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3月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

  •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郭晶鑫遭迫害经历

  • 黑龙江桦川县法轮功学员林红遭受的迫害

  • 发生在中国科技大学的迫害案例

  •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郭晶鑫遭迫害经历

    郭晶鑫,女,一九五零年生,现年六十四岁,霍林郭勒市石油公司退休职工。以前曾身患多种疾病,诸如类风湿性关节炎、肾炎、神经官能症、胃炎、骨刺、妇科病、低血压、贫血、神经性头痛,出现关节变形,平时失眠,整天生活在病痛之中,中西药吃个遍,到最后已经无药可吃,完全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由于病痛折磨,在单位上班时没有上过满工,是单位有名的病秧子。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日,郭晶鑫开始修炼法轮功,刚看书没几天,大法的师父就给净化身体。疾病很快就好了,她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身体便得十分轻快,苍白、灰暗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多次以各种借口非法入室骚扰法轮功学员郭晶鑫,三次绑架到看守所,一次非法洗脑,二次劳教长达五年。先后被勒索钱财达数万元,造成直接损失一万三千一百五十元。请看全文:

    一、屡遭绑架

    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郭晶鑫进京上访,为大法师父讨个清白,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恶警包杜冷带了几个人,包括郭晶鑫在内共有五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挟持到霍林郭勒市,关进了看守所里。在路上,包杜冷洗劫了五名法轮功学员身上所有的财物,郭晶鑫携带的三千八百五拾元现金全部被此人劫走。

    被挟持到看守所后,郭晶鑫等法轮功学员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绝食到第三天,公安局副局长张玉财到看守所指使所长金文东、狱医李爱学、管教于殿文给她们野蛮灌食。有一个男恶警按倒郭晶鑫,用小手指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进去,郭晶鑫咬紧牙关,灌食没有成功。又坚持了四天,看守所答应允许炼功,郭晶鑫才停止绝食。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邪恶强迫她的家人签字,才放人,并勒索所谓的伙食费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晚上九点多,恶警秦宝库、郑明道一伙闯进郭晶鑫家中,以“散发经文”为名,把郭晶鑫抓走,直接关入看守所。

    第二天,警察又合伙抄了家,把郭晶鑫家翻了个底朝天,连女儿的提包都翻了,一张一万多元的存折不见了,幸亏女儿及时发现,到银行挂失才免去了损失。

    邪党公安局长陈宝文,及国保大队恶警秦宝库等人,到郭晶鑫的单位敲诈勒索,单位给了陈宝文五千元才平息此事。此外,恶警还索要平价汽油,虚开发票,给单位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郭晶鑫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家人送她去了许多物品,均被看守所扣押私吞。

    二零零零年七月,邪党警察把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看守所,邪党已是草木皆兵。分别关押在三个监舍,十几平米的小屋子床上装不下,在潮湿的水泥地上铺上长了毛的纸壳也住满了人。炎热的天气让人透不过气来。

    七月中旬,恶警赵秀发、秦宝库、郑明道、翟拓,把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武警食堂开洗脑会,霍林郭勒市委副书记杨志明散布诬蔑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文革似的洗脑。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看守所把非法关押的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武警食堂开批判会,宣读郭晶鑫和五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毕永霞被枉判三年大刑。为了达到杀一儆百的邪恶目的,邪党公安采用了文革时期的批判大会,公开对几位法轮功学员人格侮辱。法轮功学员毕永霞被五花大绑,双手背到后边,用粗大的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由两个女警架着,其他的几个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戴着手铐,也是每个人身后有两个女警架着,并且全副武装。恶警蔡瑞刚警告不许说话、不许笑,一会电视台还要录像。晚上,邪党操控的电视台做了歪曲报道。

