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吃一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晚上接到家乡同修A的电话,说第二天要和同修B一起来我所在的城市。这是“七二零”之后,我和她俩分居两地,逐渐的又都脱离了法,再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下从新回大法修路道路的第一次三个人重聚。所以我很重视这次见面。

第二天早晨,给师父上了三炷香,请师父护佑她们能早一点顺利到达,因为她们当天还要返回,时间很宝贵。并发了一念:这一次见面只谈修炼的体会,不谈常人的事。因为我们是同修,也是曾经同事中较好的朋友,聚在一起不自觉的就会说些家长里短。

在师父加持下,中午她们就到了,比平时快了半个小时。吃过饭就开始交流,相互找不足,谈经验,四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分别时相互鼓励要更加精進,走好最后的路。

送走她们,想好好学法的愿望特别强烈,但同时也有一种很烦躁的情绪,不知为什么,也未深想,开始学法,思想却一直开小差,拉也拉不回来。发正念也没有效果,静不下心来。又去抄了五个小时法,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抄了些什么。于是静下心来向内找,大吃一惊:在这次的见面交流中竟暴露了自己一大堆的执著心。

显示心。“七二零”之前我们是三人学法小组,后来我调走了,联系的少了,也各自在红尘中迷失了方向,放弃了修炼。二零一二年春天,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突然上了明慧网,并再一次走回大法中。感恩之余,第一件事就是分别找到俩位昔日同修,给她们看师父的新经文特别是《二十年讲法》,她们很快也走了回来。但由于俩人都有些原因不能上明慧网,我这里就成了为她们传递明慧报道、各种法会交流文章、师父新经文的联络点。一年来,我们三个都是独自修炼,她们与昔日同修已失去联系,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也未找到新同修,只是遇到出差机会偶尔和同修A碰面聊一下。三个人一起切磋真是难得的机会。于是,一见面我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从明慧网上看到的那些精進的同修如何做好三件事、当前的修炼進程以及遇到各种关怎么过等一股脑的讲给她俩,表面上是为了帮助俩个同修提高心性,实际上内心深处还藏着一句潜台词:看我,比你们知道的多,悟的也比你们深,修的也比你们好。这么强的显示心竟然当时没有察觉,还在夸夸其谈。况且,师父为什么会单单会给自己打开明慧这一扇窗,难道就为了自己吗?难道不是为了俩位同修吗?给她们提供资料和信息不是自己份内的事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有什么可显示和欢喜的。

妒嫉心。同修B就看《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来指导自己修炼。在交谈中,发现她有些事比我悟的好。我刚说家里有江魔头等邪党恶首的照片和书,要赶快清理。同修B就说,她已悟到了,书架过了一遍,所有的都清除出去了。我刚说到正法已接近尾声,大淘汰在即,她就说,师父已点化她了,她前一段时间做了个梦,梦中大地突然开始翻浆,所有的东西包括人都被卷了進去,她和她的母亲同修及俩个不认识的人在一个茅草屋里,她对大家说:“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看到地上除了她们这间屋子,什么都没留下。同修A也说她也梦到过类似的情景。我听后,说了句:“我什么都没梦到。”但心里有一些失落感一闪而过,虽然并不是太强烈。

说到静心学法,同修B说,她现在看《转法轮》〈第五讲〉并不觉的短,这是法理的進一步展现。这时我的妒嫉心已被激发出来了,因为当时并没有象看明慧网其他同修的交流文章时所表现出来的敬佩、感动、真心为其高兴,而就是吃惊:她怎么修得比我想象的好?

本来以为自己的妒嫉心已去的差不多了,在单位里,谁提拔了,谁被重用了,谁获奖、得奖金多了,基本上能做到心态平衡、淡然处之,总记的师父讲的一句话:“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1]原来并没有去掉,面对和自己同时起步但修得比自己好的同修,却发现那个妒嫉心不仅在,还很强烈。正如师父所说:“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

好胜心。同修A修炼环境相对没我和同修B好,所以不够精進。她丈夫是邪党官员,孩子们都是邪党党员,家里都是邪党书籍,每天都要看殃视的新闻。我们告诉她,这些书都要清理,邪党新闻也不能看了。她说很难做到,那些书家里人都要用,那么做会让他们取笑她的。我说:“家里的环境全靠你自己开创,你得给他们讲真相。”她说很难,不只这些书,家人还常往回买一些其它佛学的书,我脱口而出:“这样不行,这些书也得清理。”同修A反应很激烈,大声反驳。我没再说话,心里总觉的是为了她好。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并不纯,为她好的同时,心里还有些轻视她的想法:悟性怎么就上不去,这种想法太可笑了。我跟你说的才是对的,听我的没错。或许正是这包含着强大好胜心的一念,让她产生反感。如果真是站在对方立场上为她着想,她一定会感受到这种真诚。想到这儿,真是汗颜:自己对同修的宽容和慈悲何在,一个好胜心就挡住了?

争斗心。临走时,我说:真希望你们再留一晚上,再一起学学法,发发正念。同修B说:这也是一种执著。我马上反驳:这不是执著,一起学法、一起交流和切磋不是师父肯定的修炼方式吗?话虽不错,第一念却是触动了那个不愿人说的争斗心。完全不是站在法上,而是用师父的话在为自己这不好的思想找依据,实际上是在利用法。

虚荣心。听到俩个同修来,特意把家收拾一番,想让同修说自己勤快、爱干净。结果是,同修也说了干净的话,但最后加了一句:“你一个人住这样的家不觉的有些奢侈吗?”其实,自己的家很普通,而同修A的家却极为豪华。这样说就是冲着自己的虚荣心来的。

利益心。一直认为自己对金钱淡泊,不争不抢,不贪不占,周围人也这样说。真这样吗?为了让俩位同修拿上最新一期《明慧周刊》,在她们到之前就赶紧去打印,一看,这期封面是彩色的。心里涌现个想法:同修看也不需要彩色的,彩墨这么贵,节省下来做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吧。第一本打了黑色的,结果效果并不好。于是第二本就打成彩色的了,但还是有些心疼。所以又冒出个念头:这《明慧周刊》每期都不用图,这次还用了这么大一张图,没必要嘛。这点埋怨心非常不好,但真正触及的还是利益心。救度众生这么紧迫,还在心疼钱,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执著,这种执著造成的后果是:打印机出故障了。

找到这么多的执著后,真是羞愧难当。正法已到最后,自己居然还有这么多放不下的执著心,还怎么跟随师父回家?

于是,定下心来发正念清除它,多学法提高心性,破除人壳。

一次同修间小范围的交流,就让我找到这么多执著心,我真的感谢俩位同修。本来以为她们过来是从我这儿获得东西的,没想到她们是来帮我提高心性的,感动中我流下了眼泪,给同修发了个道歉和道谢的短信。从这件事,我真的领悟到师父让我们一起学法、一起交流、一起证实法的真正含义:在争执磨擦中显露出执著,在向内找中去除私欲,在坦诚告诫中共同提高,在相互配合中走向圆容。真的很羡慕那些可以一起修炼的同修,想对他们说:请珍惜这份缘份。

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