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面前证实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很不好,还患有腰痛、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等,身上还有附体。一九九五年一月,朋友给我推荐《转法轮》。那时我有到庙里去修行的愿望,看完《转法轮》我想:这可太好了!不用出家在世俗就可修成正果。于是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从不间断。

修大法获新生 讲真相被非法判刑

没几天我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突然从上牙膛掉出一块东西来。我以为是浓痰,吐出来一看是个鲜红的肉瘤子。天哪!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还不知道脑袋里长瘤了,多可怕呀!法轮功太神奇了。炼功不久,附体、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症都不翼而飞。师父和大法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从此我暗下决心:一修到底,以报师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修炼环境和大气候完全变了。在被迫害的严酷时期,由于自己学法不入心,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干事心强不在法上,对修炼机缘不重视,因此跌的一个跟头又一个跟头的,与精進实修救度众生的同修们相比,我有很大的差距。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我去市里有关部门为被非法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说句公道话,就被江泽民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市“610”以所谓“聚众闹事”的莫须有罪名绑架。上诉未果,同年三月三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关到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从邪悟中觉醒 以法为师反迫害

一天,我正在绝食反迫害,一姓韩的监狱长带着几个女警察全副武装手持电棍来到我面前恐吓我,恶警韩某临走时告诉包夹“给她去去娇气”。于是恶警和犯人就给我施加压力,坐小板凳,不准靠墙、靠床。被灌食后我明显的感觉头脑不适,显然他们在所灌的东西中加了某些药物。

又过了二、三天,突然七、八个女犯人冲过来将我的衣服扒光,连拉带拽把我拖進洗脑班。在邪恶的压力下我邪悟了。过后觉得不大对劲,但不知道错在哪里?

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在狱中同修的启发下,我彻底醒悟,立即写了《严正声明》。为此我遭到邪恶的加重迫害。恶警把我一个人单独关在库房三个月,与外界隔绝,由四、五个犯人看管着。有一天,一个东北口音的女犯人到库房取货,顺手迅速塞给了我一卷纸。待到看管我的人没注意时,我侧身偷看了一眼,啊!是师父的《洪吟》!天哪!在监狱这个黑窝又被严加看管的情况下竟然得到了师父的法,你说那是啥心情?真的是用人间的语言难以表达!感谢慈悲的师父!感谢没有忘记我的狱中同修!我哭了……

我一口气把拿到的《洪吟》背了下来,下决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1]

儿子来看望我,他们非让我打所谓“报告词”才让我见儿子。我拒绝这种无理要求,二话没说,放下了亲情走出了办公室,回到监室。

一次狱中让大家选一个姓张的狱长当中共邪党的“党代表”,我弃权,没选。好几个狱警来问我为何不选?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不了解她,一次面也没见过,让我怎么投票选?”他们走了。

一次一个姓王的警察跟我“谈话”,让我干点活,我不干,我说,我没犯罪,修炼法轮大法无罪,信仰自由,是江泽民看信仰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他小肚鸡肠,出于妒忌,仗着手中的权力,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和罗干还搞了一个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全国、全世界人民,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你可别听信他们的谎言。法轮大法是佛法,“善恶有报”是古训也是不变的天理。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那是在害自己。姓王的警察不吱声了。从此再没人让我干活。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恶警韩秀欣带队让我蹲着报告,想以此侮辱大法弟子。我不蹲,站着,二百多人等了我十分钟我就是不蹲。韩恶警问我为什么不蹲?我说:“我是证实法来的,不是犯人。”她只好让大家都站起来回监舍了。到了监舍她说要让我“站个够”,我就炼起了五套功法。

十月十二号,气急败坏的恶警韩秀欣让几个犯人把我团团围住,她自己手持电棍电击了我半个小时。这时我想到了慈悲的师父,就突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结果我这么一喊,他们就住手了。师父讲:“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2]我对师父的法有了更深的认识。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警察让我在释放证上签字。我真正放下了生死,不签。邪恶使尽招术也没达到目地,只好让单位派了两部汽车把我送回家。

派出所门前给警察们上一堂真相课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我像以往一样拿着神韵光盘下楼在市内面对面的一边讲一边赠送有缘人。

