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念正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风风雨雨十五年,我是闭着修的,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我感受到自己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逐渐的成熟起来。在中国大陆这种邪恶的环境下从一开始胆胆突突复印经文到现在堂堂正正发真相材料,深刻的体会到:信师信法有师在,念正心正最安全。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性格非常内向的人。国内的历次运动使我变得格外的胆小怕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一开始,我的怕心很重。心里深知大法好,也不敢堂堂正正的去证实法,心里非常着急。以前的新经文都是学法点发给大家,也没关心过新经文的来源。当时看不到新经文,不知道大法的形势,心里很苦闷。有一天辅导员拿了一本《美国中部法会讲法》,说如果能复印,每人一份就好了,现在外面的复印店不敢印。我当时不假思索的说我拿单位去印,辅导员说得印二十多份,我说行。就这样我开始了复印传递经文及其他材料的任务。

当时答应得挺痛快,过后我就犯愁了。因为复印机在楼上厂办由秘书看管,复印时要登记,她们如果要检查登记我印的东西怎么办,那时也不懂得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想同修等着看经文,我就把整本经文拆成单篇分次印几页,一页印三十份。就这样大概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印完了一本。过后我发现每当我复印经文时旁边几乎没别人,在以后复印时只要是印大法的材料旁边很少有人,渐渐的我也不紧张害怕了。有一次印完真相资料回去后发现底稿落在了复印机里,立刻回去找没找着,问周围的同事也没人看见,当时紧张的出了一身汗。紧张之余我突然想到是师父帮我拿走了底稿,想到这感动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在心里除了感谢师父同时埋怨自己,一个修炼人怎么能这样马虎,太粗心了。这次是师父帮我化险为夷,以后印资料一定要认真、小心仔细。与此同时我悟到我每次复印大法的资料都很顺利,旁边没人是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是做大法的事情,无论环境多紧张当怕心出来时一想到师父,害怕的心一点一点就没了。

刚开始散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心里害怕总是瞻前顾后紧张的直哆嗦,但是一想到师父,想到我是师父的弟子,做的是最神圣的事在救人,有师父的保护,害怕的感觉立刻就没了,人也精神了许多,昂首挺胸走在救人的路上,堂堂正正的发放每一份真相资料。有时遇到敏感期有同修劝我这些日子先别发了,外面尽是戴红箍的要注意安全。我与同修切磋,我想每期的《明慧周刊》上师父的两段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和“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2] ,要我们理智、智慧的去做大法的事,所谓的敏感期就是邪恶迫害大法、毁灭众生的严重时期,更需要大法弟子去清除邪恶。邪恶少了才能多救众生。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一个正的能量场,每份真相资料都是除恶的利器。我们不间断的发放每一期的真相资料不仅能有力的震慑邪恶,还能让有缘人得救,使大法的能量场越来越强,如果我们停止发放,不就助长了邪恶?还有安全可言吗?切磋后我周围的同修也都这么做,每一期的真相传单和小册子每人最少一套,光盘量力而行。如有同修有事发不了也不减少制作,由别的同修发放,发放的真相资料只能增加不能减少。从迫害开始到现在,只要每一期有资料我和周围的同修就去发放或给有缘人。通过不断的发资料,同修们感觉自身怕的物质越来越少了。

二零零六年,为了减少资料点同修的负担和资料的周转时间,我想不能停留在同修给我底稿我复印,我也要建立资料点。当时周围没有同修会上网,对于电脑网络这块一点不熟,我就试着用《明慧周刊》上的网址登录,没想到竟登录成功了。当我打开明慧网页看见师父的照片,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感激之心无以言表。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突破了封锁登录到大法的网站。当我能下载、打印期刊和其他真相材料时,我又帮着周围想上网的同修建立了几个资料点。

