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悟道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我知道每个同修的修炼历程都是一个神奇的故事。作为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尽管自己的修炼经历中没有感人心魄的壮观场面,但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回顾自己身心净化境界升华的过程,还是禁不住泪盈眼眶。把这平凡真实的修炼历程写出来,也希望能够唤醒迷中的众生,快快了解大法,珍惜万古机缘。

一、寻路

我今年七十五岁了,二十年前从教育岗位上退下来。在职时即患颈椎骨质增生、肩周炎、胃寒、轻微皮癣等多种疾病,退休后病情愈加严重,西药中药偏方都用过了,仍然毫无疗效。尤其颈椎骨质增生已使我干不了稍重的家务活了。再看周围一个个病人痛苦不堪,脑血栓患者轻者失去劳动能力行走艰难,重者长年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癌症病人更可怕,被痛苦折磨的哭爹喊妈死去活来;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疾病患者平时省吃俭用,有了病却不得不把大把大把的血汗钱送到医院,然而好多仍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我不禁慨叹做人之苦:在疾病面前,人是多么的无奈!有的人身居高官,耀武扬威发号施令;有的人腰缠万贯,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然而,功名利禄在生老病死面前算什么?一旦死神、病魔、灾难降临到谁头上,一切一切还不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有官难做,有钱享受不了啊!一介凡夫俗子,谁能保证一生平安?有的人刚刚还在外边与人开玩笑,回家就得了脑出血,送医院的途中就断了气;邻居刚才还完整的人,上一趟街回来就被撞断了一条腿。人生的无常是做人更大的苦啊!我苦苦冥思:有没有一条不生病的超越人生之无常的神路?

二、得法

那时,我因为怕生病,每天早起锻练身体,从头到脚活动各个关节半个小时,可这只是常人的笨法,根本就不知道病的来源。一九九八年二月我去女儿家,路边随处可见炼法轮功的人群,女儿一见我就激动的说:“妈,神路在眼前,真正的佛法来了,快修炼法轮功吧。你看,我刚炼了一个月,那要命的肺结核就全好了。”真的吗?细看女儿,果然一改以前病恹恹的模样,一副红光满面精力充沛的样子。会有这么神奇的功法吗?我满腹狐疑。女儿毕恭毕敬的双手捧来《转法轮》,泪水盈盈的说:“救人的佛法在传了,快看宝书吧。”

我翻开第一页,《论语》开篇说:“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1]噢,超常!是不是我要找的超常的神路呢?我激动的读下去,师父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1]强烈的震撼让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神路就是修炼啊,我要修炼!很快,我让女儿教会了我五套炼功动作,早晨跟女儿一起到那里的炼功点炼功,晚上就如饥似渴的看书学法。

三、炼功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

炼功要盘腿。初期,这对我来说简直是望尘莫及的事情。可以说,活这么大岁数,我从来没盘过腿,所以两条腿象两根木棍一样,单盘都要翘起老高,双盘更不敢想了。我用布缝个袋子,里面装上七八斤重的砂子,单盘时就压在翘起的右腿上,一直持续了半年左右才把右腿压下去开始炼双盘。也许我这腿上的业力太大了,几年来每一次炼静功的过程都是一次忍受剧痛的过程,师父讲:“因为在他腿疼的时候,我们看到黑色物质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质就是业力,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一疼那业力就开始往下消,业力越往下压,他腿疼的越厉害,所以他腿疼不是无缘无故的。”[1]师父的这段法,鼓励我横心消业,经历了从开始的龇牙咧嘴到几年后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过程。

在炼功方面,我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从开始修炼到现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五套功法我没有落过一次,即使是在老伴去世的日子、儿媳分娩我去照顾的日子,我也挤出睡觉的时间,坚持把五套功法炼完。这样,本体发生很大成度的转化,人长的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走路一身轻,干活不知累,那曾折磨我多年的骨质增生、胃寒等疾病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一次,两个女子到我家推销健身器材,用仪器在我脚上做实验,她们惊讶的说:“这老太太身上的穴位怎么都通了?”我趁机给她们讲大法真相,讲修炼的神奇,两个女子听了,很惊讶的走了。

四、学法

大法太好了,从女儿处回到乡下的家,我恨不得赶快告诉所有的亲戚邻居。可是,洪法时,我却说不出师父的一句原话,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说个大概意思,我一下惊醒了。这怎么能行!师父讲:“你只能用我的原话讲,加上老师是怎么讲的,书上是怎么写的,只能这样去谈。为什么呢,因为你这样一说,就带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1] 对呀,要讲师父的原话,必须得背法。当时一看那么厚的一本书,何时才能背下来啊?转念又一想,这是天书啊,脑子里装一本天书,就算再难也值得。

于是,我便开始了背法,一字一句,一段一段,一篇一篇,一讲一讲,干活也背,走路也背,坐车也背,睡醒一觉也背,总之无时无刻不在背法,背着背着忘了,赶紧翻开书看看再接着背,当时觉的背的很熟了,时间一长又忘了。我发誓,达不到出口成诵决不罢休,非让天书在心里扎根不可。

通过多年来的学法背法,法理不断的清晰,悟性不断的提高,心性不断的升华。我觉的只有背法,才能更好的记住法;只有记住师父的原话,才能更好的洪法;只有记住师父的原话,才能更好的衡量自己的言行在不在法上;只有记住师父的原话,才能保持大法原有的东西不变。

一九九八年五月份,当地的邻居朋友看到我的状态越来越好,纷纷到我家学法炼功,我亲自做了很多垫子,供大家打坐用,那时,我家的小院里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五、修心

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讲到修炼心性的重要:“你是个炼功人,你应得的是什么?你不是得功吗?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了,你的功就长上来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1]