    二、在图牧吉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公安局政委徐振喜、国保恶警赵凤云等,把郭晶鑫等六名法轮功学员秘密挟持去图牧吉劳教所。颠簸一夜,第二天上午到达了在荒山野岭的图牧吉劳教所女子劳教队。进了劳教队,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武红霞带两个普教搜完身后,在宽大的会议室里,摆了六张床,由两个卖淫女贴身“包夹”,包括吃饭、洗漱、上厕所、睡觉,形影不离。

    (1)掰苞米、扒苞米,遭强迫做奴工

    到了秋天,开始掰苞米,当地的习俗是开着农用车,把掰下来的苞米直接扔到车上,车在前面走,人在后面跟着。早上三点多就起床,五点出奴工,中午在地里吃一顿饭,到了晚上七点多才返回,两头只见月亮,不见太阳。回来后有的连饭也懒的吃,累的精疲力竭。掰苞米是带皮扯下来,扒苞米是去掉苞米的外皮。到了冬天,才扒苞米。

    (2)打玉米,棉衣服冻得帮帮硬

    打玉米就是给玉米棒脱粒。脱粒机器一开动,就不能停下来。法轮功学员七八个人一组,轮番的将一筐一筐的玉米棒子往机器里倒。正值冬天,都穿着棉衣服,几个来回下来,全身热气腾腾,身上穿的棉衣,都会湿透的。棉衣服实在穿不住了,只能脱下来,穿一身内衣,不停息的强体力,单衣服都被汗水湿透。当机器停下来时,就得再穿上棉衣服,此时的棉衣服已经冻得帮帮硬。到晚上收工后,坐在拖拉机上回劳教所,至少半个小时,有时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路上,冷风吹来,真是寒风钻心入骨。等到了劳教所,脱衣服时,都能听得见冰碴子嘎巴嘎巴脱落断裂的声音。图牧吉的晚上非常寒冷,劳教队为了省钱,将监舍暖气调整在最低的温度上,冰寒阴冷,整个一晚上都暖和不过来。早上起床,看到窗台上放的一碗水都冻成冰砣子了。晚上出工脱下来的棉衣根本无法晾干,又没有换用的棉衣,只好接着穿。劳教队根本不管你是死是活,必须完成一天的强制任务:六七个法轮功学员每天必须打出五万斤玉米粒,最少不少于三万斤。

    (3)饿了啃冻馒头,渴了就抓一把雪吃

    二零零零年冬天,全国普降大雪,图牧吉当地的温度下降到了三十多度以下,大雪下了半米多深。清理积存粮食大库的大院,九个法轮功学员一天装了二十七台114东风大卡车,装完了还得跟着车去很远的地方卸。有时车坏了,就站在寒冷的冬风里冻着。不一会,被汗水湿透了的衣服很快冻透了,成了一块冰桶,更加寒冷,就象猫咬针扎一样。饿了就啃装在衣服里的冻馒头,渴了就抓一把雪吃。

    郭晶鑫的丈夫为了营救妻子,给图牧吉劳教所政委朱吉君送现金五千元,给霍市公安局局长陈宝文、助理赵秀发、国保秦宝库等人送了几万元后,才使在劳教所被迫害了十个多月的郭晶鑫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回到家中。

    郭晶鑫被非法劳教期间,恶警赵秀发以每月五百元为诱饵,让郭晶鑫的丈夫给公安当特务,遭到郭晶鑫丈夫的断然拒绝。郭晶鑫回到家后,国保、珠斯花街道、片警不断骚扰恐吓,不许外出,出门必须提前向公安局打报告。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恶警赵秀发、郑明道、秦宝库等人,把郭晶鑫以传大法经文为由从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当天绑架到公安局。晚上恶警赵秀发当着郭晶鑫的面,诬蔑大法,辱骂师父,郭晶鑫揭穿赵秀发种种坏事,赵秀发恼羞成怒,将郭晶鑫关到小铁笼子里,一直关到第二天上午,劫持到看守所。在关押期间,恶警赵秀发等人,向其丈夫勒索钱财,未能得逞,就恐吓说:“不拿钱就判劳教送走。”果不其然,在看守所关押了两个多月的郭晶鑫,被判了三年劳教。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法制办恶警满杜拉等两个恶警送往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三、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1)精神迫害、暴力洗脑

