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接上文

五、孕产期、哺乳期妇女的斑斑血泪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妇女在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受特殊保护,更有《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规定,孕产期、哺乳期妇女不应被关押或劳改劳教。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只不过是中共禽兽为了维护暴政、欺骗民众,学会说的几句人话而已,现实中不值一文。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许多处于孕产期、哺乳期的法轮功女学员受到的并不是什么“特殊保护”,恰恰相反,她们受到了残酷的“特殊迫害”。

特别是为达到非法继续关押、长期迫害,许多法轮功女学员被强制堕胎,许多无辜幼小的生命惨遭杀戮,实在令人悲戚,实在只有没有人性、漠视生命的中共才能培训的出如此狠毒的、制造一个又一个人间悲剧的冷血杀手。这些杀婴禽兽不法办,笔者都誓不罢休,真以为没有天理了。

(一)酷刑折磨、毒打残害孕妇

◇怀孕三个多月 广州罗织湘被残害致死

罗织湘
罗织湘

罗织湘,广州天河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七三年十月生,武汉城市规划学院本科毕业,原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规划工程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与丈夫在海珠出租房被绑架,被送海珠区看守所。十一月二十八日,怀孕三个多月、绝食抗议八天的罗织湘没有被释放,却被610劫去黄埔戒毒所强制洗脑。二十九日,被送进天河中医院“注射药物治疗”,十二月四日被残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中共流氓为逃脱罪责,还无耻谎称罗织湘是自杀。

◇悬空吊坠孕妇致痛苦流产 丈夫被逼在旁观看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为逼迫一怀孕六、七个月的法轮功女学员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将她悬空吊起,绳子绕经房梁(离地三米)滑轮,恶警松开绳子,孕妇急速坠落、重重摔下,恶警再拉绳将人吊起,再松开、坠落、摔下,来回折磨,孕妇在无以言表的痛苦中,被折磨流产。

更残忍的是,警察强迫她的丈夫在一旁亲眼看着妻子受刑、看着未出世的孩子被活活断送性命。

◇四川骆碧琼被毒打致胎出血 强行堕胎后被迫逃离家乡 凶手遭恶报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四川南充营山县三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骆碧琼,被绑架到朗池镇洗脑班被“创卫办”没有人性的五个恶人轮番毒打,已怀孕四个月的骆碧琼被打的遍体鳞伤、小便失禁、胎出血不止,两腿被打紫、手肿起象面包,头部都是肿块,嘴里全是血泡。被折磨一个星期后回家,因骆碧琼申明坚持修炼,恶人气势汹汹闻风而来,强行打胎,无辜扼杀四个月的小生命。

二十天后恶警又到骆碧琼家想绑架她,骆碧琼被迫在第十七天逃离了家乡。迫害凶手之一的朗池镇李伍生,后遭恶报,车祸身亡。

◇高玉敏遭迫害昏迷 胎死腹中

高玉敏,黑龙江富锦市北江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怀孕三个月时,被富锦市国保大队绑架,在看守所被迫害二十八天后,身体每况愈下,双目失明,严重缺血,昏迷后被送到富锦铁路医院。医生发现她没有脉搏、心跳停止,紧急手术后,发现高玉敏腹腔内全是瘀血,并已胎死腹中。高玉敏在医院住了八天,花费一万元保住了性命,费用全由她自己出。医生说她能活过来真是奇迹,肯定是她积了大德。

◇山东潍坊刘云香 两次被打流产

二零零零年一月,山东潍坊市军埠口镇原政法委书记花光勇等恶徒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到军埠口大队酷刑折磨,寒冬腊月强迫男学员光背,女学员光脚扫雪,用皮管、三角带毒打。司法所长夏炳堂带人对法轮功学员体罚、用木棍、皮管殴打。三十二岁的女学员刘云香怀着身孕,被打流产。

二零零一年一天夏夜,镇长高忠德、副镇长戴清君、司法所所长夏炳堂等十二人,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镇上拳打脚踢、电棍一起上,刘云香第二次被打流产。

