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福益我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我今年八十二岁,一九九七年得法,十几年来跟头把式,跟师父回家修炼,从未动摇过信师信法,现在把我修炼路上的几件神迹,跟大家交流。

一、大法使我获得了健康的身体

我是一个非常刚强的农村妇女,由于性格刚强、农活劳累,致使自己多年患严重胃溃疡并于一九八零年秋后(当时只有五十岁)突发胃出血,不得不做了胃切除手术(切除三分之二),从此落下了贫血的毛病,用补血针补血药都无济于事,并且什么有营养的东西也不能吃,不消化,不吸收,造血功能几近失去。曾因吃两个鸡蛋,不能消化,住進医院,被医生误认为胃病病变。身体每况愈下,脸色蜡黄,全身疼痛无力,失去劳动能力,期间亲人劝输血一次,也只维持不到半年,于是儿女们又四处求医,中医西医偏方针灸打针电疗气功,所有的医学方法用尽,最后不得不上民间求巫婆诊治,巫婆说你寿限已到。我当时就哭了,觉的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盼儿女们成家立业,该享点福了,自己又落到这种境地,最后是又许愿又应愿,折腾半天也没用,自己从此心灰意冷,觉的生活无望,这些病死要带去了。我吃不好睡不好度日如年,还给儿女增加了很多负担。

一九九七年新年,儿媳回家过年给我请来了宝书《转法轮》,让我先看书然后再教我炼功,当时自己已经六十七岁,当拿起书要看,发现还有好多字都不认识,觉的没有信心。一个月后儿媳接我去她家学功,当时书我只看了不到三讲,要学着炼功胳膊都抬不起来。自己还算有缘,师父帮,并且自己也肯吃苦,一直到第九天头顶抱轮才将胳膊抬起,并坚持下来了,住了十天回家,但由于学法跟不上,心性得不到提高,身体变化也不明显。

直到端午节,儿媳请回来师父济南讲法录像,再一次接我到她家,每天上午和几位老年新同修一起看一讲师父讲法录像,早晨参加集体晨炼,当第二天上午看了一会儿师父讲法录像,自己便睡着了,师父讲完也睡醒了,觉的很不好意思,送走同修,回来接着睡到中午儿媳下班,问儿媳“我得病这么多年,晚上都睡不着觉,整天心烦意乱,就更别说白天了,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儿媳拿起《转法轮》就念:“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1]我一下明白了因两年前我得过严重的头疼病,当时是嘴也歪了眼也斜了,打针吃药针灸几个月,表面有所缓解,可落下的病根未除,原来是今天师父在给我给清理,我当时就高兴的像孩子一样,心想师父管我了!

从此师父不断给我清理身体,内脏、头、颈椎、胸椎、腰椎,这是我知道的,更神奇的是不知不觉中带着老花镜看书开始模糊,随手拿下,反而看每个字更清晰了,从此戴了二十多年的老花镜就这么简单的丢掉了,至今白天晚上都能看书。俗话说,“病来如山倒,去病如抽丝”。是啊,一旦得了病,要想把它彻底治愈,真是太难了。可大法就这么神奇,真的能很快就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要你真正按法的标准去做,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这样,经过一个月学法修炼,所有的病一下全被师父清理掉了,你说是啥心情。

身体好了,心情自然也好了,回家后家里家外的活儿都抢着干,并在城里同修帮助下开始在本村本家洪法,并牵头成立学法小组,集体学法炼功,相继女儿及亲属多人得法修炼,就是暂未修炼的家人也都明白真相、三退。

二、从两米多高处掉下安然无恙

真正学法修炼半年后,也就是一九九七年冬季,儿女回家接我们去城里过冬,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着心太重,非要将老家卫生收拾一遍一周后再走,只好让老伴先去。第二天我在家扫灰,在土炕上踩着两层凳子,到空中天棚上扫灰,扫完灰下来时一脚踩空,从两米多空中落下,一下坐在地上未动,这时墙上一面镜子哐的一声落在炕上,响声很大将我惊醒,起来一看,挂镜的钉未动,绳未断,镜子完好无损,自己明白了是师父叫醒了我,再一看自己啥事儿也没有,便双手合十谢师父。