    在呼市女子劳教所,为了达到“转化”郭晶鑫,逼其放弃修炼为目的,劳教所以恶警李秀梅、王岩(人称阎王)、张恩勤等,长时间不准睡觉、罚站、隔离、不准说话、关黑屋子、辱骂、逼着唱中共恶党的红歌,观看中共诬蔑大法的录像、书籍,强迫每周写思想汇报等,郭晶鑫在被暴力洗脑期间受尽折磨。

    (2)身体摧残、重体力奴工

    郭晶鑫被分在一大队,主要奴工是包筷子、做汽车出口坐垫,奴工时间长达十八个小时以上,为了增加奴工时间,每次吃饭只给十分钟时间,中午不允许休息。

    每个人都有奴工任务,比如包筷子,每天不少于五个尼龙丝袋子,每袋至少有五千双筷子。每个人还要扛袋子,每袋重达一百二十斤,有一次郭晶鑫被袋子压倒。完不成任务,就把剩下的筷子扛回到监舍,不准睡觉,直到干完才可以回去睡觉。有的一直干到通宵,第二天接着干。如果不干,就要挨揍,轻者打嘴巴,重者用电棍电击,再不行就关小号。关完小号,还要加期。

    编汽车坐垫也同样如此,唯一区别就是汽车坐垫不能拿回到监舍继续编制,恶警们把犯人编成组,一组四五个不等,按人头分到每个人身上,让犯人们互相争斗、监督、牵制,制造矛盾,如果有一个手慢的,完不成任务的,就不允许整组人回监舍,这样大家都互相埋怨,都得拼命往前干,才能不被打骂。

    郭晶鑫由于长期的重体力劳动,再加上年岁已大,有一次突发心脏病,昏倒在地,四肢抽搐,不省人事。恶警张恩勤害怕承担责任,最后才不得不给她减轻了一些奴工任务。

    在被迫害了二年零十一个月后,郭晶鑫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出狱回家。

    四、经济迫害

    从零四年回到家中至今,恶党的街道、派出所、社区、公安局一直频繁出入郭晶鑫的家中,有时以查户口、人口普查为名,非法入室骚扰,这些年来,次数多的数都数不清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开始,单位就开始对郭晶鑫停发工资,郭晶鑫多次找到单位总经理刘国军(此人已经遇车祸死亡),说:“这事你得找公安局,是公安让我们给你停的,你想要工资,你去找公安文件来。”于是郭晶鑫去找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赵秀发,他又推脱说你去矿区找文件。郭晶鑫又去矿区,矿区610女头目胡本荣说:“有文件,是前几年的,但不一定好使。”就这样一直拖了四年多,直到正式办理退休手续时,就补一万九千多,却只给一万元。

    郭晶鑫进京遭绑架时,恶警包杜冷劫走三千八百五十元;非法挟持回来时,恶警包杜冷强迫郭晶鑫给他买饭,还说:“接你们的费用必须你们承担。” 当时她被看守所非法关押时,恶警勒索家人三百元。

    公安处恶警:蔡瑞刚
    矿务局610:胡本荣
    霍林河公安局恶警:赵秀发、秦宝库、郑明道、翟拓、赵凤云、
    包杜冷、满杜拉
    公安局政委:徐振喜
    公安局局长:陈宝文、张玉财
    霍林郭勒市委:杨志明
    霍林郭勒政法委:万国清
    霍林河看守所:金文东、于殿文、李爱学
    图牧吉劳教所:朱吉君、肖广驰、邱祥林、宋靖、焦富有、
    图牧吉劳教所女队;郭颖、周国玲、王桂荣、武红霞、罗进芳、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队:李秀梅、王岩(人称阎王)、张恩勤、


    黑龙江桦川县法轮功学员林红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桦川县人今年五十岁的林红女士,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真正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使她身心健康,受益无穷。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她遭受了种种迫害。下面是她自述被迫害的过程。