(二)强制堕胎迫害

1.为非法关押 屠杀婴(胎)儿

◇毒杀胎儿!可怜七月胎儿挣扎两天两夜痛苦而亡

法轮功女学员净莲(化名)和丈夫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北京信访办等到的却是公安的非法抓捕。被接回当地后,因净莲已有七个月身孕,拘留所不收,“上级”决定强行打胎,将她非法拘留,声称只要说不学不炼就可以不打掉孩子并获得自由。

恶警将她拉到医院强行打毒针,可怜七个月胎儿在母腹中折腾了足足有四十多个小时才痛苦的死去。净莲挣扎着生下死孩子,昏过去多次,母亲抱着她哭……,一次次把她叫醒。死去的孩子生下来,净莲心如刀绞,父母泣不成声,抱着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舍不得扔掉。

七天后,恶警看她身体有所恢复,欲将她送拘留所,声称:“上面说了,对法轮功问题,怎么做都不过份。”当然不“过份”,人都可以随便杀,还要怎么才叫“过份”?!只怕恶报来时,这些杀人禽兽就知道什么叫作“过份”了!

在父母拼命阻拦下,邪恶没有得逞,净莲被送回家,却如犯人般被日夜监视,不允许外出,没有人身自由。一个月后,父母在强大压力下,在公安写好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并被勒索了两千元所谓“保证金”。

◇肢解婴儿!悲呼小小生命惨遭“凌迟”酷刑

张汉云,陕西汉中市汉台区法轮功学员,事发当年三十三岁。修炼前五年因闭经始终未怀孕,修炼不到半年月经正常,怀上了孩子,全家人莫不感激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恩德。

二零零一年三月,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马平安、汉中市610等恶人欲强行将张汉云送往洗脑班,没抓到人,就将她父亲和弟弟的建筑工地查封,将她丈夫铐在略阳县嘉陵江桥头示众。最后绑架了住在亲戚家即将临产的张汉云。

恶人将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职工医院强行堕胎,因胎儿过大难产,禽兽杀手竟将已届临盆的婴儿肢解!将婴儿肢解取出!

其惨烈如同凌迟酷刑啊!对如此幼小无辜的生命怎么下的了手!如此没有底线的禽兽不如的行恶,却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中共漠视生命、为祸中国,把中国社会、中国人、中国人的道德已经为害到何等可怕、何等变异的地步!

◇被活活掐死!鲜活女婴命丧白衣魔鬼

郭文燕,宁夏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法轮功学员,多次遭绑架迫害。二零零三年,与丈夫在街上被银川铁东派出所恶警绑架,被恶人绑送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强制堕胎,因胎儿大,医生怕出事故,恶人就强迫家人签字。没想到女婴被流产下来时活着,还哭出了声。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养。”没想到,医生听到女婴哭声,一把掐住脖子,不一会儿孩子就没了声音,被活活掐死!

郭文燕的丈夫,原银川巡警队警察,也是法轮功学员,因坚决不写所谓“保证”,被单位开除,承受不住这一次次迫害,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吃不喝、不说话,病在床上半年。

医生的天职本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谁曾想,中共治下,医生蜕变成了娴熟的杀手,竟然是医“死”!君不见还有更多医生在精神病院里下毒害命呢!人类要这种医生干什么?!留着杀人害命、为中共邪党危害人间做帮凶吗?!

……

2.为便于非法判刑 强行堕胎

◇强制堕胎后被诬判八年 黑龙江伊春市付桂春含冤离世

付桂春,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丈夫王继斌、婆婆及大哥付有都修炼法轮功,一家人身体健康,生活幸福,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全家魔难降临。

二零零二年五月,付桂春再次被绑架,发现怀孕后被强制堕胎,两个月后被非法庭审,遭诬判八年,同年九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多次遭吊铐曾至昏厥。多年来,被迫害出现糖尿病等多种病状,二零零九年五月才回家,身心遭受严重创伤,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八月胎儿被强行引产 贵州习水伍生英再遭诬判六年

香港籍法轮功学员伍生英女士,祖籍湖南郴州,二零零六年在贵州习水投资办学,奥运前夕,中共加紧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和丈夫、法轮功学员肖嗣先到习水二郎乡招生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习水看守所。

伍生英被强制引产八个月的胎儿后,再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诬判六年,在贵州公安医院和贵州第一女子监狱,伍生英坚持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多次昏迷,肖嗣先被诬判六年半,被非法关押于贵州都匀监狱。

