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揭露新津洗脑班投毒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明慧网曾经报道揭露四川省成都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及谋杀,至今至少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新津洗脑班毒药虐杀。近日,一位成都市电子科技大学一名退休教师投书明慧网,再次揭露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下毒迫害的事实。

我是成都市电子科技大学一名退休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绑架到四川新津洗脑班,十二月九日回家。在这期间被洗脑班恶徒投毒两次。

一次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难,不能睡下,背靠后坐着,呼吸也很费劲,整夜很难受,无法入睡,第二天早上管教训斥我,我使她没有睡好觉,叫我替她换位思考。这次中毒症状几天后逐步缓解。

第二次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我从洗脑班出来,刚回家后不久,就出现胸闷、头晕症状,心里会突然很难受,站不住;更严重的是吃不下东西,喝一点象米汤一样的稀饭还得慢慢地喝,稍不小心就会噎着。很短时间内,我就瘦了三十多斤。

明慧网的“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报道四川眉山市法轮功学员陈仕明从洗脑班回家后,出现与我相似的症状。我才悟到这是洗脑班投毒所致。陈仕明因被洗脑班恶徒投毒,现已被迫害离世。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

法轮功学员陈仕明被迫害致死情况

陈仕明是四川眉山市丹棱县城乡白塔村四组村民,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有骨质增生、风湿、关节炎、肾炎等多种疾病,修炼后不久都好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陈仕明在家中第五次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眉山505厂电讯通讯部招待所洗脑班严酷迫害,期间被恶徒强行注射不明药物针剂,被在食物及饮水中下不明药物,后导致高血压、生命垂危。回家后,记忆不清,反应迟钝,全身发抖,站立不稳,瘦的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不到半年被迫害去世。

遭新津洗脑班毒药虐杀的五名受害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文章《成都新津洗脑班的药物行凶和人体实验》揭露,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药物迫害,只是药效和剂量不同,如:有的药物是破坏中枢神经的,有的是损坏内脏的,有的导致人恐慌或身体剧痛。新津洗脑班作为迫害基地,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人体实验,以找到他们认为的对法轮功学员“转化”和消灭的最有效办法(虐杀而不留痕迹)。在已知的新津洗脑班虐杀的七人中,至少五人是被毒药毒杀,他们比较共同的特点是内脏受到严重损伤致死。

谢德清老人遗体变黑

谢德清,男,六十九岁,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病退职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并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短短二十多天后,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新津洗脑班殷舜尧等为推脱杀人害命的罪责,于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又让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将谢德清从洗脑班拉回,扔到家里。在随后的四天时间内,谢德清老人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昏迷中手按住心脏部位,艰难的辗转呻吟,痛苦万状,如内脏在撕裂。五月二十七日晚上一点十五分左右,谢德清含冤去世。老人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有明显的内脏损坏、中毒症状。

刘生乐女士去世时有明显的中毒症状

刘生乐,女,五十三岁,住成都新都区。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在散步时被绑架,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刘生乐在家人被逼交一千元罚款后,于五月二十三日被接回家时的情景惨不忍睹:赤脚、头肿、胸部青紫、腹部肿大、口吐白沫,全身疼痛,整天用手按着腹部(与谢德清症状相似)。刘生乐回家仅三天,便于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死亡。

李晓文老人去世前出现严重中毒症状

李晓文,女,六十七岁,住成都双流县。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双流县“六一零”、恶警强行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关押,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出现严重中毒症状,鲜血呈喷射状由胃从口喷出。二零零八年三月回家后,经常大喷血,五月初因大喷血昏迷不醒,家人送到川医抢救,于六月初含冤离世。

邓淑芬老人双目怒视长达两月

四川成都双流县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邓淑芬,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关押迫害四十天。邓淑芬被迫害的吃不下饭,当时老人已瘦得皮包骨。老人双目怒视长达两月,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去世。

尹华凤死于慢性毒发

德阳市黄许镇尹华凤,干练、思维敏捷,九六年四十岁多时,看上去象二十七、八岁,年轻、漂亮。九九年后,一次她在成都某大学讲真相时被绑架,被成都“六一零”强行送新津洗脑班迫害。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五十多天,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她趁包夹、警察不注意时拔掉针头与塑胶管的连接处,没有让药物全部输入体内。其他被注射不明药物的同修当时就发生耳鸣、视力模糊、舌头僵直、四肢无力、反应迟钝等症状;她的症状要来的慢一些。

从洗脑班出来后,亲友明显发现她的语速慢了,舌头僵直,几斤重的东西她都提不动,从洗脑班回家后一直这样。大家分析是不明药物中有损伤内脏器官的药物(可能是一种慢性损伤内脏器官的药物)。零五年,尹华凤死于慢性毒发和多年中遭受的各种摧残。

还有一些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过的,后来含冤离世的。他们的离世是否与被下毒有关?这些真相将来一定会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