动。很快的心性提高了。一个月以后,师尊帮我清理身体。没有任何因由,突然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淌个没完,似如常人很重的伤风感冒之状,可是全身却不觉难受。这样状态一连四、五天把我三十多年用药未能治愈的萎缩性鼻炎、鼻窦炎治好了,真是前所未有的呼吸通畅,嗅觉也灵敏了。吃饭、睡觉都是那么的香甜。随之困扰我半辈子的教师职业病“咽喉炎”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

更为神奇的是在学法半年以后的一天傍晚,我发现自己两眼的眼边都有一圈金光闪烁(白天看不见)。这样大约持续一周左右眼有金边。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呵护,在给我调眼病。(我小时候经常闹眼病,患下眼底病变,无论近视、散光镜都不能把视力调整正常,看书就头疼)。从此以后,眼睛就非常明亮,看多长时间的书,眼、头都不疼了。视力也变的非常好,我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眼也不花,且可以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报,穿针引线缝制衣物。凡是了解我的人都说:“你怎么眼一点不花,返老还童啦?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啊!”

在这以后的几年修炼,也在不断地消业,一层层改变着本体,一次次在坚定正念中度过病魔关。例如:一天刚吃完午饭,突然后腰痛起来,而且越来越疼,象腰要断了一样疼痛难忍,满头大汗,一会想吐!这时想到师父,问怎么办啊!脑海立即出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八个字。我就咬牙忍着,一直默念这句话。在一旁的丈夫急得够呛,说:“准是肾出了问题,是肾结石吧?走,赶紧上医院!”我坚持不去,因为我是炼功人。在坚定了正念,信师信法,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腰疼好了,象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排除了病魔干扰假相。另外我身上的很多病,如:结肠炎、盆腔炎、鹅卵大小的子宫肌瘤,还有缠满半个腰身的水泡疮(蛇盘疮)等等,都在坚修大法的过程中悄然消除,身体得以净化。虽然已过古稀之年,还要照看一个脑血栓不能自理的丈夫,但现在眼不花、耳不聋、一口整齐的白牙、腿脚轻便、走路一阵风。好多次别人都误认为我是我丈夫的女儿,其实只差两岁。

我的变化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确是属于性命双修功法。跟随师尊走進大法已十四个年头了,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感恩伟大慈悲的师尊在用自己的巨大承受来度弟子,我一定不负师恩,精進实修,放下生死走向神。

二、实修跳出人中情,慈悲之心救众生

我与老伴是结发夫妻,同甘共苦走过了人间的所谓“金婚”人生时段。情感和谐,家中一切事我主管,说了算。我走進大法修炼,他是支持的,特别是见到我每天总是高高兴兴,任劳任怨料理家,在我身上出现了许多超常的现象,身体、性格、心态都向好的方面变化,他很认可“法轮大法确实是佛家的上乘好功法”,表示退休后也炼。