    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次日三点在北京北海附近被绑架到警车上,当天下午五点左右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体育馆,那里诬陷大法的广播在那播放着,恐怖的场景好像发生战争一样,武警端枪两排站列看守,他们二个小时一换岗。那里非法关押着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按省划分。

    我们一起背经文,带头背的法轮功学员被武警殴打,然后拽上警车,当时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衣服袖子都断了。当日晚十二点左右,武警强迫各地法轮功学员坐客车到火车站,途中到处都是端枪的武警。后来中共恶党人员把法轮功学员分南北专列遣返回当地,次日到长春车站后,强令所有法轮功学员下车。武警手持钢枪站列两排,用客车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非法押往长春体育馆,我于七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押往佳木斯看守所,辗转几天都没吃饭,途中强迫每人交一百元钱车费。

    七月二十五日,桦川县公安局司机李洪城(音)开车,拉着局长张桂林到佳木斯看守所把我非法押回桦川,途中司机李洪城商量局长张桂林放了我,张不同意,把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们预想非法拘留我十五天。他们在我还没回来时到我的办公室抢走一本《转法轮》;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法轮图形、真善忍和论语各一张。第三天家人把我保释回家,看守所勒索我丈夫三百元伙食费。

    我回家的当天下午,公安局的人(记不清谁了)到我家说:去公安局一趟,强行把我拽上车,我丈夫怕我被迫害,一起去了公安局。我一上二楼最东边的房间门口,有人递给我一本《转法轮》,局长张桂林又拿回去。我看见老站长等功友手里都拿着大法的书籍,这时我看见有人拿着摄影器材所谓“采访”,为了不被非法关押,老站长说不炼功,并诬陷大法不好,功友也说了什么。听见他们不敢说真话,我心里难受的无法形容,我对丈夫说:我不行了、我要晕倒了,这样他和公安局的人把我扶到另一个屋里躺着。回来后当天晚上,为了不再被迫害,我就去了姐姐家。在我姐姐家,外甥女婿打电话说:在新闻联播节目里看见了我,省台、中央台、播放我把书主动的交给公安局的局长(实际上是他们给我一本《转法轮》,后被张局长拿回去了)他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蒙骗了世人,欺骗了我,电视台一言堂,使我有怨无处诉,有苦无处说,我当时哭了,痛苦使我感觉到天都要塌了,给我精神造成极大的伤害,这种压力至今不能缓解。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桦川县城北派出所警察王云等二人到我家里绑架了我,非法关押在桦川县看守所。在此关押期间,一天两顿饭,早上大米粥咸菜,晚上吃的是有虫子的黑面馒头,喝的是咸菜水的汤,一次中毒呕吐后,换无油白菜汤。公安局警察郝长华、刘继宏非法讯问了我;宣传部长兼六一零头目陈冼对我吆喝一番。在这期间单位领导王凯、县政府的翁玉春等、去看守所劝我说:上边有文件如果不放弃信仰,就开除工职,并劳教。隔日原自来水公司书记钱桂丽带人到看守所开除我的工职,被正义警察拒之门外。

    这次桦川县公安局已预谋非法劳教我三年。丈夫知道我被劳教三年之后精神几乎崩溃,他亲自到县政法委、公安局说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找到了他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给他三千元让他送礼给参与此次构陷迫害我的人,把我保释回家。主谋迫害的是当时的国保大队魏占文、贾友、刘继宏等。我此次被非法关押五十三天,勒索伙食费五百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天傍晚,城北派出所王云、李国强等三名警察到我家,说了解情况,让我去一趟公安局,我出门一看警车在外等着,车里坐着城北派出所教导员董洪生,他们直接把我送到国保大队办公室,那里劫持着很多法轮功学员,到了晚上把我们非法关押在桦川县看守所。此次被非法关押十五天,被迫签字才放了我。期间被非法勒索六百元钱伙食费,参与此次构陷迫害主谋是公安局长张云泽、魏占文、刘继宏,城北派出所的所长吴占奎,董洪生等人。

