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尊最好的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当我写出这题目时,我又一次忍不住掉泪。我从一九九七年修炼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想过做师尊最好的弟子。因为我知道,比我做的好的同修成千上万还不止,但还是很谦虚的说,自己做的不够。我凭什么能说做师尊最好的弟子呢!但是,无论怎么样,从今天起,我就努力地做好三件事,就努力去做师尊最好的弟子。

我以前学过别的气功,曾给人治过病,我真真切切地看到在我帮人治病时,从那人身后伸出一个黑黑的小灵体的脑袋来,头很大,细手细脚的,就朝着我笑。我以为我看花眼了,后来看师尊的《转法轮》才明白到那是怎么回事,禁不住后怕。要不是师尊慈悲苦度,我都不知自己会堕落到什么地步上去了。

有一次在炼功时忽然看到后脑勺里挂着一个金色的卍字符。怎么不是个法轮呢?看来修的还不够好。我想。一个多星期后我们炼功点上来了师尊的《美国讲法》,其中说到了释迦佛的授记弟子,我一下子好象明白了什么,想起了自己小时三、四岁时就很正经的跟妈妈说:我要当和尚!想起了为什么就只看过一部印度的电影,就一直念念不忘其中的镜头,原来是有因缘在里面啊。但是,他的那些授记弟子太苦了!反反复复的修了二千五百年,其中造了多少业啊!我不愿承认,心里大声的说,我不是他的弟子!我不是他的弟子!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宁可相信我是刚刚掉下来的!但是每次看到师父说到释迦牟尼佛,心里总是那么酸涩,慢慢地也就接受了:啊,他是我以前的师父,啊,我有两个师父!就这么不正的一念,为我以后埋下了邪悟的祸根。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的迫害,使我也和别人一样,成为当地第一批上京上访的弟子。无论我表现的怎么轰轰烈烈(这四个字本身就有问题),基点是不纯净的,抱着的是人的想法为大法争取一个合法的环境,因为大法可以为人类带来幸福。尽管我的心不纯,但我在北京某个派出所里看到我头上摞了三个头。即使这样也没能坚定我的心。在以后非法劳教的日子里,我承受不了那里的压力,用一种侥幸的心理来开脱自己:反正我也不能去法轮世界,将来回归的是大梵世界。这个师父不认了,我还有另一个师父。只要按照“真、善、忍”去修,都能修成(其实有了这自私一念,我就不会修的成,有了这一个分别心,就算是释迦佛也不会认我是他的弟子)。当然还有其它的执著心放不下,就邪悟了。致使出来后走入了佛教。

期间有很多同修找到我,我无动于衷,认为自己跟他们不一样,就这样,我沉沦了七年都没回头。

回想自己那一段窃法行为,写出来是那么艰难,真是不堪回首。一直以来,自己并不认为这一念就是窃法,因为我对师父一句话:“我就是把大法传给众生的”[1]断章取义的理解,以至现在才清楚的认识到当初为什么会所谓的“转化”。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当初的“转化”就是因为背不全师尊的法,法不扎实才会“转化”,当我看到有的同修甚至连《洪吟》都背不下但照样坚持下来,我才意识到,是没修正自己那一念,才会造成今天的这一难啊!

脱离法的日子人生路越走越窄。师尊自始至终一直没放弃我(走出劳教所的门一直感觉肚子里的法轮还在转),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机会。促使我走回来的也不是因为认清这个问题,而是看到迫害的事例太多了,那么善良的同修被杀、被残害,怎能坐视不管?多一个人坚持,这世间也就多一份正义的力量。就这样,我又失去了一个认清自己的根本执著的机会。

所以写严正声明的时候法理是不清的,也是不严肃的,轻轻一笔带过了事。糊弄别人就是糊弄自己啊!当我在明慧网上查我的声明时,已经被明慧的同修加上一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怎么加倍啊?感觉自己并不是写“三书”出来的,只是说不炼功而已,后果不是很严重吧?其实在错误的路上走五十步跟一百步没啥区别,都是向邪恶低头。虽然不清楚怎么“加倍弥补”,那就还是努力一点一点的做好三件事吧,但与精進的大法弟子相比,是望尘莫及啊!因为没在法上认识法。

师尊的法越讲越明了。当我知道,历史上不管哪一门哪一派的弟子,到今天得法的,都是更早之前安排好的,其实都是师尊的弟子,我震惊得不得了!想起以前想利用大法而回到原来修的那个法门的世界原来就是窃法行为啊!“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1]才发觉原来自己那一念是多么肮脏!要不是师尊的点明,自己一直就是窃法的一份子啊!就这样师尊还一直给机会让我回来,不离不弃。再一次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弟子真的无以为报!

当有条件能够上明慧网时,我第一时间把没看过的文章全部复制下来再慢慢看(上网时间有限)。这样我才从法理上升华上来。当我看到一篇法会文章《需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题目时,我被同修那纯正的心打动了。我能做到这一点吗?能无条件的需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吗?还能等着外部的条件来改变自己的环境吗?这不得自己创造吗?那时我也暗下决心,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同时我也明白了明慧同修加的那一句话:“加倍偿还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的涵义了。只有加倍偿还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才能跟得上正法的進程,才能不愧“大法弟子”这一伟大的称号啊!

