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听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没有像有些同修那样特意安排固定时间出去讲真相,但在我的生活中却处处都会有“有缘人”“闯”進来……

在居委会

我到了办老年乘车卡的年龄了——年满六十五周岁。一天我将用于办卡的彩照交到指定的“居委会”去时,工作人员将彩照放到屏幕上進行“修理”,随口说了一句:“你是第一个”。我咋成“第一个”呢?我不解的问她,论办证先后吧,从办证开始至今已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论当日来说吧,我前面已办了好几个人了。她笑着答道:“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这么年轻的。”哦,我明白了。

于是我顺势告诉她,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修炼近二十年了。修炼后我从未生过病,我每天仅需睡两、三个小时就足够了。接着我讲了什么是法轮功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

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她高兴的答应了。

在“超市”

一天我進了“超市”,见一中年妇女正在菜台上选毛豆,我也凑上去拣了起来。边挑着边善意的告诉她:本地农业局开了会,领导告诉他们局里的下属,杀灭花菜与萹菜的害虫所用的农药特殊些,毒性较大,意思是让下属少吃或别吃。会上嘱咐下属“不要往外传”。我嘱咐这位选毛豆的妇女,吃前一定要洗净。以此作“引子”给她讲了共产党一贯造假,残暴,视百姓生命如草芥,告诉她“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和其他法轮功真相,于是,她很乐意的用“豆豆”这个名字“三退”了。

在公交车上

一次我乘坐公共汽车外出。在我前排坐了一个女孩,她回头向我打听路。一听是东北口音,我就问她到我省来干啥?她告诉我是来应聘的。我便从当今求职难、官场腐败入手,讲到共产党的暴政,频发的天灾人祸和一系列群体事件……,请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并祝她好运。她非常高兴的接受了。

还有一次,我乘公共汽车,不一会上来了一对老年夫妇。我发现女的脸色很难看,步履艰难,就忙起身让座。一问才知是准备上某某医院去看病的,正好和我同一站下。到站了,我搀扶着老人下了车,领他们走了一程。一路上我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讲了些祛病健身、逢凶化吉的例子。因有事我得赶紧离开,临分手,他们一再谢谢我,我说你们不用谢我,是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的,无论在社会上,在单位里,在家庭中都要做个好人。

在“的士”上

每逢需乘“的士”前,我都不忘带上“神韵”光盘或别的大法真相资料。如果条件允许,我便会找机会和司机攀谈,从司机的艰辛,谈到沿途矗立的“空楼”;从百姓近年的维权抗争谈到裸官往国外转移家人和资产;从国民党抗战谈到共产党篡权;从历次政治运动谈到迫害法轮功,再从大法洪传世界谈到天灭中共,最后谈到当今的退党大潮。绝大多数司机都会认真听,有的也随着大谈起来,有的司机知道的还真不少。最后或给他做“三退”,或赠他精美“神韵”光盘,或送其它真相资料,或叮嘱他牢记“法轮大法好!”最后再祝他好运。

途中偶遇

一天,我正推着自行车在路边走,迎面过来了三个外地人,向我打听某某银行。我说,我有点印象,你们慢慢走,我骑车前去探一探,回头告诉你们。我很快找到了银行,迅速的返回去给他们带路。我们边走边聊,得知他们是从东北来的。我问他们:你们猜我有多大岁数?他们都猜我才四十多岁。“其实我快七十岁了。”我告诉他们我是因炼法轮功而受益。他们便一再叮嘱我千万要小心,千万……,我应允着,心里充满欣慰,感激。

还有一次,我正走着,看见一年轻妇女用自行车推了一箱东西路过。因捆绑不紧,她车上的那东西摇摇晃晃,她推的很吃力。正巧我包里有绳子,就赶忙上前去,帮她扶正并加固。她非常感激,我告诉她,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并教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公园里

某天,我正在公园里坐着,见一个男孩背了一大背包报纸走了过来。问我:“您买报纸吗?”我顺手接过一份,并邀他坐下歇歇。一问方知他刚被某重点初中录取,“卖报”是他暑期作业的内容之一——体验生活。说来也巧,那所中学正好是我的母校,这一下关系似乎近了许多。我便告诉他历史课本中的“史事”多是被中共因政治需要篡改过的。我从谁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所谓“长征”是怎么回事,一九四九年共产党篡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死了多少人,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又讲了地震、民众抗暴、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等等,一直讲到大法洪传世界、退党大潮。孩子很文静,也很懂事,一直静静的听。快中午了,该分手了,他断然的以“明哥”的化名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我感到欣慰,这个年轻的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進了公园后,不知咋的,没走以往常走的路径,而是绕道走了公园的另一半,边走边发正念。忽见一群人刚锻练完毕,正收拾东西呢,我凑上前去,竟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原单位老邪党书记。我们边走边聊,他对我说了他现在的一身毛病。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年了,身体好极了,血压、心律一直保持在与十八岁那年差不多少的水平。我还告诉他:大法改变人,提升人的道德是相当迅速的。我请他回忆一下,当年单位第一次评职称时的情况,当时,无论从业务能力或人缘上,我是很有竞争力的,但基于大法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完全为着别人的人,基于想减轻单位领导因“僧多粥少”而带来的压力,我毅然放弃了申报高级职称。单位里从上到下很多同事都劝我:“你不想争,你填一下表由领导决定总可以吧?”甚至还说:“你的下属就在局里的职评小组里呢!”我始终没有动心,“职评”动员会没去参加,“职评”表格也没去领。机会错过了,我退休了,至今我仍是“一级”职称,但我很快乐,很坦然。要知道,我当时走進大法修炼仅一个月左右。我对老书记说:这事您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他看了看我说:你身体真棒,这是“境界”。

接着,我又给他讲了许多真相,临别时他表示一定常念“法轮大法好!”

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一切,没有师父就没有宇宙众生的一切。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其实师父早就为我们铺垫好了一切,威德却都给了我们。

弟子叩谢师恩,弟子代我的所有“有缘人”叩谢师尊的伟大洪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