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拯救了我和濒临破碎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修炼前,我自认为是一个心高命不随的人,婚姻不如意,继母婆婆骗婚,丈夫窝囊没有温暖;月子里无人照顾受风;气恨委屈又引发了乳腺病、眩晕症等病,年轻轻的,脸色蜡黄,人不能正常直立,弯腰驼背还挺不了一刻钟就得躺下,住院、吃汤药、拔火罐、看丈夫的脸子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没有精力去顾及幼小的生命,随时感到生命走到尽头,高傲的心严重受挫,几度想自杀。但因找不到不惊吓周边人的了结场所、方法,心灰意冷的活在人间。

法轮大法照亮了我的心

我恨无情无义的丈夫,认为他心中只有他后妈,媳妇是外姓人,自家事儿不管不问,谁能活谁活,不通人情事理,有时间就长在他后妈家,不该成家。在人中又啥也不是,工作中付出的是他,得到好处的是别人,我心中愤愤不平,常恶言恶语的挖苦他,瞧不起他,越这样家庭关系越紧张,他更不愿照看我,没有交流、没有温暖。长期的病痛折磨,使我的脾气变坏,生死不怕,顾不得尊严、脸面,一不如意对丈夫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他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家庭战火连绵,没有什么能安抚我受伤的心,我常想:哀大莫过于心死。

一九九五年,我得到了《法轮功》,我看到了扉页上的师父照片,正是几天前在清晨的睡梦中来看我的久别的亲人,我顿时激动的一只手按着狂跳的心,放下一切工作包括吃饭,一口气儿连看两遍宝书,我什么都明白了,这是佛法修炼啊!大法法理打开了我的心结,我为什么这么苦啊!冥冥中等待的不就是这大法么?人自己的业债造成今世的苦难、不如意,不自责还怨天怨地,伤害他人,无知造业。命中没有还苦苦追求,用下滑的道德标准要求丈夫。若不是大法解迷津,我还不知在十恶毒世中挣扎多久。太感谢师父洪传大法救我出苦海,让我明辨是非,我一定珍惜这万古机缘,放下个人得失不负师父救度之恩早日修炼圆满。

这一明白不要紧,沉重的病体开始变轻,脚有离地的感觉,人象要飘起来似的,瞬间儿一身病没了,我激动的在夜半的楼上蹦了两下,心里这个透亮。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修炼后,我不再争强好胜,不再追求表面的虚荣,就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宇宙真理严格要求自己,心态祥和,看丈夫也顺眼了,感到他淡泊名利、心地善良、孝敬老人,吃亏让人品德高尚,也不讨厌继母婆婆了,感到她也很苦,看中了未来的媳妇,又怕娶不到家,略施小计也是为了儿子、为了家。再说:我在法中明白了,婚姻是缘份。从遇事忍不住到强忍,从含泪而忍到心平气和的忍,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丈夫看到了大法的法力,由开始的对我早出晚归炼功不理解、不支持,到喜上眉梢,主动告诉同学“法轮大法好”,一家人从此其乐融融。

儿子因从小缺乏营养照顾不周,体弱多病,五十多天就住一次院,遭罪不说,药费都负担不起。再加上我常年看病、吃药,家里经济状况很不好,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我得法后,孩子只住了一次院,十七年来没吃过一粒儿药,同学都得流行病,象痄腮什么的,都与他无关,因为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迫害中家人正念支持

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到迫害,我没经历过事儿,从前又惊吓过胆子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丈夫说:“怕什么,谁敢抓你,我一棒子给他开瓢儿。”他把大法经书包好,夜里打车送到安全地方藏起来,我看书再给我取回来。

为了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大法弟子走出来讲真相、发资料、挂条幅,他担心我的安全,就给我放哨,帮我往高处挂条幅,看到被人遗弃的资料主动捡回来或直接发出去,掉下来的条幅再挂好。儿子也是,有时放学回来捡回一些条幅,能整理好的再挂出去。后来我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大力相助下,丈夫积极营救,我正念正行闯出魔窟。当时娘家人不理解,丈夫说:“她干的都是正确的事。”儿子说:“法轮功好,我支持。”家人虽然害怕我被迫害,但法轮大法拯救了我、拯救了我濒临破碎的家,他们也是有目共睹的。

回忆过去的我,真是很陌生,是大法提升了我的道德,使我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感谢师尊给了我新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