◇湖北荆州市宋畅被强行堕胎 产后体虚续遭非法开庭

宋畅,湖北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当年二十九岁,因不堪忍受邪党人员长年无休止的骚扰、迫害,随丈夫、法轮功学员熊志国到广东顺德打工。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怀孕三个多月的宋畅被广东邪党人员伙同湖北沙市国保大队李正刚等恶警劫回沙市,强行押到市妇幼保健站,在家人不知晓、无术前无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强行堕胎。之后关入沙市看守所,导致产后体虚的宋畅高烧、经期一直未能恢复。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沙市区法院非法开庭。

3.为便于非法劳教 强行堕胎

◇广东增城汤金爱被强制人流后非法劳教 从此产后风、风湿病缠身

凶手:镇龙镇派出所罗伟军等恶警、镇龙计生办钟秀香等

汤金爱,广州白云区罗岗镇(原增城镇龙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进增城看守所,由于怀有两个多月身孕(第一胎),不符合劳教规定,被镇龙镇派出所罗伟军等恶警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

汤金爱拉着门框不肯进手术室,哭,五、六个男人把她架进去,按倒在手术台上。镇龙计生办的钟秀香等两个女人强行给她做人工流产!没有本人签字,也没有通知她丈夫和家人,未出生的小生命就这样被残杀。

堕完胎回家,警察每日分三班将汤金爱在家看押,每班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看管。其中有警察陈庆军、张青荷、梁锦标等。

不久,大年三十晚上,汤金爱被关进增城戒毒所,两个月后,因不放弃修炼,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进广州槎头劳教所。二零零二年汤金爱从劳教所回家后,产后风、风湿病缠身,每到起风的日子,腰部酸痛,全身浮肿。

◇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对孕妇强制堕胎后 继续非法关押

刘枝萍,云南楚雄州交通集团交通宾馆职工,二零零零年初,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于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被毒打、曝晒、罚站、强体力劳动、每晚绕院子跑步到凌晨等迫害手段折磨。

劳教所得知其怀孕后,不但没有收敛恶行,反而强行将刘枝萍送去医院打胎以期继续迫害,结果药物失效。两个月后的二零零零年八月,刘枝萍已怀孕五个多月,按规定早该保外就医,可恶警叫嚣:“不‘转化’就得关在里面!”刘枝萍再次被强行送去打催产素,最终失去了孩子,令其身心遭受极大创伤。

◇邯郸武俊芬遭暴力堕胎 四天后即被劫入看守所 十天后被劫入劳教所迫害

武俊芬,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亲,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连老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派出所恶警为了达到劳教她的目的,强行把她绑架到医院做引产手术,残忍的杀死了她只有五个月大的胎儿。

武俊芬被强制堕胎后,仅四天就再次被劫进看守所,仅十天就被劫进河北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迫害。狱中想起不幸的孩子,武俊芳泪流满面,恶警刘亚敏就对着她一掌打下,任泪水飞溅,并将她铐在床上迫害。武俊芬被非法劳教两年并被无理加期二十二天,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

4.更多强制堕胎案例

* “我们决不让他(胎儿)活着出来”

王颖,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意外怀第二胎。出于珍惜、爱护生命的本能,在中共红色恐怖的高压下,王颖艰难的保护胎儿至七个月时,被单位领导知道。以张增震为首的城管局领导强迫王颖堕胎,并扬言王颖和她母亲都是大法弟子,她们的孩子就更不能留下。

张增震宁可全局工作瘫痪,也要死守住孕妇不放。王颖被日夜监视,被强行关进医院。张增震威胁:你不做掉,我们有的是办法,……不管多大,我们决不让他活着出来。王颖被折磨的精神高度紧张,心烦意躁,身心极度疲惫,被迫在痛苦中引产。七个月大的男胎就这样被中共爪牙杀害。

* 黎旭光,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与丈夫齐向阳进京上访,九九年十月十九日被辽中当地公安接回、非法关押,因不放弃法轮功,当年二十多岁的黎旭光被当地政府强制堕胎,七个月胎儿被打下来时已经成形,指甲都长出来了,是个男婴。堕胎后还要继续关押,在她母亲强烈的抵制下,才得以放回家中养身体。