当我走到×××派出所时,突然五、六个警察挡住了我的去路,并把我的书包抢走,不问青红皂白就往车上拽我。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师父的法迅速在脑中闪过,我当即就坐在马路边上,并给这几个警察讲起真相来,同时急速的向内找。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敢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难道没看到薄熙来、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薄熙来的老婆谷开来都被抓起来了,周永康也下马了?其中一警察说:周永康没事,还给全国政法委开会呢。我说:“是开会呢,但背地里给胡锦涛写检查求饶,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除了江泽民、罗干以外,周永康是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分子,他为了升官发财,把自己的媳妇暗地叫人撞死,跟江泽民的外甥女结了婚,玩弄女人招数第一,他在北京有六处行居,贪污人民币有多少,现在都无法计算,周永康指使薄熙来、王立军在大连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还批准办了两个尸体加工厂,出口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尸体……”

这时马路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车来人往的,也有围观来听真相的。

警察害怕了,叫来几个女便衣想把我架到屋里去,我心中念着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4]他们把我双盘的腿使劲往下扳,我不动心,我说:“你们谁也别碰我,谁碰我谁有罪。你们屋里太脏,尽迫害好人,我不去!”在这大马路上多好,人来人往的,让人们看看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她们问我叫什么?住在哪里?我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个女便衣说:“您得相信科学。”我说:“法轮功是最高的科学,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能去病健身,你看我原来有脑瘤、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症,现在都好了,我快七十岁的人了,头发也不白,牙一个也没掉,都是原来的。你们所说的科学是什么?地不施化肥不长庄稼,猪吃的是猪饲料,鸡吃的是鸡饲料,人们吃的粮食蔬菜都是农药培育的,所以现在得各种奇奇怪怪的病特别多……。

我持续不断的给这些警察们讲了一两个小时,没有人干扰我,更没人制止我。我就抓紧时间给这些男女警察们上了一堂法轮大法真相课。

公安局长也来听我讲真相

正讲着,看到他们把公安局的一个局长叫来了。这局长一下车就说:这不是×××吗?我说:“是啊,你们还在干着迫害法轮功的事呢?我正要找你哪!我犯了什么罪,你们一张口就判了我四年,还扣了我的退休工资。我在监狱里受尽了折磨,那个姓韩的恶警电了我半小时。你们只听江泽民这个大流氓的,能有什么好结果?”

接着我就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一定要遭恶报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说,任长霞比你们可不可以呀,遭恶报撞汽车死了;罗京天天报天安门自焚伪案也遭报死了;给江泽民提供迫害法轮功的资金的黄菊也得报应死了!再说眼前的:咱们市里的×××乡长迫害法轮功挺有名的,只有一个独生子,大年三十撞死在村北口大树上。”那位女副局长说:“×××乡长迫害法轮功有他儿子什么事?”我说:“这就叫父债子还。”我接着说:“咱们市最早的政法委书记×××的老婆得了胰腺癌,他儿子结婚典礼时他爸爸死了,喜事丧事同时進行,你说他顾哪头吧?现在你们公安系统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有病。”其中一名警察说:“那是我们工作累的。”我说:“孩子们,那不是呀,是你们听了共产党的谎言,善恶不明,是非不分,追随恶党和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打击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的报应哪!我奉劝你们赶紧退党、团、队,等大难来时别被淘汰,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不知是谁把我们单位的领导也请来了。我单位的领导早就明白了真相。看到公安局的人和我单位的领导在一起正在谈什么,我就想我该回家了。念头一出,人群中走出来一位同修,对我说:“大姐,你坐在这儿干什么?走,咱们吃饭去!”我站起来就和同修一起离开了。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5]眼看一场狂风暴雨、巨关巨难要来临,却在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正压百邪”[5]。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放下人心,放下自我,就能救人。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关难再大都能过去,就会风平浪静。

回顾自己这十七年的修炼过程,体会最深的是:学法是根本,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师父说:“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6]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我跌倒时把我扶起来走正,教我要用心学好法,用正念正行将邪恶化为乌有。我要紧紧抓住师父的手跟着师父一直向前走,一直向前走。

不妥之处,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