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营救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正值佳木斯监狱因强行“转化”修炼人、半个月迫害死三位大法弟子之际,有多位同修去监狱附近散发张贴揭露迫害的真相资料。同去的几个人张贴完后,按预定时间缺少一人,等了很久也不见人,没办法只好返回,等到第二天凌晨还没有消息。

有人提出应该去当地派出所找人,确认后及时营救要人。监狱离我们家二十多里路,当时听说省公安厅也来人了,加之自己对不承认迫害的法理认识不清,怕心很重,也很畏难。但事情摆在面前了,总得有人去啊!那天我们是三个同修陪同常人家属去,结果越怕越演化假相。记得我们还没走到汽车站,同修哥哥就停下来说:你们去了怎么说呀?人家要问你们怎么知道她被抓了?昨晚你们是不是也来了?那咋办,太危险了。听到这话,我的怕心更重了,一同修马上说:我们回去吧,不应该去。经过一番思考(我想另外空间也一定是正邪大战),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前往。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怕算什么,就是要修去它。

就靠着这一念,我们走進了监狱派出所。我们两人陪家属進去的,刚一進去就看到屋内有二十来个警察,黑压压的一片。(里面有市里分局来的十多人)我们刚说明来意,他们立即如狼似虎的喊叫起来:快把他们看住。然后马上把我们分开,恶狠狠的审问起来:叫什么名字,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那架势很恐怖。特别是一个分局警察认出了另一位曾被劳教过的同修,又要翻兜子,说搜什么录音、录像的东西。又逼问叫什么名字。情急之中我马上发正念,而同修的态度特别平稳、祥和,微笑着反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呀。警察气急败坏的喊:我问你呢!同修又微笑着反问道:我也问你呢!在强大的正念下,警察真就恶不起来了。而这边同修的常人哥哥一五一十的回答了问话。

然后他们开始恶狠狠的呵斥我同样的问话。就在那一瞬间,我体验到了师父的加持,我一下子感到自己无比高大,底气十足的大声反问道:你凶什么,这监狱十几天就打死了三个大法弟子,我们担心孩子不测,才来找人,到底人在不在这里!他们真的被正念震慑住了,不再追问我的名字、是不是炼功人了。接着,分局的警察都被叫出去了,剩下的就是派出所的几个人,我们就开始比较直接的讲真相了。他们告诉我们,被绑架的同修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直到凌晨四点钟。让我们马上下楼,分局的人可能要把人带走。我们来到一楼,也不知同修在哪里,我干脆高声喊起同修的名字,同修马上答应,让我们到楼外窗户处,这样我们得以简短的交流,为同修增添了正念。同修被带走时,我们也打车跟到市里公安分局,过程中一直和市里同修联系着,很多同修及时赶到发正念,進到分局里面的同修就有四位,有同修又把她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接来,一同要人。整个过程,感到了整体的配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信师信法的威力。前后六天,同修被无条件送回家。

在这次经历中,我感触最深的是; 一、信师信法、整体配合威力大,尤其是秦月明等三位同修被迫害致死之际,大多数同修都参与到这一次揭露迫害、解体邪恶的行动中,形成了整体强大的正念之场。可以说,我们的正念来自于法、来自于整体; 二、个人的怕心、私心,在我们顶着压力往前走的过程中,在法的威严下、在师父的加持下,都融化掉了,坚实了我们为别人着想、“为他”的无私境界,心性得以升华。真切的感受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三、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可以直接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救度这部份平时很少接触的众生,也可以说能够更大限度的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