    二零零二年九月,我发放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世人举报,被城北派出所所长吴占奎和另一名(不知姓名)警察在自来水家属楼门卫室绑架,关押在桦川县看守所,十五天后把我劫持到了收容所,强加给我罪名,让我签字,我拒签。每天吃苞米窝头,喝白菜不洗一点油都没有的汤,在这期间城北所长吴占奎几次去非法提审我,警察提审我,让我说出资料来源,局长张云泽骗我说;说出资料来源就让我回家,我坚定一念,死都不出卖同修,再也没人提审了。由于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上嘴皮跳得无法控制,脑袋疼的我直哭,我屋狱友叫来警察,他们根本不在意,我喊要有生命危险,你们负责,经过几次叫喊,他们叫来了收容所所长王勇,(当时是晚上),他威胁我说:对你没啥好处,他以为我是装的,我说我不行了。这样叫来国保大队刘继宏还有警察送我到医院检查,经急诊高压升高至一百九十八汞柱。当晚公安局的人怕我出现生命危险,叫来我的家人看护我。打完点滴半夜了,我和丈夫回到家。几天后公安局的人强迫家属签字保释我,家人被勒索伙食费一千多元,此次被非法关押了一百零六天,回家后经常鼻子出血、头昏、至今给我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当时我的孩子由于我被非法关押,当时正在读高三的儿子学习成绩下降,高考受到严重的影响。

    中共对我的这些迫害,使我丈夫受到很大的伤害,精神几乎崩溃,用婚姻威胁我,并跪地求我放弃修炼,他常常晚上不睡觉,听见敲门声就害怕,他一个人时常发呆、说起话来又没完没了。有一次我回来,他生气往死了打我、骂我。在迫害没发生时,他根本就不这样,那时我家就是学法小组,他主动为大家买录放机,非常认同大法、并支持我和同修们修炼。


    发生在中国科技大学的迫害案例

    明慧网通讯员安徽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国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汤洪高、汪晓莲等恶人为了捞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拼命的追随邪党参与迫害本院的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和学生。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我们只搜集到科技大学发生的一少部份迫害案例。

    一、李传锋博士,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教师、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八月,法轮功学员李传峰、赵刚(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物理系九十九级博士研究生)等五人在制作法轮功真相光盘时被警察抓走,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李传锋博士被中共从“刑拘”转为所谓的“正式逮捕”。

    二、徐松,男,三十岁左右,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中国科大硕士,某软件公司职员。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左右,法轮功学员徐松在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中共非法抓捕,后劳教一年。

    三、潘力佳,中国科技大学博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休学一年。二月二十日左右在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中遭到当局非法抓捕,被关押在合肥第一看守所迫害。

    四、王川,男,中国科技大学学生。一九九九年九月王川与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合肥火车站他们被警察拦回学校。二零零零年他们班开始保送研究生,按照平均成绩,他应该被保送,因为王川不放弃炼法轮功,保送名额被取消。二零零一年他想报考研究生,学校不让报考。他们班还有一个同学因为修炼法轮功的同样原因,保送名额被科技大邪恶领导取消。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川到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做临时工作,参加了该所二零零三年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王川的初试成绩超过了国家定的分数线,但是在复试中,该所要求所有的考生写一份“对法轮功的认识”。由于他始终不愿意按照所里的要求写“法轮功是×教”,结果王川没有被该所录取。

    十几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就是用其邪党文化中“迷信”、“愚昧”等名词来打击,欺骗、煽动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仇视法轮大法,为其邪恶迫害找借口。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在中共十几年的迫害中,这些众多修炼法轮功的科学家、教授、艺术家、高校学生坚持对“真善忍”的正信就是对中共用“迷信”“愚昧”“伪科学”栽赃嫁祸法轮大法的有力戳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8/270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