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九年来修炼证实大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是我六十二岁生日,这天我得法了!当时我没抱任何有求之心就走入了大法。因为迫害比较严重,家人对大法不了解,又有怕心,所以我谁也没让他们知道。

刚开始,我还没炼功,首先看了五遍宝书《转法轮》。看完第一遍,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全身感觉从来未有过的舒服。后来每看一遍总有新的领会:从中明白了我今生能得大法是我的缘份,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所以我非常珍惜,从修炼那天起就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从未动摇过。

我连续看了五遍《转法轮》后,不知不觉中从前的胃病、湿疹、腿局部麻木、大便干燥等病状全部清理了。五月份开始炼功。因为怕老伴知道,我总是趁他去买菜的机会,然后给两岁的孙女一堆玩具让她玩,我就开始炼功。老伴回来一开门就停。三个月下来,由于怕心很少连贯的炼完前四套功法。后来我想总这样下去也不行,我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

有一天他买菜回来,我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坐在沙发上歇会,我便对他说:“我和你商量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我。”他问我什么事,我说:“我炼法轮功了。”还没等我往下说,他就说:“怪不得好长时间没见你吃胃药了。”我接着说:“这个功特别好,不但祛病健身,更可贵的是让人按着‘真、善、忍’做好人,你也炼吧。”他说:“现在中央不让炼,你炼可以,第一别看传单,第二别让外人知道,在家悄悄的炼。我不炼,但我可以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这样,我在家有了一个修炼的环境。

我们是八口之家,婆媳之间、妯娌之间关系都相处的很好。修炼之后,一贯不理财的我把钱看的更淡,就连自己每月工资都不大清楚。两个儿媳妇总想多交点生活费,我总是让老伴少要点。家务活我尽量多干,每当我轮着涮碗时,儿媳们总是说:“天天吃现成的饭,洗洗碗、拖拖地还不应该吗?”我说书上说了:“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1]。你们也不炼功,让我早点开功吧!全家都逗乐了。

我老伴是楼长,经常打扫楼前楼后的卫生,尤其是下雪天,他总是把几个通道扫出一个路来。修炼后,我把这个活包下来了。

二零零九年,雪下了两尺多厚,我早早起来扫雪,后来又出来两个人,我们仨人把我们楼前清理出一个道后,我又继续向邻居楼扫去,这时这个楼里出来几个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有的拿着锹,有的拿着扫把,他们见到我说:“你快歇会去,这边我们扫,每年都是你扫,方便大家,谢谢你了。”我说:“咱们一起扫吧。”当我们清理出一个长长的通道后,遛弯的人来回在这个路上走并向我们表示谢意。

我住的楼南面有一片很大的空地,每年夏天都长满了杂草,蚊子很多。乘凉的人不敢接近,都坐在路边上。我用了几天的时间清理出近一百平米的场地,当时有人好奇的问我:“你开荒想种什么呀?”我只是笑了笑。当人们看到我把地整的平平的,又用脚踩实后,知道是让大家乘凉的,都交口称赞。每当我傍晚站到自家阳台上往外看时,总是有好多人围成一个大圈,有说有笑的。见到此景,我非常欣慰。我的这些举动,引起好多人议论,说我不是修佛的就是炼法轮功的。无形之中证实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也给我以后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掀起了退党大潮,我首先把全家参加过邪党组织的做了三退,先后四次回千里之外的老家讲真相、做三退。居住在一起的也是我讲真相的对像。我单元住着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大姐,她早年丧夫,靠两个儿子供生活费,日子过的比较艰苦。我首先从生活上给她帮助,只要蒸了包子、饺子,我先给她送去,每年麦收、大秋,她都去拾秋,我经常把饭菜做好,她一進家门我就给她端过去,她感动的说:“我成了你们家的一员了。”别人也羡慕说她搭了个好邻居。后来她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把真相资料拿给她看,明白了真相后,全家都做了三退。随后她也走進了大法修炼,身体越来越好。我俩经常在一起学法炼功。有一句话经常挂在我俩嘴边:“是大法把咱俩牵到一起,如同亲姐妹。”她也经常告诉别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回想起讲真相的过程也是很艰辛的。一开始人们不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只能用第三人称讲,后来有人知道后,出于怕心又避而远之。就连本单元的大姐在外边碰上也不敢和我长时间说话。我出入她家总是悄悄的。

现在不一样了,我可以直接用第一人称大大方方的讲了,明真相的人越来越多。熟人见面老远就打招呼,有不少人直接和我要真相光盘、护身符。尤其是农贸市场的一些固定摊位,见面特别热情。每次有了新的真相资料都是直接交到他们手中。回想起前几年花真相币没人敢收,后来我和几个同修用实际行动感化了他们:买东西不讲价、不挑、不计较斤两,又通过同修们接力讲真相后,真相币很快在市场流通了,现在有的摊位我们付款时连数都不数直接放到钱柜里,并说:“我非常相信你们。”旁边买东西的人也点头认同。我们大法弟子的能量已经覆盖了整个农贸市场,以前个别邪恶的也邪恶不起来了,这是大法威力的体现!

九年的修炼路上,也出现过几次消业关,也遇到过几次危险的事,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过关,没有真正出现危险。大法神奇在我身上也经常出现,这使家人更加相信大法,修炼环境一直很好。同修们也羡慕,我也为此沾沾自喜过。

可是每当我读到《转法轮》中:“就这一关你都过不去,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1]时,我都不自觉的停顿一下,深思一下,我想,家里人都相信大法,也都三退了,身体上有点痛苦咬咬牙就过去了,还能有什么大难呢?

二零零九年,我老伴检查出来不治之症,在这突如其来的难面前,我该怎么办?我首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情带动。住院期间,我反复读《洪吟》〈苦其心志〉,尤其是后四句:“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我也经常背:“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我想,万一有不测,一定要用法来衡量,想到我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四十年,他又支持我炼功,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我精心照顾他,用超常的耐心温暖他。同病房的人感动的问我:“你们俩口子这辈子没生过气吧!你待他真好,一叫三回声。”有同修也说以后向我学习。我为什么能做到这个成度,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

二零零九年六月,老伴离世了,我对他的元神是这样说的:“你对工厂、家庭贡献很大,在常人中你是个最好的人。遗憾的是你未能得法,你对大法的信任,又支持我修炼,你一定有好归宿,不管你到了什么地方,一定要记住九字真言……”。

老伴走后,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弥补前一段损失的时间。尽管这样,亲情时时往出冒,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老伴去世半个月后,五天内旧势力给我设了五个关:第一天睡觉从床上掉下来,第二天发高烧,接下来崴脚,骑自行车摔跟头,后来连续四天吐的唾沫是黑黑的血。来的是那么猛,但我有坚定的一念:有师父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十天后一切恢复正常。

这期间姐妹同修一直在关心我、照顾我、鼓励我,真是做到了我的事就是她们的事。

我很快振作起来了,在师父给我们铺垫好的路上继续做好三件事。两年多来,我们几个老年同修天天去农贸市场、集市上面对面的讲真相,而且越讲越顺,救了不少世人。正法到了最后,救的人数还不够,需要我们继续努力,不能懈怠,才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