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瓦房店看守所奴役被关押者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辽宁瓦房店市看守所隶属瓦房店市公安局下属机构。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被当地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看守所。下面就把我在瓦房店看守所所见到的警察强迫被关押人员做奴工的情况写出来。

学习号、卷牙签

被关押的人进了瓦房店看守所,都得先被关在一个监室呆一个月,学习奴工产品制作技术。然后再分到其它监号去做奴工。我进看守所时,奴工产品是卷牙签:将红黄篮绿彩色玻璃纸条,切成豁口,沾上胶水卷到六公分或十二公分长的木牙签上,卷出来的牙签,象一朵小花,卷好了牙签装到纸壳盒里包装起来,盒里面每种颜色一个格,格分两面,中间是个樑,装盒时,得交叉摆放整齐。每盒多少根我记不住了。

强制完成高定额

看守所按照各个监号人数多少分配产量,每人一天必须卷四千根,卷好了还要装好盒才算完成工作。一般每个监号都关押二十五、六个人,每个监号都有“号霸”,“号霸”不干活,他们定额都得摊派到弱势被关押者的身上,实际上每个奴工一天定额量不止四千根。

我们每天早晨五点来钟就被逼开始干活,五千根牙签,手快的,也得干到晚上十点半钟,能完成定额,手慢的,得十一点能干完。新来的人手不熟,就得干到下半夜一点。看守所规定活不干完不准睡觉。听说以前有人没完成定额,就用牙签往头皮上扎,也有把牙签钉在手背上,鲜血直流,完不成定额,就要遭到残酷折磨。

没有卫生标准 奴工产品出口

还听牢头说:牙签是出口到美国的,在美国一些大餐馆里用。所以,进看守所是严禁穿羽绒服的,怕羽绒沾到牙签上,如果检查出来,卫生就不合格了。

实际上,瓦房店看守所的卫生条件是什么样呢?特别差,厕所不单独间隔,拉屎、撒尿都在监室内,摆在面上。刚进那里的人都感到恶心。有的人长期不洗脸、不洗手,就在这样的卫生环境下生产出口产品,还谈什么卫生啊。

更糟糕的是,在关押的人员当中,有各种传病,如染性肝炎、梅毒、艾滋病等病人,全部关押在一起,都做奴工产品,根本不管卫生标准,只顾赚钱。听关押较长时间的人说,看守所一年能获取人民币三百万元利润。

警察也是黑社会

瓦房店看守所管理混乱,强势欺压弱势,狱警不管,每个监号都有“号霸”,这些人不干活,看谁不顺眼了,开口就骂,抬手就打。

让我不解的是:“号霸”这么狂,狱警怎么不管呢?一个犯人对我说:“这些人都是小黑社会的人,看守所是个过度场所,得罪那些人,警察也怕他们以后报复他们,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表面上吆五喝六的,但他们内心里却怕着呢!”

看到这种情况,我对旁边一男犯人说:“现在警察都腐败了,过去谁敢这样?”他说:“你说错了,六十年代我进这里就这样,一点没变。”

发黑财

在市场卖一两角钱一斤小苹果,在看守所里就卖一元五角钱一斤;在外面一元钱一盒烟,在那里就得卖三元钱一盒;加餐,在外面值五元的菜,在那里就得卖二十元;接待餐,一套四十元,在监外也卖不上十元钱。家人探望时给带来的烟全部没收,必须买看守所小店的才允许带进监号。

摧残大法弟子

看守所恶警因为大连金州区大法弟子许志斌不配合,冬季里强行脱光他的衣服,关在冷室里冻了四个多小时。残酷的迫害,让这个不到四十岁的中年人,牙齿全部脱落。

以上是我在瓦房店看守所所见,写出来曝光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