* 卢云珍,由于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在北京被绑架,并被押回家乡江西丰城市。她当时正有身孕,丰城警察局长亲自下令在医院给她强行堕胎。

* 岳秋雨,新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乌拉泊女子劳教所,当时已有七个月身孕,被劳教所恶警强行堕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身体被摧残折磨到极限。回家后,邪恶人员仍不断骚扰迫害,岳秋雨被迫离家出走,四处流浪。

* 王少娜,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和先生进京上访被绑架,被关押在蛇口看守所,被强制堕掉六个月的胎儿,以便延长对她的非法拘留期;五个月后,她再次被非法拘留三十天,被第二次强行堕胎,之后被关进深圳南山区看守所。

* 杨珍,广西钦州市灵山县法轮功学员,因到北京上访被关进灵山县看守所,被强行堕胎,在医院发现是葡萄胎,可恶警不顾她身体状况,依然对她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她下身大量出血,极度虚弱,可劳教所就是不放人,也不给她应有的医疗和休息,一定要她违心的先写所谓“三书”,拖了半年多才放人回家。

* 耿菊英,河南孟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五日,被孟州610恶人和警察翻墙入室绑架。为了要把她劳教,恶警强迫她堕胎。耿菊英在堕胎药作用下疼痛难忍,男恶警们还在一旁看热闹,讥笑说,你不是漂亮吗,我们就是要看你堕胎。耿菊英被强行堕胎后,被关进焦作市洗脑班,不久又被关进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

* 王磊,黑龙江牡丹江市政总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被610绑架进洗脑班迫害,因她有孕在身,恶徒不方便下手,遂逼她打胎。王磊夫妇表示宁可双双辞职也要保住孩子。单位书记串通市公安局、610及她丈夫单位一起向她施压,并把王磊的父母、舅舅找来,把王磊的丈夫绑架至市公安局迫害两天两夜。王磊被迫打胎。

* 刘素军,河北滦南县法轮功学员,怀孕两个月时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五个月,期间,被戴抱镣(将手铐和脚镣铐在一起,直不起身子),孕期七个月时,被狱警强行堕胎,回家仅半个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 王桂金,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怀有九个月身孕、即将临产的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所长戴正运等恶警绑架,当晚被强行拉到县计生站,被八个男人强行按住催产,随后不久被非法判刑五年。丈夫宋振灵在县看守所被迫害致失明、瘫痪,在看守所内被非法判刑十年。

* 翟慧玲,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一点左右,被丰台区国保恶警从单位方庄医院绑架、撬开家门非法抄家。翟慧玲因怀有身孕,被卢沟桥看守所拒收。恶警于是对她强制堕胎。

* 李素杰,辽宁凌海市石山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因家中被恶警抄出卫星电视天线(大锅)而遭绑架。送锦州看守所,体检时查出怀孕,恶警和当地政府人员不顾她本人的强烈反对,硬将她从家中劫持到医院强行堕胎。

* 吴俊芳,河北邯郸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下午约五点,码头镇城南派出所伙同成安县漳河店镇派出所在未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将已怀孕数月的吴俊芳绑架迫害,并送到码头镇卫生院强制堕胎。

* 吕女士,贵州六盘水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与同修马永菊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包围,因吕怀有身孕,马永菊怕她被迫害,就承担了全部责任。但邪党恶警依然将吕女士强行堕胎,并以监外执行的形式非法劳教一年。马永菊也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遭残酷体罚和药物摧残。

(三)迫害哺乳期妇女

◇哺乳妇女被强行关押 婴儿痛失母亲喂养和爱护

* 山东胜利油田王凡的婴儿被强行断奶 整夜啼哭

王凡与丈夫杜建新同为山东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龙口基地职工,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由于坚持修炼,夫妇俩长期遭野蛮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家中被单位保卫科人员闯入,卧室门锁被踹断,一女警从王凡怀中抢走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两男警强行将王凡拖出家门,按在车上,将母子二人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恶徒对王凡昼夜迫害,三天不许睡觉。几天后,书记李国林强行派人将九个多月的孩子送到广饶爷爷奶奶家,孩子被强行断奶,整夜啼哭。王凡被关在洗脑班近三个月才放回。不久,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 湖北十堰哺乳期妇女遭毒打关押 家中婴儿嗷嗷待哺 嗓子哭哑

