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学——一个悲苦女孩的呼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

各位好心的叔叔大伯,阿姨婶婶:你们好! 

我叫由东卉,今年十七岁了。目前就读于黑龙江富锦第一中学,正读高中二年级。作为学生的我,在我亲爱的妈妈教育下,有着美好的人生向往,好好学习打好基础,将来能读上一个好的大学,长大了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然而,正在我无忧无虑,全力备战高考之际,去年九月,一场恶梦使我从幸福的高峰跌入低谷,至今无法从痛苦中解脱。这种有话无人听,有怨无处申的悲苦几乎让我无法生活下去了。

我的妈妈叫由金英,与我多年来相依为命,如今遭构陷被冤判入狱四年,现在被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正需要妈妈关爱的女孩不仅要面对失去母爱的痛苦,生活也陷入绝境,面临辍学和流浪街头。别的孩子能顺利完成的学业,对于我已经成为一种奢望了。

为什么走到今天?这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我四岁那年生了一场病,爸爸不仅不想出钱给我治病,还把我和妈妈当成了他的拖累,我五岁时,狠心的爸爸就抛弃了我和我患病的妈妈。自从那时起,我和妈妈就相依为命了,爸爸从不管我们,连抚养费都不给,小小的我就开始品尝人生的酸甜苦辣。那时妈妈一直体弱多病,最严重的是放散性、遗传性心脏病。还有肾病、腰痛的毛病,一痛就躺在坑上起不来,天天靠药维持着,挺不住时就得打封闭针,根本不能干活。因为没有钱常常是居无定所。有病又治不起,生活更加艰苦。那时幼小的我真的成了妈妈的累赘。好在爱女如心的妈妈没有抛弃我,可谁能知道这十几年来,那昂贵的学费,所有的经济来源,妈妈是怎样一个人支撑过来的。又有谁能知道,妈妈是怎样从病痛中解脱出来的?

正当我们母女面临绝境的一九九九年,妈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妈妈按法轮功的理念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真没想到那些整天折磨她死去活来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原来体弱多病的她农忙时节也能下田插稻秧,上烤烟,农闲时干杂活,打零工,却一直乐观、向上,且生命充满了活力。妈妈抚育了我十几年,从未觉的我是个累赘。她不仅自己按照法轮功的理念严格要求自己,而且一直用真善忍的理念归正我的言行,教育着我怎样做个好孩子,让我遇事为别人考虑,不占别人便宜。记得一次在学校,我被同学欺负了,我流着泪回到家,向妈妈诉说心中的委屈,满以为妈妈会为我鸣不平,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妈妈告诉我,要宽容同学,遇事要忍让。后来我真的学会了用真诚、善良、忍让的理念归正自己的言行,在哪里都能和同学和睦相处。

我从妈妈的欢笑声中体会到了人生中真正的幸福,使我更知道了他们真的是一群当今社会上最好的人,但是现在她被冤枉下狱了。

为了给妈妈伸冤,亲朋好友们资助我给妈妈从北京聘请了律师。辩护律师曾告诉我说:“孩子,一定坚强起来,你的妈妈没有错,从宪法的角度看,信仰自由,传播法轮功真相无罪.是绥滨公安局在执法犯法,就象当年的文化大革命,法轮功的真相迟早要大白于天下.与文化大革命不同的是这种信仰在未来必将成为一种荣耀。”冤判妈妈那天,法官根本不让我去庭审现场,在律师的强烈抗议下,我才获准参加旁听。正义律师的辩护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很震撼,律师要求立即当庭无罪释放我的妈妈。最后,绥滨法院的主审法官无奈的告诉律师: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应该(无罪)释放,但是放了她,我就得替她进去坐牢。一场庭审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每当我回想起这些话时,我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法官本来就是执法者,法院是审判坏人的,为什么明知道是好人却要治罪?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开始遭诬陷,虽然那时我刚刚懂事,可是天天面对各种议论和媒体上的诬陷宣传,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我深深的知道,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妈妈每天都面临着危险,以后的几年中,我一直为妈妈的安全担忧着。我也和妈妈探讨过,妈妈她们所做的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妈妈眼里含着泪花,慈祥而深情的告诉我:“咱娘俩能有今天都是法轮大法给予的, 如果不是法轮功,别说生活的如何,我们的命还能有吗?可是还有多少人还是像妈妈过去一样在苦恼和病痛中煎熬着?所以妈妈就想叫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法好,想叫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变的善良美好,都是好人了,就没有坏人再来迫害法轮功了,这样妈妈就安全了,我们才能过幸福的日子。”妈妈还说:世界好多预言都神奇而一致的说:到了人类道德败坏的今天,一场淘汰人的劫难就要降临了,那些不认同真、善、忍的,追随腐败的党搞假恶暴的,在大劫难来时都将被淘汰了,妈妈所做的就是为了让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在学校的政治书上也学过,宪法明文规定:“我国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这是国家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从那以后我更理解妈妈的心;也知道妈妈是为别人好,所做的一切是合理合法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向乡亲们宣传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是没有错的。我期盼着法轮功真相尽早大白于天下,我也不会为妈妈的安危担忧了。然而危险还是发生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晚上,妈妈又出门了,我就在家里盼着妈妈早点回来,可我一直等到天亮,妈妈还没有回来,一个不祥的念头让我心情焦躁,后来在一位阿姨那得到了证实,妈妈真的被绥滨公安抓走了。妈妈出事的第三天,我去找绥滨公安局要妈妈,我满以为接待我的“警察叔叔”会像课本里说的那样热情和值得信任,可当我拉住那位局长叔叔的手,告诉他我来找妈妈时,他狠狠的把我甩开了,还说“你妈要被枪毙了。”我不知道这位局长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啊,刹那间,我就崩溃了。

那些天里,脆弱的我常常一个人号啕大哭。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警察为什么抓好人,难道当今这个社会需要的是坏人吗?做好人真的错了吗?可是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每次见到妈妈,妈妈还是一直都叮嘱我要好好学习,记住妈妈的话,做个好人。

我相信正义律师说的话,妈妈的信仰在未来一定是一种荣耀。我也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做个坚强的孩子,擦干眼泪,用我单薄的身躯挺起千万斤的压力;争取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完成我的学业,给冤狱中的妈妈一份幸福和安慰。我也相信妈妈的冤案被昭雪,平安从狱中归来那一天不会久远了。

那些好心的叔叔阿姨,善良的哥哥姐姐们,希望你们能理解一个失去了爸爸的关爱、又失去了妈妈呵护的女孩的辛酸和悲苦,伸出你们的援手吧 ,帮我解决目前面临的生活、学习等经济困难。我相信不是所有人都会对法轮功的女儿抛来歧视。一定会有千千万万个愿意帮助我的人,在善良与邪恶中选择光明。

请您相信:法轮大法被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不会久远了,当漫漫的黑夜过去时,那些善良的人们都会见证那第一道黎明的曙光。历史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些雪中送炭的每一位善良人。

由金英的女儿 由东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