从法中,我悟到必须首先做个好人,树立修炼人的形像。所以,在生活中,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都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老伴是农民,病了去医院,我坚持不用自己的医疗卡给老伴开药,因为我不想作假;当地一些残疾人和智障病人,为一些老乡所不齿,我从不歧视他们,而是尽自己的所能去帮助他们,因此村里常有人说:“法轮功是真善良啊,这些残疾人和智障病人,有的家里人都不闻不问,而法轮功却给他们缝缝补补,拆拆洗洗,送衣送鞋。不服不行啊。”

村里有条通往集市的小路杂草丛生,人们一大早总是趟着露水上集,我发现后拿起铁锹就去除草,一直干了几个小时才把路面清理出来,儿子说我闲的,会让人笑话。我说:“没有啊,我听见有人说我是法轮功,说我是大善人。”

一点一滴,我都用法理要求自己,所以村里人都尊重我信任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迫害法轮功,造谣诬蔑师父诬蔑大法,我向当地的村民村官讲真相,他们都相信我相信大法好,后来劝三退救人也顺理成章的救了很多人。

六、做鞋

老伴去世后,我一个人生活有退休金,家务活不重。自二零零三年开始,我自制了一种适合社会上老弱病残穿的棉鞋,想借此机会更好的证实法、救人。我利用废弃的绒衣、电褥子、绒毯等废料做鞋里儿,再到市场买泡沫鞋底、鞋面、鞋绳等料,剪出各鞋号纸样子,用缝纫机加手工开始做鞋,做出的鞋成本低(每双鞋五元钱左右)、暖和、轻快、防滑,很受欢迎。我每年要做一百多双,做了八年,约一千多双。这些鞋我都亲自送到老、弱、病、残和敬老院老人的手中,并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求回报,不图感谢,只要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因为是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这样的境界。千万别相信中共电视报纸诬蔑大法的谎言。他们个个点头,心悦诚服。

也有许多年轻妇女到我这学做鞋,找鞋样,我都热情的传授她们做这种鞋的经验,同时借此机会给她们讲真相,洪法、劝三退,让她们转告更多的人珍惜大法弟子送到家门口的大法真相资料,真正得救。

七、祛难

前些年,我脖子的左侧,头发中就有几块皮癣,十多年了。初期有人告诉我药店有一种膏药特管用,我当时学法不深悟性不高,就买来使用,几天后好了,可过一段时间又复发了。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我悟到,这癣也是业力所致,药物怎么能消除业力呢?还是随其自然吧。有人问我“你修炼法轮功,你脖子上的癣怎么不好呢?”我说:“修好了,就好了。”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怕给法带来负面影响,总想找高领衣服穿把脖子盖起来。

师父看到我的悟性上去了,也看到了我这颗为法负责的心,就把我这个业力彻底拿掉了。大概二零一一年二月初,我突然全身奇痒,肚脐溢出带有腥味的粘液,堵一块棉花,一会儿湿了再换一块,而且肚脐四周开始溃烂,但一点不疼,两三个点就得洗一次。因浑身奇痒禁不住去挠,挠来挠去,肚皮下挠出了好几块隐藏着的皮癣,之后全身都出现了,尤其身体的前面左侧更厉害,整个身体呈现出黑一块、紫一块、白一块的,头顶,更是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白皮,根本看不见头皮了。晚上,不是前半夜奇痒就是后半夜奇痒,挠了这层两三个点后又出那层,每天晚上从褥子上扫了这层皮扫那层皮,一夜得扫好几次,前前后后,把白皮扫到一起也有两三大撮子。随之,我的耳朵也聋了,听人说话好象在很远的地方。慈悲的师父看我这样折腾,每过两三夜,就让我睡一夜好觉,因此,我的精神状态并未受什么影响。 我知道,师父在为我清理身体,所以心静如水,毫无怕意,每天照样学法、炼功、做鞋、发资料、上街贴真相不干胶。约有三个月左右,原来十几年的顽疾——脖子上的癣一扫而光,耳朵听力也恢复了,全身皮肤也都正常了。

这件事,更让我的儿女及邻居朋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八、救人

因为多年来一直是堂堂正正的修炼,平时的形像树立的也算不错,所以乡里乡亲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都认可我是个好人。我们地区没有资料点,真相资料得从外地转送,所以不是很充足。每半个月来一次。我知道这些资料很珍贵,所以从不象完成任务式的去发,而是斟酌慎重当面发给识字的、悟性好的人,真相光盘发给家里有CD机子确实能看的,并嘱咐他们看完后再传给其他亲戚朋友看,通过看资料,好多人更進一步了解了真相。

一个总爱看资料的八十来岁的邻居老头激动的对我说:“我终于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真经啊,我一定念,总是念。”老头因此得到了福报,八十来岁身体一直很健康,而且能干很多家务活。

一个乡里的干部听了我讲的真相当时没有三退,看了真相资料,亲笔写下俩口子三退的字条给我送来,并义愤填膺的说“这共产党真是禽兽不如,竟然对修真善忍的好人下毒手,活摘器官卖钱,天不灭它才怪!我们绝不给它当殉葬品。”早已退休的校长听了我讲的真相同意三退还激动的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你,谢谢你”。类似的例子很多不一一赘述。我由衷的为这些觉醒了的众生高兴,高兴他们在这宇宙重生的伟大时刻,认清了邪恶,不会被淘汰,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当然也有唤不醒的人,无论你怎么说,他就说你搞政治,资料也不要。我多么希望这样的人放下观念,看看大法弟子们的修炼经历,静心听听他们讲述的真相,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别为自己生命的历史长河留下悔不尽的遗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