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8)

活摘器官疑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首次在国际上被公开曝光。为加速销毁罪证,许多医院赶在六月前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手术。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湖南《潇湘晨报》就报导过“免费进行20例器官移植”的消息,报道湖南省人民医院将免费为20人换肝换肾。

据医学专家分析,中国的器官移植正存在着与世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反配型”状态,一般国家的正向配型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好几年才能幸运的找到一个供体,而中国却是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

目前,更多证人证据确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中国大陆长期普遍存在,此事件正引起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

湖南省内多家劳教所等单位涉嫌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已披露的湖南省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存在着如:遗体上的可疑刀口、没有家属监督的解剖、不让见遗体、对遗体的掩盖或强行火化等等迹象,让人质疑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脏器被活摘。无论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是否被活摘器官,迫害者必被清算,这些疑案迟早会被公正调查、核实。

一、死亡疑案

1、湘潭郭利芳被关17天去世,家属未见就尸检

郭利芳,女,终年54岁,住湘潭市窑湾石嘴脑巷27号。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郭利芳在家遭不法警察等三人绑架,劫持到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关押。四月十七日上午家人被告诉郭利芳已经非正常死亡,遗体被存放在殡仪馆冷库。据悉,解剖验证,胃部无异物,唯颈部处有勒伤痕迹。不法人员不许探视,不许接触遗体。有知情人透露,郭利芳身体器官全部被掏空。

2、邵东曾华国被抓6天遭虐杀,背部有十三针可疑刀口

曾华国,男,终年57岁,家住邵阳邵东县家电城100号,二零零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曾华国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邵东宋家塘看守所关押十天,家中法轮功书籍被非法查抄。八月十九日,曾华国到邵东县国保局要求归还自己的法轮功书籍,被邵东县国保大队中队长邓建华等恶警绑架、毒打,不到六天时间,惨遭虐杀。警方封锁消息,一天后才通知家属,称曾华国在医院跳楼自杀。曾华国的儿子看到他父亲身体背部有一处被缝了十三针的明显伤口,全身到处是伤痕。警方对家人威胁利诱,并以二十六万元作为封口费。

曾华国
曾华国

3、怀化杨乾生被活取骨髓致死

杨乾生,男,终年60多岁,怀化市中方县接龙乡新寨村12组人。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一月十八日早晨,杨乾生路过怀化铁路三线桥路段时,被行进的火车强劲的惯性风刮倒在铁路旁,被铁路的工作人员送往部队535医院。全面检查的结果是:除脑部皮外伤(一个小口,仅缝三针)外,没有任何能致命的伤,不需要住院。但535医院不法医生不允许神智清醒而又有体力的杨乾生回家,还和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商量不准家属参与。杨乾生表示修炼大法身体健康,拒绝无病被诊。不法医务人员就把他捆绑在床上,强制灌不明药物,注射一种淡红色带白泡的药水,连续七天抽血,每次200毫升。杨乾生开始不能说话了、昏迷、脸发红。然后恶医又开始抽他的骨髓(从背上抽出来,为白色的液体),连续抽了三天。这之后,杨乾生完全失去知觉,不省人事。四十天后回家时医生称:不能摔跤,一摔就会死亡。回家不到二十天,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日杨乾生离开人世。

4、郴州邓果君在看守所突然死亡,遗体被偷偷火化

邓果君 ,女,终年60岁,家住郴州市苏仙区升平路再生资日杂公司。 二零零二年八月,邓果君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后长期关押在郴州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九日晚,邓果君突然身亡,死后全身被塑料袋包扎,脸部塑料袋被解开后,看见脸庞瘦削,脸色蜡黄,嘴角流血水。邓果君的遗体由狱警从市107国道旁的“明华医院”拖入殡仪馆入冰棺。次日上午,公安,“六一零”、公安局、看守所的头目都在临场指挥,现场围满了穿警服及便衣的警察,还停着两辆白色轿车和其它警车。恶人害怕走漏消息,没有通知亲属,急匆匆地将遗体火化了。

5、怀化潘建军被网岭监狱被害死,家属未能见到遗体

潘建军,男,终年33岁,怀化市沅陵县马底驿乡方子垭村人,毕业于师范大学。二零零一年底,潘建军在朋友家讲真相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其后,怀化市国安局又把他转到怀化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由鹤城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潘建军被判七年重刑。二零零三年底,潘建军从津市监狱被转到网岭监狱。二零零四年二月五日,网岭监狱通知家属,声称潘建军死亡。潘家人都没能见到他的遗体。

潘建军
潘建军

6、常德欧克顺被劫持到洗脑班8天死亡,遗体遭强行火化

欧克顺,男,终年39岁,常德望城乡宋玉村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欧克顺被临澧县国保杨峰劫持到设在常德戒毒所的常德市洗脑班。“六一零”恶警唆使同室戒毒犯毒打以此折磨他。八天后,一月二十日上午,欧克顺被迫害致死。虽然欧克顺有同胞姊妹兄弟七人,但“六一零”与乡村干部当晚半夜时分只通知他妻子和一个哥哥去常德接人,谎称欧克顺生病接他回家过年。到现场后,欧克顺的妻子和哥哥才知他已被迫害致死。俩人都被多名武警挟持着,不准走近看遗体,不准给亲属打电话。妻子和哥哥见欧克顺的遗体面部乌紫,嘴唇肿大、合不拢的惨景,多次哭得昏迷。市“六一零”工作组不顾家属的求情与强烈反对,强行将欧克顺遗体火化。