湖北十堰市法轮功学员春梅(化名)是个女裁缝,因做过真、善、忍条幅遭陷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正在给孩子喂奶的春梅被恶警骗进三堰派出所遭殴打、并遭“背铐”关了一夜,可怜家中婴儿嗷嗷待哺,嗓子都哭哑了。春梅不修炼的丈夫当晚也被恶人吊起来毒打了一顿。

同年十二月十四日,三堰派出所所长高东辉带着蔡小军又闯进春梅家翻箱倒柜,并将春梅劫持到三堰派出所酷刑折磨:背铐、被仰面狠踩、踩出大小便、吊铐、毒打,所长胡壮飞说着不堪入耳的低级下流的话进行侮辱。之后将她关进十堰第一看守所,伪造所谓证据进行诬陷、迫害。

三堰派出所为了开脱迫害、关押哺乳期妇女的执法犯法的罪恶,将春梅被劫入看守所的时间改迟两个多月(改为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七日,即春梅的孩子满一周岁的第二天),并在将其关进看守所满一个月后转押遣送站,再于零一年二月十七日从遣送站转回看守所。

◇强行拆散哺乳母婴 恶警妻子生出死胎

黑龙江尚志市苇河林业局派出所恶警张铁利、宋建成为了眼前利益,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毒打、劳教等无恶不作。

二零零零年冬,宋建成私自跳杖子闯入民宅,强行拆散哺乳母婴,将哺乳期法轮功女学员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令幼小的生命失去母亲的呵护,无人照料。当时该法轮功女学员的丈夫在外打工,婆婆也在外省。

宋建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招来恶报。二零零三年,他的妻子有了身孕,谁知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却是个死胎!男婴肉身发育完好,神却没有给他元神,也许恶行太多,哪个生命都不愿到他家投胎吧。

六、黑色的“三八”节——山东烟台贺秀玲“三八”节疑遭活摘器官

贺秀玲,山东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五十二岁。二零零三年八月被绑架到烟台南郊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三八”节,贺秀玲被以“脑膜炎”的名义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疑遭活摘器官,十一日,芝罘区610李文光通知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说她已“病故”。

贺秀玲
贺秀玲

* 流泪的“尸体” 后腰被绷带缠绕

三月十日,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见到妻子时,不禁被惨相惊呆,妻子奄奄一息,不能说话、翻身,下身赤裸……贺秀玲示意胸口痛、很饿,并吃力的指了指自己的后腰。徐承本当时不理解是什么意思。徐承本不久就被看守撵出病房。

三月十一日十点多,亲属们匆匆来到医院停尸房,见到贺下身赤裸,手脚温热,左眼明显塌陷且略呈紫黑色。徐承本发现妻子的后腰被绷带缠绕。贺的妹妹大声哭喊:“姐姐你怎么这样了?你睁开眼看看我,你这么多年没看到我了!”喊声未毕,贺的眼中“哗”的流下两行热泪!脸上还出现许多汗珠。

* 撕掉心电图纸 医生慌慌而逃

原来人还未死!亲属们赶忙到楼上找医生来抢救。

找了三次,一名男医生和两名女护士才带着心电图仪器下来。心电图纸出来十几公分时,亲属们看到上面是跳跃的曲线,说明有心跳。妹妹大声说,“看啊看啊,人还有心跳你们就给送这儿来了!”医生闻言大惊,一把撕掉图纸,亲属上前和医生抢,却见医生已抢在手里,匆匆夺门而逃。

亲属在医院四处哀求,无人肯救治。第二天,亲属不被允许见贺。第三天,当亲属被允许再次见贺时,贺的心跳和脉搏已经消失,手脚冰凉,确认已经死亡。

* 丈夫坚持上诉 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 惨遭封口

贺离世的几天,谜团重重。徐承本从地方直到最高检察院不断上诉,并上网发文请求联合国立案调查。期间,烟台公安局610多次欲买通徐不再上诉。

徐承本要求对贺秀玲遗体拍照,遭到拒绝,尸检前,只见贺全身赤裸,从咽喉到小腹划开一道大口子又简单缝合上,见到惨状,徐承本当场大口吐血,妹妹哭的昏天黑地。尸检结果都是为芝罘区610及看守所推卸责任。

