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察:走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我曾经是一名搞技术工作的警察,现在已经退休在家。一九九五年十月至今在法轮大法的光辉照耀下生活、修炼。

修大法 医院查不到原因的怪病

母亲说我没等到预产期,提前一个多月来到人间,自幼身体柔弱。打记事儿起,身体疼痛的毛病伴随着我走过前半生,可是医院任何一种检查都找不到原因。特别是在农村插队后,疼痛发展到几乎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我学会了针灸,自己给自己扎针,全身上下,只要是够的着的地方,哪里都敢扎。碰到熟人,不管是亲戚、朋友、同事、邻居,只要有机会在一起,我时常顾不得体面,一味的请求他们帮助捶腿凿背,回到家里更是不放过丈夫。一年又一年,我痛苦的煎熬着。

八十年代初,我开始走入气功。先后选择了十几种功法,开始时疼痛得到了一些缓解,可是后来发现身体越来越没劲儿,没完没了的感冒啊,每天身体就象一滩泥一样,以至于发展到后来不能正常工作。住医院一住就是两个多月。在后来的修炼中我明白了原因所在。

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天,一位朋友介绍我参加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学习班。头几天,腿疼、头晕、拉肚子、全身冷飕飕的。我记得在听法第四天的时候,头疼的真是感觉要裂开了。丈夫每天开车送,把我搀到学习班。这样我坚持听完师父的九天讲法,同时,请到师父的大法著作《转法轮》。

开始修炼大法没多久,有一天我的小腿突然热了一下子,就象通电一样“唰”一下子过去了,紧接着胳膊开始热一下子。这里热一下子,那里热一下子,然后就经常不断的在身体各个部位出现热乎乎的感觉,后来这些现象越来越频繁。不知不觉中,全身疼痛的毛病不翼而飞了!我开始了健康人的生活。

邪党让人无情 大法使我善良孝顺

一九九六年初,我加入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周四到介绍我得法的那位同修家里学法并切磋修炼心得,开始时,包括我在内只有四位同修,几个月下来,同修家已经挤得满满的。那时我几乎每天都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无法言表啊,那种祥和、那种在心灵深处受到的滋养,只有大法的真正修炼者才会感触得到的。我几乎每天都在感觉自己在升华,每次从学法小组回家后都好象是换了一个我。这里仅讲一个我个人修炼升华的一个例子。

我出生后未满月,就被母亲(当时的国家干部)送给一农村奶母代养,五十年代初,中国农村的生活水平啥样可想而知。四岁时母亲把我接回家,随后上寄宿制幼儿园、小学、中学,从小到大在父母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与父母的感情也就更无从谈起。在我的感觉中,父母亲喜欢男孩子,女孩在家没什么地位,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给男孩。一直到我下乡之前,长兄的臭鞋、烂袜子、及内衣、内裤都由我来洗的,星期天很少有时间出去玩耍,一整天都是在干家务活。

小时候,我从骨子里害怕父亲,他是警察(后来又成了那个城市的公安局长)。有一次,家里好象丢了什么东西,父亲认准是我干的,我记得那次家庭“刑讯逼供”,父亲把窗帘拉上,门也插上(怕母亲拦着),父亲把一根绿色的带小白格子的围脖系在我脖子上,他的两只手一边抓住一头,开始越拉越紧。但我也感到他没有往死里拉,他还没有凶到那个程度,怎么能下得了手呢?他说:“如果再不说实话就……”我被父亲屈打成招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次。以上是我的家丑,连自己的丈夫孩子都不曾说过的)

在父母看来,他们为子女付出了一切,可是我还就真是不领情,我甚至一直在怨恨着他们,每次周末都不情愿回家,参加工作时,恨不得离父母越远越好,永远不见到他们才好。我如愿以偿了,我最终与父母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

长大成人了,表面上一切都过去了,可是在我与父母心灵之间的那道高高的“山梁”却好象永远存在那里,出于脸面,我每年回家一次,象完成一件“道义任务”一样的“看望”他们。自从十七岁离开家,每年在家最多也就三五天。

随着学法修心的不断深入,我逐渐明白了与父母之间的因缘关系。师父帮我找到了这一切的根本原因,还为我指明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那就是“高姿态”。“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1]。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怨恨父母呢?那不是我自己的原因吗?

在去掉对父母的怨恨心后,我发现,有许多事情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样,其实很多都是自己的心在拧着劲儿,把拧着劲儿的心拧回来之后,真的是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大法为我找到了与父母之间的那种温馨,我发自内心的以各种方式孝敬着他们。更重要的是不断的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父母都说我“是他们所有儿女中最孝顺的一个”。再后来,我帮他们退出了邪恶的中共组织,作出了生命的选择。

其实,我有兄妹好几个,大体都是我这种情况的,出生后就送出去,好几岁甚至十几岁才回到家,哪来的感情啊?现在,兄妹们也都是退休没事儿的人,可是一直到今天,他们连个电话都很难打给父母。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父亲已经病了十几天,而能够陪伴身边的也只有我一个。可想而知,如果不是我这个大法弟子回来照顾他们,两位老人该有多么的孤单啊!这几天父亲一再感慨:“我这辈子有这样一个女儿就知足啦!”每当父母表扬我的时候,我总会说:“您谢我师父吧。是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这一切!”

当年我们的学法点儿上,有两鬓斑白的科学工作者、专家、学者、教师,有二十多岁的姑娘、小伙儿,还有四至六岁的小朋友。每周一次的学法会上,师父的谆谆教导,鼓舞着我们每个人修心向上,身体越来越健康、家庭越来越和睦,大家比学比修,不断的向高层次上修炼。一例又一例的感人故事,见证了大法的美好。真的象师父说的那样,法轮大法“能够对社会精神文明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么做好,我说那社会就稳定了,人类的道德标准就会回升。”[1]我见证了师父所说的!

