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警察的处境如此难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想起这个题目,是源于中共有“恐惧症”,召开十八大前,让全国各地的警察進行全国范围的所谓“入户登记”。

一日下午,门铃声响起,开门一看,门口站俩女警,声称“为确保十八大顺利召开”,要逐户登记。我问为啥下班后才来,警曰:太早,人们不愿早起,不给开门,上班时间,家里又没人,只好等下班时间人们都回家了才能入室登记,一、二、三、四问了一个遍后,女警说:你态度真好,别人对我们……。女警脸红了,不好意思说下去。我感觉出她难言的无奈,因为今天的中国人对那些所谓的“警察”没个好脸儿。从另一方面讲,这是不是叫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害人害己?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用修炼界的一句话就叫善恶有报,因果轮回。

坦白的讲,在我三十岁之前,对警察颇有好感。当然这好感并不是来源于我对警察的了解,而是在党文化教育下,天天接受中共洗脑的结果。中共媒体塑造的警察都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形象,他们懂法守法,为了正义不畏生死,活得大义凛然,死得悲壮豪迈。媒体宣传的警察的光辉形象的确能大赚善良人们的眼泪。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切身的与中共警察做过近距离接触,现实中的警察将我心目中的警察形象作了个彻底的颠覆。虽然知道艺术作品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但中共的艺术作品简直是黑白颠倒,非但不是来源于生活,而是完全在背叛生活、洗脑骗人。

这里仅撷取几个场景,颇具有代表性。

场景一:当地看守所的一个女警察(狱医),最著名的惩戒犯人的方式是,薅起犯人的头发发疯一样将犯人的头往坚硬的水泥墙上猛撞。或者让犯人把手平放在地上,女警用高跟鞋的尖细的后跟踩上去来回拧,痛得犯人眼泪直流。此女警因为与看守所武警中队的头儿淫乱被丈夫抓住而离婚,据说单身后的女狱医更是如鱼得水与看守所包括所长在内的多个男警有染。有几次走入女号时竟发现内衣穿反了,急急的脱掉衣服换将过来。有人怀疑是与人苟合时可能场地不便而匆忙间穿乱了衣服。此女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却不手软,给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强迫灌食时叫嚣:法轮功不怕死,给我往死里灌,死了我负责。此女警颇具代表性的话是:都炼了你们法轮功(都做好人),你想让我们警察失业?

场景二:看守所大部份都是男警,一天,女号内关進一洗头房老板,此女老板每天在女号院内扯着嗓子声嘶力竭的喊极具挑逗性的狂歌,让人不由得想起发情的母猫。平日里对大法弟子横眉冷目,动辄酷刑侍候的男警,除一人外全都象苍蝇逐臭一样围着容留卖淫的女老板娘转。据说此女老板是本地交警大队大队长的情妇。手下的貌美小姐只有一个人就把当地官员科局长二十多人拉下了水,拉上了床。中共体制内,淫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场景三:一次我被绑架到派出所,两手被铐在暖气管上,听一个年轻的警察在审问一个从旅馆抓来疑是通奸的男女,年轻的警察问了一句让人目瞪口呆的话。之所以“目瞪口呆”,是因为听到这句话很下流的话竟出自于一个警察而且是一个很年轻的警察之口。正在我惊愕之际,小警察看了看我,想了想,让人把我带到了另一间屋子。虽然没有语言表达,我能感觉到,他是怕接下去的更下流的话侮辱了我的耳朵。无论中共如何造谣抹黑法轮功,我知道这些警察的心里不会不知道法轮功学员的纯净。

场景四:一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刑警队后,四、五个警察拿着电棍同时电击她的头部。事后,其中一个很邪恶的警察说,其实法轮功不坏,是党把法轮功妖魔化了。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同时施暴时,国安警察,将电棍伸進她的内衣,专门电击她的乳房。警察还说:你哪怕去贩卖人口,贩卖假币,甚至卖淫嫖娼,我们都不会管你,但你炼法轮功不行。

尽管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当地的警察还是把法轮功学员数十人次关進监狱、劳教所,其中有三人被迫害致死。非法判刑时间最长的十年。

虽然我相信,警察当中一定还有个别好人。但这些年遭遇迫害中,我所遇到的警察,有的疯狂,有的表现低调一些,但是我真的没有从他们身上看到一点正的影子。没看到这些执法者有哪一个把法律当回事,尽管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而且法轮功的洪传哪怕是在中国也是完全合法的。为了从邪共那里得到更多的好处,或者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不顾他人的死活,就是这样在邪党的指挥棒下麻木的干着,不知悔改的干着。出卖着自己的良知,出卖着自己的灵魂,也摧毁着自己的生命。

男男女女新老警察面对的,绝不仅仅是一时半刻的尴尬和难堪的问题。中共的洗脑和毒化,不仅在毁坏着警察们的心灵和人生,也同时毁灭着这些人的未来,希望善良犹存的警察赶快设法跳出火坑,为自己的人生找到真相,走入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