二、失踪疑案

法轮功学员上访被抓后,为了避免中共株连迫害牵连到他人,大都不说姓名和住址,多人多年前上访,没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如以下案例,让人质疑这些法轮功学员被作为中共活摘贩卖器官的供体资源。

1、李小英,女,43岁左右,郴州安仁县承坪乡新平大队下街组人,小个子,五官清秀,面容慈善。二零零一年元旦,李小英、李运花、李三发、王叶青等几人一起进京上访被抓,被遣返,由安仁县“六一零”、国保警察与承坪乡政府人员到北京押回。在火车上,李小英等人每两人被用同一副手铐铐着,铐在座位上。李小英与李运花两人铐在一起。李运花事后说:“当时我们都睡觉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李小英就不见了,另一个手铐是空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同车的人没有人说什么,从此以后再也没见过她的踪影,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2、谢进平,女,50岁,衡阳市衡山县白果镇新民村顺利组人,二零零零年十月初三,谢进平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下车就被抓,其余六人被抓后陆续回来,只有她一人一直下落不明,至今未归。

3、杨爱金,男,失踪时32岁,怀化市中方县锦溪乡人。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二十三日,杨爱金等三人去黔阳县万溪赶集,被绑架到万溪学校操场,被打伤后,三人在安江看守所关了一星期,又被本乡政府关了二十多天才放回家。杨爱金去海南打工。本乡政府陈克飞知道后,赶到海南,与海南“六一零”串通迫害杨爱金,要杨爱金三、两天汇报。杨爱金在荒草地打坐炼功,被关押到当地文昌市公安局。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4、李治邦,男,当年62岁,岳阳平江县余坪乡黄管村人。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二月初五晚,李治邦一人步行进京上访,音讯全无。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找乡政府询问,无人理睬,反遭谩骂。

5、刘贤春,男,40多岁,岳阳云溪乡桃林村罗家坡人。刘贤春三次到北京上访,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后遣回原住地;第二次被打得头破血流,头上缠满了纱布;第三次,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再没回来,至今音讯全无。

6、许立新,42岁,原沅江市人,后住长沙市,多年前离家上访,从此杳无音讯。

7、邓世英,女,63岁,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宁乡被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二月再次去北京上访后,至今下落不明。

8、谢润年,女,原是株洲东区医院医师,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后,再没她的任何信息。

9、熊之瑛,女,40多岁,常德澧县道河乡人,婚后随军到长春,于二零零一年进京上访至今下落不明。此期间通过寻人启事、电视广告到处找遍仍杳无音讯。

10、邹柘凤(音),女,当年25岁左右,家住郴州资兴团结乡并泥村。父亲邹甲雄,六十多岁,某砖厂退休工人。邹柘凤排行老大,下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大约二零零零年,邹柘凤去北京上访未归,至今杳无音讯。

11、吴红文,男,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出生,家住湖南省委大院内。一九九九年七月,吴红文因去省政府上访被拘留四十八小时。二零零零年元旦前后,吴红文到北京上访,又被关在长沙市第三看守所十五天。从看守所回家当天,蓉园派出所警察就上门逼他写“书面汇报”。派出所、居委会还强迫吴红文的父母严密监视他,不许外出……被逼无奈,吴红文于第二天、年三十前一天离家。至今下落不明。

吴红文
吴红文

12、何云峰,36岁,家住邵阳市江北制伞总厂家属楼,以画画为生。二零零七年被绑架至洗脑班,因拒绝“转化”而被劳教一年半,在新开铺劳教所又被加教三个月,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解教回家。不久,九月二十日清晨,邵阳公安数十人将何云峰从家中劫持到洗脑班关了十多天。何云峰后来离家,音讯全无,生死未卜。

13、谢满娥,女,四十多岁,原系长沙冶金机械厂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失踪,下落不明。

谢满娥
谢满娥

14、杨有元,女,60多岁,怀化中方县新路河乡人。二零零零年六月,杨有元被劳教一年,加教一年,关在白马垅劳教所,被劫持到株洲市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的神经药物,致使杨有元反应迟钝。零三年五月至七月间,杨有元四次被绑架,遭恶警毒打、监控。恶徒们对杨有云叫嚣:“我们一定要把你搞死,至少要打残为止,看你还怎么走路、讲真相”。杨有元被迫离家,至今下落不明。

15、董富云,女,70多岁,退休后独自一人住在常德市水运局宿舍。二零零五年因讲真相被劫持到常德市青峰煤矿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出来不久,突然失踪。零五年十二月四日早晨,邻居发现董富云家房门大敞四开,屋里一片狼藉,人不见踪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董富云儿女四处寻找,至今杳无音讯。

董富云
董富云

16、刘六妹,女,30多岁,裁缝师,怀化辰溪县人。二零零二年被关在看守所期间,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余庆长、谢开基毒打,用铁钳打脚,并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往墙上撞。刘六妹倒在地上痛苦万分,头部受重伤。几天无法进食,上厕所都得靠别人抬着去。刘六妹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后,情况急剧恶化,她经常难受地抱着头,疼痛难忍,渐渐精神失常。后在被警察送回家的路上走脱,从此下落不明。

17、叶金惠,女,64岁,常德人。二零零一年上半年被常德市城西办事处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半年。此后,派出所、国保不断骚扰。叶金惠于二零零五年下半年被迫出走,至今未归。

18、谭四英,女,约30岁,茶陵县高陇镇长兴村三组人,于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日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