中共邪党要迫害法轮功的事,我大概在九六年就知道了,公安内部的朋友多次提醒过我,说是有人卧底了,要多加小心等等。我并不为之所动,因为我深知法轮大法是光明磊落的,没有见不得人的,大法弟子是善良的,在努力做好人还要好的人,绝不会有违法乱纪的事情存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我在炼功点听师父讲法时,得知因说明大法真相,天津发生警察非法抓捕大法学员的消息。当时我与其他四位同修不约而同决定上访请愿,一是声援天津同修、二是争取机会向有关部门说明真相。我们是四月二十五日早上炼完功打车去的,在府右街下车,到那里只看见路旁站满了人却听不见什么嘈杂声音,秩序井然的让人惊叹。我们自然站到路边,便开始静静的等待。虽然早饭、午饭都没吃可是却不感觉饿。直到晚上传来天津已经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学员,大约到二十二点,我们确认了这一消息才乘车回家。

以恰当的方式讲真相救世人

这样的高德大法,偏偏就遭到共产邪党的无端诋毁,这么大个国家的政府竟然容不下“真、善、忍”三个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黑云压城,中共邪党对大法及大法学员开始了疯狂迫害。动用全国公安和国安、监狱系统、街道社区等,用极其卑劣残暴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我,怎么能够坐视不管呢?十多年来,我义不容辞的加入到了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1、让当领导的母亲明白真相

在迫害的头几年里,母亲曾经是某街道办事处返聘的邪党党委书记。其实,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时,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近五年了,法轮大法到底怎么样,母亲已经是清清楚楚的了。可是,在那样一个邪恶专制的框架下工作,“上头”的指令一道又一道,她有时也不免为之所难。我主要跟母亲讲,如何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保护大法弟子,积千秋之德。母亲这样做了。

有一次,凌晨三点多钟,外边下着大雨,“上边”来电话说,让母亲组织人马到火车站围堵進京大法学员。母亲把电话一撂,“你们谁爱去谁去,爱咋的咋的,反正我不去!”还有一次,一个派出所所长找母亲布置监控某大法学员,母亲严厉的告知那所长:“这么做不合适!”最后不了了之。

每次“上头”让登记大法学员情况,母亲能说没有就说没有。“上边”让写关于大法学员的黑材料,母亲未曾写过一份。母亲工作的那几年里,在她工作范围之内,没有出现过一例绑架迫害大法学员事件。母亲辞职后,据说那个地区也未曾出现过迫害案例。母亲说:主要因为没给他们提供过“原始材料”。

如今,母亲已经是八十几岁的人了,身子骨硬朗的很,腿脚利索,思维敏捷,幸福的过着自己的晚年。

2、给社区领导讲真相

在我生活的小区里,也有好几位法轮大法学员。管片派出所三天两头“关心这里的治安情况”。为了使小区领导明真相,我首先把翻墙软件“小鸽子”赠送支部书记。他们两口子“翻墙”后高兴的不得了。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翻墙”看新闻。

几年来,他们已经成了这小区的“新闻发布者”,居民们茶余饭后骂邪党的到处可见,小区内大法弟子的形像在许多人的眼里是正面的。

今年年初,他们夫妻俩双双退出了邪党。近七十岁的人了,他们身体健康,家庭美满,过着幸福的生活。

3、单位领导明知故犯,谤大法遭恶报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之前,我就把大法书《转法轮》送给了单位一把手儿,他当时也基本上理解大法,知道大法在世界各地受到的赞誉等。遗憾的是,我们单位是属于政法系统的,在罗干、周永康的淫威下邪恶至极,“7.20”后,整个工作中心就是人人过关表态,领导还别出心裁,制定了本单位所谓条例登载内部网站,恶毒诋毁大法,向邪恶表忠心,这样一干就是好几年。当全国铺天盖地的公开迫害转入地下之后,单位才逐渐停息“表态过关”活动。时隔不久,这位领导遭到丧妻之苦,据说其妻死状极惨。许多人都说:这是对其明知故犯谤天法的邪恶行为的报应。

在大法遭到迫害中,我先后给多名610头目讲真相,有的有所感悟,不再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有的为了升官发财、一己私利,你就是苦口婆心,怎么讲他们还是一意孤行。事实上,那些不听劝告、继续作恶的,基本上都遭到了恶报,有的自身癌症身亡,有的殃及亲人。某单位一名警察,研究生学历,是单位的业务骨干,事业、家庭一帆风顺。一次,因骨折住医院卧床不起。我得知后为他送去大法书《转法轮》,还没等他看完一遍书,师父便为他调整身体,很快痊愈出院。过后不久,某研究所成立一个“反邪教课题组”,准备调入该警察为课题组长,并由科级晋升副处级。我对他真是千叮咛、万嘱咐,费尽口舌讲清利害关系。可是在利益的诱惑下,这位警察就是执迷不悟,坚持报到供职。结果文章刚刚出笼就又一次住上了医院,这一次住院就没再出得来,从始至终也没查出病因,最后五脏六腑一块出血,不到一个月就死了,不满39周岁。

十三年来,我用自己的方式,为各类世人传播着大法真相,当面讲、手机短信讲、书信讲、电子邮件讲、有时报告会讲。由于怕心、安逸之心及各种私心,也使许许多多应该听到真相的人而错过了机会,想到这些我都非常内疚、难过,以后要更加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