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什么都看不见,就是有一颗坚信大法的心,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到今天已经走过了十五个年头。得法时我在单位是搞邪党宣传的,在单位也算有点名气,单位有几个同事都是经我洪法走進大法中的。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以后,我与其他同修一样,到北京去上访为师鸣冤,结果被抓,被遣送回来,遭到审讯,在太阳底下暴晒,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回到单位遭到监控,电话监听,每天要到派出所报到等。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再一次進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劳教三年。虽然那时不知道发正念,所有大法弟子真能形成一个整体邪恶就不敢迫害,在劳教所里,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给上大挂,不让上厕所,不给吃饱。我们女大法弟子六十多人全体绝食,最大年龄的七十岁,邪恶害怕了,逼迫绝食同修扫雪,也没有达到目地,七天后同修被放。

一、破除邪恶对我的工作迫害

回单位上班后,原先的邪党工作不让我干了,让我下车间,我不干,我认为那是对我迫害,后来给我安排到办公室。二零零三年警察找我要相片,我当时在法中明白不能配合,只讲真相,后来他们到单位找我,我就跑了,也没配合他们。九月末,他们又到单位把我骗到派出所。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走,那个片警躺在床上闭着眼,我想他睡着了,我走听不见,就跑出派出所。刚到门前的马路上,一个两轮摩托车飞一样的冲到我面前,我的心一下震撼了,师父啊,谢谢您,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尽让您操心了。

我想邪恶迫害我,不让我上班,我不能承认,有同修做梦看见我和一个同修背着包走了,意思是流离失所了,我想不行,我得回去上班,到单位找到参与迫害我的领导,揭露迫害。他心里发虚,就说你好好上班吧,派出所就再没找过我。后来单位搞下岗,我认清是邪恶企图让我下岗迫害,我想不能让邪恶得逞,大法弟子是为他的生命,我要为别人着想,就告诉同事不参加竞争,(参加竞争,竞争不上就下岗,不竞争就转岗)把机会让给他们。知道的人说我傻,我只想让他们见证大法弟子是好人。转岗后当勤杂工,扫厕所,打扫卫生,那个心不知啥滋味,特别面对的都是一个楼的熟人、同事,那个面子受不了,恨不得有个地缝钻進去,藏起来,真苦啊。我知道该修掉这个名心,面子心了,有同事说就因为学法轮功,到了今天这份上太可惜了,我知道这是考验我的心性呢,在这种环境中看你的心怎么动,为了修炼,没有什么!我平静了,心放下了,也不觉的苦了。后来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次换岗机会,我时时用大法要求自己,走正路,没有用人心对待,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顺利的走上了今天这个岗位一直到今天。稳定的工作,才使自己安心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有师父看护我们,时时沐浴在法光中真的无比幸福,师父要的就是一颗信师信法的心。

二、心性在学法小组中升华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邪恶迫害以来,附近同修都没有了学法环境,普遍怕心重,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都意识到要提高心性,突破怕心,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一位老年同修同意在她家学,就这样我们学法小组成立了。刚开始三个人,最多时九个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大。

举一个例子:小组中基本都是老年同修,他们中年岁大的八十岁,剩下的大部份六、七十岁,有的不识字,有的只念过一二年级,大家在一起学的慢,年龄最大不识字的同修大姨是山东人,还是七二零之前参加过集体学法,迫害后一个人在家学,怕心重,七二零之后的讲法基本就没看,这些年她看《转法轮》就是听师父济南等讲法,对着书顺着看,所以念法时丢字,加字,因方言重,音还发的不准,听不太清。刚开始她念法,都在给每个人提高,冲击每个人的心,有的着急,有的不耐烦,有的说耽误时间,别让她念了,学学再说吧。我觉的得让她念,人家也是来学法的,谁也没人家路远,还有埋怨我为什么让她来。矛盾出现就是要提高心性了,老年同修开始心性还行,说那别耽误大家时间,不念了,就在那看,目不转睛不离书,她怕落下呀。后来我参加了另一个学法小组,有一段没去那个小组学法了,听说那个大姨好久没去了,我知道她过不去关了,我找到她和她在法上交流,她说大家看不上她,给她小话听,不去学习后,她闹心坏了,去了几次都没学上,她就过不去了。我说不去学法,没有这个环境,后期讲法你怎么学,跟不上正法進程,这不正上了邪恶的当了吗?有矛盾这不正是好事吗?师父说“相由心生”[1],你是不是也看不上他们了?大姨乐了,从此以后,就又去学法了。

向内找,也有我要提高的因素,大姨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我也得修去看不上别人的心,还有证实自我的干事心,那个大姨是我找去的嘛,她修好了,我有功劳啊!这颗心多可怕,多么肮脏呀。今天写这篇交流时我才意识到这颗心,谢谢慈悲的师父给我这个机会暴露了它,修去它!由于参加了集体学法,多学法,我和同修们遇到矛盾及时交流,在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中,使自己真正向内找,心性在不断升华之中。

三、无条件配合,营救同修

去年有一个外地同修到本地监狱营救亲人同修,慈悲的师父安排和本地同修在讲真相中相识,使我们有机会参加到解体邪恶监狱黑窝,营救同修的这一项目之中。

刚开始我和外地同修交流,了解同修被迫害的一些情况,然后又和本地小组同修交流,参与到每天固定时间向监狱发正念。经同修反馈回来消息,监狱那边恶警还是很邪恶,场打不开,开天目同修看见监狱外面、树上到处是蛇、蛤蟆等邪恶低灵。我们发的正念没有作用吗?我向内找,我为什么不愿意外地同修与小组同修交流呢?我有一颗怕心,是它在阻碍。找到这颗心后,外地同修主动要和本地同修交流,我就协助找地方,联系同修,本打算在小组交流,可那天干扰很大,同修家里临时有事不行,我想那就在我家吧。结果交流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大家都受到触动,我们的同修不能任邪恶迫害。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没有地区之分,没有认识不认识的区别,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原先没有走出去的老年同修,也都在尽力配合。我们在小组或在监狱近距离集体长时间集中向监狱发出强大的正念,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们同修,要求无条件释放,彻底解体黑窝。

发正念累了就休息,再接着发正念,中午随便吃点东西,每次时间五、六个小时左右。中午大家交流一下,时间长了,就互相提醒不要受到邪恶干扰,再坚持发。随着本市越来越多的同修参与進来,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邪恶也在大量的清除。表现在接见正常了,恶警态度不象开始那么恶了,当他面给同修背法他也不阻止了,有的警察通过同修讲真相,也在悄悄同意三退,不退的也在变化,明显感到监狱背后的邪恶在减少,已经支撑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监狱欺骗这位外地同修,只要省里同意保外就医,他们就放人,却在暗地里把所有的大法弟子转到外地迫害,包括那位被营救的同修。知道消息后,我的心很难受,同修没有救出来,营救没有成功,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不白做了吗?我悟到:不要执着结果,不是为了营救而营救,虽然同修没有救出来,但是通过营救这个项目,我们修去了多少人心,救度了可救度的生命,本地同修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整体,表面上看黑窝不敢关押大法弟子了,这也足以证明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威力强大!这个过程就是师父在给我们每个没有做好的弟子一次次从新做好的机会,从中成就着每个大法弟子的威德。什么是佛恩浩荡啊,当我明白这个法理之后,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当我把法会征稿初稿完成以后,我也从新审视了自己的修炼过程,才真正明白参加法会的真正意义所在,找到自己修炼中的许许多多不足,感到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十五年的修炼风风雨雨,正法已接近尾声,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才能报答师恩!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