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念“法轮大法好” 九旬婆婆神气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

六十多岁时添新病

我叫宝珍,山东威海人,今年九十一岁,四十多岁时,患高血压(高压200多)、冠心病,常年靠吃药维持,一天不吃药就犯病,犯病时眩晕、呕吐,上吐下泻,连水都不能喝,一喝就吐,就得住医院打吊针,躺好几天,受了无数罪,花了不少钱,病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

六十多岁时,又添新病。一天,我和邻居老太太到山上拾烧柴,回来的路上,突然膝盖疼得不能走了,邻居老太太说:是不是你已故的老伴给你打灾(方言,指鬼魂附在身上,引起病痛)了?我说没有谁会打我的灾,我又没做坏事。

因为腿疼,烧柴也不能背了,我想把烧柴扔掉,不要了,邻居老太太不肯,非要帮我拿,她往前走一段路,把她的烧柴放在路旁,再返回来背我的烧柴。就这样,她来来回回背着烧柴,我空着手,咬着牙,吃力的向前挪着步,挪两步,就得停下来歇一歇,每迈一步,膝盖就象锥子扎的一样疼。好不容易走到离村不远一个养猪场,把烧柴存放在那里。

养猪场的女主人给我找了一根木棍,我拄着木棍一瘸一拐的到了家。到家后,邻居老太太说要帮我收一收:就是把一个鸡蛋小头朝下,放在镜子上,念叨着已故去的某某人的名字,念叨谁时,鸡蛋立着不倒,就是谁打灾了,结果鸡蛋没有立,说明不是打灾了。

后来膝盖越来越疼,医生说是骨质增生,没有特效药能治好,只能是吃止痛药缓解一下痛苦。我用了不少方法,如热炕烙、热水袋热敷、电炉烤、用白酒擦,最后又用铁砂拌醋敷,都没有明显效果,到后来只好靠吃止痛药了。那时我一天要吃好几种药,降压药、冠心病药、止痛片等,一天也不敢间断。

诚心念“法轮大法好”

我的大儿媳炼法轮功,原来的一身病都好了,儿媳说大法书上说“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1] 她说只要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就把那个灵体拿走了,腿就不疼了,并给了我一个护身符,让我戴在脖子上。

从那以后,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护身符从来不离身。有时我也帮儿媳把带回家的大法资料送给村里炼法轮功的。

从念“法轮大法好”以后,不但腿不疼了,而且血压也正常了,冠心病也消失了,更神奇的是我到儿媳家住了几天,突然发现膝盖凸出的骨头恢复的和原来一样了。

大前年秋天,我到场上去剥玉米包,走在半路上,被一块小石豆滑倒,一条腿跪在地上,身子向前扑去,起来后,活动活动腿脚,都没事,只是脸颊擦破一点皮。

前年三月初四,我到街上水沟倒刷锅水,一迈门槛,一只脚踩空,从四个台阶上滚下来,盆还在手上端着,水撒了一身。我站不起来,就爬着回家了,扶着锅台站起来,一只脚不敢沾地,脚很快就肿起来了。这时,一个炼法轮功的邻居到我家,看我这个样子,就打电话给城里的儿子和女儿,他们回家送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事,只是脚后跟骨有点裂纹,回家吃点药,养几天,就好了。

多亏我常念“法轮大法好”,身上又带着大法护身符,是大法师父保护我,摔倒两次都没事,要不念法轮大法好,那时快九十岁的我,说不定会摔成什么样子了。

学大法

去年我住在城里大儿子家,儿媳待我可好啦,还经常放大法师父讲法录像和神韵光盘给我看,并手把手的教我炼功,我每天晚上跟着炼功。开始抱轮时,胳膊举得发酸,腿也有点站不住了,身体发颤,额上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滴,儿媳说,实在坚持不住,就休息一会,我还是坚持着炼到完。

一天夜里三点多钟,我突然感到不舒服,头昏、恶心,好象老病又犯了,去卫生间也没吐出什么,出了一身虚汗。我心里默念着“法轮大法好”,很快就睡着了。早上起来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把夜里发生的事告诉儿媳,儿媳说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说幸亏学大法了,不然又得住院了。现在别人见到我时,都说我真是个好样,红光满面。

我儿子住二楼,楼下一个老太太经常叫我下楼和她聊天,她今年八十六岁,可身体却不如我,腿也不能走,我说我原来也是一身病,是儿媳叫我念“法轮大法好”念好了,我叫她也念“法轮大法好”,我说只要诚心的念,大法师父就会管你。

现在只要是有人说我身体好,我就告诉他我是念“法轮大法好”念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