三、大法使我们全家受益

我修炼大法身体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首先受益的是家人,由于儿女们特别孝顺,我多年身体有病没少让他们费心,今天母亲修炼大法,师父给净化了身体感动了儿女,尤其儿子非常支持我们修炼洪扬大法,当时我们全家和所有得法的家庭一样,幸福祥和,其乐融融,大法通过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遍全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打压迫害无辜的修炼人。我们家修炼人都很坚定,邪恶将黑手伸向家人,由于当时儿子在单位是领导,儿媳又是辅导员,他们单位学法人数较多,所以儿子没少承受来自上层“六一零”及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不过他是一个有良心、有才干、有智慧的人,每次遇事都能冷静处理,在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保护本单位和家人大法弟子,同时他也得到了大法师父的护佑,事业有成,职位提升。

由于工作压力大,儿子身心疲惫,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三早上鼻子出血,一天出四次,量很大,开始一边上班一边医治,吃药打点滴四十多天,仅得到缓解没有根除,当时医生建议住院手术,并且直接预定好了一周后的床位,回家做准备工作,由于拖得时间长,心理压力很大,情绪低落,期间我和儿媳一直劝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请大法师父帮他。但迫于中共的黑暗阴险他一直没有诚心敬念,这时我和儿媳又于情于理给他讲了真相,他听入心了,第二天早上诚心的亲自给师父法像敬了香,结果奇迹出现了,一天以后出血量减少,第三天不出了。又观察了两天,真的好了。就这样他预订的床位退了,医生都觉的神奇。现在儿子虽身体显胖,可单位每年查体,结果各项指标都很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我唯一的孙女虽然不修炼,可我们家人在教育孩子时都是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教孩子从做一个好人开始,孩子从小接触大法与大法弟子,所以在别人看来她学习好象很轻松,可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最后高考成绩在县级市名列前茅,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当时被传为当地佳话。明真相的人说就该你家孩子考的好,因为你们一家人都是好人。现在她研究生已毕业,且顺利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有人说,现在干什么都得走后门,可人家什么都不用走后门,真可谓“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四、师父帮我度难关

二零零五年冬季住在未修炼女儿家,孙女放寒假和儿媳去接我,知道我在家,可就是怎么敲门我也不答应,又在门外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就继续敲门,一直敲了好长时间,门虽然开了(儿媳以后告诉我)可我脚上只穿一只拖鞋,手里拿着一只拖鞋,面无表情无知觉,像木偶一样站着。当时就把孙女吓哭了(因我特疼爱和喜欢孙女)。儿媳同修较冷静,给我穿上另一只拖鞋,将我扶到沙发上坐下,对我耳朵连喊两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救我妈妈”,瞬间我两行热泪流下,恢复了知觉,看到了孙女别提有多高兴了。午饭后,儿子儿媳去她妹妹家办点事,当时我将上午发生的事告诉了未修炼的女儿,因自己悟性不好,女儿又特别孝顺,立即带我去小区门诊部做检查,且输上液体,儿子儿媳回来后也只好等我输完液体,儿子直接把我接到本地医院做检查,结果有轻度脑栓塞症状,医生坚持建议儿子要住院治疗,自己就顺着接受了,这时儿媳也不好说啥。可住了两天,白天用药后就头晕头疼,早晨起来就轻松,儿子问医生,医生说不会的,因用药量不是太多,不行今天再减一下,第三天儿子已经出差,我感觉还是这样。

儿媳和我切磋,我也悟到了,就告诉医生“不关你的事,我是修炼大法的,我要出院了”。尽管儿子电话里面不赞成,我还是立即出院,回家后马上就好了,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五、古稀老人赛小伙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与儿媳孙女及儿媳姐妹们到河南去旅游,在云台山爬山时导游和全团人看我年龄大(七十九岁),劝我留在山下,我对他们说“你们爬到哪儿,我跟到哪儿”。他们开始不相信,爬到半山坡,他们回头看看我,面不改色心不跳,还跟人家说说笑笑的,他们都服了。问儿媳的姐姐,老太太身体怎么这么棒?她告诉他们,老人是炼法轮功的。

如今社会上还有许许多多身患重病的人们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着,还有许许多多世人被中共的欺世谎言迷惑着,我觉的他们真的很可怜,因为我也曾深受其害。

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师父把我从无知、贪婪、自私和痛苦的深渊里拔出来,再用大法把我洗净、提升。让我不但无病一身轻,更让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道理和目地,我的身心得以彻底净化。于是我把我在大法中亲身受益的事实写出来,希望磨难中的人们能够了解法轮大法,并像我一样幸运,走進大法,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