自从九九年“4.25”和“7.20”前后,邪党搞了一系列的阴谋,强行制止、清除、抓捕迫害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的舆论宣传,老伴对我修炼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反对再修炼。我哪能听他的,走神的路谁也阻止不了。于是我和修炼小组的同修们走出去,加入市内护法队伍中,一连几天都到市府和信访办门前讲真相,讨说法,有时回到家中都夜间11点钟啦,老伴又急又怕,原本就有“三高症”,这一下子血压升高,高压二百三十,低压一百二十,从此以后,家里的气氛由过去的温暖和谐变的矛盾紧张起来。他是有五十多年的邪党党龄的人,受毒害很深,一直是在邪党“驯服工具论”的指导下生活、工作,是个胆小怕事的常人。他管我我不听,为这我俩常常吵嘴,有时几天都不讲话,一度很困惑。我生老伴的气,更生个别同修因“怕”把大法书交上去了的气。我不愿意与他们说话,甚至有鄙视的心理。我就自己学法,写笔记,背《洪吟》,炼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就听师父的,不管形势多严峻,一定要排除干扰,自己晚间悄悄出去贴不干胶真相,发送真相资料。这可吓坏了老伴,他看管不了我,又怕被抓遭邪党迫害,就动员儿女回家一起来劝我。我说:“不用你们劝,你们看看你妈修炼的那儿不好?这条通往天国的路我走定了。”看劝不动,他们就一齐几近围攻的架势,来阻止我修炼,说什么:“你修炼的痴迷了,谁的话也不听。”“你若被抓爸有病咋办?自私!”“妈真是老顽固啦,不听劝。”过去一直尊重孝顺的孩子们竟然在邪党的造谣宣传:自杀、杀人、剖腹、自焚等的谎言的毒害下,用恶劣的态度、生硬的语言指责我。从那以后我不愿让他们回家,甚至来电话也不愿接,对老伴和孩子们的亲情,由“爱”变“烦”。“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师尊的叮嘱点醒了我,应该跳出这个情,不被常人带动,要清除对情的执著及一切干扰。不为亲情所累、所缠、所魔,就要有慈悲之心。亲人也是我们需要救度的对像,怎么能不理,还烦他们呢?向内找自己,原来都是我的心促成的。我就认真学法,用善的力量、慈悲的心化解家庭产生的矛盾及不和谐气氛。在年节假日,我主动把他们都约回家,在闲聊中就把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时事新闻及大陆、海外大法学员证实大法的消息讲给他们听,还播放“神韵”、“真相”光碟。逐渐的他们接受了真相,认识到邪党的“邪”,从观念上改变了。并在一次新年家庭聚餐时,我的儿子、儿媳、孙女及女儿、女婿、老伴一起都做了“三退”。我十分高兴的说:“真好!你们得救了,平安有福报!”大法弟子真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三、坚定正念排干扰,信师信法随师还

在我修炼大法刚刚一年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卑劣行径对大法弟子大肆抓捕,层层施压,搜缴大法宝书、真相光碟、录像带等修炼资料。接踵而来的就是谎言、诽谤、造假宣传。毒害了世人及广大众生,也使得一些人背离了大法的修炼道路。

我在自家也曾遭到亲人们对修大法的阻挠、指责和冷淡,一度很苦恼。是伟大师尊的法让我坚定着自己的真念,从没产生过离开修炼的念头。可是一起学法、炼功的小组散了,自己怎么办?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使我更加坚定了正念,横心排除任何魔难的干扰,做到忍受、付出和吃苦,坚定这一法门的修炼。

我老伴身患多病,七年前是一个瘫痪卧床的脑血栓高危病人,生活不能自理,家中只我一人支撑着,又需要全方位精心照料,使我每天从早到晚没有一点闲暇时间。他在病魔的折磨下常常发脾气,暴躁,没因由地发火,让你干啥,晚一会,慢一点都不行,不容你解释,甚至不讲理,弄的我整天精疲力竭,只有在两个小时的炼功时才感到是在休息了,他几乎占据了我的全部时间,只能在夜间挤时间学法、炼功,累的我体重减去二十多斤。每天的时间是个常数,病魔的干扰,使我没时间精進多学法,精神苦闷,且很委屈,又无力摆脱困境,就常常对着师父的法像流泪,以求帮助,放松心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晃七年啦。“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3〕。师父的话给了我力量,我一定能过好这个关,只能无怨无悔地悉心照顾病中的丈夫,常人中夫妻的责任,不管他怎样,我都要“忍”,以善念,慈悲心对他。师父又告诫:“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原来我的忍是常人的执著心之忍,要立即放下自我,提高心性变修炼者之忍。每天除生活上照看他,还给他读《转法轮》,也增加了我学法的时间。我的修炼也使丈夫在大法中受益。由于师父的呵护和加持,大法的神奇力量,使我丈夫的危重疾病慢慢好转,歪斜的口、眼已正过来,不断的淌口水消失,能说较清晰的话了,还能拄拐杖下地慢慢走啦,达到了半自理状态。他高兴的跟我说:“你师父也管我呀!”于是他做了“三退”。他的行为也帮我为儿、女们做了“三退”。现在我做的一切敬师敬法的事他都支持,四个整点发正念时,常提醒我“到点啦”唯恐我忘了,我当时会说谢谢他的提醒,我内心由衷的高兴他的改变,谢谢师尊。