虽说是助师正法,但落到实处的时候怕心就上来了。做什么好呢?有一同修提醒我:“你以前不是爱写信吗?那就从写真相信开始吧!”于是买来了邮票,信封,从给亲人朋友开始写信,从网上搜索地址,从每次只寄一封到现在每个邮箱投五、六封(我能在我地找到十个邮箱),从胆胆突突的、大气不敢喘一口的寄,到现在心里发着正念,目不斜视的投寄,当中真是一言难尽。

地址越找越多,投寄的范围越来越大,亲人、朋友、学生、教师、工人、农民、老板、知识份子,最后到恶警,各行各业都有。利用着自己工作的便利条件,山南海北都有。当初寄劝善信给恶警也是一个克服怕心的过程。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有一念:要寄信阻止他们行恶!念一出,肚子里就直冒凉气,一下子想起了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情景。后来又一想:谁怕谁?他们做坏事的不怕,我堂堂正正做好人的还怕他不成?就寄!当投寄第一封劝善信时,腿竟然直抽筋,感觉好象有几百只眼睛盯着我一样,其感觉不亚于第一次進京上访。旁边取钱的人(邮箱就在取款机旁边)说:“哟,这年代还有寄信的啊!”当我离开的时候,后背出一身冷汗。

就这样,从硬着头皮做到现在坦坦然然的寄,顺利的走过来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当时很好笑,就是自己怕心在作怪。当然,安全为上,我都是一路发着正念去做证实法的事的。

因为怕心挺大的,所以一直将自己局限在寄信和花真相币上。有次回家跟未能走出来的同修切磋网上文章,同修被带动起来了,说,我今晚就与你到村里发神韵光碟!我一下子怕心又起来了,我底气不足的说:我心性未到位,你还是跟修的好的人去吧!让我想清楚再说。结果谁也没去成。事后很惭愧,没走出来的同修多需要别人扶一把啊,我自己没修好还往下拉同修。心想无论如何也得突破这一关。

回到工作单位,正好办公室里增加了一台打不干胶的打印机。当时不懂,也没见过此类机器(因为我一直独修,没有和资料点接触过)。直到能熟练操作时候,我才明白这可以打粘贴啊。这不是叫我去贴不干胶吗?但心里还是有点怕,因为我处于一个大城市,来了一年了,都没见过任何地方有大法的粘贴,相反到处摄像头林立,人员也多,很不好贴。我发了几天正念,无论如何也得突破这一关,就带着一张不干胶趁着下雨打着伞(做掩护)出去了。当然第一次做还是怕的要死,一路念着正法口诀,求师父加持,故很顺利的就贴上去了。当一贴完的时候,整个人轻飘飘的好象是飘回来的,脚也不痛了(邮箱相距很远,每走一遍都会把脚走破,流黄水)真神奇!

可能是师父的加持,也许我心态摆的正,第一次贴的不干胶一个多月了还在那里救度着众生。而其它贴的不正的不干胶都被撕下来了。我悟到,做事不能慌,稳住心态才能有好的效果。贴多了也有经验了。手里拿着一张不干胶,先把左面撕开一点,走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趁前后行人相距很远或刚与别人错身,或先让别人走在前面,立即贴到旁边的水泥杆或墙壁上,用力压实贴墙那边,再用力一扯,那不干胶就自然贴到墙上去了,前后不到一秒时间,瞬间就完成了,还照样神态自如的走开。

也发生过有惊无险的事。有一次到买卖聚集地去贴,刚好一个女的在对面看着我(我一直只留意是否有合适的电线杆),我一抬眼就看到她,我发着正念呢,也静静的看着她,然后一笑,离开了。有一次在墙上贴完不到一分钟,警车就从后面开过来了,也没发现什么。

开始每一次出去贴都好象过生死大关一样,但都得把怕心灭尽了。相比之下,寄信反倒成小儿科了。可能这个项目自己还是新增加的,所以才会感觉考验很大。不过,“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呢?只管去做!

有时走在长长的街上,会感到自己的身体高大无比,更深深体悟到大法弟子是各个地区世人得救的希望。

有一次接到不修炼的表妹一个电话,问我交了男朋友没有?要结婚啊!因为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她又大谈常人中的奋斗、拼搏之类的。因为她们个个都成家立业,有房有车了,过着看似美满的日子,而我还是孤家寡人,每次通话还得听她们的唠叨。放下电话我觉的受她干扰了,空间场已经不纯净了,原定晚上去做事的,也没心情了。那就寄信好了,正念不够那就不要贴不干胶了。走在回厂的路上,看到一个很适合贴粘贴的地方,可惜当时念不正,事先没做准备,错过了。很是后悔。心想,应该立即行动,无论如何也得贴一个。当我从包里拿出不干胶时,瞬间心里那难受劲不见了,整个空间场清亮起来,脚步也轻快了,真是一念两重天啊!

常人的幸福在佛法面前是那么的渺小!我对师父充满感恩,一下子把准备好的不干胶都贴出去了。当我把最后一张贴上去的时候,发现前面十米处有一辆小车,车门开着,里面还有人在听音乐,不知是否看到我。我连瞧也不瞧,昂着头走过去。

这几年来一路磕磕绊绊走过来,我深深的悟到,无论处于什么环境下,无论顺境逆境,都是给我们从中悟道、从而做好三件事的,这样才能突破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证实大法之路。如果走不正啊,就必然被世俗这个环境所污染,所迷,从而做不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我看到身边有不少同修就是被安逸之心带动,从而提不起正念来。看到这些要警醒啊!互相提醒,从而走好以后的路啊!

在明慧网这个全世界大法弟子比学比修的平台上,感到自己修得太差了,我再一次摆正自己的修炼基点:回到大法来不是为了“仗义”这种江湖义气,而是真正的助师正法,唯有做师尊最好的弟子,才谈的上真正的助师正法。我要做师尊最好的弟子!

再一次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