徐承本怀疑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他上网发文,提出强烈质疑,并敦请国际人权组织到烟台,对贺的遗体从新尸检,查明死因。文章面世的第二天,四月二十日,徐承本和贺的妹妹(法轮功学员)被警方绑架。六月二十日,贺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徐承本被劫持进洗脑班迫害,在招远洗脑班,原本体重一百七十斤,被迫害数月后仅一百零几斤,像一副骷髅架子,意识模糊,头脑不清醒,不仅放弃了信仰,也放弃了追究妻子的死因。两年后的二零零八年初,徐承本突然死亡。皮肤溃烂,鉴定结果为中毒身亡。亲友怀疑,徐承本是遭610为封口而施用药物迫害,慢性中毒身亡。

* 活摘器官的罪恶剖开“脑膜炎”病死的假相

专家分析:贺秀玲被以“脑膜炎”入院,实际是作为肾脏的活供体被摘除肾脏,而且,从眼部异常来看,也有可能同时被摘除了眼部器官。肾脏被摘后,贺秀玲没有立即死亡,而是在奄奄一息中痛苦煎熬,610等待她衰竭而死,并施用使其无法说话的药物,临死前与其亲属见一面,给亲属一个“交代”,然后待其心脏停跳,即向亲属通知死讯,迅速火化,如此,活摘器官的罪恶就被“脑膜炎”病死的假相成功掩盖。

天理昭彰,没想到,贺在停尸房又有了心跳、脉搏,还流了很多汗,并在亲属的呼唤下流下了眼泪。亲属目睹贺秀玲人未死而躺在停尸房,无法接受惨景,从而拉开了寻求真相的序幕。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对烟台毓璜顶医院的调查,该医院移植中心肾源充足,供体健康,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个肾移植手术,而且曾给外国人移植。但是,对于供体的来源,却避而不谈,即使在医院内部,也讳莫如深。贺秀玲只是每年为毓璜顶医院供给肾脏器官的一百六、七十个受害者之一。

贺秀玲女士在“三八”节这一天遇害,千千万万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在这一天依然遭受迫害。“三八”节?!它不过是中共治下,受难妇女的耻辱纪念日、迫害警示日!“保障妇女儿童权益”不过是中共靠强权和封锁支撑起来的美丽谎言。

七、结束语

超出人类想象和承受底线的残暴兽行,就这样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中共治下,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他们惨遭迫害的痛苦历程、辛酸血泪,罗列的再多也只是冰山之一角、沧海之一粟!揭开谎言成灾、假相遍地的中共画皮,我们看到的只能是中共那卑鄙奸诈、残忍嗜血的邪恶本性。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为何如此没有人性、丧尽天良?《九评共产党》给了我们答案:

“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共产党也是反人性的。”(《九评共产党》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原来它原本就是反人性的,它原本就是那种邪恶的货色,它原本就是为危害人间、残害人类的邪恶目的而来!

笔者不禁仰天长叹,不解体中共,何以解救迷失的中国人!何以找回做人的良知!何以解脱邪灵的操控、抹去邪灵的兽印!何以走出黑暗的地狱、走向未来的光明!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无私无畏,终于令掩藏半个多世纪的中共罪恶曝光天下、无处躲藏!中国人何其不幸,中国人又何其有幸!这真是:

浪淘沙 神助

邪党祸中原
罪恶滔天
八千万众死魂冤
中共灭亡偿恶报
天意昭然[注1]
真相送吉言[注2]
三退平安[注3]!
神州大地换新颜
华夏苍生得救度
春到人间

注1:即天灭中共。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历时二亿七千万年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天然形成的大字:“中國共产党亡”。

注2:当法轮大法在人世间遭受迫害时,您还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明白是非、支持善良,这最珍贵的一念,将令您得到上天的庇佑,逢凶化吉、得福报。

注3:上天慈悲,给中国人一个自救的机会,只要自愿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即三退),就可免除和中共一同毁灭的厄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