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破血流人无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家住的是老旧楼一楼,有四十八年了,楼里的一切设施都老化了。特别是厕所下水管道经常不畅通。我和邻居是两家一个单元(共用厕所)厕所堵了就找人花钱通一通。

二零零五年夏季,厕所又堵了没法修了,房管站决定更换厕所的下水管。动工那天天气十分炎热,来了四个人,三个工人一个女房管员。工人的怨气大天又热,活又脏又累,其中一个工人是房管站的“刺头”(A工人)。他的怨气更大,来了不干活还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他指使我干这干那。当时我想自己是修炼人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让干就干,在哪都得体现出好人来(现在社会上的人都坏了,让邪党灌输的只想少干活多挣钱,还得让用户给他们买烟抽要不就不好好干),无论他们怎么样,我觉得到我这来干活也是缘份得救他们。我一边干活一边给他们讲大法怎么教人做好人,讲‘真善忍’法理,修大法的美好,无病一身轻等。那个A工人对我说:你知道这么多够有学问的。我说这是修大法的结果,没修大法前和你们一样也是什么都不明白。

不管他们对我的态度如何我都面带笑容,他们看到我真心卖力干活,满脸的汗水往下流,满身的泥土,他们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水管换好后,那个A工人又叫我到楼外往里送脏土填厕所地面。我就用自家的簸箕一下一下掂起土从窗户递给他。因快中午了他们催着快干,我着急忘记了开着的窗户,起身用力过猛,就听“当”的一声,头顶撞在了铁窗的角上。当时没觉得疼,只觉得有东西从头上往下流我以为是汗水没在意,在离我一米多远的另一个工人看见了喊起来:大姐头破了,脸上都是血。这时楼里干活的工人看我满脸是血都愣了。楼外边坐着好多乘凉的邻居和过路的行人都跑过来,让我赶快去医院。我说:没事,我是修炼人是炼法轮功的。这时我才觉得眼睛被血流的有些模糊。房管员跑出来扶着我進屋,我用凉水冲冲脸上的血用卫生纸擦头上的血。周围的邻居都来看我,非得让我上医院,有的邻居还从自家拿来云南白药,我都谢绝了。我说:没事,我是修炼人,一会就好,我有师父管。我一边擦血一边继续讲真相。那年邪恶迫害我从劳教所出来时间不长,正好揭露劳教所的黑暗让大家知道中共邪党的本质。他们都静静的听着,讲着讲着,不知什么时候血止住了,在场的人看见这一幕都很震惊,觉得不可思议。

再说那个A工人当时吓坏了,因为是他指使用户干活,出了事他是有责任的,他马上给他的领导打电话。又叫我去医院看一看,我说不用去我是修大法的一会就好比上医院好的还快。并跟他说不会让他们担责任的。他当时带着不相信的表情,我还是继续讲修炼的故事和真相。房管员赶紧对他说:你听听大姐的教导,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后来他也认真的听起来,还提了一些如自焚、劳教所黑暗等问题,我都一一解答。最后讲了三退保平安,A工人听后马上退出邪党的团队,并且还真诚的让我替他把文革期间加入的红卫兵也一起退出。当时我的心情不知怎么感激师父,是师父帮我过了这一难,还利用这件事又救度了众生,真是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师恩的洪大慈悲。

后来房管站的人走后,邻居说什么的都有:你怎么不上医院,这要他们负责,不能便宜他们。也有关心我的说:你的头发和血都贴在头皮上了,千万别洗头,这样容易受风应该上医院打破伤风针等等。当时我心里想起师父讲的:“要不讹他点钱,这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平”[1]。现在人的道德水准都这么低下,我要是不学大法不会这样做,这是多么危险啊!

到晚上我洗了头,到楼外乘凉,我主要想让邻居看到修大法的神奇,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这时邻居们马上围过来看我头上的伤,说头上是个大三角口子。也只有大姐才做的到不用去医院,也不上药血就止住了,咱们谁也做不到。我说:你们如果遇到难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难事也会化解的。有的邻居点头有的伸出大拇指说了不起。

通过这件事后房管站的人只要有我们这一带的活,他们就到我家来把工具放在这,说是相信大姐放在这里不会丢、安全。他们休息时上我家就给他们放《九评》和《风雨天地行》影碟后来又有两个工人办理了三退,有的把他们亲属让我帮助给三退。房管站的工长听我讲完真相也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工人们看完碟后相继拿走。我告诉他们给亲朋好友同事相互传看,那是你做了一件大善事,天上的神都在看着会给你福报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