这些年来我的电脑很少出问题,每当邪恶的敏感期,封网厉害时,我想我们的上网软件之所以叫破网软件,是能够突破任何封锁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有大法的威力、有师父的呵护,大法的网站怎能被邪恶控制,有时登录不上动态网,我也不放弃,用单位的电脑或亲戚家的电脑(因我还负责传递电子版的期刊和资料),我必须在约定的时间内把电子版资料送到同修手里,就这样我都能在第二天每期不落的将打印出的资料期刊和电子版传递给同修。

二零零七年单位给我办公室每人购置了一台新电脑,别的同事劝我上微博好与我聊天,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看大法的文章,得学法。就这样我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我就下载每日明慧文章看,中午学法。周末再把一周下载的电子版拷贝回家。

去年初,单位领导接到当地公安局的通知,要求各单位交二千元让电脑房必须安装电脑网络监控仪器,只要安装了此仪器在公安局对我单位所有电脑的内容都能一览无余。我想这是邪恶又一次对大法、对众生的迫害,我就加大在单位发正念的力度,让邪恶的这一阴谋不能得逞。一个月过去了,单位扛不过去安装了此仪器。当时我心态有些不稳,心想我的电脑看的都是大法的内容,一旦被它们看见会给单位带来不利,我先暂缓上明慧网,只上常人网,结果电脑出现了无法上网的状态。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因为我这不好的一念使邪恶有了可乘之机,这可乘之机漏洞表面上是怕心,往深处挖一挖自己在单位上网很顺利生出了欢喜心,有时还有显示心,这些不好的心造成我学法发正念犯困,有时一中午就睡过去了。意识到这些我就用了一天的时间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念头执着心和邪恶的干扰。第二天一上班仍然上不了网。我当时想身为大法弟子,我的电脑就是我除恶的法器,是由我来控制,我发正念清除干扰,归正了自己。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检查了电脑外围的连线,发现网线接触不良,当网线连接好后很快通过动态网登录到明慧网。从那以后我又象以前一样利用工作之便,用单位给我配置的这台电脑做大法的事情了。这种运作方式一直到我今年初家中有事离职。

离职后回到家没多久,发现住家附近出现诋毁大法的宣传画和横幅标语,我想不能让邪恶的家庭承诺卡毒害世人的阴谋得逞。立即协调周围同修发正念时加上一念解体它,发现自家周围有诋毁大法内容的东西就清除。有一天早晨我外出去购物回来,看见邪恶的宣传画贴到了电梯口,我想人来人往的不能让它在这里散毒害人,得揭掉它。正巧这时没人乘电梯,我迅速揭下来将其销毁。第二天发现楼下最显眼的地方还有一张更大的,上面正好是路灯和监控器,我几次路过都有人在那附近聊天,过了两天也没清除掉,我也一直在琢磨怎么去清除它。到了晚上睡不着我就发了会正念,突然听到外面下雨了,我拿着雨伞一边下楼一边冲着监控器发正念,很快将这邪恶的东西揭下扔進到垃圾箱。

有了这次经验我就开始准备下一个清除的目标。一条五米长的横幅据说在小区中心挂了很长时间了。没过几天一场大雨给大法弟子除恶提供了一次绝好的机会。午夜二点我拿上准备好的剪刀、垃圾袋正要出门,孩子醒了,要是平时孩子妈妈得哄一阵才能睡着,一会孩子就不哭了。我想又是师父帮助了我,我赶紧行动,当时脚上有伤也没觉得痛。我撑着伞趟着雨水发着正念,虽然小区中心路灯很亮,但是我一点没害怕,我借着路灯的光亮迅速剪下横幅。为了防止它们再利用,我把横幅中间剪了好几刀装進垃圾袋扔到小区外面的垃圾站。这一切做的是如此的顺利,其中的每一过程我都能感到师父的帮助。师父《二十年讲法》中:“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师父给我们铺好了路,排除了干扰,我们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做不好的事。

这么多年过去了,师父给弟子的太多太多,弟子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言表,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理性〉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