有一段时间,他的病出现反复并住院,经检查,又增加了糖尿病、股骨头病、胆结石、腰椎膨出、肺炎等等,一次次陪他住院,在时间上的紧迫,累的我头昏脑胀,焦头烂额。于是,進一步查找是什么在干扰我修炼?发现家里的空间场不净,环境不好,在征得明真相的老伴同意之下,清理了家庭的空间场;把我俩一辈子积储下的共产邪灵的所有书刊杂志装两大麻袋全卖掉;印有魔头的照片、挂图全焚烧;一些像章,雕塑扔到垃圾箱。纯净了家的空间场,排除了隐藏的烂鬼邪灵干扰的邪恶因素,从此家中恢复平静。在扶持病中老伴的过程中,我在心性提高上迈了一大步,他的身体好转体现着我的修炼。我悟出:在神的路上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法的指导,他象阳光雨露滋润着我;教给我宽容、慈悲、善念和理解去救人。

我们兄弟姊妹六人,还有一些好友,他们屈于邪党的压力,常人心也在不时的干扰我。出于对我家的“关怀”和所谓的“好心”,都不让我再炼功了,而且还说了一些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我是不能容忍的,但地处千里之外,电话不便讲清,只能告诉他们的想法、说法是错的,于是我心生一念:“一定要救度他们。”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慈悲的师尊指航向,我就照着行。我就把居于千里之外的六位兄弟姊妹及其配偶双双邀请到我这里,因为都年纪不小了 (最小的妹妹已五十八周岁)请他们乘火长途跋涉也真不易,费尽了周折还是都来了,我悟到:这是师尊的法力,清除了他们背后旧势力及共产邪灵等因素的干扰,才能使他们从远道聚来得度。我用善念、慈悲心去开导他们,他们都做了“三退”。四妹多病,还学了大法“第五套功法”。哥、嫂信佛是居士,在慈悲心救度下,明白了真相,最后用他们的法号为名做了“三退”。

平时和我较好的一些朋友,大部份也都做了“三退”。在我起欢喜心的时候,一位好友(以前的同修)是护士长,屈服于单位邪恶势力之压力而脱离了大法修炼走向宗教(佛教)。她曾患高血压、心脏病很重,炼法轮功一年,没服一片药,疾病全无,精神头十足。离开大法后,过去的病魔又都缠身,吃多少药也不管用,只一年已无力下楼。去年打电话叫我去,我劝她返回大法中修炼,师父和众神都会欢迎她,等待她,她却以“不二法门”为借口,失去了这份缘。我只帮她做了“三退”,这件事也使我一直心里内疚,做晚了,没能及时把掉队的同修拉回来,愧对于神,更愧对于师尊的期望。

目前正法形势迅猛的推進,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阶段。我要努力修好自己,去掉各种人心、执著和欲望,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三件事”。根据我的情况,很难有大量时间远出救众生。只能在近处,身边做好“三退”。 抓紧间隙时间送真相资料,神韵光盘、小册子等。还要用“真相币”救人。现在几乎全用“真相币”购物,有时还给小商贩换零真相币。学法、炼功,发正念,在没特殊情况一定要“雷打不动 ”。师尊还在《美国首都讲法》中明示我们:“不管怎么样吧,大家应该把最后的事情做的更好,树立更大的威德。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正法,是为了你们自己。”伟大慈悲的师尊,时时事事想到的都是众生。大法弟子们,在这关键时刻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能再让师尊为我们付出难以想象的巨大承受啦!担起这历史重担,抓紧时间救人,用行动助师正法,兑现我们的誓言和承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